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清冷王妃邪魅倾城

穿越之清冷王妃邪魅倾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章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两个月过去了,白倾妍也恢复的差不多了,邢野紧急集合云族的所有弟子,主殿上,邢野身居高位注视着底下一众弟子,手中拿着一个锦盒。

“白倾妍上前三步,跪下”邢野严肃的命令。

白倾妍庄重的走上前三步,然后跪在地上,双眼注视邢野。

“本族规定,通过无尽之路才有资格成为一族之君,那么,即日起,本君大弟子,白倾妍,继任云族君主之位,现在,云族信物正式交付于你”邢野一挥手,锦盒飞到白倾妍面前,白倾妍伸手接过。

她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一枚戒指和君主印,戒指正是邢野多少年一直戴在手上的云族君主象征——流光戒,同时也是一枚空间戒指。

她小心翼翼的将戒指拿出来,戴在右手食指上,瞬间,流光戒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红色灵力,将白倾妍环绕其中,白倾妍的白衣和红色灵力相衬,分外耀眼。

过了片刻,灵力消失,白倾妍动了动戒指,发现戒指像长在她手指上似的,拔不下来了。

“流光戒自动认主了,很好,从今天开始,你便是云族新一任君主了,老夫也就可以退隐江湖了,梦儿,老夫终于完成对你的承诺了”邢野对着不知名的远方,喃喃着。

“恭祝大师姐继任君主之位,吾等将永远追随君主,拥戴君主”众弟子齐声道。

白倾妍轻轻抚摸了手中的流光戒,她知道,这以后的路,怕是任重而道远。

邢野交付了君主之位后就不见踪迹了,只留下了一封离别信,内容的大致意思是有缘自会相见。

根据新任君主的委任,颜少轩为左护法,掌管云族天字翼,星泽为右护法,掌管地字翼,星玥为贴身药师,掌管云族药宫及君主贴身事物,同时有紧急事件将跟随自己左右。

“君主,明日便是三年一届的夺宝大会了,你紧张吗”星玥一边为白倾妍整理床铺一边好奇的问,忘了说一句,星玥同时兼任新任君主的贴身助手。

白倾妍放下手中的书籍无奈的说:“星玥,我说过,私下无人时不用称呼我君主”。

星玥坚决的摇摇头:“君主,星玥知道君主不拘小节,但云族有云族的规矩,俗话说无规矩不成方圆,星玥断不能坏了云族长久以来立下的规矩,君主只要一日是君主,那星玥便叫一日的君主”。

“算了,随你吧”白倾妍扶额放弃,这古代人不懂得变通也是没办法。

“君主,从你继位以来都半个月了,不曾庆祝,明日我为你准备了一身红衣,以君主的相貌,必定惊艳全场”。

“随你高兴”白倾妍不做反驳,继位后,白倾妍的着装和束管,一直都是由星玥打理,都习惯了。

这届夺宝大会,设在厉月山,厉月山是一个比较中立的地界,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在此举办夺宝大会最为公正公平,而且厉月山山如其名,月色撩人时是厉月山最美的样子。

此次夺宝大会场面不算大,却是历届中人数到的最多的一次,天魁宗,梵天宫,洛神教的人相继到场,因为大会持续五天,所以所有参赛帮会和参赛国都在会场有落脚处和观战台,苍松国来了由瑞王殿下带领的队伍,而且破例将清音郡主带来了。

因为她实在是太吵了,玄清烨让玄清翼和玄清旭二人看着她。

“逍遥谷主到”夺宝大会举办人喊到,由于每到一个帮会,都喊一次,所以想不被注意都难。

“逍遥谷?听说逍遥谷五年前横空崛起,谷中四大高手风雨雷电各个身怀绝技,但从没有人见过这四个人,谷主君非夜更是一个深不可测的高手,心思缜密,没人能猜透他的心里想什么,但他绝对不好相处”玄清旭对自己知道的君非夜做了一个评价。

就着玄清旭说的话,玄清烨注意了一下君非夜,发现他似乎再找什么人。

君非夜来到观战台后扫视了一下,没看到自己想见的人,于是坐在观战台上喝茶。

“三哥,不是说云族也参加吗,可是并没有云族弟子的身影出现啊”老五玄清旭探头到处张望,却不见云族踪影,有些失望的问。

“你对云族那么感兴趣干什么”清音郡主心里知道,玄清旭之所以对云族感兴趣,完全是因为那个素未谋面就让自己危机感十足的白倾妍。

“云族啊,能不感兴趣吗,听说云族此次参赛的都是七阶以上灵阶的弟子啊”老七玄清翼想到这,两眼放着精光。

“云族君主到”夺宝大会举办人再次喊道。

最为神秘的云族首次参加夺宝大会,大家都放大了眼睛看过去,其中包括君非夜和玄清烨。

只见白倾妍一身红色男装煞是惹眼,红袍外套了一件裸色外衫,腰间系金丝缎带,束发的发簪是特质白玉,发冠处两条飘带在风中摇曳,两缕长鬓将脸型衬托的更加小巧,这张绝代风华的面孔,顿时让全场无论男子女子都黯然失色,身后是云族统一白衣弟子。

