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去地府做大佬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3章 【012】计划不变

英招陆吾他们见萧石竹毫发无损后,也松了一口气。

本来按《大冥律》规定,百姓本是不可在关城里的驿站下榻的。可英招手上有阴帅金牌,因此他们才能入了这抱犊关驿站。

还好黑白无常有先见之明,不然今天萧石竹必定凶多吉少。

“大哥。”英招等妖魂从门外一拥而入,快步走到床边,把那断了手臂的胖鬼差绑起来。

英招看了看萧石竹手中的连珠铳后,对陆吾笑着得意洋洋的道:“我就说大哥没那么容易死吧!”。说着,把地上的斧子捡起来握在手里。

“你再来晚一步,老子就死了,这里里外外都是阴兵,老子又不敢开枪。”萧石竹故作没好气的嚷嚷了一句后,感激的目光在英招脸上稍作停留后,移到了陆吾脸上,然后是钦原,最后落在了土缕的脸上,嘴里问到:“你们怎么来了?”。

英招闻言正要开口给他说明缘由,就被已经被土缕五花大绑的胖鬼差怒声呵斥一句:“畜生,你们敢妨碍小爷办事?不怕小爷把你们都抓起来治罪吗?”给打断了。

英招板着脸转头瞪着他,这要用斧柄去敲晕那鬼差,就被萧石竹抬手拦住。接着,萧石竹在英招不解的目光注视下,从床上跳了下来,站到那胖鬼差边。

萧石竹的原则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这个鬼差居然要杀他,以萧石竹的性格是不会轻饶了他的。

只见他默不作声的伸手从鬼差怀里摸出文牒和一些碎银子后,又从其腰间扯下对方的鬼差腰牌后,对土缕不急不缓的道:“土缕,你说过英招不准你吃人,今天念在你也来救我的面上,我就让你吃个人魂开开荤;来,把这鬼差吃了。”。

那胖鬼差闻言瞪大双眼,张大嘴巴却说不出声来。萧石竹的心狠手辣早在半盏茶前,他便领教过了,只是没想到,一个区区小鬼居然敢让手下吃鬼差。这让他顷刻间惊愕的说不出话来同时,在心里暗自思忖道:“这小鬼倒底什么来头?”。

而土缕也是闻言一愣,几秒后啊了一声,赶忙以询问的目光看向英招。

“按你大老爷的话做。”英招瞥了一眼那鬼差后,淡淡的说了一句。

“是。”土缕说着站到了胖鬼差身前,之前还挂在脸上的犹豫已是荡然无存。只见下一秒后他对着那胖鬼差张大嘴巴用力一吸,那鬼差连鬼叫声都还没能发出,身子便化为一股黑气,被他吸入嘴里。瞬间过后,胖鬼差之前所在地只剩下捆绑他的绳子和他的衣服裤子鞋袜等物。

土缕打了个饱嗝,拍了拍肚子,走到还爬在桌子上睡觉的那个鬼差前,正要张嘴再把这剩下的鬼差吃掉时,便听到萧石竹说到:“我说了只能吃一个。”。土缕闻言又是一愣,硬生生的把已经张开一条缝的嘴闭上。却还是在下一秒后应了一声,退到一边。

萧石竹把拿在手里的文牒展开打量一番后,合上揣入怀中,缓步走到方桌边坐下,在那呼呼大睡的鬼差耳边吹了口气后,撇撇嘴道:“装什么睡?”。

那鬼差依然无动于衷,继续睡着。萧石竹见状后坏笑着站起身来,出手快如闪电的拉起他右手衣袖。同时那鬼差感觉到衣袖被萧石竹一拉,便身如触电一般,马上从椅子上跳起来,又快速的把卷起的衣袖放下。英招陆吾见鬼差醒了,不约而同的一个箭步上前,把他围住。

“墨者?”萧石竹看着他那睡意全无,倒是有几分惊慌的脸,缓缓说到:“你手上的黑蛟刺青我见过,是墨家门徒的标记吧。”。他话未说完,那鬼差已经伸出左手,本能的捂在了右手手臂上。

在地府的这一个月,萧石竹也得知人魂和人一样存在着生理现象,酒喝多了人魂的神经中枢反应就不灵敏了,呼吸过程中气流高速通过上呼吸道狭窄部位时,振动气道周围的软组织,会形成打鼾。可这家伙从萧石竹醒来到现在,就没打过几下鼾。

这让萧石竹在心里暗自猜疑,对方倒底是不是在装睡?

