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博弈

超能博弈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8章 脱轨的现实

第二十八章:脱轨的现实

“大……大佬,我……我怎么了吗?”

松鼠畏畏缩缩地向后退了半步,又左右看了看,确认李耀确实是在跟他说话后这才小心翼翼地问出了声。

“你叫松鼠?”

李耀完全打开了门,他的眼神更加冰冷,一股奇异的能量在他周身汇聚,随后一把闪着暗蓝色光芒的小巧长剑的虚影出现在李耀的肩头,吓得松鼠双腿一抖,整个人差点没直接瘫下去。

“我……我……是……可能是吧……”

“嗯?”

“对的没错我就是松鼠大佬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目光刚与李耀对视,松鼠整个人顿时一个激灵,也顾不得什么形象,冲着李耀就是一个九十度的鞠躬,语速简直突破了人类的极限。

“你先进来吧。”

待到松鼠战战兢兢地走进房间,李耀扫了一眼门外满脸期待的南小六,毫不留情“砰”一声重重的关上了门。

“松鼠……你还活着?”

早在刚刚李耀质问松鼠的时候刘队就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因为在他的记忆中,松鼠死在了“噩梦回廊”的第二层,头和身体完全分离,甚至于死后脑袋还被林兰补了一枪,可以说是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额额……刘队好久不见啊……啊啊啊啊啊鬼啊!!!!!!”

松鼠听到刘队的声音正准备上前打招呼,却见到了一个只有半个脑袋的人正向着自己招手,当即转身就要逃跑,可还没跑出两步,就直接撞在了一堵看不见的屏障之上,正是李耀的异能“无形剑盾”中的盾。

“他是刘队长没错。”

李耀那冰冷的声音传入松鼠的耳朵,松鼠顾不得刚刚被撞出了鼻血的鼻子,颤抖着脑袋缓缓回过头,盯着刘队看了半天,这才试探道:“刘队?”

“是我。”

刘队可以理解松鼠现在的心情,因为他现在的心情也跟松鼠差不多,刘队也仔细打量了一下松鼠,松鼠的脖子上没有半点伤口,脑袋上也完全没有中过枪的痕迹。

“你是怎么从噩梦回廊逃出来的?”沉默了许久,刘队才说出这个问题,然而松鼠的回答却让他感觉到一股说不出的毛骨悚然。

“什么噩梦回廊?”

刘队一愣,当即道:“你知道林兰吗?”

“知道啊,您前两天让我用异能帮您找这个人,当时我追查到他从省道出了Z市,您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我问您发生了什么您也不说,然后您就让我先回来了。”松鼠说话的时候刘队一直在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等到松鼠说完,刘队抬起手掌,数十道无形丝线从他的手掌中探出,包裹住了松鼠的身体。

“你确定你刚刚说的是真话?”

“我确定。”

一旁的李耀和暮色对视一眼,他们似乎都感觉到了有些不太对劲。

“松鼠死在了噩梦回廊里。”

“啊?我死了吗?”

“闭嘴,回答是或不是!”李耀一把按住松鼠的肩膀,吓得松鼠连连点头,道:“是是是,大佬说我死了我就是死了……那个……大佬,能放开我了吗……”

眼前无形丝线上的血红缓缓褪去,这让刘队的眉头更加紧皱起来,他紧接着就要再次发问,嘴巴却被一只螃蟹模样的光团死死用爪子钳住。

“言灵又开始不稳定了。”

暮色上前两步,合上法典,螃蟹的虚影顿时消失不见,

刘队看到暮色那严肃的表情,虽然心里还有诸多疑惑,但想了想现在自己整个脑袋就剩下一张嘴的状态,刘队还是闭上了嘴。

“所以说结果怎么样?”李耀用无形剑盾死死的压制住松鼠,不给松鼠一点挣脱的可能,然后看向刘队。

“很奇怪,我的异能也无法确定松鼠的死活,就像是我当初探查朝叔的情况一样,即肯定又否定,处于生与死的叠加态。”刘队叹了口气,关于他的异能其实他自己都没能摸清楚,异能对于一件事正确与否的判定标准究竟是什么?如果真的是客观事实的话,那么在噩梦回廊里死去的松鼠和现在这个站在眼前的松鼠究竟哪一个才是客观事实?从自己异能的反应来看,两个都是事实?

