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清冷王妃邪魅倾城

穿越之清冷王妃邪魅倾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8章

白倾妍生日快到了,她自己显然不记得,但君非夜几人却记在心里。

这天白倾妍百无聊赖的坐在窗边看外面的景色,她看看外面,一个人都没有,奇怪,他们都去哪了:“来人”。

应声进来一个丫鬟:“白姑娘有何吩咐”。

“君非夜人呢”。

那丫鬟摇摇头:“回白姑娘,奴婢不知二殿下去哪了”。

“算了,你下去吧”白倾妍摆摆手,丫鬟退下了。

就这样一整天,都不见一个人的踪迹,星泽,小羽,星玥,君非夜,甚至君非情夫妻俩都不见踪影,她纳闷了,他们都去哪了?

到了傍晚晚膳前,一个丫鬟端来了一套衣服,伺候白倾妍沐浴更衣后,就离开了,然后一整天不见踪影的君非夜终于现身了。

“你这一整日去何处了”白倾妍问他。

“妍儿,用这条缎带将眼睛蒙住,我带你去个地方”君非夜拿出一条白色缎带,折了几下后,蒙住了白倾妍的眼睛。

“你要带我去哪”白倾妍看不见路了,只能完全依靠身边的男人。

君非夜带着她七弯八弯的,来到一个地方,进门时细心提醒:“妍儿,抬脚”。

他一个手势,顿时所有人响起声音:

“姐姐生日快乐”。

“白姑娘生辰快乐”。

“君主生辰快乐”。

白倾妍挣脱君非夜的手,一把扯掉眼睛上的摆布,所有人都围着圆桌看着自己,桌上放着一个偌大的生日蛋糕。

“生日蛋糕”她走过去,蛋糕上插着一支蜡烛,上面还写着歪歪扭扭的生辰快乐四个大字。

原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她都忘记了,她看向大家由衷的说:“谢谢你们”。

小羽走到她旁边怼了怼她:“姐姐快许愿吹蜡烛啦,这个蛋糕可是君公子亲手做的”。

“你做的?”她心惊了。

“还好不算太难,就是样子有点丑,妍儿莫要嫌弃”君非夜温柔的看着她。

“谢谢”。

白倾妍闭上眼,在大家的注视下许了愿,吹了蜡烛。

君非情招呼大家坐下,然后丫鬟们上齐了菜:“今日是白姑娘的生辰,也借这个机会,庆祝白姑娘重伤痊愈”。

“原来你们今天一整天,竟然在忙碌我的生辰”她恍然大悟。

“皇婶,这个就是生日蛋糕啊,过生辰时吃的,那等睿儿过生辰时睿儿也要”君睿拖着稚嫩小脸一脸萌萌哒的盼望。

“睿儿,你皇叔为了这个蛋糕,今日可是忙了一整天,你生辰时也要,那你皇叔又要苦了”秋灵烟笑着打岔。

“无妨,睿儿想要,到时候我再为他做一个就是了”。

“不过这个蛋糕,好吃吗,看上去奇奇怪怪的”星泽看着蛋糕说出了这么一句。

“你吃吃看不就知道了”小羽帮他切了一块,同时也为自己和星玥君睿各切了一块吃了起来。

星泽正吃着,想起一件事,抬起头说:“君主,你似乎忘了一件事”。

“何事?”

“少轩身上的君主令,你还没为他解”。

“.....我还真给忘了,过几日,我就回云族为他解令”。

“妍儿,别光说话,尝尝这蛋糕,也不知道好不好吃”君非夜为白倾妍切了一块。

“皇叔,很好吃”君睿嘴角沾满奶油抬起头说。

“君非夜,谢谢你”。

“妍儿,我要的,不是谢字”他摇摇头,他要的,从来都不是谢字,而是她!

“白姑娘,你知道吗,五年前某一天,阿夜这小子兴冲冲的跑回宫告诉朕,他喜欢上了一个姑娘,当时朕叫他将那姑娘带回来让朕瞧瞧,他竟支支吾吾的说那姑娘不认识他”君非情玩笑似的说起君非夜的往事。

“五年前?”

“嗯,五年前,在落霞谷”君非夜解释。

“那不是师父大战四大宗派的时候吗?”

“是啊,那时的你还很稚嫩,却已经看得出模样,那是我第一次见你,也是那一次,我喜欢上你的”。

“??”那时候她几岁,好像十二岁,他喜欢上她了?