如果对方是装睡,又是为什么要装睡呢?但对方没和胖鬼差同流合污,说明他很有可能不是为秦广王效力的。

而萧石竹初到冥界不久,认识的鬼不多,除了英招他们四个妖魂,就是秦广王以及墨翟。

假设这鬼差如果是英招安排的,那应该在胖鬼差威胁萧石竹鬼命时出手相助才对。排除了英招秦广王后,萧石竹猜测对方十有八九是墨翟派来监视自己的;就算不是墨翟干的,也肯定和他手下有关系。于是萧石竹打算诈一下这个鬼差,所以拉了他右手衣袖。

其实他确实看到了对方手臂上有刺青,但是根本还没看清那刺青是什么图案,对方就已经放下了衣袖。而他说的黑蛟图案,是之前在墨翟酒楼里时,看到墨翟手上刺青图案正是黑蛟;因此才这么一说来诈了一下对方。

那鬼差急忙捂住右臂的举动,自然没能逃过萧石竹犀利的双眼;他清楚那是心虚的表现,说明自己猜对了,对方百分百的墨翟的人。

于是,萧石竹对那鬼差又问道:“你叫什么,墨翟让你跟着我的吗?”。心里却笑道:“这墨翟有点本事啊,居然可以把自己的人都安插到冥界政府里了。”。

那鬼差并没有急于回答萧石竹的问题,而是左右张望几眼,试图逃走。但见陆吾英招一左一右把自己夹在中间后,逃是逃不了后,只好轻声叹息一声,对萧石竹全盘托出道:“小人名叫林聪,是墨家酆都分堂坐下一等墨者;此次随行,是巨子大人让我盯着你的一举一动。”。

“林冲?我还高衙内呢!”听岔了的萧石竹用手指挖着自己的耳朵,笑骂了一句后,缓缓坐到了土缕为他搬来的椅子上,又问到:“你们的计划是什么?为什么盯着我不放?”。

“不知道。”那名叫林聪的鬼差闻言后轻轻的摇摇头,道:“巨子大人只是让我盯着你就行,是何目的他没告诉我。”。

萧石竹见他答话间目光并无躲闪,脸上神情也无任何变化,想必确实没有说谎后,啃着指甲站起身来,在房里来回踱步思索着对策。

现在回头已经来不及了不说,且自己一怒之下让土缕吃了秦广王的手下,那酆都城也回不去的了。不仅是酆都如此,就连六天洲亦是如此。为今之计,唯有尽快离开六天洲方为上策。

可离开秦广王的势力范围,自己又能去哪儿呢?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秦广王有心杀他,那轮回估计就也是没戏了。想到此萧石竹就牙根痒痒,在心里暗自骂道:“秦广王啊秦广王,长着一张跟傻屠夫一样单纯粗狂的脸,却把老子无形中逼到了绝路上,算你狠!此仇不报,老子跟你姓。”。

气归气,但思来想去后,萧石竹觉得或许去鬼母国也是不错的选择,毕竟那儿已经不是秦广王可以插手的地方了;但就需要这个还活着的鬼差来帮他,把他送去鬼母国后,再回酆都城去替他蒙骗秦广王。

可这样一来只能保命,自己以后就得隐姓埋名,过着四处藏匿且不能轮回的日子。想想这些,萧石竹便更是火大,有些着急的他额上渗出一层细汗。

“活下去。”就在他绞尽脑汁也没能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时,脑中突然响起一个声音:“萧石竹你记住了,人生在世,首要任务就是想办法先活下去。”。

这是当年萧石竹在孤儿院里,门卫大爷给他讲授千术时,经常说的一句话。此时突然在萧石竹脑中浮现,让他醍醐灌顶。

“对啊,先活下去。”萧石竹小声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又坐回了椅子上,心里暗自说到:“哪怕是苟活,也先活下去。”。之前还晕绕在他眉宇间的纠结和急躁,此时已经烟消云散。

他看着英招问到:“话说你们怎么来了?”。

英招闻言,赶忙让陆吾看好那个鬼差后,给萧石竹说了说黑白无常让他们来相救的事情。

萧石竹听他这么一说觉得这黑白无常还算讲义气,点了点头将这份恩情牢记于心;同时心生一计,他站起来看着林聪,一字一顿的问到:“想活命吗?”。

那林聪并没有急于回答,而是先皱眉看了看萧石竹又看了看英招陆吾,目光随后落在了土缕的脸上。稍加细想后,最终还是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那就帮我个忙。”萧石竹淡淡一笑,站到了林聪身边,不顾英招的阻拦搂住对方肩膀后,道:“你呢,回去给秦广王交差的时候这么说。因为我们在海上遇到了台风,风浪大,你的死胖子同僚不小心掉下船后,给淹死了。我呢,已经被你安全的送达了鬼母国做苦力去了。只要你这么做,那就能活命。”。

萧石竹语毕后,林聪偏头瞥了一眼他脸上的笑容,愣愣的问到:“就这么简单?”。

“对,就这么简单。”萧石竹掏出一个元宝塞到林聪手中,肯定回答到:“这么说的话不仅能让你活命,而且还能让你有钱,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林聪听他的语气,似乎不像是在打空头支票的;又垂首看着手里的元宝思忖片刻后,才点头说到:“好,我答应你。”。

“大哥,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英招忍不住插话道:“酆都肯定是回不去了,虽然你的理由看上去天衣无缝,但是秦广王会信吗?”。

“他爱信不信,计划不变我们明天就前往鬼母国。”萧石竹放开林聪,拍了拍英招的后背后,道:“等我到了鬼母国,他一个小小阎王也别想再奈我何。”。说话间,眼中闪过一道自信。

他确信大树底下好乘凉,而如今所需的这棵大树,就是鬼母。

起床难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