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隐雾中

第11章 前往密西西比

下班后,我联系了伊森,约他在餐厅碰面。

我们约在一家市中心的意大利餐厅,今天是周六,所以傍晚聚集了很多人,餐厅旁停着好几辆马车,这些车夫大多是黑人和年迈的白人,他们呆坐在路边啃着面包,看着川流不息的市中心大道。

我好几天前就预约了座位,我订了一个靠窗的位置,等待伊森到来。

“真是要了我的命!居然还要我给黑人付工资!”我听见后面有两个人在讨论,我回头一看,是两个老板模样的人,其中一个一边说着话一边吃东西,表情还有些愤懑,另一个只是拿起酒杯品着酒,细细的听。

“你难道不让他们加班吗?”品红酒的那人说到。

“加班我不就得付更多的钱?”

“罗纳多,罗纳多,你太善良了!你告诉他们,不加班就得不到一天的工资!”

“如果我的工人罢工了呢?梅塞纳斯!这两年我们吃了工会的亏太多了!”

“那就找到闹事的领头人,用钱收买他,这帮刁民没了领头的什么都不是!”

“这得花掉我多少钱啊……”

“罗纳多……你不这么做,损失会更多……”

“该死!我从那不勒斯到来美国,他们都说美国充满了机会!我投入了大把美元!然而美国越来越荒唐了!现在居然要给黑人付工资!”这个叫罗纳多的男人越说越激动,他用手拍打着桌子,引的周围人分分侧目。

“我看再过几十年,这帮有色人种就要跟我们围坐在一张桌子旁了!”

“围坐在桌子边上的是谁,什么肤色、什么来头,这都不重要,罗纳多。”梅塞纳斯说:“重要的是,坐在这的,是我们,不是工人。”

我没再听他们的谈话,那个叫罗纳多的男人,他咀嚼的声音让我难受,已经六点五十一了,伊森还没有来……

我望向窗外,争取妇女权益的集会者刚刚结束游行。另一边有两个工人正在擦拭总统竞选的广告牌,他们中一个漫不经心,就像是生病了,用干抹布无力的擦灰,而另一个则大不相同,他用沾水的抹布,用力的擦拭着广告上的人脸,就像是在清洁自己家里最重要的一张照片……

“抱歉克拉克,我来晚了……”我一回头,伊森已经坐在我面前了,他从容不迫的样子不像是在赶时间……

“点菜了吗?”

“点了,你最爱的番茄花蛤面……还有的你自己来吧……”

“谢谢。”

“我又放了假,伊森。”

“嗯?你们院长这么痛快?”

“他对我有些不满意……我这两天……心不在焉……”

“你可别丢了工作!”伊森的表情严肃了起来。

“克拉克!你是一名优秀的医生,别搞砸了!”

“放心,不会的……”

“对了伊森,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去得梅因?”

“抱歉,我去不了了……”

“为什么?”

“我们天文台最近有新的项目要做……我走不开……”

“那好吧,我会带上你的祝福!”

“如果可以,帮我带一瓶龙舌兰回来,那酒真不错!”

“如你所愿!”

我们在欢快的气氛中结束了晚餐,我俩各自回家,五月份的夜晚还是很凉爽,风吹过路旁的树,发出沙沙的声响。我找了一张长椅坐下,开始思索明天的行程,这长椅位置不错,身后是公园,不远处的大楼里还用合唱团正在排练,他们在唱联邦的国歌……

“哦!你可看见!”

“对着一道曙光……”

“我们面对着什么……”

“先生,这是我的椅子……”

一位流浪汉站在我面前,扰乱了我的聆听。他穿着破烂的南北战争军装,好像多年也没有洗过,他身上散发难闻的味道,蓬头垢面,眼神呆滞木讷。

“抱歉。”

我为他让开了椅子,他一瘸一拐的走到长椅前,拿出了一些报纸,那是本杰明的竞选海报,他把它们垫在椅子上,然后慢悠悠的躺下,又从怀里掏出一面脏兮兮的星条旗,把它盖在身上。

“谢谢!先生,上帝保佑你,”流浪汉对我说到。

流浪汉蜷缩思起来,背过身去,随着远处的合唱团一共哼唱着……

“啊!始终如此!”

“自由人将挺身而出!”

“在他热爱的家园!和废墟中做出选择……”

当我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我打开地图规划行程,我要先按照日记的地点,去哈密尔顿,那里毗邻密西西比河,日记里的沼泽地应该就位于那里!然后我要去得梅因,参加劳伦斯的婚礼,我选择了一瓶康科德地区的红酒作为礼物。然后我收拾了行装,衣服,克里夫德的日记,以及他的十字架,还有一瓶红酒和我的笔记本,我明天早上就乘车出发!

收拾完这一切,我倒在床上,脑海中立刻浮现了白天没来得及思索的事情,为什么在梦境里,印第安人叫出了我的本名?我明明在梦境中是克里夫德。难道说“瑟类托-普卡”知道了我的到来?他通过梦境在吸引我一步一步的找到他?就像老酋长说的,命运已经注定?我越想越觉得可怕,于是我翻身下床,又往行李箱中塞了一把手枪,然后我关了灯,忧心忡忡的合眼入眠……

“瑟类托-普卡……”

“瑟类托-普卡……”

“瑟类托-普卡……”

我闻到一股难闻的味道,像是橡胶与机油,随后我发现自己深处一个地下洞穴!被一个印第安人捆绑着,他嘴里反复呼唤着瑟类托普卡这个名字,他就是我上一次梦中,喊出我真名的那个……

“瑟类托-普卡!新的面见者已如约而至!向他展示您的奥秘!”

然后他附身从水池中捞起了什么东西拿在手里,走到我面前,摊开手掌,居然是一滩粘液!这粘液与我之前看见的都不一样,它是透明且毫无杂质,就像一面镜子在我面前,然后我从这“镜子”中,看见了好几张面容!他们在“镜子”中一一闪过,第一个就是我面前的印第安人,然后是另一个印第安人,一个传教士、一个白人、克里夫德、我,在我之后,还出现了几个穿着怪异的人……

随后,我面前的这个男人逐渐干枯,他最后变成一具干尸倒下,然后四周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周围的景色也变成了迷雾和森林!这太不可思议了!我无法理解发生在我面前的这一切,就像是快速转场的舞台剧,随后一个印第安妇女出现在我身后,她从树洞中抱出了婴儿。然后,森林中刮起了大风,这风吹来了迷雾,我才看清了这树林的全貌!这里长满了三树干怪树,它们的树干仿佛是肢体一样在移动!这太疯狂了!我无法理解这一切!我只想逃离这里!这一定是该死的噩梦!

“叮叮叮叮叮叮!”

急促的闹钟把我拉回现实,已经是早上六点了,我满身是汗,劫后余生一般从床上爬起,我越来越害怕了,我到底还要去那片沼泽么?但是我的好奇心怂恿着我前往。

那就前往吧!有危险我立刻撤退!我这样想着,然后拿起行李,前往火车站。

德尔尼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