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清冷王妃邪魅倾城

穿越之清冷王妃邪魅倾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6章

第二天,在宮如沁火烧眉毛的时候,白倾妍终于到了。

“倾妍,你怎么现在才来,一会儿接亲的就来了”宮如沁都快哭了。

“等下你跟星泽走,你的丫鬟靠不住,我已经处理掉了,这里我来坐镇”白倾妍淡定的说着自己的计划。

“这样真的可以吗?”宮如沁还是很担心。

“相信我,你只管跟星泽走就是了”。

宮如沁忐忑不安的走后,白倾妍让星玥为自己梳妆打扮,换上原本是为宮如沁准备的嫁衣。

星玥为白倾妍打扮好以后,笑道:“君主,没想到你穿女装的样子这么美,就是.......”星玥看了一眼衣服“就是这嫁衣丑了点”。

白倾妍白了星玥一眼吐槽:“又不是正妻,小妾而已,嫁衣能有多好看”。

“哎,真是便宜那刘老头了”星玥叹气道。

“又不是真的嫁给他,便宜他什么了”白倾妍没好气的说。

星玥想了想也是,没再说话。

“哎呀呀,新娘准备好了没有,花轿到了,莫要误了时辰”媒婆在门外催促。

星玥为白倾妍盖上红盖头,打开门说:“准备好了”。

白倾妍穿着嫁衣,头上盖着红盖头,由星玥搀扶着慢慢坐进花轿。

这是,在茶馆二楼的段风眼尖的看到了星玥。

“尊上,那不是星玥姑娘吗,这轿子里不会是白姑娘吧,她要嫁人了?”所以星玥姑娘是陪嫁丫头?

君非夜探出头看了一下,果然是星玥,妍儿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嫁人,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段风,跟上”君非夜对段风说了一句,率先跟了上去,段风应了一声紧随其后。

因为是小妾进门,花轿按规矩不能走正门,是从一侧小门进入到婚房的,待星玥关上门后,白倾妍一把扯下红盖头。

“闷死我了”白倾妍忍不住吐槽。

尾随到此的君非夜从窗外看到红盖头下的果然是白倾妍,惊呆了,但还是没有因此失去理智。

屋内,白倾妍交代了星玥一下,星玥悄悄闪出房间走了,君非夜从窗户进入房间。

白倾妍一转身看到突然出现的君非夜,吓了一大跳,瞪了他一眼:“你从哪里冒出来的,吓我一跳”。

君非夜虽知道这不是真的,但看到白倾妍一身嫁衣还是觉得刺眼,语气不好的问:“妍儿,你是不是需要解释一下”。

白倾妍破天荒的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所以,你们这是偷梁换柱?”

“是他们不道德在先,如果我不出手,如沁岂不是要嫁给这个刘老爷?一个糟老头子娶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做小妾,恶心谁呢”白倾妍坐下后愤愤然的说。

“段风”君非夜突然喊了一声。

“属下在”段风闪进来后跪下听命。

“那刘老头活的够久了”。

“是,属下这就去”。

“你让他做什么去了”白倾妍问。

“将刘老头杀了”君非夜淡淡的说,虽说不是真娶,但敢因为他让妍儿穿上了嫁衣,他就该死。

“那岂不是没新郎了”

“你还想真嫁不成”君非夜瞥了白倾妍一眼。

就在这时,白倾妍听到走近的脚步声:“有人来了”。

君非夜站起来一把将白倾妍楼过,双双倒在床上,自己压在白倾妍身上,伸手捞起一边的喜被往身上一盖。

“君非夜,你干什么”。

“嘘”君非夜嘘了一声。

来人敲了敲门,见没动静,轻轻打开门看了一眼,见床上有人,心想老爷还真迫不及待,又轻轻关上门走了。

君非夜此时低头看着怀里的白倾妍,眼里露出了一丝情意,哑着声音说了句“妍儿,你真美”然后头一低吻住了白倾妍的红唇。

白倾妍一把推开君非夜:“君非夜,你疯了?”

君非夜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有些失神的说了句对不起。

“算了”白倾妍没好气的说了一句,眼下不是生气的时候。

突然,门砰的一声被踢开,刘府大夫人徐氏一声怒吼:“你们好大的胆子”。

门口出现的除了徐氏,还有宫父和一众宾客。

白倾妍见事情败露,顿时将身上嫁衣一扯,露出一身白衣,右手指上的流光戒发出淡淡的红色光芒,以示存在。

“云族新任君主”有在厉月山观战过的人一眼认出了白倾妍,惊呼道。

“云族君主怎么光临我刘府了”徐氏眼里惊诧一闪而过,强装镇定问道。

白倾妍不理徐氏的话,看向旁边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你就是宫庆鹤吧”。

“正是,敢问君主,小女去哪了”宫庆鹤到底是生意人,一眼看出是白倾妍在搞鬼。

“如沁啊,本君带走了,本君在这,就是要告诉宫老爷一声,今日这婚,如沁怕是结不成了”白倾妍慢条斯理的坐在君非夜身旁说道。

“如沁是老夫的女儿,你说结不成就结不成了?”宫父有些生气的问。

“本君说结不成自然就是结不成了”白倾妍淡淡的看了宫父一眼说。

“小女人在哪”宫父扫了屋里一眼问。

“少轩,星泽,将如沁带进来”。

颜少轩和星泽陪着宫如沁从外面走了进来。

宫如沁走到白倾妍身边说:“父亲,今日这婚,我是不会结的”。

“不结?不结我就没你这个女儿”宫父放狠话。

“没有就没有,我也不稀罕,从小到大,因为你不喜欢我,连母亲都不待见我,我与孤儿有什么差别,如今你竟然要我嫁一个糟老头子,做他的小妾,只因为对你的产业有利,你要牺牲我的幸福”宫如沁说着说着就哭了。

“既然如沁不要你了,那今日的婚礼便不做数”白倾妍搂住泣不成声的宫如沁轻声安慰道。

“不做数可以,将如沁在府中从小到大吃穿用度折成银票还给老夫,老夫就当没有她这个女儿”宫父恶狠狠的说。

“可以,你立个字据,否则本君如何信你”星泽端上笔墨纸砚。

宫父写完按了手印后说:“银票现在给,五千两,一分不能少,宫如沁不能姓宫,这是老夫的族姓”。

这下白倾妍犯难了,她身上肯定不会带这么的银票,一时上哪弄去。

“段风,五千两银票拿来”君非夜看出白倾妍犯难了,主动让段风拿出来了五千两银票。

“谢谢”白倾妍接过银票,眼神中露出一丝波澜,却也只是一闪而过。

“你我之间,无须言谢”君非夜深深看了白倾妍一眼,将段风递过来的银票交给白倾妍。

白倾妍拿过宫老爷立的字据,上面按了宫父的手印,将银票给宫父,然后说:“本君会为如沁重新立个身份,家父也无异议,跟我姓,就叫白倾羽”。

“白姓,云族君主,你父亲可是当朝丞相白崇山”徐氏突然问。

“正是,以后倾羽便是丞相府二小姐,如今事办完了,告辞”白倾妍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了。

留下风中凌乱的众人。

而死了丈夫的徐氏在听到白倾妍的身份地位后,根本没有想过去追究丈夫的死。

堇色如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