这古代人都这么早熟的吗?

“既然你喜欢我那么久,为何在厉月山的温泉池你不挑明”。

“妍儿,我记得我说过,我没自信,我觉得我配不上如此优秀的你”君非夜神情渐渐认真起来。

“白姑娘,既然如今你们两情相悦,那就收了阿夜吧”君非情加油打气。

“我还小”白倾妍垂死挣扎。

“我已经成婚了”小羽弱弱的说了一句。

白倾妍一个刀眼过去,她立刻闭嘴了。

星泽看着小羽吃瘪的样子偷笑。

“阿夜二十一了”君非情淡淡的提醒她。

“.......二十一也不大呀”她还只有十七,还不想这么早成婚。

“朕今年二十二,睿儿已经四岁了”君非情毫不留情的反驳。

秋灵烟在一旁噗的笑出了声,这兄弟俩今天看来是定要将白姑娘拿下了。

“............”她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谁让你们古代人都这么早成婚的。

“你们成了婚,阿夜的情蛊也就能解了不是”。

“情蛊!什么情蛊?”白倾妍听到君非情说的,一把抓住君非夜的胳膊。

君非夜嘶的一声,白倾妍摸到了一个纱布一样的东西:“你胳膊怎么了”她抓住君非夜的胳膊,将袖子撸起来。

胳膊上缠着纱布,她将纱布解开后,是一道挺深的口子:“这是怎么弄的?”

“咦,这......”秋灵烟刚要说话,被君非情不动声色的撞了一下胳膊,后者心领神会,笑笑不语。

君非情在心里吐槽,小样,这伤口起码一个月有余,还没好,定是这臭小子想演一出苦肉计给白姑娘看重新割的。

“阿夜的师父说你的伤需纯阳体质的人的血液做药引,阿夜正好是纯阳体质,他用自己的血救的你”君非情在旁边看着白倾妍一字一句的解释。

“你说什么?”白倾妍听完君非情的话红了眼。

“君非夜,他说的可是真的?你怎么这么傻,这么做值得吗”割腕救人,君非夜,我白倾妍何德何能能得到你的垂青。

“妍儿,你昏迷那天我就说过,为你,要我的命都可以,区区五碗血算得了什么”君非夜轻描淡写的样子更让白倾妍揪心。

五碗血,那得多疼啊。

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剩下眼泪不停的流下来,她手指轻轻的在君非夜胳膊上的伤口处摸了摸问:“还疼吗”。

“妍儿别哭,不疼了,真的,一点都不疼”君非夜心疼了,搂住她,任她在自己怀里哭泣。

“君非夜,我嫁你,我愿意嫁你”白倾妍一边哭一边说。

君非夜拍她的手在听到这句话时漏了一拍,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颤着声问:“妍儿,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愿意嫁你”。

“妍儿”君非夜死死的将白倾妍搂进怀里,他等到了,他终于等到了。

君非情和秋灵烟在听到白倾妍松口后都松了一口气,皇天终不负有心人。

君睿拍手叫好,他要有皇婶了,他可以吃喜酒了。

小羽高兴坏了,她最好的姐姐终于得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她替她高兴。

星泽替兄弟少轩惆怅了,君主答应了君公子的婚事,只怕这是少轩最不愿意听到的,兄弟,哎!

“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白倾妍突然推开搂着自己的君非夜说。

“妍儿请讲,我洗耳恭听”。

“我很自私,要我嫁你可以,但你以后只能有我一个妻子,再不能娶别的女人或是纳妾”。

“妍儿,你觉得我能在你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爱你五年,我心中还容得下别人吗”君非夜反问。

“对了,敢问陛下,你刚才说的情蛊,是怎么回事”白倾妍突然想起刚才君非情提过一嘴。

“妍儿,叫皇兄”。

“......”她选择无视,她还没嫁呢。

“他一年前在千影阁中了千月娜对他下的情蛊,要解此蛊需要”。

“需要和女子交欢”白倾妍将君非情的话接过。

“你怎么知道?”

“我从典籍中看到过此蛊的解蛊方式”白倾妍睁着眼睛说瞎话。

“所以你......”是不是和别的女人......睡过了。

“妍儿,不要乱想,我是干干净净的,从未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妍儿要的爱情,是一生一世一双人,我怎么可能有过别的女人”君非夜一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想些什么东西。

堇色如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