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清冷王妃邪魅倾城

穿越之清冷王妃邪魅倾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4章

一直沉默的陈易突然站起来:“小妍,我有话想单独跟你说。”

颜少轩等人:“??”

这个人为什么叫君主小妍。

玄清烨皱起了眉头:“秦长风,你的这位幕僚,认识倾妍?”

“咳咳……认识。”秦长风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你有什么事是需要和本王王妃单独说的。”君非夜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周身的气压下降至极,他已经忍他很久了。

白倾妍揉了揉眉心说:“陈易,我今天很累了,你有什么事,改天了说吧。”

夜半更深,白倾妍正在自己的营帐中钻研一个阵法,突然感觉自己的腰被两只温暖的手臂圈住。

她抚摸了一下说:“阿夜,怎么了?”

君非夜将她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搂着她的腰,轻声说:“妍儿,我不喜欢那个陈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是来跟我抢你的吗?”

白倾妍听完笑了,原来是吃醋了,自从成婚后,他就跟变了个人似的,特别爱吃醋,她耐心的安抚他:“阿夜,在这个世界上,除非是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否则没有人能把我们分开,从我答应嫁给你那天开始,我的心里就只装的下你,再装不下别人了。”

“我怕。”他真的怕,当初在厉月山温泉池时白倾妍说的话他都还历历在目,虽然看似平淡,但他感觉的出来,其中包含着多少心酸,她当初的感情有多深,他现在就有多怕。

短短的两个字,让白倾妍感触到了他心里的不安。

她摆正他的脸,让他看向自己:“阿夜,你对我就这么不信任吗,我不是个轻易接受爱情的人,我一旦接受了,就是一心一意,就算他曾经和我有过一段情又怎么样,我对他早就没感情了,我现在爱的是你,你在害怕什么呢。”

君非夜不再说任何话,而是直接附上白倾妍的唇,他怕归怕,但他决不允许任何人从他身边将他心爱的女人抢走,谁都不可以。

这日白倾妍正在树林里模拟阵法,只听到身后稀稀疏疏的声音,她转头一看,陈易,怎么又是他?

“小妍。”陈易轻唤了一声。

白倾妍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其他人,她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小妍,这不重要,我有话跟你说。”

白倾妍收起阵法说:“既然你想说,那你就说吧。”

正巧这时君非夜来林子里找她,看到陈易和她在一起,他没走过去,而是在暗处静静的听着。

“小妍,我错了,你跟我回去吧。”

“我为什么要跟你回去,那个世界中的我早就死了,现在的我,是这个世界的白倾妍。”

“只要你还是你,无论是哪个世界的,我都不在乎啊。”

“可是我在乎,那里最后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好的回忆。”

陈易走过去扯住白倾妍的胳膊,情绪有些激动:“小妍,对不起,我错了,我知道我之前做过的混蛋事伤了你的心,只要你肯跟我回去,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好吗?”

白倾妍看着他,笑出了声:“呵,陈易,你知道吗,不是每个对不起,都能得到没关系的,我在这个世界呆了多少年,这件事我就藏了多少年,今天,你非要重新让我将这件事扒开吗?”

“小妍……”陈易感觉有些找不到自己的声音,说出口的两个字,有些沙哑。

“陈易,你知道我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日子是怎么过的吗,几乎每天晚上做梦,都能梦到你和简瑶赤条条的在我面前,你知道那代表什么吗,一个女人,满心满眼都是她深爱的男人,但那个男人却亲手将她对他的爱撕得粉碎,我恨过你,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我释怀了,所以你如今来告诉我你心里还有我不是很可笑吗。”

此刻陈易只感觉心里像有一把刀子在剜他的心,他很少哭,但现在他却忍不住了,他颤着声挽回:“小妍,只要你愿意回到我身边,从今以后,我身边只有你一个女人,好吗,我求你,回来好吗?”

藏在暗处的君非夜停不下去了,他好怕,好怕听到白倾妍心软重新接受这个男人,他暗了眼眸,离开了小树林。

白倾妍甩开陈易的手说:“你是不是太轻贱我了,你凭什么认为我白倾妍会稀罕一个劈了腿的男人,爱情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而且,我对你早就没感觉了,我现在有丈夫,你见过的,他叫君非夜。”

陈易忽然大吼:“你骗人,我不相信你心里没有我了,难道你不知道古代人是可以三妻四妾的吗,你居然相信古代人的感情,你会不会太天真了。”

“哈哈哈哈,陈易,你不觉得你说这话很好笑吗”白倾妍好像听到了很好笑的笑话似的,突然大笑,随后瞬间变脸失态的大吼:“你以为你劈腿和古代人有什么区别,在我看来,你更脏,我眼光差过一次,我不信还会差第二次。”

“小妍,你不怕后悔吗?”

白倾妍眼神冰冷的看着他:“我最后悔的就是爱过你。”

陈易见她要走,忽然一把从背后抱住她,哭着求她:“小妍,我求你,不要离开我,我真的知道错了。”

白倾妍面无表情的吐出两个字:“放开。”

“我不放。”

“别逼我动手,在这里,你没有灵术,打不过我,你再不放手,我就动手了。”

“我不信你舍得对我动手。”陈易仍旧不死心,他不愿意相信这个曾经这么爱他的女人舍得打他。

“呵”。

砰的一声,白倾妍使出一成力道,将陈易炸开了,然后迅速给了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把陈易嘴角打出血了,同时也打醒了他。

白倾妍临走时丢下了一句话:“我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白倾妍了,现在的我,是云族的君主,脾气不太好,望南中国太子幕僚莫要挑战本君的脾气。”

堇色如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