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两万里

海底两万里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2章 一切都用电

“先生,”尼莫船长指着挂在他房中墙壁上的仪表说,“这些就是鹦鹉螺号航行所必需的仪表,客厅里也有一套一样的。我总是注意着它们,它们给我指出我的船在海洋中的实际位置和准确方向。其中有些仪表您是知道的,例如温度计,它指出鹦鹉螺号内的温度;晴雨表,它测量大气压力,并预测天气变化;湿度计,标示空气的干湿程度;风暴镜,镜中的混合物一旦分解,便预示着暴风雨即将到来;罗盘仪,为我指示航道;六分仪,通过测量太阳的高度,使我知道船所在的纬度;经线仪,使我可以算出船所在的经度;最后是日间用的望远镜和夜间用的望远镜,当鹦鹉螺号浮上水面时,我可以侦察四周天际。”

“这些是航海家常用的仪器,”我答,“我知道它们的用法。但这里还有其他的仪器,想必是为了满足鹦鹉螺号的特殊需要而配备的吧。我现在看见的这个表盘,上面有能转动的针,那不是流体压力计吗?”

“正是流体压力计。它是跟海水相通的,可以指出外面海水的压力,因此,我便知道我这船所在的深度。”

“那些新式的探测设备又是做什么用的呢?”

“那些是温度探测仪,用来报告海底下面各水层的温度。”

“那另外那些我猜不到用途的仪器呢?”

“教授先生,谈到这里,我得向您做些解释了,”尼莫船长说,“请您仔细听。”

他静默了一会儿,然后说:

“这里有一种原动力。这种原动力强大、灵敏、快捷、方便,它具有各种各样的用途,满足我们在船上的一切需求。它提供一切。它给我光,给我热,它是我船上所有机械的灵魂。这种原动力,就是电。”

“电!”我惊讶地叫起来。

“是的,先生。”

“但是,船长,您这只船移动的速度这么快,这跟电的力量不太相称。因为时至今日,电力还是很有限的,只能产生小小的力量啊!”

“教授先生,”尼莫船长答道,“我的电不是一般的电,这就是我想对您说的一句话。”

“先生,我不想再追问,我只是对于这样一种效果感到十分惊奇。不过有一个问题我要提出来,如果是不应该问的,那您可以不答复。您用来生产这种神奇的原动力的材料一定消耗得非常快吧,例如锌。那既然您跟地上没有什么联系,您又是如何补充的呢?”

“您这个问题可以得到答复。”尼莫船长回答,“首先,我想对您说,海底有锌、铁、银、金等矿藏,开发起来并不难。但我并不想用陆地上的这些金属,我用大海本身来供给我生产电力的原料就行了。”

“大海?”

“是的,教授先生,我的方法多着呢。譬如我可以把沉在不同深度下的金属线连接成电路,金属线受到不同的热度就会产生电,但我更喜欢用另一种比较方便而实用的方法。”

“什么方法呢?”

“海水的成分您是知道的。海水是由96.5%的水和2.7%左右的氯化钠组成的,此外就是少量的氯化镁、氯化钾、溴化镁、硫酸镁、硫酸和碳酸钙。由此您可以看出,氯化钠在海水中占有相当大的分量。而我从海水中提取出来的就是钠,我就是用这些钠来生电的。”

“钠?”

“是的,先生。钠跟汞混合,成为一种合金,代替本生电池中所需要的锌。汞是消耗不尽的,消耗掉的只有钠,但海水本身就供给我所需要的钠。此外我还要告诉您,钠电池应当是能量最强的,它的电动力是锌电池的两倍。”

“船长,我很明白您具有获得钠的得天独厚的环境。海水中含有大量的钠。不过还要把它制作出来,也就是说,要把它提取出来。您是怎样做到的呢?当然您的电池可以用来做这项工作,不过,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电动机械所要消耗的钠的数量,恐怕要超过提取出来的钠的数量吧。这样的话,您为生产而消耗的钠就超过了您所能生产的钠的数量了!”

“所以,教授先生,我并不是用电池提取的,我用的是煤产生的热力。”

“陆地上的煤?”我着重地说。

“如果您乐意,可以说是海底的煤吧。”尼莫船长答道。

“您可以在海底开采煤矿吗?”

“阿罗纳克斯先生,您将会目睹我开采。我只想请您耐心一点儿,因为您有足够的时间。我仅请您注意一点:我的一切都是取自海洋——利用海洋发电,供给鹦鹉螺号热、光和动力。总之一句话,电给了鹦鹉螺号生命。”

“但电不能供给您呼吸的空气吧?”

“我也可以制造我所需要消耗的空气,但没有什么必要,因为我随时可以浮到海面上来。不过,电虽然不供应我可以呼吸的空气,它却可以发动强大的抽气机,把空气储藏进特殊的密封室,这样,我就可以根据需要潜入海底深处,想待多久就待多久。”

“船长,”我答道,“我非常佩服您的成就,您显然是找到了人类将来可能找到的东西,那就是真正的电动力。”

“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总有一天能够找到,”尼莫船长冷淡地答道,“不管怎样,您已经看到了我用这种宝贵的原动力所做的第一次实际应用。就是它,有太阳光所没有的均衡性和连续性,给我们照亮。现在,您请看这座钟,它是电动的,走得十分准确,可以跟最完美的计时钟表相媲美。我把它分为二十四小时,像意大利制的钟一样,因为对我来说,既没有白天和黑夜,也没有太阳和月亮,只有这种我能把它一直带到海底去的人造光!您看,现在是早晨十点。”

“对。”

“下面来说电的另一种用途。挂在我们面前的这个表盘,是用来指示鹦鹉螺号的速度的。一根电线把它跟测程器的螺旋桨连接起来,它上面的长针给我指出船的实际速度。您看,此刻我们是以每小时15海里的中等速度行驶着。”

