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清冷王妃邪魅倾城

穿越之清冷王妃邪魅倾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1章

由于白倾妍要回去祭奠亡母,又离开云族尚久,于是她临时决定,颜少轩、星泽,星玥三人先行回云族,小羽夫妇二人则陪她回白府。

颜少轩起先有些犹豫,但再三确认白倾妍确实好了以后,就和星泽兄妹二人一起回云族去了。

这边白倾妍三人则回了白府,白府因为三人到来热闹了。

“妍儿,后天就去祭奠你生母了,今天,你先随为父去祠堂给先祖上香”白父来到白倾妍闺房对她说。

“父亲,叫大哥一起去吧”。

“妍儿,我们白家祖上有规矩在,只有嫡出才能进祠堂拜祭”白父提醒。

白倾妍在心里思索了片刻,仍旧觉得应该说:“父亲,你也知道,女儿如今身份特殊,不可能一直待在府中,父亲除了我,只有大哥一个孩子,况且大哥又是男儿,未来不免要继承父亲衣钵,况且族规是死的,人是活的,父亲不妨认真思考一下女儿的话”。

白父看着爱女没有说话,片刻后才说了一句:“你…...是认真的?”

“再认真不过了”。

“罢了,就照你说的做吧”白父吩咐下人“去叫少爷过来”。

下人离开没一会儿,白景言就走了过来。

“父亲叫我?”白景言行了下礼。

“景言,你妹妹刚才说了一番话,为父觉得有些道理,你与我们一道进祠堂拜祭吧”。

白景言听到白父的话震惊了,他看向白倾妍,想要从她脸上确认一下。

白倾妍笑着说:“大哥怎么这么看我?”

“我,是不是听错了?”

“你没听错,父亲同意你进祠堂拜祭先祖。”

得到确认后,白景言的心彻底颤了,他内心对这个相处不久的妹妹是感动的,他不是没想过有一天凭自己的努力能不能得到父亲的允许进祠堂拜祭先祖,但因为他是庶出,就算这些年妹妹不曾出现,父亲也从来不允许他进祠堂拜祭,但没想到今日妹妹会主动请缨,不知说了什么而让父亲如此轻而易举的改变主意,他内心说没有波澜,是假的。

三人走进祠堂,里面是白氏各位先祖,白倾妍眼尖的看到了母亲的牌位。

“父亲,母亲在你心中一定有着很重要的位置吧”。

“是,她是为父今生唯一的挚爱”白父一边点香一边说。

白父点了六支香,分给白倾妍兄妹二人一人三支:“跪下,拜祭先祖”。

白倾妍兄妹二人接过香,跪下拜了三下后,将香插在了面前的香炉中。

这是白景言第一次进入祠堂拜祭,所以特别认真严肃。

时隔一天,由于白府太无聊,小羽感觉自己快发霉了,就求着白倾妍上街逛逛:“姐姐,我们还没有去逛过街,明天就要去上坟了,今天我们就去逛逛街呗?”

