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去地府做大佬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2章 【011】千钧一发

天刚刚黑下来时,抱犊关北面十里外的官道上,有四个妖魂正在朝着抱犊关那边疾驰而去,为首的那个妖魂头戴斗笠,其状马身而人面,身带虎纹且背生鸟翼的怪物,腰间挂着两把板斧,正是英招。

三十日前,萧石竹刚走不到半个时辰,黑白无常就找到了他,开口便问他是不是前几日杀了楚江王的家丁。

当时英招还以为小谢小范要来拿他兴师问罪,顿觉这两个小辈没规没矩也没礼貌,于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紧接着心中便起了杀念。

没想到不等他动手,白无常已经掏出一块阴帅金牌,塞到他手里,而黑无常则对他悄声说到:“你胆这么肥敢杀楚江王的家丁,敢不敢再杀两个鬼差?”。

这没头没脑的一问,不仅把英招给问懵了,就连已经拉开架势,准备与英招一同,和黑白无常干一架的陆吾土缕和钦原,也是一愣,不知道这一黑一白哥俩葫芦里倒底卖着什么药?

接着,白无常把秦广王想要对萧石竹图财害命的事情简单的说明后,对英招意味深长道:“现在去追你大哥,还来得及;不过你要想和我们哥俩切磋切磋,我两也不介意。只是这萧石竹,恐怕就鬼命难保了!”。说完,就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和黑无常绕开这四个妖魂,往鬼市而去......

“二哥。”跟在英招后的陆吾从后面赶上来,与英招并排而行,皱了皱眉后,眼中闪过一丝担心,接着开口对英招道:“我们用不了在忘川河上的阴司渡船,必须去下游渡桥过河,这儿就浪费了半天的时间。而现在追了三十天还没见到大哥,只怕大哥......”。

“闭嘴,陆吾!”英招一声呵斥,打断了陆吾的话,同时加快脚步,往南面急驰而去。陆吾则唉叹一声,也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英招始终不相信萧石竹福大命大,而第一次见到萧石竹时的场景以及对方的机灵,总会浮现在他的脑中,给了他继续追下去的信念。

“不管大哥走哪条路,去鬼母国都一定要过抱犊关;而只要大哥还没出六天洲地界,秦广王就不敢拿大哥怎么样,我们去关内等就行。”英招转头看着陆吾,以肯定的语气又说了一句:“且大哥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说完,他嘴角微微上翘。

片刻后,四个妖魂已经冲到了抱犊关前,他们不约而同的在关前护城河便停下了脚步。同时十几个守关的阴兵见他们冲过来后,立马警惕了起来。三五成群的阴兵们举着长矛大刀,从城门下冲了出来把他们围住,嘴里高声质问着:“来者何鬼?”。脸上皆是戒备之色。

英招前蹄不停的踏步,右手握着白无常给的金牌高高举起后,环视身边四周那些闪着寒光的兵刃,大声道:“酆都十大阴帅之黑白无常特使,奉命出使鬼母国询问贡品一事。”。

英招话音刚落,些阴兵后便走出一个手持火把的百户,在他身前站定。

这百户借着火光仔细打量英招手中的金牌许久,确定不假后,收起脸上的警惕之色咳嗽一声,对英招笑眯眯的道:“原来是黑白无常大人的特使啊。”,然后一挥手,示意手下散开,放英招他们入关。

那些阴兵得令,纷纷让开为这四个妖魂让出一条路来。英招见状收起令牌,对那百户一拱手,便昂首挺胸的朝着关内而去。

紧随其后的陆吾,在路过百户身边时,突然停了下来,对那百户微微一笑,拱手问道:“劳驾军爷,请问今日早些时候可有两个鬼差,押着一个白净瘦高的小鬼,入了此关往南而去。”。说着就掏出一两碎银子,悄悄的塞到了那百户手中。

“好像有吧。”百户看着手中的银子,稍加思忖后,若有所思的道:“不过他们没往南边去。”。

“去哪儿了?”已经走出四五步的英招,闻言顿时心生喜悦,急忙折身对那百户急声问到。

那百户顿时露出了淡淡的难为之色,用手轻轻的掂着那一两碎银子默不作声。陆吾见状知道这是一个见钱眼开的主,于是又掏出二两碎银子,塞给了他。

“去了城里驿站住下了。”那百户连眼都没抬一下,说完此话就把手里的银子放到嘴里咬了咬。

“多谢军爷。”陆吾对他再次拱手行礼后,和英招一起朝着关城里而去。

驿站中。

十秒过去后,萧石竹和胖鬼差对峙着,而另外一个鬼差正在呼呼大睡。

萧石竹手上的火器,名叫连珠铳;是一种类似于近代燧发枪的火器,具有弹匣和弹头火药一体化的子弹观念,可以连发,且有“三点一线”,精准度高,射程远,二百五十米外可射穿敌人的重甲等优点。最厉害的是,这种火器可以贮存弹丸二十八发。

