武侠我为王

第80章 丶潇湘夜雨!灭杀!

这时候,猛听山壁后传来一声长笑。笑声未绝,山壁后窜出三个人影,青光闪动,三人站在众人身前,三人都一身劲装手持长剑,正是嵩山派的托塔手丁勉丶仙鹤手陆柏、大嵩阳手费彬三人。

只见费斌嘿嘿一声冷笑,说道:“你们还想走?若不是你们的琴音,恐怕还真让你们给跑了!”

刘正风手持长剑,上前一步说道:“众位师兄,你们已杀我众多弟子,刘某与曲兄已决定归隐,你们还想干甚么?”

陆柏哈哈一笑,上前一步傲然道:“你们勾结魔教之人,还想活命?天底下哪有如此好事!”

赵东看了看对方三人,又看了看对方身后远处,并没有其他五岳剑派之人跟随,暗道:“这三人也太自信了吧?”看了看对方实力资料,托塔手丁勉属于一流中级高手,其他二位都属于一流初级高手。

再看看自己这方刘正风属于一流初级高手,曲阳属于一流中级高手,加上自己。

暗自想到:“三对三,自己这方完全不弱于对方!刚才之所以逃走,完全是担心被五岳剑派群攻而已,没想到这三人如此自大!”

只听曲阳这时候开口道:“费彬,先前刘贤弟饶了你不杀,你反而来恩将仇报,如今居然还一路追随到此,你要不要脸?”

费彬阴森森的道:“我们既然追杀来到这里,难道我姓费的袖手任你宰割,还是掉头逃走?”

赵东走上前来,开口到:“既然如此,多说无益,大家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话刚落下,身影一扭,眼前青光闪动,赵东的长剑已然悄然出鞘刺向费彬。

丁勉见状,连道:“师弟小心!”

费彬嘿的一声笑,左手持剑圈转,拍的一声,长剑堪堪挡住赵东的偷袭。右手形掌欲再次与赵东对掌!

仙鹤手陆柏这时候,长剑突然出鞘,斜晃反挑,向着刘正风攻去,

丁勉见状向着曲洋笑道:“曲右使,我们二人也比划比划……”

曲阳不屑道:“来就来!”身影向前纵跃,也拿出随身玉箫在手中一划,向着丁勉攻去。

丁勉长剑疾缩,左手成掌,向着曲阳打去。顿时六人乱战一团,而向大年,米为义二人则护着身后家眷远离几人战场。

在嵩山派,许多高手都是掌、剑双绝!各自有各种的绝技。

赵东与费彬对了一掌,连连后退,背脊靠上一株松树的树干。‘砰’树干震动!

费彬一步步靠近,杀机陡起,狞笑道:“你小子几次三番破坏我派之事,真是可恶,今日必将斩杀了你。”说着踏上了一步。长剑也顿时出鞘!

赵东见到他狞恶的神情,脸上却丝毫不动声色,说道:“就凭你?恐怕还不够格”

费彬道:“嘿嘿,那就试试。”说着又向前逼近一步。

“呛!”赵东大剑一刷,神行百变运转起来,对于费彬赵东很熟悉,毕竟当初建帮时双方对战过,不过当时对方实力被系统压制为二流初期,所以对方许多精妙武功都为能发挥其威力。

“呛!”双方再次对了一剑,互相退后几步,而此时刘正风也与陆柏打的难解难分,双方都是五岳剑派中高手,相互武学都比较熟悉,一时间难分胜负。

而丁勉是嵩山派门中,除去左冷禅之下第一人,实力极强,与曲阳二人打的危险万分。本来赵东应该能拿下费彬的,可对方师兄弟三人狡猾无比,加上三人相互配合,武学威力顿时不止是一加一那么简单,反而是赵东三人瞬间落在了下风!

双方小心对战着,其他人完全参合不进手。

一时间众人似乎形成了胶着状态。

这时……

忽然间耳中传入几下幽幽的胡琴声,琴声凄凉,似是叹息,又似哭泣,跟着琴声颤抖,发出瑟瑟瑟断续之音,如是一滴滴小雨落上树叶。

赵东还未反应过来,众人却心头一震:“潇湘夜雨莫大先生到了。”

但听胡琴声越来越凄苦,莫大先生却始终不从树后出来。费彬一掌逼退赵东,叫道:“莫大先生,怎地不现身相见?”