白倾妍想着也是,在湖心小筑住的快散架了,回家也没事做,索性出去逛逛也好,于是让小羽叫上李子逸,跟白父说了一声一道上街去了。

三个人在街上走走逛逛,小羽买了不少东西,李子逸成了搬运工:“羽儿,差不多可以了吧,拿不下了”。

白倾妍看到李子逸惨惨的脸色,扑哧笑了出来,替他解围:“小羽,差不多就行了,那边有个酒楼,我们进去吃饭吧”。

小羽看到自家相公确实拿不下了,只能作罢,笑嘻嘻的挽着李子逸的胳膊,和姐姐一起走进酒楼,三人在一楼坐下后,点了几个菜,要了两壶好酒。

突然小羽朝门口看了一眼,眼睛一亮“姐姐,我出去买两个糖人”然后不等二人说话就冲了出去。

“.......子逸,小羽这性子你是怎么受得了她的”白倾妍瞪着小羽离去的方向吐槽。

“君主,这正是羽儿的可爱之处啊”李子逸笑嘻嘻的说。

“这位公子,请问,这把扇子你是从何而来”白倾妍的手突然被一只纤纤玉手一把捏住,眼前出现了一位妙龄女子。

白倾妍愣了一秒钟说:“友人所赠”。

“不知公子口中的友人是?”女子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逍遥谷谷主,君非夜”。

“竟真的是他”女子不淡定了,旁边的丫鬟忍不住提醒:“小姐”。

“你是他何人?心上人?”白倾妍之所以会这样问,只因为厉月山那晚与君非夜在温泉的对话,让她误会了。

女子苦笑:“我若有幸成为君公子的心上人倒好了,只怕他根本不记得我了”。

“即是君非夜旧友,那就一起坐下吧,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子柳千瑶,方才看到君公子的扇子,忍不住过来询问,没有惊扰到公子吧”柳千瑶才意识到自己方才的举动鲁莽了。

“不曾”白倾妍淡淡的摇摇头。

一边的李子逸静静的坐着吃菜喝酒没有发言,听听墙角也好不是吗。

“我方才路过,看到公子手中拿着君公子的扇子,便好奇极了,君公子向来生人勿近的,怎么会轻易将贴身之物转送与人。”

白倾妍听着柳千瑶口中一口一个君公子,甚是无语,她不知怎的,就是听着心里别扭。

“妍儿!”

白倾妍听见有人叫自己,转头一看:“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柳千瑶看到走过来的人,身子不由得僵了一下,有些局促起来。

“你怎么来了”白倾妍瞥了一眼他。

君非夜很自然的在白倾妍身边坐下说:“我正要去湖心小筑找你,遇到街上与人打架的白小姐,她告诉我你在这,我原本要帮她,她拒绝了,说自己能解决,我便先过来了”。

“打架?”李子逸听到关键词跳了起来:“君公子,你说羽儿在打架?君主,我出去看看”李子逸说完跑了出去。

“妍儿身子可好了”君非夜将白倾妍全身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问。

“大好了”白倾妍说完起身要走。

君非夜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妍儿为何见到我就走,可是我做错什么了”。

白倾妍看了一眼柳千瑶淡淡的说:“只是不想打扰你与旧友叙旧罢了”。

“旧友?”君非夜顺着妍儿的眸光看过去,对面坐着一名女子,君非夜想了想说:“我并不认识她”。

柳千瑶心中失落了几分,他果然将自己忘了:“君公子,我叫柳千瑶,家父做玉石生意,你和家父三年前在晋州做过一次买卖,当时你买了偌大的一块上成玉石”。

君非夜皱眉想了想,确有此事:“原来是柳姑娘,你好”。

君非夜只问了声好就没再理柳千瑶,将白倾妍拉坐在自己身侧,手一直没放开她的手腕:“妍儿坐下,我与她不过点头之交,并不算旧友,只不过与她父亲做过一次交易,仅此而已”。

白倾妍盯着君非夜抓着自己的手腕:“你先将手放开,我手腕红了”。

君非夜听话的放开她的手,怕她跑了,自己情急之下抓的有些紧:“捏疼你了吧”。

白倾妍活动了一下手腕,摇摇头。

“姐姐,给,这是我给你买的糖人”正说着,小羽兴高采烈的拿着两个糖人冲了进来,塞给白倾妍一个。

姐姐?

柳千瑶心里惊了,这位公子竟是女子?

柳千瑶这下明白了,也想起来了,难怪君公子会这么热情,原来面前的这个男子是女扮男装,她就是君公子的心上人,那个被君公子唤作妍儿的女子。

因为此人男装太过俊郎,所以自己竟然忽略了君公子对她的称呼,柳千瑶想到这个,心里更是苦涩。

柳千瑶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白倾妍,有些清冷,穿着男装都如此邪魅,若是女装,只怕是个男子都会爱上这样的倾城容貌。

她看着白倾妍面对君非夜的刻意暧昧毫不在意,没想到惊为天人的君公子在感情上也会受挫,倒是像极了自己,爱的人就在眼前,却无法拥有。

“这,是糖人?”这明明是只兔子。

“羽儿说兔子可爱,就为君主要了只兔子”李子逸手里也拿了一只兔子笑着说。

“哎呀,君公子,忘了给你买了”小羽看到君非夜才想起来,一拍脑门。

“无妨”君非夜笑着说了一句,然后就着白倾妍的手咬了一口:“味道不错”。

白倾妍:“........”

堇色如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