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自东零雨其蒙1

第196章 忘川之水

第十节忘川之水

“忘川。竟到了阴界地域。”杜尹的声音传来,他的调息也已经完成,我回头看他,见他已经起身立于伞边,细眉微微挑了一挑,睡凤眼扫过河面,薄唇微抿。

“忘川?!”我与白析异口同声的接到,只不过一个惊奇一个疑惑。“这是落到冥府之地了。蓬菜不是连结天界入口吗?竟然还同时连结冥府阴界之地。哈哈,有意思了。”白析一跃而起,沿着伞边四周张望了一圈,难掩好奇与兴奋接口道。我也随着他们站到了伞边之处,皱了皱眉,看着身下涛涛之水,心里暗暗惊奇,冥府存于六道轮回之中,却是独立与仙凡魔三界的所在,非阴魂不能入内,难道我们已经是死人了。

“蓬莱的海天之路每次开启并不一定连结到哪里,天界,冥府,凡间,甚至是我魔界,一切只随缘法。渡有缘之人入境。”杜尹轻哼了一声,“看来你我果然是有缘之人。”啊哈,那许多人倾尽财力,渡海寻仙,到头到只是一心妄念,逃得过海天茫茫,是否能逃出蝰的獠牙恶口,侥十万之大幸逃出了蝰口,海天之路尽头等待未必是天宫仙境。可笑世人竟还心怀无限向往。

我转头看向杜尹,正与他的目光对视到一起,那双睡凤眼中浸着一抹极淡极淡的思念之意,稍纵即逝。快得并没有让我感受到什么异样。

四周烟波浩渺,水浪涛涛,忘川之水不知从何处来,将流向何方,我虽谈不上饱览群书,却也曾泡在东皇太苍青华帝君藏书阁中近千年,确是没有在任何一处读到过关于忘川之水的详细记录。我偏头看着下方的滔滔黑水,又抬眼看了看负手立于伞边上的魔君杜尹,方才他一睁眼便脱口而出此处是忘川,我眼中泛起一点点思索的兴味来。

指路的木鸟站在翻转过来的九转落霞伞的伞把上,只在原地打转,我竟从不停转动的木鸟那里看出一点抑郁无奈出来。迷途仙树在冥府竟是半点做用发挥不出的。

我们这边刚抬眸四面查探,不知应该向哪一边走时,从远处飘飘荡荡便过来了一条小船,无风无帆却行的极快,眨眼便到了面前,船上站着两个人,先向杜尹躬身施礼道“阎罗君说近日有贵客到仿,吩咐我二人在此间等候,我二人在此处已经等了三日,今日子时看到天光炸裂,便立刻前来迎接,果然是君上到了。”

不知何时杜尹已经戴上了他魔君的面具,这面具戴上预示着他是那个冷酷凶飒的魔君。这是对二人口中阎罗君的尊重。杜尹冲船上的二人淡淡的点了下头,抬脚从半空中一步步走下落霞伞行到船中,袍服的下摆甚至随着步伐轻轻摆动,仿佛真的有一道无形台阶供他行走一样。我与白析对视一眼,自觉不能与魔君相同端拿身份用那空中行步的本事,我是真没这种本事,从白析的眼里神色看,他应该也不具备,两人同时纵身跳到船上。

这船看着又小又轻,我二人虽有仙力在身,向下跳跃时也并不曾注意到这一点,没有用什么术法,任我二人咚咚两声落于船上,按说自然的冲力也应该让小船左右摇晃几下,小船竟如在平地上一样,半点晃动颠簸也无。

白析抬手收了九转落霞伞,与船上两人拱手见礼,“青丘白析,有劳二位相候。”我敛容行礼,领了杜尹待女的身份,只言了自己的名字。站在船头的褚衣青年笑道“我二人是牛头马面。我是牛先机,他是马继会。”听他报了名字,我略略带了些诧异的神色在两人身上来回扫了几眼,心说话本子中的牛头马面向来是字面意思的长相,这两人生的清俊秀丽,不报名字谁能想到是那两个吓死人的东西。不能以名量人,古人诚不欺我。

那马面马继会正站在我对面,许是看到了我面上流露出的神色,对我微微一笑,面上翘出两只小酒窝来,倒带着几分可爱之意。我不好意思的抬手摸了下鼻子,微微回他一礼,当做对方才无礼诧异的道歉。

说话间小船调转船头,在河上疾驰而过,牛头与马面并没有任何驾船的动作,站在我身侧的白析见我拿眼在船两侧乱瞟,用手肘轻轻撞了我一下,拿眼角向船尾的方向瞥了瞥,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船尾的水中隐约有一只庞然大物的影子。想来这船的动力就来自于此了。

戴上面具的杜尹便是魔君的身份,又恢复了一身冷漠的气质,浑身散发出阴郁冰寒不可靠近的气息。双手负于身后,立在船头。船行疾速,我鬓边的发丝已经乱飞了,杜尹方才走到船上时摆动的衣角此刻却纹丝不动,没有半点飘起。