双方顿时各自逼退对手,停止了下来

琴声突然止歇,松树后一个瘦瘦的人影走了出来。

赵东也听说过“潇湘夜雨”莫大先生之名,但从未见过他面,这时月光之下,只见他穿着一身青衣,整个人骨瘦如柴,双肩拱起,真如一个时时刻刻便会倒毙的痨病鬼,没想到大名满江湖的衡山派掌门,竟是这样一个形容猥琐之人。

莫大先生左手握着胡琴,双手向嵩山派几人拱了拱,说道:“丁师兄,陆师兄、费师兄、三位师兄好。”

丁勉丶陆柏、费彬三人见他并无恶意,又素知他和刘正风不睦,费彬走上前去,便道:“多谢莫大先生,莫师兄好。贵派的刘正风和魔教妖人结交,意欲不利我五岳剑派。莫大先生,你说该当如何处置?”

莫大先生向刘正风走近两步,森然道:“该杀!”

这“杀”字刚出口,寒光陡闪,手中已多了一柄又薄又窄的长剑,身影一闪,猛地反刺,直指费彬胸口。这一下出招快极,抑且如梦如幻,正是“百变千幻衡山云雾十三式”中的绝招。

费彬在刘府曾着了刘正风这门武功的道儿,此刻再度中计,大骇之下,急向后退,嗤的一声,胸口已给利剑割了一道长长的口子,衣衫尽裂,胸口肌肉也给割伤了,受伤虽然不重,却已惊怒交集,锐气大失。

丁勉丶陆柏二人大惊,长剑一挥,连忙向着莫大先生攻去!

“呛!”赵东眼前一亮,抓住机会,手中剑向着陆柏攻去,与此同时曲阳手中玉箫,刘正风手中长剑。顿时攻向丁勉丶陆柏二人,将二人逼得回防。气得二人不得不回头抵抗,顿时怒吼连连。

费彬被一剑刺中,立即还剑相刺。但莫大先生一剑既占先机,后着绵绵而至,一柄薄剑犹如灵蛇,颤动不绝,在费彬的剑光中穿来插去,只逼得费彬连连倒退,半句喝骂也叫不出口。

曲洋、刘正风、赵东三人一边合力压制丁勉丶陆柏二人。又见莫大先生剑招变幻,犹如鬼魅,无不心惊神眩。刘正风和他同门学艺,做了数十年师兄弟,却也万万料不到师兄的剑术竟一精至斯。

一点点鲜血从两柄长剑间溅了出来,费彬腾挪闪跃,竭力招架,始终脱不出莫大先生的剑光笼罩,鲜血渐渐在二人身周溅成了一个红圈。猛听得费彬长声惨呼,高跃而起。

费彬跃起后便即摔倒,胸口一道血箭如涌泉般向上喷出,适才激战,他运起了嵩山派内力,胸口中剑后内力未消,将鲜血逼得从伤口中急喷而出,既诡异,又可怖。

“师弟!”“师弟!”丁勉丶陆柏惊呼声传来。

莫大先生头也不回,退后两步,长剑一摆,向着陆柏攻来!赵东打起精神,手中重剑剑法施展开来,配合莫大先生二人夹击陆柏。

“破剑式!”赵东大喝一声,只见手中大剑寒光闪烁,一剑寻找到陆柏剑法破绽之处,手腕微动,一剑将陆柏手中长剑挑飞。

而此刻莫大先生手中细剑入细雨般连连击中陆柏。陆柏身体上顿时出现许多细小剑痕。岁即摔倒,伤口血迹如涌泉般向外流出,整个人睁着双眼,惨死而去!

丁勉回头见状,一剑逼退曲阳刘正风二人合力攻势,顿时想要逃跑。

只见莫大先生将长剑插入胡琴,只手弹在胡琴之上!

“铛!”一声轻响,一条细丝从胡琴中飞出,顿时缠绕在丁勉脚下,莫大先生手中用力,丁勉从空中摔倒而下。

赵东曲阳二人抓住机会,一剑,一萧向着丁勉攻去!

“碰!”“唔!”丁勉不甘的死去!

莫大先生收回细剑,上下看了看赵东,再看了刘正风一眼,开口到:“好自为之!”说完,身影摇摆转身便走,一曲“潇湘夜雨”在松树后响起,渐渐远去。

影月狂魔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