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大人宠妻无罪

第7章 腹黑的一对

然而,她想装聋作哑,某个人却不愿意……

“昨晚你睡得真香,倒苦了我,整条手臂都麻了。”宁睿宸哀怨的看着呆若木鸡的苏悦,下一秒突然展开笑容,宠溺的揉了揉她的细发,“不过为了你,我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温情的话语在苏悦的耳畔轻轻响起,暧昧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迅速上升,苏悦愣愣的坐在那里,他的话她仍然没有回味过来。

“悦,帮我夹菜。”宁睿宸看着苏悦,温文尔雅笑意盎然,嘴角微微牵起的弧度更是牵动人心。

“嗯……你想吃什么?”半晌,苏悦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机械的问道。

身旁这个不请自来的男人毫不客气的说道:“这个豆腐好像烧的不错……”

苏悦听后,便拿起筷子准备将豆腐夹进男人的碗里,男人不悦的皱了皱眉,痛苦的捂着自己的右臂,“我的手……”

夹着豆腐停在半空中的手顿了顿,终是送进宁睿宸的嘴边,紧皱的眉立刻舒展开来,宁睿宸愉悦的将豆腐吞了进去,细细的品味着,看着苏悦慢慢地说道:“味道不错,豆腐挺嫩的。”

“小悦,这是谁?”沈嘉勇脸色不佳的问道,声音中仿佛隐忍着某种名为嫉妒的情绪。

“他……”苏悦努力的想找一个合适的词语,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悦,你昨天说要对我负责,不会这么容易忘了吧?”宁睿宸眨巴着眼睛认真的问道。

被那种眼光盯得实在炽热,苏悦微微侧头干脆与他对视,男子的眼睛此刻很亮,仿佛突然变成了漩涡,可以将人狠狠地吸进去,挺直的鼻梁下,薄唇轻勾,那种笑意,似乎可以在一瞬间将身处寒冬的她带到温暖之处。

今日清晨,她只顾仓皇逃去,并没有细看身旁男人是谁,如今这么一近看,果真长得不错。

“亲爱的,还有外人在呢,你这种痴迷的眼神会让我犯罪的。”宁睿宸打趣的说道,他的眼睫很长很黑,一笑起来更是迷人。

苏悦慌忙的转头,脸却不自觉的红起来,眼睛盯着杯中的白开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小丫头,我们关系都那么亲了,脸皮还这么薄,真是可爱。”宁睿宸宠溺的说道,似乎在故意说给某些人听。

被冷落的沈嘉勇脸色铁青,昨日苏悦便迫不及待的和他分手,毫不犹豫,怕是她早已暗渡陈仓,和这个男人在一起,而自己这样做,也不过是给她找了个和他顺理成章分手的理由而已!

有时候,人的思想就是那么奇怪,明明自己做错了事,却硬要将别人想的与自己一样无耻,硬生生的将所有过错都推到别人的身上。

又或许,沈嘉勇心底容不得苏悦有了别的男人,而对他,却毫不在乎。

“苏悦,你和他在一起多久了?”沈嘉勇咬牙切齿的问道,眼里,有着他深深隐忍的怒火。

苏悦看着沈嘉勇,心里不觉好笑,他是在质问她么?他凭什么质问她?他又以什么身份来质问她?

是他背叛她在先,俩人已经分手,如今已经毫无关系,她和哪个男人在一起又怎样?

抿了口白开水,苏悦并不打算说话,这个问题,她不想回答,得不到答案胡思乱想只会让沈嘉勇更加难受。

一旁的苏倩雪更是气的说不出话来,那双画着眼线的眼睛本应妩媚风情,此时却因掩不住的怒气而变得狰狞万分。

苏悦凭什么那么好命,失去了一个男人却很快又获得另一个男人的宠爱,她凭什么失去了一切还活的那么淡然自在,而她自己,每一天却都因为苏悦而活的那么累!

仿佛看不见对面那两人难堪的脸色,宁睿宸仍旧自在的坐在一旁含情脉脉的看着苏悦,眼底却闪过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刚才他来到苏冬晨预定的房间时,却看到那女子和其他两人走了进去,便干脆站在外面,却听到了苏倩雪那些刺耳的话语,而苏悦则静静的坐在那里,品尝着美食,他却不禁轻笑一声。

这个小丫头,虽然表面没说什么,但是暗地里可没有闲着,当苏悦进门之时,偷偷递给服务员一张纸条,静静的等待着苏倩雪出丑的那一刻。

而他,却实在忍不住默默地观看这一场好剧,便在服务生走进去之前,堂而皇之的坐在她身旁添油加醋,让苏倩雪心里更是有气却无法发作。

苏冬晨曾说他的妹妹很善良很温和,可如今一看,他怎么觉得更像是一只将爪子藏在身后的小猫?看似无害,但若是惹了她,她绝对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利爪快速而又准确刺进你的软肋。

“堂妹,这里的南瓜饼也不错,你应该还没吃过吧,要不要来一些?”那双清澈的眼睛看着苏倩雪,苏悦体贴的问道。

苏倩雪终于再也忍不下去,妖娆的脸此时因为不断的扭曲却又想强忍变的滑稽可笑,她蓦然起身朝外走去,十厘米的高跟鞋被她踩得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

沈嘉勇脸色阴沉的打量着苏悦和宁睿宸几眼,也跟在苏倩雪的身后离去,霎时间,整个包间内只剩下他们两人。

苏悦脸上淡然的神色也悄然褪去,身旁的男子却安然的坐在那里,而她,却如坐针毡。

这个男子,便是昨晚喝醉酒睡在一起的男人,虽然她对昨晚的事已记不太清,但是却模模糊糊的记得她曾发誓要扑倒一个男人,报复沈嘉勇对她的背叛!

而眼前这个男人,明显就是她报复沈嘉勇的产物。

“昨天……”苏悦吞吞吐吐的说道,却不知道如何问才比较合适。

仿佛懂得她此刻的心思,宁睿宸利落的说道:“昨天我也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

苏悦大大的松了口气,什么都不记得就是什么也没发生,什么也没发生那么就是她什么也没做。

虽然努力的这样说服自己,然而心里却仍有些不放心,苏悦偷偷看了眼宁睿宸,想证明他说这话的真实性,而宁睿宸,则一本正经的坐在那里,左手拿着筷子笨拙的夹着豆腐,和刚才与她亲昵无间的那人简直截然相反。

蜡笔老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