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清冷王妃邪魅倾城

穿越之清冷王妃邪魅倾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3章

白倾妍走出帐外,静静的对李子逸说:“将云族弟子的尸体,找一处风景甚好之地厚葬,然后,等战事结束了,挨个给予其家属补偿,我云族弟子,就算是死,也是有尊严的,然后,将星泽抬出来。”

颜少轩走过去问:“倾妍,你要干什么。”

白倾妍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说了一句:“颜少轩,你先别跟我说话,你夫人干的事,我不想把火发在你身上。”

颜少轩愣住了,这是长这么大以来,她第一次连名带姓的喊他。

庞益阳走过去拍拍他的肩:“兄弟,你让倾妍缓一缓吧。”

星泽被抬出来后,白倾妍立即催动了灵力,她用灵术一引,搅起几缸水,包裹住星泽的身体。

“她想干什么?”有人问。

刹那间,灵光一闪,包裹住星泽的水凝结成冰,将星泽的尸体冰封在了里面,然后她用力一推,将冰棺推回了帐中,最后在帐外设了个结界。

她收回灵力后说:“星泽的尸体,暂时放在他帐中,等战事结束后,将他带回云族安葬。”

身后眼神有些呆滞的星玥看到白倾妍的做法,有些感激不尽,她哑着嗓子说:“星玥多谢君主对哥哥的厚爱。”

“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姐妹,何须这般见外。”

夜晚十分,星玥在自己营帐中躺着不起,而大家找了一圈都没找到白倾妍。

白倾妍独自一人,捧着一大坛酒,在河边坐着,她一个人静静的回想起了小时候在云族的往事。

她回想起了在云族修习的日子,一群差不多大的孩子,组团搞破坏,经常把师父气得直跺脚,星泽性子比较安静,不怎么爱说话,但受罚时却总是站出来帮兄弟姐妹解围,渐渐的,以白倾妍为首的三位弟子脱颖而出,星泽和少轩慢慢成为了她的左膀右臂。

想到这,她的眼泪就忍不住的往下掉,那么温和的一个人,脾气更是师兄弟中最好的,那么好的一个人啊,越想越觉得心在颤抖。

突然好恨自己,若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世,如不是因为自己的自私,借用云族的力量和凤族抗争,星泽怎么会死。

但现在,星泽死了,却是因为少轩的妻子,她突然胸口说不出的难受,她用力捶打着自己的胸口:“这是老天对我的报复吗?”她流着眼泪问自己。

她抬起头,颤着声音问老天爷:“既然一定要死一个,为什么死的不是我,要是星泽呢。”。

她一口接着一口喝酒,眼泪的咸涩,混着酒一起淌进嘴里,好像是苦涩的味道。

她突然站起身,走到湖边,借着月色看着水中自己的倒影,突然觉得无比的丑陋。

愣了半天,她摇摇晃晃的拎着酒坛子,回到营地,守更的将士看到她回来,立刻去通报了一声,君非夜跑出来扶住她问:“你去哪了,怎么喝成这样。”

她没看他一眼,只呆滞的说了一句:“我没事,只是觉得有点累,想去休息了。”

是的,她很累,她突然发现很多事她都无能为力,当初捉奸了劈腿的男朋友,然后莫名其妙的穿越到这个时空,包括强加在她身上的离奇身世,和凤族的战事,甚至于星泽的死,她才发现她不是万能的,太多的事压在她心头让她喘不过气,痛的她无法呼吸。

君非夜看着这样的她,心疼极了。

他跟着她走进营帐,看她倒在床上闭眼后不再动弹,轻轻的替她盖上被子,看着她憋屈着自己,他比她更难受。

他突然感觉自己好没用,把她安置好后,他走出了营帐,颜少轩踌躇了很久,走了过去:“她还好吧。”

君非夜:“不好,这件事对她打击太大,她如果不发泄出来,会出事的。”

然后他又问:“如果苏云抓回来后,妍儿要处置她,你会怎么做?”

颜少轩没想到他会这么问,老老实实的回答:“我与她没有半分情意,倾妍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我不会插手。”

“最好是这样。”

云族效率很高,不到五日,传来消息,苏云抓到了,正在主帐中跪着,所有人在主帐中等待白倾妍的到来。

星玥死死的盯着苏云,眼神恨不得杀了她,小羽一直安抚她的情绪。

白倾妍从踏进主帐的这一刻,周身的气压就低的过分,眼神中更是充满了戾气,她走到主位上坐下,眼睛似有似无的盯着苏云,却没有说话。

就在苏云被她的冷暴力冷的难受的时候,她冰冷至极的声音响了起来:“苏云,或者本君应该叫你颜夫人。”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慢悠悠的吐出这句话。

她此时看向苏云的眼神,不再带有任何色彩,周身的冷气更是下降了几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语气越平淡,就代表她心里火越大。

苏云抬起头,赤红着双眼看着白倾妍:“不为什么。”

“不为什么?”白倾妍冷笑了一声,看她的眼神又冰冷了几分:“不为什么你偷云族机密,不为什么你将机密送给凤北奕?”

“是,我就是要让云族不好过,更要让你不好过?”

“能说说为什么吗?”

“呵,为什么?因为你,更因为颜少轩”苏云突然瞪向颜少轩,她眼中的恨意似是要溢出来。

“本君不懂你的意思。”

苏云突然流下了眼泪:“我与颜少轩自幼年时定下的婚约,我第一次见他救喜欢上了他,但我却根本不知道,在远方,他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女人,原来他早已经将整颗真心都给了那个女人,父皇催婚,我不顾一切的来到云族找他,我知道他并不喜欢我,却不愿违背父皇的意思,我就以父皇手谕逼他与我成婚,想着他总会与我日久生情。”

“谁曾想,是我太天真了,我们大婚那天他便没有与我在一房睡,至今我们都尚未圆房,曾经我问过他,甚至问过他身边的人,他对那个女人是不是男女之情,都告诉我不是,我信以为真,直到那日我无心闯入他在云族的书房才发现,果然是我太天真了,哈哈哈哈。”

堇色如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