二十八发子弹,足够这鬼差死上二十八次了。

虽然阳间的枪无法伤及魂魄,但是萧石竹此时此刻手里这把连珠铳,可是正统的冥界制造;从枪管到枪身,再到里面的子弹,都取材于冥界,因此是可以杀鬼的。

说起这火器,那还是他前几日在酆都黑市上一个僻静的角落里,和一个走私商人买的。当时足足花了他五十两银子,还让他这个大财迷心疼了几天。

期初他买枪的目的无非是为了防止墨者们来找他的麻烦,而弄来防身的。没想到现在,却是成了他的救命稻草。

“大、大冥,大冥律规定。”那面露惊惧之色,且越来越重的死胖子鬼差看着他手里的枪,身子微微一颤,巍巍颤颤的说到:“冥界,冥界草民不许私自,私自,私自持有枪支。”。

“哦?是吗?”萧石竹欣赏着他额上渗出的冷汗,轻哼一声,反问道:“那就准官差私自杀鬼吗?”。此时的萧石竹已经不是初到冥界的新鬼了,对酆都大帝定下的所谓《大冥律》他还是略知一二的。确实不允许百姓私自持有枪支,但也不许官差擅自杀鬼,哪怕那鬼是个最下等的人魂也不允许。

被他这么一问,那鬼差顿时词穷了,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

做片刻的思想斗争后,他咽了咽口水,一牙咬一跺脚,对萧石竹缓缓道:“大哥,我,我不是有意的,上,上边要,要你死,我,我,我也没办法;你饶了我吧。”。说话时,他腿抖得更厉害了。接着,他右手五指一松,匕首脱手掉落在床上,紧接着他把双手高高举起,作出投降状。

“我,我,我饶了你,谁,谁,谁饶了我啊。”萧石竹学着他一般,结结巴巴说完此话,又继续欣赏着他那害怕的模样,眼珠一转后,开始瞎掰道:“秦广王让我要了你的命,他老人家可说了,你出卖了他好多次了;你说我是杀你呢,还是不杀呢?”。他敢这么瞎掰,是因为见这货为了活命居然敢出卖他的主子,不是硬汉也是个无忠义可言的小人;于是他便开始对症下药信口开河,力求先把这货给唬住。

毕竟此时他不是在荒郊野外,而是在一座戒备森严的军事要塞里,四周都是精壮的阴兵。只要枪声一响,自己肯定逃不了,刺杀鬼差的罪名那可就坐实了。

到时候别说轮回了,说不定当场就能被这关内训练有素的阴兵们乱刀砍死,所以他也不敢贸然开枪。而对方为什么用刀来刺杀他,而且还要在他熟睡时,无非也是为了悄无声息。

那鬼差闻言一愣,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似笑非笑的萧石竹。接着他双膝一弯,缓缓跪在地上,眼泪鼻涕同时从眼鼻流出。浑身哆哆嗦嗦的,大气也不敢喘。

看他这怂样,萧石竹知道自己成功的唬住了对方,赶忙趁热打铁,又对这鬼差悄声道:“以我和老秦的交情,你真以为他会杀我吗?让你杀我是个假命令,无非就是为了稳住你,让你以为他还信任你罢了。”。

绝望,恐惧随着萧石竹的话音,慢慢的爬出鬼差的眼眶,在他眉宇间交织在一起。萧石竹一看便知自己的机智再次救了自己一命,同时也放松了几分警惕。

他微笑着伸出左手,用戏谑的目光一扫那鬼差吓得成了猪肝色的连,然后捏了捏对方胖乎乎的脸,道:“冥界政府的伙食是不错啊,一个不入流的小鬼差也能吃的这么胖。”。

他话音方起,这鬼差眼中便闪过一丝杀机;待他话音方才落地时,那鬼差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放下右手,快速握住之前掉在床上的匕首。接着把手往后一缩,刀尖再次指向了萧石竹的心窝。

这鬼差突然胆子大了起来,是因为萧石竹给他施压将他逼上绝路。

胖鬼差打心底信了萧石竹的话,在害怕的同时,觉得杀了对方也是死,不杀也是死,不如宰了这小子后把他的钱据为己有,不回酆都见秦广王,随便找个地方隐居起来。

反正冥界大得很,每年从地狱逃出的恶鬼几万,秦广王也不一定能找到自己。于是他把心一横,突然发难。

就在他手中匕首再次距离萧石竹心窝不过一两寸时,房间大门突然被人踢开,接着萧石竹只觉得一股旋风从门口朝着自己这边袭来,带起嗖嗖连响后,从他右手臂下横穿而过。

然后还没回过神来的萧石竹,便见到那鬼差持匕首的右手的手臂前半段和后半段分离后,激射而起,在空中旋转几下,落在了地上。

看着那鬼差捂着自己的断臂,躺在地上呲牙咧嘴的左右打滚,萧石竹也是一惊。同时庆幸,这鬼差的匕首距离自己心窝只不过一寸时手便断了。

他目光朝着床边地上一扫,见到鬼差脚边地上,插着一把板斧后长吁一口气。然后抬起头来,转头朝着房门那边望去,见英招站在门口,身后跟着陆吾土缕等妖魂后,淡淡一笑道:“真是千钧一发啊。”。

起床难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