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僧不想当影帝

贫僧不想当影帝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4章 少年不识红尘好

师父是有手机的。

但是许臻给他打过去后,对面却没有人接。

两人只得急匆匆地原路下山,跑到附近村子的村委会去询问,然后得知:

庙已经塌了快半个月了。

许臻的师父没有受到波及,安全得很,如今正在县城的法云寺里挂单。

许臻:“……”

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

明明我每天都给你发短信报平安!

在去往县城的路上,他有气无力地瘫坐在副驾上,扭头望着窗外。

乔枫见他这副模样,有一搭没一搭地道:“尊师怎么称呼?多大年纪了,身体可还硬朗?”

许臻木然道:“家师法号‘了然’,虚岁67,身体尚可,只是腿脚不太灵便,有些类风湿。”

乔枫道:“庙里除了了然大师,还有其他人吗?”

许臻摇头道:“没有了。我小的时候庙里原本有一位老住持,早些年圆寂了;”

“三师叔几年前还俗了;”

“大师伯身体不好,前一阵子被他俗家女儿接下山治病去了。”

“现在山上就我们两人。”

说着,许臻叹了口气,道:“我走的时候,就劝师父去法云寺挂单,他偏不听,这下好了……”

乔枫讪讪一笑,没有搭腔。

……

约莫一个多小时后,两人开车回到了县城。

由于时间太晚,许臻没好意思立即上门去打扰。

两人在县城的旅店里凑合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才去法云寺拜访。

乔枫站在寺外仰望了一番,十分感慨。

——看看!

人家大庙跟小破庙就是不一样!

背靠苍山,朱墙金瓦,庙前有着数十级白石台阶,门前立着两尊威风凛凛的大石狮子,一看就气势十足。

两人进门的时候,几位黄袍僧人正在门口施粥,乔枫正好没吃早饭,随手就领了一碗。

乔枫在吸溜吸溜喝粥的时候,许臻已在知客僧的带领下,找到了自家师父:了然和尚。

此时,了然正在殿后的广场上,领着一群年轻和尚打拳。

大冷的天,老爷子只穿了一件麻布僧袍,但精神头相当不错,红光满面,神采奕奕。

许臻亲眼瞧见师父平安无事,这才放下了心。

他见众人打的正是自己平时常打的罗汉拳,于是便脱下外套,也跟着一起打了起来。

十几分钟后,一套拳打完。

了然和尚瞧见了自家傻徒弟,笑着朝他招了招手,道:“守真,过来!”

守真是许臻的法名。

许臻如今尚未入戒,这名字没有实际意义,也就是平日里叫叫罢了。

了然和尚将他领到附近的一间禅房里,熟门熟路地拿来两个蒲团,师徒二人分两边做好。

“主殿的梁柱从地基那里就朽烂了,为师找人修屋顶的时候不知道,险些出了事。”

了然语气平淡地讲述着自家破庙塌了的原因,道:“不过好在施工队的安全措施做得好,没有人受伤,但是房顶暂时是修不了了。”

许臻问道:“是钱不够吗?”

了然摇头道:“钱倒是还有剩,但是重建和修葺不一样,得到相关部门去办手续,挺麻烦的。”

说着,他转头看了看周围,道:“不过,建不建其实也无所谓,为师在法云寺这边也很好。”

“从辈分上算,这里的住持算是你的师叔祖。”

“为师每日在这里练拳,讲经,与在云柯寺里也没什么不同。而且……”

说到这里,他轻轻笑了笑,道:“为师老了,在这里挂单,你也能安心些。”

听到这话,许臻微微一怔。

“师父,我……”他张了张口,犹豫了片刻,还是道,“徒儿有一事想请您解惑。”

说罢,他便将自己最近这一个月来的种种遭遇尽数讲给了师父听。

包括孪生兄弟其实是一个演员,自己被迫替他演戏,以及有经纪公司想要跟他签约等等。

作为证明,他还找出了《夜雨江湖》的那段先导片,点开来放给师父看。

了然和尚饶有兴致地接过手机,点开来看完,不禁笑道:“嗯,守真最近的功夫有长进。”

“这个鹞子翻身你半年前还做不了这么漂亮,不错,看来是没有偷过懒。”

许臻听到师父的夸奖,咧嘴一笑,十分欣喜。

“嗯……看样子,你很喜欢演戏啊?”了然和尚瞧着许臻的神情,道,“喜欢做,就去做,你有什么可犹豫的?”

许臻垂着头,道:“但是,我一直以来都是以修行作为……”

“你是在担心为师吗?”了然和尚打断道。

许臻愣了一下,低头不语。

了然道:“为师不需要你担心,我在这里过得很好。”

“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为何想要出家?”

许臻犹豫了片刻,道:“山中清静,与世无争,我很喜欢这样的生活。”

了然笑着摇了摇头。

“为师今日不与你讲禅,跟你聊聊我出家前的事。”

说着,了然坐直了身体,正色道:“为师杀过人。”

许臻蓦地抬起了头。

了然看着他惊愕的目光,没有回避,继续道:“我从前是一个中学的体育老师,有一个还算美满的家庭。”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的妻子在外面有别的男人,而且儿子也不是我的。”

“本来我俩已经商量好了离婚。结果有一天,我喝多了酒,不小心又走回了原来的家。”

“我看到她来给我开门,那个男人就坐在我原来常坐的沙发上。我气昏了头,一怒之下,抓着她一顿猛打。”

“那个男人看我凶悍,没敢阻止,直接跑了。”

讲到这里,了然长叹了一声,道:“我失手把她打死了,判了15年。”

“等出来的时候,父母都已过世,其他亲戚也对我避之不及。”

“我那时候觉得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了。”

“所以我选择了出家。”

了然说着,抬起头来,凝视着自家徒弟的眼睛,道:“少年人,你又有何烦心之事?”

听完这段讲述,许臻愣住了。

他从来都不知道师父竟然有这样的过去。

打从记事起,师父就始终是和尚,他从未思考过师父在出家前是怎样的人。

了然见他犹豫,微微笑道:“孩子,我把你养大,是因为我佛慈悲,不是为了给寺庙留一个传人。”

“如今你长大了,我要你去山下的红尘俗世里走一遭。”

“遍体鳞伤也好、光芒万丈也罢,你总要亲眼去瞧一瞧这个世界,才能决定是否要同为师一样,守这青灯古佛。”

“入世,未尝不是一种修行。”

陶安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