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扮男装闯江湖

第29章 神医哪里逃

几百姓的声音虽然尽量压低,但沐华庭还是听清楚了,她怎么觉得到了哪里都能听到关于熟人的事呢,耶律天冶?沐华庭撇了撇台上的红衣女人,眼光还真不错。

“公子,可愿上来一试?”上一个男人被狼狈的打出擂台,红衣女子的眼神在林木森面前流转,奈何妾有情郎无意,林木森压根不看她,让她有些无奈,只好出声叫他。

林木森抬头,森寒的眸子没有一丝温情,气氛顿时有些尴尬,红衣女子的腰弯在半空,一时也不知该如何调解。

“自然!小姐如此美艳!”忙接过了左家小姐的话,沐华庭一跃跳上了擂台,林木森有些惊讶,紧锁的眉头更加不解。

那左家小姐看了沐华庭一眼,似乎有些明白沐华庭在帮自己救场,眼神多了几分感激,台下的人只看到左家小姐看着林木森的方向说那句话,但沐华庭也站在林木森的身边,所以沐华庭上来,他们也不会太有争议了,也只当那话是左家小姐对着沐华庭所说的。

“怎么这么矮的公子!”

台下传来越来越大的议论声让沐华庭有些不爽,哪是自己矮,明明是这左家小姐太高挑了,方才在楼下时还没有觉得她有多高,这一上来,就发现她比自己都要高上半头。

“公子,请。”左家小姐轻笑,看着沐华庭明显客气了许多。

沐华庭笑着摇摇头,“小姐先。”

话音刚落,左家小姐的长枪就朝自己刺了过来,躲避着她的枪,沐华庭却一直没有出手,大概一刻钟,她便摸清了这左家小姐的武功,不算上乘,但枪法一流,这挽州民风淳朴,医者巨多,所以习武之人并不多,尤其是年轻人。

沐华庭若要将她拿下倒是简单,只是若是拿下了,这女婿的身份,沐华庭皱着眉头看了一眼那坐在擂台后方的左家小姐的父亲。

装作出手一个擒拿手将左家小姐弯腰快要倒在地上,沐华庭伸手拉住她,凑在她耳边轻声道,“不如我们想一个让你父亲不逼你嫁人你也可以等心上人的办法如何?”

左家小姐的眸中透出几分惊讶,但那泛光的眸子却重重的点了点头。

沐华庭轻笑,反而一拉,左家小姐的肩膀便脱了臼,痛呼一声,左家小姐站不住的倒地,沐华庭趁势夺过她的长枪,纤细的手指一挥,长枪便应声断成两截。

左家小姐捂着胳膊吃痛的站起身。

“公子,你赢了。”

台下传来阵阵哗然,有说沐华庭福气好的,也有说沐华庭配不上左家小姐的,当然也有承认沐华庭伸手好的,看着左家小姐的父亲朝自己走来,沐华庭回头看了看站在台下的林木森,他一双森寒的眸子紧紧的盯着自己,如狼般锐利的目光着实有些吓人。

“公子,恭喜你,可以成为我左百万的女婿!柔兰啊,快扶着你的新公子回家吧。”左百万有些激动的带着老人和夫人一起走了过来,夫人眼中泛泪,看着左柔兰的目光满是慈爱,不难看出他们眼中的开心。

沐华庭有些无奈,打量着左柔兰的模样,顶多就是十七八岁,怎么就急着要将女儿嫁出去呢。

“公子,走吧。”左柔兰伸手揽住了沐华庭的胳膊,她的力气有些大,那左手仍脱臼无力的垂着,沐华庭笑了笑,轻道一声抱歉,一用力帮她将手给接了回去。

左柔兰看着沐华庭的目光多了几分谢意,依偎在她身边的身体在她耳边轻语道,“公子方才所说可是当真?”

沐华庭笑的邪魅,“小姐若觉得我是无赖之人,又何必输给我?”

左柔兰的脸上多了几分无奈,输给沐华庭,不是她本意,虽她听到沐华庭说出那番话时的确有想过放水,但来不及放水,沐华庭就已经将她拿下了。

与左柔兰一同回去,沐华庭还回头看了一眼站在人群中的林木森,他仍旧没有任何反映,只是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的沐华庭,左柔兰回头,看到林木森的目光,有些羞涩的转过身,“那位公子,可是你的亲人?”

沐华庭摇头,“那是我的侍卫。”

左柔兰的眼中多了几分异色,却并没有说什么搀着沐华庭一起回府去了。

左百万,挽州第一富商,挽州城中的商铺,有一半以上都是他的产业,常年在外做生意,很少回家,也正是因为没有什么时间来操办左柔兰的婚事,才让左柔兰十八岁还未嫁人,她的母亲虽然常年在家,但因性格懦弱,就常被府中的二姨娘欺负,二姨娘跟着左百万也有五年时间,生下了一个两岁的儿子,所以在家分外得到左百万的宠爱,虽说是二姨娘,但府中下人对她恭敬的程度与左百万的宠爱,样样都是将她当成了正房的。

古代的家训相当严格,尤其是大户人家,在这个朝代,女子一般是到了十五六岁就都要嫁人的,皇室的选妃或是选妾,那十三四岁就可以送入宫中了,所以左柔兰的存在也让她的母亲心里急切不已,本十三岁时曾入过宫且被将军选中点她做随从,但五年之后,将军都没有纳她做妾或是娶回去的意思,他的父亲便向朝廷缴纳了一大笔供税,将女儿给要了回来,这一要回来,挽州便传的人尽皆知,挽州城内,还没有入过宫被选中还被送回来的人,整日流言纷飞,说左家小姐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疾,那二姨娘也成天拿这件事来羞辱左柔兰的母亲,自己的父亲也特意回来整日给自己说亲,逼不得已的左柔兰才向父亲提议比武招亲,若是嫁不了自己喜欢的男人,嫁个比自己强的男人倒也不错。

左柔兰天生性子刚烈,她要的男人绝对是不能输与她的。

当然女子天生都对长相好的男人没有抵抗力,所以忍不住也多看了林木森几眼,且一看他就是习武之人,她也是希望他能够上台来争一争的,只是林木森一直站着不动,倒是把沐华庭给调了上来。

沐华庭坐在左柔兰的闺房,听着左柔兰叙述这一切,门外渐渐响起吹吹打打的声音,眉眼含笑,沐华庭看着面前的左柔兰,“你父亲也真够急,是希望我们今日就成亲吗?”

鈅玄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