小船在河上疾行了约一盏茶的功夫才隐约看到岸边。红彤彤一大片开的正艳的彼岸花连天接水。彼岸花只生长在忘川河边,长于夏日,却在秋天结花,花后发叶,花叶不相见,传说彼岸花的香气特殊,嗅之可以使人忆起前生,我是第一次看见彼岸花,不由自主的想要深吸一口气,刚要动作后背上便被人拍了一掌,这一掌拍的突然,恰好拍到肺经上,我一口气闭在胸口,忍不住弯腰呛咳起来。

白析正立在我身边,莫名其妙的伸手扶了我手臂,另一只手在我背上轻轻缕了两下,柔声道“这是怎么了?”我一只手伸到背后轻轻摆了两下示意我没事,另一只手掩了口鼻尽量压住咳声。这一忽的功夫,原本在河中行驶的小船忽然腾空而起,在彼岸花海上空飞过。

待我喘匀了气,再次站直了身体,小船已经飞过彼岸花海上方,我转了身向后张望。

彼岸花从中有三只队伍缓缓而行。一队由些鬼差模样的人押解着走到水边,任凭他们哭闹哀求,还是被面无表情的鬼差一个个推搡着扔入了忘川河中,便是我们方才在船上看到的,在忘川河水中被怪物追逐嘶咬吞噬着的那些人。

一队最多人,密密麻麻的看不到队尾,待遇稍好,被鬼差领着走上一座石桥,忘川河水涛涛,宽不知几多,而石桥一端连着岸边,长只百余步,另一端延伸到河中虚空之处,像是有一道无形之门,桥上行过之人一步迈入便消失不见了。

一个身着蓝花布衣,村妇模样的年青妇人站在桥头,每个人经过时被她从边上的桶里舀出一瓢水泼在脸上。被泼之前这些人面上多多少少的都有不舍的表情,泼了这水之后全都一副解脱喜悦之意了。我蹙了蹙眉毛,暗自咧了咧嘴,心道不是说孟婆是个老婆婆吗?不是说孟婆汤是喝的吗?这怎么改成洗脸的了。

船尾处的马面马继会似乎是一直盯着我一样,见我做此表情,悄无声息的走到我身边站了,弯起眉眼一笑,漏出一口漂亮的小白牙,伸手指了指桥头的妇人道“孟婆不是一个人,是一个团队的名字,有二十个人组成,分为两队,这一队专门负责给这些回转阳世投胎的人洗面,好让他们忘记前世。每两个时辰换一班。”说罢又指了指那木桶,“那不是孟婆汤,那是净世水,洗掉他们今生的执念才好转世重活。孟婆汤由另一队负责在他们投胎前给他们喝下,忘却前生事,认真的活现世。”

我冲马面一笑,虚虚行了个礼道“多谢解说,受教了。”

再次转头向花丛中看去,远远的地方还有第三队人,数量明显没有这两队人多,只间或间零零散散的走来一个,却是转向更远的另一侧过去,距离太远,以我的目力也看不到他们走到哪里去了,也不知那边是个什么情形。

我正待伸长脖子再看一看,小船一顿,已经从空中落了下来,我随着他们下了船向相反的方向走过去,故意落在最后,又回头看了好几眼,想知道那一队人是去往何处的,无奈太无,在高处尚且看不清楚,何况落了地面平视过去,被许多事物挡住更是无法看的清楚,只那零星散落在火红彼岸花中的人物似乎更加从容淡然些。我虽心下好奇难耐,又怕继续这样探头探脑的失了礼,便吞了疑问先随着众人走了。

马面是个极细心的,见我落在后边张望,停了脚步等我赶上来,我如被人抓了觊觎人家东西一般,冲他不好意思的一笑“总是在书本故事里听到关于忘川水与彼岸花的传说,并未得见过真颜,一时好奇,叫马都卫见笑了。”我听方才牛头这样称呼他,便也跟随这样叫马面。

马面是个好性子,轻轻一笑,低低的与我解说道“姑娘初到冥府,难免好奇,正该向你介绍了才是。那一队被扔下忘川河里的都是罪大恶极之人,忘川河底连着十八层地狱入口,他们要先过地狱受罚,消了满身罪业才可重入轮回之道。”我顺着马面的手指仔细的看了看那一队罪人,心说人不可貌像,那一队人中许多人面上看去又老实又柔弱。

“能过奈何桥进入轮回之境的都是平平顺顺的普通人,一生功过相抵没有太大出入,可进入下一世轮回。”马面指着人数最多的那一队人继续说道“而最少的那一队,有些是大善之人。他们直接可入仙境。也有些神魔转世。”

我不由停了下来,踮了踮脚向那最少的一队走的方向再次看过去,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对那一队人如此的好奇,这不大符合我的性格,回头对马面笑笑,道声多谢,心下倒生出一丝莫名其妙的怅然出来。

音召之衣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