“云族君主不是个老头吗,这男子是何人,怎么从未听过这号人物,新任君主?”玄清翼问出了一连串问号。

而死死盯着白倾妍的玄清烨只用了一句话回他:“她就是白倾妍”。

“啥!!!!”玄清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只见白倾妍轻身一跃飞上属于云族的观战台,伸出二指在香炉上一点,香炉中顿时飘起屡屡青烟,白倾妍慵懒的坐在主位上,浑身上下散发着邪魅,清眸一抬,勾人心魄,眸光清冷的看着擂台。

颜少轩、星泽和星玥相继坐在主位后一排位置上,其他云族弟子也各就各位。

自白倾妍来后,所有人都在讨论云族,君非夜在不远处的观战台上目不斜视的看着白倾妍。

自继任君主之位后,她更耀眼了。

“尊上,不过去和白姑娘说几句话吗”段风忍不住问。

“多嘴”。

“属下知罪”段风低头认错。

“烨哥哥,那就是云族大弟子白倾妍吗?”清音郡主握紧拳头,本以为自己很美了,却没想到对方美的那么勾魂夺魄的。

“她早已经不再是大弟子,她继任了云族君主之位。”玄清烨说完这句话,就没再说话。

所有人到齐后,举办方简单的说了比赛事项,擂台不能作弊,只要将人打下擂台即算赢。

“君主,等下你亲自上场吗”颜少轩附在白倾妍耳边问。

“看情况吧”白倾妍懒懒的说,她目前没有上场的打算,反正她对什么宝都没兴趣,她就是来凑热闹的。

擂台开始了,一场又一场的比赛进行中,打的难分难舍,出局了不少人了,又一场开始了,上场的是洛神教的宫如沁对天魁宗的李琼。

一个回合下来,宫如沁嘴角流血破口大骂:“妈的,你个王八蛋,你给姑奶奶使阴招,我今天不消灭你我就不叫宫如沁,看我不爆你菊花”。

原本正在无聊的把玩陶瓷茶杯的白倾妍听到最后一句话有反应了,她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刷的抬起头,紧紧盯着宫如沁。

旁边的几人已经注意到她的不对劲了。

“哈哈,不自量力”李琼大声嘲笑,两人打斗到空中,李琼掌心带毒一掌劈向宫如沁。

“啊……”宫如沁顿时一声惨叫从天空坠落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一抹红色直冲上天,白倾妍从半空中接住下坠的宫如沁,抬手一掌随意的击向李琼,直接将李琼打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

好深的功力,李琼心惊!

缓缓落地后,白倾妍在宮如沁耳边轻问了一句:“你来自二十一世纪?”

原本奄奄一息的宫如沁听到这句话,眼睛顿时亮了,激动的想要说话,一开口,哇的一口鲜血涌出。

白倾妍看宫如沁的样子,应该跟自己猜想的八九不离十,伸手封住宫如沁的心脉,将宫如沁推给颜少轩,说了句:“带回行宫,本君要她活着”。

说完这句话的她眼神冰冷的看着李琼,宛若天神。

她淡淡的带着丝丝不屑说:“本君原以为,天魁宗是名门正派,却没想到也会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真是叫本君大开眼界”。

她嘲讽了一句,紧接着袖袍一挥,隐藏在空中的暗箭手被白倾妍的灵力打了下来,伤的不轻。

“在本君的视线下天魁宗还想玩偷袭吗?”白倾妍清冷的眼眸看着他淡淡的问。

“她想干什么?”清音郡主问。

“难道?她想为那个洛神教的女子出头?”玄清旭猜测。

“尊上,白姑娘她....”。

“本尊记得她从不喜欢多管闲事,今日这是怎么了,对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这般维护”君非夜用探究的眼神看着白倾妍。

“将李琼抬下去”天魁宗宗主花无忧飞上擂台,李琼被抬了下去,只怕以后都废了。

“白君主,你这是要替洛神教的弟子出头了?”花无忧眼神幽幽的看着白倾妍,显然不是什么善茬。

“是又怎么样”。

“据我所知,云族和洛神教并无任何交涉”。

“那看来,花教主知之甚少,本君行事向来随心所欲,今日与这位姑娘颇为有缘,便是管定了。”

