怜花新传

第94章

丹凤是在烛府里里外外找了一大圈,终于在微雨殿的廊檐下找到了烛幽。

他侧身靠坐在护栏上,单腿踏着护栏曲在身前,膝盖上搁着自己的一只手臂,手里还握着一只酒壶,另一只手则按揉着自己的额角,姿态孤寂又落寞。

感觉到有人靠近,烛幽甩过来一道冰冷的视线。

丹凤吓得一个哆嗦,谁都知道今夜的烛大人惹不得,身为烛幽身边得力属下之一的丹凤更是明白。

她缓缓走近了几步,跪在地上叩首道。

“丹凤失职,没能照顾好夫人,还请主子责罚。”

“夫人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女子,看着虽柔弱,实则性情刚烈宁折不弯,是本座失了理智,才非要跟她硬碰硬,与你无关。”

烛幽看向远处的夜幕,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无奈的说道。

丹凤极少听到,烛幽能一口气说如此多话语的,内心便更加自责。

烛幽往嘴里猛灌了一口酒,直到此刻他的心都还隐隐作痛,满脑子想的都是洛春分的那几句话。

“你说,我与她之间,真就求不得个一心一意吗?”烛幽突然苍凉开口道。

主子的声音悲凉中透着浓浓的无力感,丹凤不知该如何接话。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烛幽对那个凡人女子的感情,竟是如此之深,他此刻必定是伤心难过至极。

“主子,属下有罪,是属下领了夫人去小花园的,夫人是在看到您与女帝抱在一起后,才怒气冲冲的回了院子,收拾好东西说要走的。”

丹凤是再也憋不住了,伏地对着烛幽重重叩首后,坚定的说道。

“你说什么?”

烛幽怒瞪着地上的丹凤,不敢置信的问道。

“是属下的罪,属下没能拦住要去小花园寻您的夫人。”丹凤道。

如此说来,洛春分今夜的一反常态,倒是能说得通了。

烛幽心里暗忖,洛春分这个蠢女人,但凡她能多问一句,他又岂有不说的道理,他与女帝之间又能有什么?这怎么及得上洛春分在他心里的分量,可这些却仅仅只有烛幽自己才知道。

烛幽蹭的一下站起身,想要去追回洛春分,却还不及抬步,体内一小股灵力倏的就被抽走了。

他身形一晃,跌坐回了护栏上,被抽走的那股灵力,是他对卞弩施的精神烙印。

“不好,卞弩出事了,洛春分定是遇到危险了。”

烛幽神色凝重的看向外城方向,手里的酒壶也跟着应声落地。

他实在等不及通过精神烙印去分析出事的详尽地点,人已经先脑子一步的化作了一团火焰,朝着外城飞去了。

丹凤也是心里一紧,化作了一团黑气,跟着烛幽的行径追了上去。

就在前一刻,郾归城外城的树林里,女帝阮音将洛春分和卞弩堵了个正着。

他们只需穿过树林,洛春分离开受限制的郾归山地域,就能使用传送符回到万芳谷,女帝却是这个时候堵了上来。

卞弩见女帝来者不善,将洛春分护在了身后。

“哼,你就是魅惑烛幽的那个凡人女子?”

女帝鄙夷的看了弱如鸡仔儿的洛春分一眼,极为不屑的问道。

她是真没看出来,这个凡人有什么特别之处,就连长相也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了,不知道烛幽究竟在宝贝她什么。

“卞弩见过女帝,不知女帝这是要去往何处?”

卞弩将洛春分再次往身后挡了挡,朝女帝揖礼,故意岔开了话题道。

“这个问题问得好,本宫自是来送你们去你们该去的地方的。”

女帝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从前她看在烛幽的面子上,还曾给过卞弩几分薄面,可他这个使卒着实是让人讨厌得紧。

“女帝如此行径,便是丝毫也不顾及我家主子的感受了吗?”

卞弩面上虽依旧客气,语气也已明显不耐。

他自然不是女帝的对手,此时即便是烛幽在这里,想要胜过女帝,只怕也得是要拼尽全力才有一线生机,他只好将烛幽给搬了出来。

卞弩哪里知道,不提主子还好,这一提女帝更是火大,她万年来都还没受过这么大委屈的。

“呵,烛幽若是知道了,是不是该感谢本宫替他肃清了门户呀?不过一个凡人女子而已,你当他真的会在乎?”

“女帝,这可是我家夫人,主子有多看重她,想来女帝也听说了,还请女帝网开一面,放我们过去。”卞弩恭敬请求道。

“本宫若不放呢?”

“女帝若执意如此,届时,卞弩无法向主子交差事小,主子若因此迁怒女帝就不好了,女帝难道忘了我家二爷之事吗?”

