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清冷王妃邪魅倾城

穿越之清冷王妃邪魅倾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8章

虽然经历了这个小插曲,但并没有妨碍几人的行程。

“尊上,马上就到兖州了,要不要在兖州歇歇脚”段风架着马车对车里问了一声。

“妍儿怎么看”君非夜问向身边人。

“那就歇歇吧,马也跑累了,也该让它休息休息了”。

“那就到属下观察过的客栈歇息吧”段风话落将马车赶到了一家不错的客栈门口,待主子们下车后,把马车交给了客栈的马奴。

正好是晚饭时间,五人决定就在客栈一楼解决温饱问题。

“诶,你们听说了吗,今日藏宝楼要进行一年一度的拍卖大会”隔壁的一个客官对另一个人说。

白倾妍听到他说的话,不由得竖起耳朵倾听。

“怎么没听说,听说这次还有千影阁拿出来的赤纱绫作为押宝。”

赤纱绫,白倾妍听到这三个字明显有所触动,她太熟悉这个名字,只因……

“妍儿怎么了?”君非夜感觉到了她的反常,问道。

“明天的拍卖会,你能不能想办法弄到入场券?”白倾妍看着他问。

“君主什么时候对这种拍卖会感兴趣了?”星玥问。

“偶尔感兴趣一次,也未尝不可”。

“属下这就去弄入场券”段风闻言离开了客栈。

“妍儿对赤纱绫感兴趣?”他注意到白倾妍是在听到赤纱绫三个字后才有的反应。

“是挺感兴趣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我所知道的那一条”毕竟母亲曾经用过的那一条,下落不明......

“赤纱绫,听上去是很厉害的武器,应该跟小龙女的绸带是一个类型的武器吧”小羽突然插了一嘴。

白倾妍摇摇头:“比她的更厉害”。

段风不知从哪里弄到了一张烫金的入场券,还是会员级别的资格券,于是第二天五人走进了藏宝楼。

照原来的话,能进入这藏宝楼的都是非富则贵的人,但是白倾妍五人一进入,就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毕竟,白倾妍的装扮有些特殊且神秘,一头白发的缘故,她穿上了连帽的斗篷,将自己从头到脚的包裹在里,不仔细看甚至看不清是男是女。

这次藏宝楼压轴之物是赤纱绫,所以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物,他坐在暗处关注着整个楼中的动静,从白倾妍走进来那一刻开始,他就注意到这个人了,周身的气息他太过熟悉,却又有些说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感觉,他想探究,对方始终不给他机会。

这个人就是凤族少主凤北奕,也是白倾妍最讨厌的人,没有之一。

凤北奕抬头望去,只是一个背影,那是一个穿着一身白色斗篷的女子,虽背着身,但却让他无法忽视,她是谁?

凤北奕在心里揣测,她忽然转过身,一双丹凤眼向这里扫了一眼,眉眼间蕴藏着一丝慵懒,白净的脸,精致的五官让人过目不忘,粉唇一张一合,不知在与身边的男人说着什么,一身干净的白色绫罗纱裙,着于其身,凤北奕看清楚她的长相后,震惊了,她长的竟如此神似自己苦寻已久的人,此刻看她与别的男子亲近,只让人觉得刺眼。

白倾妍感觉到有一道目光一直紧紧的盯着自己,但她转过身看去的时候,却又发现那道目光消失无踪了。

拍卖会开始了,前面出来的都是些小打小闹的物件,白倾妍一边与小羽等人聊天一边等待着最后的压轴。

随着时间的流逝,终于等到了最后环节,这次的拍卖和往常的不同,并不只是价高者得,而是要以点天灯的方式,一盏天灯一万两起,在场的嘉宾开始窃窃私语。

凤北奕的目光不似最初的咄咄逼人,而是变的隐晦起来,他一直看着白倾妍的动静,果然不出他所料,白倾妍出价了。

在一番紧张的僵持后,最后以白倾妍三盏天灯的高价中,赤纱绫被端到了她的面前,那是一个蕴含着凤族机关的盒子,她看着盒子,却迟迟没有接过的意思。

凤北奕,原来你在这里等着我,你也在会场是吗,若我能打开这盒子,你下一步预备怎么做呢。

白倾妍想到这,从侍者手中接过了锦盒,却并没有立刻打开。

有人按耐不住了:“既然这位少侠拍下了赤纱绫,那不知能否打开让我等得缘一见?”

白倾妍瞥了那人一眼,淡淡的说了一句:“只怕要让在座各位失望了,在下尚未找寻到开此盒的方法,还需回去研究一番再说”。

凤北奕皱起了眉头,转头对手下说:“去给本少主查一下此人的底细”。

在经历了这么一个小插曲后,白倾妍显然已经无心游玩了,她只想赶快回苍松国见父亲。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不久前,丞相府出现了动荡,白景言因为白倾妍尚新婚中,没有告诉她,而是最大规模的利用自己和庞家的人脉。

马不停蹄的三天路途后,白倾妍几人刚赶回到丞相府,却发现情况不对。

“有没有人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事了?”白倾妍问一个下人。

于是下人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白倾妍。

白倾妍握紧拳头,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千影阁,凤族,好,很好,竟然敢在本君不在的时候抓走本君的亲人。

“妍儿,等白公子回来后再详细的问清楚也不迟”君非夜现在能做的只有安抚她的情绪,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千影阁不明不白的就抓走了白景言的夫人庞敏敏。

白倾妍被君非夜一点醒,收敛了一丝气息,她等就是了!

过不多久,白景言回到了丞相府,一进门就看到了白倾妍等人。

“妹妹”他轻唤了一声。

“大哥,说说吧,究竟怎么回事,下人说的毕竟没有你说的清楚”。

“白大哥,究竟怎么回事”君非夜也很想知道。

“是我没用,护不住最亲的人,那日不知为何,千影阁两大高手突然深夜造访,我与他们纠缠片刻后,却发现他们的目标根本不是我,而是直接掳走了身怀六甲的敏敏,父亲在后一天也下落不明,而且我至今都查不到他们究竟将人弄去了哪里”白景言说到这里,愤愤道。

“我记得,千影阁的据点就在邙山”君非夜皱眉说。

“此前是在那里,我带人去搜过,却早已人去楼空,他们不会等着我们去找他们。”

“父亲失踪的事,皇上怎么看?”白倾妍突然想到这里。

“皇上让瑞王一起帮忙追查”他说到这里无奈的摇了摇头:“可惜至今无果”。

“那你为什么不书信与我,倘若不是我恰巧现在回门,是不是你就没打算告诉我?”白倾妍狠狠的拍了下桌子。

“我……”白景言词穷了,他确实没想过要告诉妹妹,他实在不愿打扰新婚燕尔的妹妹和妹夫。

这时,他忽然注意到了白倾妍的头发:“妹妹,你的头发怎么了?怎么全白了”。

“说到我的头发,也是拜千影阁所赐,阿夜一年多前中过千月娜的情蛊,需要与人交欢才能解毒,但谁曾想到,被交欢之人却会一夜白头,而且灵力受制,看来,我与千影阁的账,有的算了”白倾妍说到这里,声音冷的不能再冷了。

“妍儿,对不起,若不是我”君非夜话说到一半,说不下去了,他有些哽咽。

“你无需自责,我早就说过,这事跟你没有关系”。

白倾妍话音刚落,只听咻的一声,一支箭插在了一根柱子上,众人闻声望去,箭上还绑着一张纸。

星玥在大家的注视下走过去拔下箭,将上面的纸拿下来打开后读了出来:“明日巳时,城郊见,若不来,后果自负,云族君主”。

堇色如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