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清冷王妃邪魅倾城

穿越之清冷王妃邪魅倾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9章

残忍的冬季,在又一次出战中悄无声息的到来了,所有人都银装素裹起来。

战事进行那么久了,死的死,伤的伤。

看着这么多消亡的生命,这一次,白倾妍选择了独自迎战,既然战事因她而起,那么,也因她结束吧。

城门开启,她单枪匹马,孤零零的一个人来到了凤北奕面前,这场无谓的战争,最终成了两个人的战场。

不远不近的,两个人彼此凝望了许久,眼神中充斥了许多情绪。

良久,白倾妍率先开口了:“凤北奕,是时候轮到我们两单独对决了。”

凤北奕笑了笑说:“和你单打独斗,倒是本少主期待已久的,但你知道的,我实在不愿和你成为对手。”

“我们本就不是一个阵营的,就算没有母辈的仇,我们最终也会成为对立的,凤北奕,很多事,都是注定的,并不是你费尽心机想改变,就能改变的了的。”白倾妍淡淡的说

“费尽心机?”凤北奕轻笑了一声,笑声有些嘲讽,似是嘲这个词,又似嘲他自己。

“白倾妍,你有没有想过,若是没有这兰枫王朝二皇子的掺和,也许你早就回凤族了,你忘了你额头的印记了吗?你的根基始终是属于凤族的不是吗?”凤北奕提醒她。

“印记?根基?凤北奕,或许过去我还与凤族有点关系,但自从我涅磐重生后,我早就和凤族再无半点关系了,是你一直在执迷不悟罢了。”

凤北奕终究是被白倾妍最后的话给恼着了,他眯着眼道:“既然本少主与你好好说你不听劝,那么就莫怪本少主不客气了。”

凤北奕话音刚落,一个流星火焰朝白倾妍砸了过去,既然得不到,不如就毁了她。

天空瞬间被火光染成了血红色,白倾妍的一身白衣在这样的衬托下显得格外醒目。

她手中瞬间燃起一团栾火,狠狠的击了回去,双火重击,只听砰砰几声,在半空中炸开成数不清的小火球。

火球刚落地,她手中的赤炎剑就飞速向凤北奕刺了过去,两人瞬间扭打在一起,在半空中打的难分难舍。

底下观战的却有不少人面露担忧。

“不知道姐姐能不能打得过凤北奕啊?”小羽面露难色,毕竟他们这里谁都不了解凤北奕的为人,亦不了解凤北奕的灵力究竟如何。

君非夜炯炯的看着刀光剑影的两人淡淡的吐出几个字:“我信她。”

所有人听到这三个字后面面相觑,是他太过信任白倾妍还是白倾妍的实力真如他所料。

两人打了几个回合,砰…砰…砰…砰,飞沙四起。

“残风破魂。”凤北奕的灵力化为一道疾风扫向白倾妍,这是凤族的秘术,能迅速减弱对方的战力。

白倾妍不愿再恋战,她一伸手,手中灵光乍现,隐隐约约的出现了一只凤凰。

“凤朝阳。”白倾妍冷冰冰的说出三个字,手中的凤凰以肉眼能见的速度迅速变大,极速飞向凤北奕,躲过了那道疾风,利刃般的冲向他。

凤凰刚包裹住凤北奕的身体,她袖袍一挥,手中出现了一条红绫。

凤北奕定睛一看,正是那条赤纱绫,那天的白衣人,就是她。

没有给凤北奕多想的机会,红绫飞快的缠住他,将他裹得一丝不露。

白倾妍没有给他喘气的机会,而是举起赤炎剑,口中大喊一声:“乘胜追击。”

带着红色灵力的赤炎剑剑气劈向凤北奕,只听哐的一声,大地仿佛炸裂了。

剑气穿过了凤北奕的身体,逐渐消失,大地出现了一道很深的痕迹,赤纱绫消失了,披头散发的凤北奕毫无支撑的跪倒在地上。

他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女子,不甘心的问:“凤朝阳不是需要上一代圣女传承吗,萧姌那么早就死了,你怎么学会的?”

白倾妍觉得有些好笑:“你不觉得你现在应该考虑的问题是,我会不会杀了你吗?”

“你告诉我。”

“重要吗,重要的是,我学会了,而且,还将你彻底击败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轻轻抬起头,双眼无光的看向慢慢走向他的白倾妍,突然,咧开嘴笑了。

“你最后那招,恐怕不叫乘胜追击吧,而且,动用了凤朝阳的你,想必也伤了元气吧。”努力挣扎起来的凤北奕支撑着自己支离破碎的身体有气无力的说。

乘胜追击,是凤族的招数,原名根本叫乘胜追击,白倾妍不仅将名字改了,杀伤力也变大了,因此,虽然将凤北奕废了,她自己也没沾到多大便宜。

凤北奕话音刚落,她就哇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随意的用手擦了下嘴角并不在意,冰冷的回答他:“是,它原来的名字,叫断痕,只不过被我增加了威力,所以也就不能再叫断痕了,因为不配。”

观战台上没有看出白倾妍受伤的,都松了一口气。

“我就知道姐姐一定能赢。”小羽沾沾自喜道。

颜少轩轻轻的说了一句:“君主受伤了,恐怕需要好好的调养一阵子了。”

“那会不会有事?”白景言听到他这么说瞬间紧张了。

君非夜看着白倾妍的身影道:“她会没事的。”

所有人都看着他,他的眼中带着坚定,无比的坚定。

“她想做什么?”玄清烨突然冒出一句话,他的眼睛从没离开过战场。

白倾妍提着赤炎剑一步一步的走近凤北奕。

凤北奕看着慢慢靠近的女子,却仿佛又透过她看到了很多过去的岁月,这段岁月很漫长,也很久远,而现在,似乎是结束了。

他这一生都在寻求着一份寄托,这份寄托来自凤族最古老的传统,这古老的传统维系着很多代人的思想,甚至左右了更多人的一生,但似乎没有人在意过,凤族的古老传统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而这个错误,今天终于在他手上结束了。

所以他刚才笑了,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真心的笑了,是眼前的女子让他解脱了。

堇色如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