“那么就看招”花无忧说完抬剑冲向白倾妍。

白倾妍根本不将花无忧放在眼里,轻松躲过花无忧的剑,催动灵力,手中出现几片箭叶,轻轻一扫,树叶极速冲向花无忧,花无忧速度显然没那么快,身上的衣服很快被划出一道道口子。

“好厉害的招式”玄清翼目不转睛的盯着擂台上看。

“红色灵力,竟然是红色灵力”台下有人激动的大叫。

“红色灵力怎么了”旁边人不解的问。

“这个颜色的灵力只有在记载中才有,红色灵力属于全系,只有潜能足够强大的人才能拥有,云族君主,不简单啊”说话的人解释完,旁边听到的众人看向白倾妍的眼神变了。

白倾妍出招时几乎看都不看花无忧一眼,花无忧虽是天魁宗宗主,但是子承父业,其本身的灵基就一般,加上后天不努力,所以她打他跟切菜一样。

花无忧狼狈不堪,顿时发狠了,拿出自己的武器落锤狠狠砸向白倾妍。

白倾妍迅速移动身形,绕到花无忧身后,一招落叶击石,将花无忧的落锤打的粉身碎骨,然后灵光一闪,一掌直接将花无忧震出擂台。

花无忧飞出擂台“哇”的一口血涌出,倒地不起。

“你输了”白倾妍走过花无忧身侧,说了一句便不再看他一眼。

白倾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手法,只有君非夜看明白了,花无忧中毒了。

她离开擂台后直奔行宫,星泽等人紧随其后。

宫如沁脸色苍白的躺在床榻上,颜少轩为她吃了护心丹。

“君主”颜少轩见白倾妍进来喊到。

“她怎么样了”她看了看宫如沁的神色,不太好。

“不是很好,她中的毒是天魁宗至毒,恐怕除了天魁宗,没有别处有解药,但天魁宗怎么会交出解药”星玥知道白倾妍紧张这个女子,如实说。

“我知道天魁宗的解药在何处”君非夜踏进房门说。

“你怎么来了”白倾妍看着进来的君非夜问。

“跟着你来的,这是凝神丹,对她有好处”君非夜拿出丹药,指了指床上的宫如沁。

白倾妍拿过丹药喂进宫如沁嘴里后,下了个决定:“你们在这守着,君非夜,既然你知道解药在哪,今晚你跟我去偷”。

“咳咳咳咳,君主,你说什么?这么做有失身份啊”星泽听到白倾妍的话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一边咳嗽一边说。

“是啊君主,你三思啊”星玥也劝说道。

君非夜明显没有想到白倾妍会有这样的想法。

“你真要去偷?”颜少轩不确定的问了一声。

“命在旦夕的事,我会说假话?只是”白倾妍看着君非夜:“你愿不愿意去”

“呵”君非夜笑了一声:“陪你去一趟就是了”除了段风,谁也没听出来,这句话中包含了多少宠溺。

星玥知道劝说也没用,于是拿来两套夜行衣:“君主,既然你执意要去,你们也不能这么去吧,换换衣服吧”。

两人快速换好衣服后,白倾妍跟着君非夜来到天魁宗的地界。

“妍儿,那便是天魁宗主营,也是花无忧的营帐,花无忧此时应该在解毒,你的毒够让他喝一壶的”两人此时躲在暗处,君非夜轻笑着说,他可记得白倾妍最后那一章带的毒性。

“他活该”。

君非夜爱死了白倾妍这种瑕疵必报的性格。

“妍儿,守卫每两个时辰换一次岗,我们只有这一个间隙可以进去”君非夜突然正了正神色说。

两人在黑暗处等了会,守卫就整队离开去交班了。

“就现在,走”君非夜沉声说了一句。

两人一闪身,溜进主营帐中。

这时,听见外面有说话声:“那云族君主也太狠了,宗主差点交代在他手上,那宫如沁又不是云族中人,他那么紧张做什么”

白倾妍刚要解决这两个人,被君非夜及时制止,对白倾妍摇了摇头。

“解药拿到了,走”君非夜拉着白倾妍离开了天魁宗营地。

离开了一段距离后,白倾妍扯下脸上的面罩,甩开君非夜的手说:“你为什么制止我”。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且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不是吗,好了,走吧,救人要紧啊”君非夜耐心的给白倾妍解释,也只有对白倾妍,君非夜才会这么温柔。

“君非夜,今天谢谢你,我欠你一个人情”白倾妍看着君非夜的脸说。

“呵”君非夜本就长的俊郎非凡,一笑更是让人心醉:“妍儿,我要的从来都不是你的人情,我们是朋友不是吗,既然是朋友,那么就没有什么人情”。

妍儿,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要的,只是你而已。

君非夜在心里说完最后一句话。

堇色如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