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扮男装闯江湖

第5章 老友相逢

“你个有娘生没娘养的!还敢还手了!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爹从二楼扔出去!”大汉的话让少年很听话的放开了鞭子,那鞭子马上就重重的落在了少年身上,那少年也十分有骨气,皮肤都被抽了鲜血仍旧是一声也不吭。

“跟你那老子一样!贱骨头!”汉子似乎打累了,重重的朝少年呸了一口,“要不是老子好心收留你们二人!你们早就被山头的野狼给啃了,告诉你!今天再不给老子拉几个客人来,你老子的医药费,你去找别人出吧!今天就给我卷铺盖滚蛋!”

他似乎心情很不爽,一下接一下的抽起来没完没了,那少年的忍耐力也似乎到了极限,终于再次握住了他的鞭子,他愣了一下,马上呲牙咧嘴的笑了起来,“好啊!你还敢还手了!”说着就从怀里抽出一把长剑要朝少年刺过去,“看老子今天不好好修理你这个小兔崽子!”

少年起身,看似瘦弱的肩膀力气却十分大,身上深浅不一的鞭痕还带着鲜血,却将拿着武器的汉子给连番的撂倒在地,且看他打那汉子的劲道与他出招的手法,不难看出他是会武功的,且武功还不弱。

“好啊!你再还手试试!”汉子被摔的灰头土脸,当着自己手下面上有些挂不住了,“招财,马上把二楼那个病苗给我扔出去!”

“不要!”少年听着他的话,迅速放下了手,没再阻拦,那黑衣汉子冷笑一声,拿着长剑就要朝少年刺过去,周围看热闹的人许多,却没有一个人要伸出援手。

沐华庭一惊,这是要出人命了,忙越过人群伸出双十分帅气的夹住了那汉子的剑稍,一使力夺了过来扔到了一旁,汉子一下没有想到有人突然出手,一个没站稳整个人就朝旁边的桌子磕了过去,待他站起来时,鼻血已经流了一身。

“好你个小兔崽子,管闲事管到老子头上来了,知不知道老子是谁!”汉子站起来,旁边的人忙将手帕给递了过来,他一边擦鼻血一边朝这边吼,摸样很是搞笑。

“公子。”少年扯了扯沐华庭的衣角,双眼带着些许恳求,“我爹生病了,我不能丢了这个差事。”

“看个病需要多少钱,你爹的医药费我包了!”沐华庭回身撇了少年一眼,语气不悦,“去把你爹接下来,我带你们回我家,以后你就跟着我!”

少年有些愣住,上下打量着沐华庭却不敢上楼,那大汉见沐华庭是个柔弱少年,立马就呲笑了起来,“多管闲事!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带走他们!来呀,给我上!”

大汉一挥手,身后坐着十几个与大汉身材相当的男人全都站了起来,沐华庭知道自己会惹事,但没想到惹了个这么大的事,当场就愣了。

眼见那些男人拿着一尺来长的木棍朝自己围了过来,沐华庭皱了皱眉,此时要跑也跑不掉了,不如试试这身体的武功。

只是刚想动手,旁边的少年就一个飞腿踢开了靠近自己的男人,“公子,你说会给我爹付医药费,是真的吧?”

少年有些虚弱的声音很清晰的传到了沐华庭的耳中,沐华庭看着身上挨了十几鞭的他仍然十分轻松的放倒身前的十多个男人,叹自己捡到宝了,忙点头答应,“当然是真的,我从不骗人。”

少年听到沐华庭的保证,打的更加没有压力了,不过一炷香的时间,赌场楼下已经躺下了十多个壮年男人,沐华庭笑眯眯的看着那个一直往楼梯上躲,刚才还自称老子,此时却怕的手脚发抖的大汉。

“大爷?过来啊。”

大汉看着他那似笑非笑的脸,哪里还敢过去,少年站在沐华庭的身边,方才被鞭子打到的地方还在往外渗着鲜血。

“你先去把你爹带下来吧,我这就带你们俩去看大夫。”沐华庭回身对少年说道,少年眼里满是感激,重重的点头,朝楼上跑去了。

“慢,慢着,你不能就这么带他们走!”那大汉虽是倒退着,却还想拦着少年,少年似是没了估计,伸出脚重重的朝他手上踩了过去。

“大爷,我叫你大爷了!”大汉似乎知道自己控制不住少年,从楼梯上一直爬到了沐华庭的脚边,“那小兔崽。呸,那方公子还欠我们许多银子,你若是就这么带走他,我们老板会打死我的!”

“那我就帮你个忙好了。”沐华庭笑眯眯的将手伸进了衣炮,那大汉以为她要掏银子,忙点着头靠近她,谁知手还伸过去就被一匕首给抵住了自己的喉咙。“我现在帮你去死如何?”

大汉伸手想夺沐华庭的匕首,却发现自己丝毫都动不了,沐华庭扯住他手的空子,已经将他的手给拉的骨折了。

“大,大爷饶命啊!求给小的一条生路吧!”

硬的来不了,只有来软的,双手无力的垂在身侧,脸上被眼泪鼻涕覆盖,大汉哭着就想蹭上沐华庭的衣服,沐华庭迅速躲开,大汉便整个人一齐栽在了自己面前。

“老板会将我碎尸万段的,公子你不能带他走啊!”

此时的方青少已经扶着自己的父亲下了楼,两人背上都背着一个不大的包袱,看样子已经收拾好了。

绕开那大汉面目全非的脸,沐华庭现在哪里会理他。

“走吧。”

那大汉还想阻拦,但无奈双手已经被沐华庭折断,虽然整个人往沐华庭的方向挪动,却也只是徒劳。

“公子,不怕直说,你爹的病。”

沐华庭将方青少与他父亲带出来后便直直的去了京城最好的医馆,毕竟话说出口了她也不能反悔,更重要的是在看了方青少的身手以后,的确有意将他留在自己身边。

只是他父亲的病,却不如二人想象的那么乐观。

“大夫,有什么不妨直说。”身上的伤口也才刚刚包扎好,方青少却一刻不停的来到了自己父亲身边。

“你父亲中了一种江湖奇毒,已经时日不短,你应该知道吧。”

方青少点点头,那老中医又接着说道,“这毒乃十年前江湖罕见的江湖魔女云百花独门毒药,只要中了此毒,三日内便会筋脉具断,七孔流血而死,依你父亲脉象来看,他中此毒时间不短,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

鈅玄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