“言灵溃散的很严重,你消失的那一半脑袋让我的言灵出现了一个缺口,所以你最好最近几天都不要再使用异能了,否则一旦言灵溃散,一你这副模样恐怕一秒钟也撑不下去。”

暮色再一次给刘队重新施展言灵之后,严肃的说道:“言灵可不是什么救命良药,这是一种诅咒!”

“看来这其中是有什么蹊跷,莫非当时跟在你旁边的就是那个叫做朝叔的异能者?”

李耀猜测道,但是刘队却一口否决了这个推测:“这绝不可能,从Z市出去之后松鼠就一直跟着我,噩梦回廊的范围不可能覆盖到Z市!”

“对了!”

刘队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说道:“牧野风!松鼠是被牧野风杀死的!”

“什么?你说牧野风也在噩梦回廊里??”

听到“牧野风”三个字,李耀的脸色瞬间掠过一丝变化。

“对,松鼠死的时候他正用意识转移操控着松鼠的身体,他告诉我是牧野风杀死了松鼠!不过也有可能是他自己下的手。”

刘队心里一直清楚松鼠的死极有可能是林兰的设计,但是他一直没时间去验证,现在又不能随意动用“测谎”,否则梳理起整个事情的脉络一定会更加简单明了。

“牧野风还活着,这可是个不得了的消息啊……”

一旁的暮色听闻此话也是禁不住一阵咂舌,她和李耀对视一眼,向着刘队一摆手,也没再多说什么就急匆匆的离开了病房。

“刘队他……”

一直在门外等着的南小六见有人出来,当即就想凑过去,但是李耀却看都没看南小六一样,直接就带着暮色一同冲出了医院。

南小六看着两人的背影,又看了看还没有关紧的房门,一缩身子,小心翼翼地钻了进去。

医院的楼下,李耀和暮色上了一辆车子之后都是一脸凝重。

“可信度有多少?牧野风的消息。”暮色坐在副驾驶上,无聊地翻看着手中的“法典”,也不看李耀一眼,就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

“起码噩梦回廊绝对有问题,我就不信这么巧刚好噩梦回廊失控,牧野风就发动反叛。”

李耀冰冷的回复道:“当初我们可都亲眼见证了牧野风的确已经死了,林兰的出现也正是最好的证明,他将自己的‘记忆转载’降格成了‘意识转移’留给林兰,这家伙绝对是想要把自己的记忆覆盖到林兰的大脑里,重生自己。”

“牧野风的确死了没错,可那个就叫做松鼠的家伙也的确是死了,不是吗?”

暮色从《法典》中招出一只由复杂的图案构筑的一个蝴蝶形状的光团,蝴蝶在她的白皙的手指之间飞舞,宛若是真正的生命一样。

“所以我们现在必须要跟林兰确认一下。”

李耀的话听不出感情,说完之后他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安静的开着车。

车子在他的驾驶下很快驶入一个隐蔽的仓库,这仓库外表看起来十分普通,甚至是有些破败。

但任谁也不会想到在这间普普通通的仓库内部竟然另有一片天底,进入仓库中的空间仅有一间房大小,这跟足足半个足球场那么大的仓库外表极为不相符,房间四周都被一种特殊的白色墙板支撑着,待到身后的仓库门完全关闭,李耀和暮色这才打开车门。

暮色松开手,手掌的蝴蝶光团翩翩起舞,附在这房间的一面墙壁上,整面墙壁顿时从中间裂开一道缝隙,露出了一个狭窄的通道,李耀和暮色穿过这通道,终于来到一处广阔的空间——一个足有半个足球场大小的秘密实验室。

“李耀先生,您终于来了!”

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人看到李耀的身影,立刻放下手里的工作,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李耀注意到这个中年人的脸色有些难看,顿时心中升起一阵不祥的预感。

中年人看着李耀冰冷的眼神,艰难的咽了口唾沫,道。

“林兰!跑了!”

蓝寒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