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门望雪

京门望雪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6章 杀人的玩意

商州崇兰关以北,半边地域延伸到无垠的夜色中,尽头除了看不清的黑暗外空无一物,就连树木都是稀少。

关门城墙上灯火抖动,荒凉的大地仿佛一潭幽静的死水,映着几点星光。

长安巷赵府。

云浩然与另一位少年在青年老大哥大一的带领下来到了新整理出的西厢房前。

还没来及细看房门上的未干的水印,二人便被大一塞进了新厢房。

哗啦一声,房门被狠狠地关上了。

二人面面相觑,实在是搞不明白,难道大一心里有些怒气?

看着屋里的应有尽有的桌椅板凳等器具,二人面露喜色,这比一些酒楼里上好的房间还要好上许多。

云浩然愕然道:“难道大一大二他们几个的屋舍也是这样?”

而少年则想着丫鬟小五的屋舍又是怎么样?够不够两个人住。

不过不得不说这赵府不愧是长安巷的第一富贵家,佣人的屋舍比一般人家堂屋还要好。

云浩然摸了摸肚子,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水壶。他走了过去,正伸手去拿,却与少年一起抓着了水壶。

云浩然眉头一皱。

少年却惊了一下,抽回手来。

两人脸色尴尬地对看一眼。

云浩然伸手指了指水壶道:“你先喝吧。”

少年看着桌上唯一的茶杯,竟然有着不好意思道:“嗯,好。”

云浩然惊疑地打量着少年,目光仿佛在问你是那个在赵府门口和自己争抢收留机会的人吗?

少年喝着水,目光越过杯口,偷偷地瞄了一眼桌子对面的云浩然。

他注意到云浩然的疑惑目光,有着不自然地笑了笑。

云浩然也是笑了笑,然后问道:“你,还喝吗?”

少年摇了摇头,将水杯放在桌子上,想了想又倒了一杯。

云浩然疑惑不解,不喝了还倒?

没想到少年并没有端杯饮尽,而是将水杯缓缓地推了过来,他扭捏道:“不好意思啊,先前和你抢着进府里,明明你都头都磕破了。”

说话间少年有意无意地瞧了一眼云浩然额头。

可是下一刻少年愣住了“你……”

云浩然的额头竟然完好无损,一点破皮的痕迹都没有了。

云浩然顺着少年视线,摸了摸额头道:“这个啊,刚才你不在时候,赵夫人给我涂了些伤药,效果真的好。”

正在此时,屋外传来赵家主严厉的声音,“这么贵重的药膏你给一个下人用了?”

听声音不远,像是在就在门外。

云浩然脸色一白,赵夫人肯定是偷偷给自己涂了名贵伤药被发现了。

云浩然跑到门后,正要开门却被少年拦住了。

云浩然盯着眼前比自己要矮小几分的少年道:“我必须要去认错。”

“你有什么错?”少年问道。

“我……”云浩然答不上来。

“药是夫人涂的,”少年继续道,“又不是你偷的,你去认什么错!”

云浩然依旧答不上来,可是他却斩金截铁道:“我必须要出去。”

云浩然上前搂住少年的肩,郑重道:“请让开。”

“你别去,老爷正气头上呢!”少年拗不过云浩然,被拨到一边。

“你还想不想留在赵府了?”少年看着云浩然手握上门栓道。

云浩然身子一僵,随后拉开了门栓,沉声道:“这样做,我心里会好过一些。”

少年气道:“你是不是傻!”

云浩然道:“不是。”

云浩然拉开门,扭头道:“对了,谢谢你。还有,茶水挺甜的,你以后可要多喝点。”

少年先是被气得说不出话来,脸色通红,听了后半句,又忍不住笑了。

云浩然合上门,走到院中。

赵老爷正在数落赵夫人,越来越凶,似乎没有注意到云浩然走过来。

而赵夫人虽然低着头,嘴角却是带着笑意,对赵家主的话是左耳进右耳出。

云浩然停下脚步,深吸了口气,带着歉意道:“老爷,一切都是是我不好,你别责骂夫人了,她是好人。”

赵家主瞪着眼睛盯着云浩然,然而大一大二大三大四几人则心里暗骂:“这小子是傻子吗?有这样劝架的?”

然而赵家主却停了下来,对着云浩然道:“在我赵府,你只有足够的贡献才能享受那些匹配的资源。”

“你懂吗?”

“我……懂了。”云浩然仰着头,看着赵家主。

赵家主脸色微变,冷冷道:“现在你就是府里最差的那个人!”

“你知道吗?”

云浩然道:“我知道。”

“有什么打算?”

云浩然直言直语道:“我想能混的更好。”

赵家主冷笑道:“光凭嘴?”

云浩然道:“我能……制造着器具。”

赵家主眯着眼道:“有什么作用?”

云浩然略显紧张道:“能……杀人。”

赵夫人惊愕失色,就连大一大二大三大四几个壮年听了都吓了一跳。

赵家主笑道:“你小小年纪哪里懂得造器杀人。”

下一刻一柄飞刀悬在了云浩然的面门前。

寒光森森,仿佛阎王的利爪指着眉心。

云浩然吞了吞口水道:“我曾是……铁匠的学徒,学过些打造铁剑刀兵的技艺功夫。”

云浩然浑身微微发颤,说不出是恐惧还是身子寒冷。

赵家主不愿多看云浩然单薄的身子,转身道:“给你一周的时间,按这个模子造一柄一样的飞刀,到时候我亲自检查,若是质量不合,就割了你的舌头,免得你再信口雌黄祸及池鱼。”

云浩然接住落下的飞刀,望着赵家主的背影,似乎明白了赵家为何地位如此特别了。

商州崇兰关内只有三县,谪守县待着冠有叛贼之名的岳北山,暮县藏着安南国大刺客齐永夜,而长安县的长安巷里落座着赵府。

而这几家都是当地县太爷见了也得毕恭毕敬的存在。

虽说前半夜云浩然多数时间蹲在门外,而进门后却很快的打听了一些事,其中最大的信息来源便是那少年。

本以为这一出门便会被赶出赵府,于是他临走前说了句谢谢,又觉得差不多成了朋友,离别总得交代一些保重的话,于是告诉茶水好喝,提醒人家多喝点。

虽然说的云里雾里,可是门后的少年听懂了。

赵家主领着赵夫人离开了。

角落里一道身影突然冲了过来,激动道:“你真的会造杀人的玩意儿?”

云浩然看着眼前的少年赵旻宇,收起飞刀,问道:“旻宇少爷,你有什么事吗?”

赵家少爷不知何时与云浩然变得亲密起来,此时他示意云浩然耳朵凑过去。

云浩然耳朵贴了过去,只听赵旻宇轻声说了几句。

云浩然脸色一变,正色道:“不可!”

萧原

作家的话
求推荐
求收藏
求评论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