“真了不得。”我答道,“船长,我很明白您使用这种原动力的理由,因为这原动力足以替代风、水和蒸汽。”

“阿罗纳克斯先生,这还不是全部呢,”尼莫船长站起来说,“如果您愿意的话,请您跟着我来,我们去看看鹦鹉螺号的后部。”

我现在已经看完了这艘潜水艇的整个前面部分,从船中心到船前头,前半部的布局如下:长5米的餐厅,一扇密封且防水的隔板把它和图书室隔开;长5米的图书室,长10米的大客厅,另一扇隔板把它和船长的房间隔开;长5米的船长室;长2.5米的我的房间;最后是长6.5米的储藏空气的密室,它紧贴着船头。前半部全长是35米。防水隔板都开有门,橡胶闭塞器把门关得紧紧的,即使有个把漏洞,也可以保证鹦鹉螺号的安全。我跟着尼莫船长,穿过船翼的狭窄过道,到了船的中心。在船中心两扇隔板之间有井一般的开口。顺着内壁有一架铁梯子一直通到这口井上方。我问船长这梯子做什么用。

“它通到小艇。”他回答。

“什么!您还有一只小艇吗?”我有些惊异地说。

“当然喽。一只很好的小艇,轻快,又不怕沉没,可供游览和钓鱼之用。”

“那么您想登上小艇的时候,您必须要浮到水面上去吗?”

“并不需要。这小艇系在鹦鹉螺号船身的上部,放在一个特别用来藏它的凹洞里。小艇全部装有甲板,绝对密封,用结实的螺丝钉铆紧。铁梯通到鹦鹉螺号船身上的一个单人小孔,这孔又紧挨着小艇身上的一个大小相同的孔。我就由这两个孔到小艇上去。一个人用压力螺钉,关上了鹦鹉螺号的孔门的同时我就关上了小艇的孔门;我一松开铰钉,小艇就会以很快的速度浮上水面。我于是就打开一直紧闭着的盖板,竖起桅杆,扯开风帆或划起桨,在海上漫游了。”

“但您怎样回到大船上去呢?”

“阿罗纳克斯先生,不是我回去,而是鹦鹉螺号回到我身边来。”

“它听您的吩咐?”

“是听我的吩咐。一根电线把我跟它连在一起。我只要发个电报就行了。”

“的确,”我说,我陶醉在这些奇迹中,“没有比这更方便的了!”

我走过了通往平台的梯笼间,看见一间长2米的舱房,龚赛伊和尼德·兰两人正在那里狼吞虎咽,很快活地吃着他们的饭。接下来是一道通向长3米的厨房的门,厨房位于宽大的食品储藏室中间。

在厨房里,一切烹饪工作都用电,电气比煤气更有效更方便。电线接在炉子下面,把热力传给白金片,热量均匀分配到各处,保持一定规律的温度。电还能加热蒸馏器,经过汽化,提供优质饮用水。挨着厨房,有一个浴室,布置得很舒适,室内的水龙头可以随意提供冷热水。

挨着厨房的便是船员的工作室,长5米。房门关着,我看不见内部陈设,但是我觉得它似乎是根据驾驶鹦鹉螺号所需要的人数来安排的。

船尽头竖着第四道防水板把这个工作室和机器间隔开。门打开了,我走进了一间房子,尼莫船长无疑是第一流的工程师,他在机器间里安置了各种驾驶机械。

这个机器间灯火通明,有20多米长。内部被很自然地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堆放着生产电力的原料,另一部分装着转动螺旋桨的机器。

我刚一进去,满屋子充斥着一种说不出是什么的气味,我感到很不习惯。尼莫船长看出我的神情,他说:

“这是钠分解出来的气体。就这一点美中不足。我们每天早晨总要把船露出水面通一次风来清除这种气体。”

不过我还是带着极大的兴趣研究着鹦鹉螺号的机器设备。

“您看,”尼莫船长对我说,“我用的是本生电池的装置,不是兰可夫电池的装置,后一种电力不强。本生电池的装置虽然简单,但电力很强,经验证明,确实如此。产生的电传到后面,使面积很大的电磁铁对杠杆和轮齿组成的特殊机构起作用,转动推进器的轮轴,从而使船走动起来。推进器的直径是6米,涡轮的直径是7.5米,每秒钟可转120下。”

“那您可以达到的最大速度是多少呢?”

“每小时50海里。”

其中还有一个秘密,但我并没有坚持要知道。电怎能产生这么强大的力量呢?这种几乎是无限的力量是从哪里来的呢?是从一种新型的变这个机器间灯火通明,有20多米长。

压器所产生的高电压中得来的吗?还是从一种秘密的杠杆系统可以无限增强的转动中得来的呢?这一点是我不能理解的。

“尼莫船长,”我说,“我已经看到了摆在面前的事实,而我不想试图去解释它们。我看见过鹦鹉螺号在亚伯拉罕·林肯号前面行驶,对于它的速度我是心中有数的。但仅仅行驶是不够的。我们还要能看见它往哪里去!我们还要能指挥它向左、向右、向上、向下!在海洋最深处,您会发现阻力在不断增强,相当于成千上万的大气压,这样,您怎么能到达最深的海底呢?您又是如何让它升到海面上来的呢?最后,您又是怎样使它维持在您认为合适的深度里的呢?我问您这些问题是不是太冒昧了?”

“并不冒昧,教授先生,”他略为迟疑了一下回答我道,“因为您是不能离开我这只潜水艇的了。所以请您进客厅来吧。客厅是我们真正的工作室,在客厅里,您就可以知道您应该知道的关于鹦鹉螺号的一切!”

(法)凡尔纳(Verne,J.)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