卞弩一边尽力周旋,试图说服女帝,一边悄悄运转灵力,伺机将洛春分强送去树林。

女帝愤怒的看向卞弩,他的话似是起到了一定作用。

可随即女帝却是冷冷一笑,她这一笑让卞弩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他不及多想,一个闪身拉开身位,先一步朝女帝发起了进攻,另一面趁女帝不备,释放出一个防护气泡将洛春分护住,同时输送灵力护着那气泡,试图飞出树林。

卞弩的伎俩哪里又逃得过女帝的眼睛,她只留了一个分身与卞弩缠斗,本体已经朝着那气泡飞去了。

女帝只轻轻一道剑气,护着洛春分的气泡就被打碎了,洛春分被那剑气波及到,身体撞飞在一棵大树上,又再跌到地面,“噗”的吐出一口血来。

洛春分看着提剑,一步步朝自己逼近的女帝,也顾不得疼得几乎是挪了位的五脏六腑,她一手护着自己的小腹,一手撑着地面一点点的后退着。

洛春分心底涌出一丝悲凉,死亡不是最令她恐惧的,她此时唯一舍不下的是她腹中,不能看一眼这世间的孩子。

女帝看着面前怯弱惊慌的女人,心里不禁觉得好笑。

究竟是谁给了这个凡人胆子,敢往烛幽面前凑,即便她自己不要烛幽,也绝不允许他身边出现任何女人,这就是女帝此时一定要了结了落春分的缘由。

女帝刺向洛春分的那一剑,涵盖了滔天的恨意和妒火,她就算是真的杀了这个女人,烛幽又能拿她如何?不过就是个被他宠幸过的凡人而已,该是及不上烛幽对自己那份情意的。

洛春分本也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可那剑却并未刺到自己身上,而是被飞速赶来的卞弩,用身体给挡了下来。

“夫人若是死了,主子必将掀了整个郾归城,还请女帝三思。”

卞弩胸膛正中一剑,撑着最后一口气,艰难的说道,话音一落,人也跟着往地上倒去。

女帝有片刻的错愕,她惊愕的自然不是卞弩以身挡剑,而是他说出的话,他们这都是反了天不成?一个小小的使卒而已,胆敢这样威胁于她。

“卞弩,卞弩……”

洛春分哭着朝即将倒地的卞弩扑了过去,可还不及她托住卞弩,他的身形已经变得飘渺虚无,被洛春分伸出的手臂横穿而过,化为了灰烬。

“你为何一定要如此赶尽杀绝,便是要杀,你杀了我好了,卞弩他又哪里得罪你了?”洛春分抹着泪朝女帝嘶吼道。

“看来你还知道自己该死嘛!胆敢肖想烛幽,本宫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哈哈……,我肖想他?此刻我比谁都恨他,也恨极了你们!”

洛春分强忍着小腹处传来的阵痛,笑得苦涩凄惨,尔后缓缓闭上了泪眼,等待着女帝送她和她腹中孩子上路的那一剑。

女帝看着面前决心赴死的女人,丝毫没有心软,仅仅只有她洛春分恨吗?

她和烛幽同床共枕抵死缠绵的时候,她堂堂鬼界女帝,又何尝不是万念俱灰恨意难消?

那剑还是毫不留情的朝着洛春分刺了下去,女帝带着恨意的一剑,几乎是用尽了全力,只是,她用足了多大的功力,也就反弹出了多大的伤害。

洛春分身上爆出了一道金光,女帝闪避不够及时,被击退数丈远,她一手撑着剑单膝跪地,吐出一口血来,定定的看着洛春分。

“薛郾的印记?你身上为何会有表哥的精神印记?”女帝不敢置信的问道。

洛春分捂着愈见强烈的腹痛,似乎已经没有了解释的力气。

这时,一股凛冽的冷风袭来,薛郾随着一道青烟幻化出人形,他面色凝重的看了看洛春分,只朝着她一挥衣袖,洛春分就被一个气泡罩住,瞬间就消失不见,被传送出郾归山了。

“表哥,我要杀了那个女人?”女帝阮音见状,朝着薛郾急急的吼道。

“阿音,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么?”薛郾睨着女帝,冷声问道。

“我自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过一个凡人而已,闯了我郾归城,死有余辜。”女帝单手捂着胸口,恨恨的说道。

“你若是早点明白,自己喜欢的人一直都是烛幽,在他还对你死心塌地的时候,便作出回应,又何至于此要拿一个凡人撒气!”薛郾依旧冷眼看着女帝道。

“呵,我喜欢的人明明是表哥你,什么时候是他烛幽了,我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喜欢……烛幽。”

女帝说着说着,声音不禁小了下去,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僵硬。

她喜欢的人怎么可能是烛幽?她不相信,可此时自己满脑子又都是烛幽的影子,他温柔看着自己时的模样,他淡淡的浅笑,他为她挑起半壁江山时的英武不凡……

杭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