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博弈

超能博弈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2章 纯白的房间

第二十二章:纯白的房间

“为什么会有血?你受伤了?”

刘队也注意到了地面上的那一大片血泊,随着时间的延长,这片血泊也逐渐扩散开来,刺鼻的血腥味在整个走廊中弥漫。

林兰冷着脸站起了身,用衣服擦干了手掌上的血迹,一抬手就将手掌放在了门把手上,刘队连忙上前按住林兰的手,道:“你疯了!?这样会把里面的鬼给放出来的!!”

“我没有疯,甚至我知道这里面有比鬼更可怕的东西……但我必须要去看个究竟。”林兰的语气十分坚定,他可以跟这个“噩梦回廊”耗时间,多长时间都无所谓,但只有“牧野风”这三个字让他无法冷静下来思考,这是一个压得林兰喘不过气来的大山,从得知了自己的异能来自牧野风的时候,林兰就无时无刻不在担惊受怕。

害怕自己哪一天会不会突然就忘记了自己是谁,记忆被牧野风的记忆覆盖。

他已经受够了这种感觉。

“可是如果里面那个人真的是鬼,我们这幅样子岂不是自寻死路?”

说到这里,刘队自觉没有办法拦住林兰,于是深吸了一口气,郑重道:“起码让我先测试一下里面的那个人究竟是敌是友,再选择……”

“不用测了,他已经死了。”

“什么??”

刘队一阵错愕,也就是趁着他还没反应过来的这段空隙,林兰一把拧开了门把手,房门在刘队惊骇的注视下缓缓打开,露出了一具鲜血淋漓的无头尸体,横躺在门板的前方,挡住了才刚刚打开了一半的房门。

“不愧是牧野风,是个狠人。”

林兰咂了咂嘴,他可以确认这就是牧野风的手笔,或者说那个“疑似”牧野风的人影做出来的事情,他的意识在一瞬间回归本体不是因为时间到了,而是因为被异能操控的那个人已经死了。

一边这样想着,林兰小心翼翼的跨过无头尸体,然后在门板后面看到了这具尸体被切下来的人头。

“松鼠?他怎么会在这里?”

刘队此时也跟了上来,看到门板后面的那颗人头,顿时眼睛……顿时嘴巴一张,呆立在了原地,这人头的模样正是那个跟随着刘队一起来到噩梦回廊的那个男人,在第一层的梦境之中他和刘队失散,没想到却又出现在了第二层梦境,并且还是以这副模样。

“你用异能杀了他?”

刘队转身面对林兰,虽然他不太想要去往这个方向去猜测,但当时这样的现场唯一有能力杀掉松鼠的就只有林兰了。

“你认识他就好办了,他的异能是什么?”林兰没有回答刘队的话,而是抱起了松鼠的脑袋,用手掌在上面比了比,确认是刚刚自己占据的那具身体之后,才转头看向刘队。

“代号是气味重现,能够通过闻到一个人的味道来重现四个小时内这个人去过哪里干过什么。”

“你被他骗了。”

林兰皱了皱眉头,回想着刚刚在黑雾世界看到的一切,道:“他的异能能够重现的内容不止是四个小时以内,应该会更长,甚至有可能能够追溯那个人的一辈子。”

“绝对不可能!”刘队倒是罕见的十分坚定,道:“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早就用他的异能去寻找他的母亲了!”

“他是孤儿?”

“对,在市孤儿院长大的,后来因为用异能做了些小偷小摸之类违法的事儿,被我安排到警察局冒充侦探协助警方办案,将功赎罪了。”

“那么……他是不是在警察局的时候还特别主动的破了几件大案?就像是杀人或者……贪贿之类的案子?”林兰的眼睛眯起来,他从来都不会低估任何一个看起来十分单纯的人,就仿佛已经看穿了松鼠的想法。

而刘队听到林兰这么问也确实明显愣了一下,因为确实发生了林兰所说的这种事,当时松鼠说他路过一个医院的时候闻到了一个医生的身上有奇怪的味道,然后用过异能之后发现那是一家医院的副主任,后来经过调查发现这个副主任曾经碰了毒所以私挪了医院用来开分院的公款去买毒,这件事一直雪藏了十几年才被松鼠凑巧发现线索,当时警方顺藤摸瓜甚至还揪出了一个不小的组织,松鼠也因此得到嘉奖,提前离开了警察局。

“说起来当年被挪了公款之后建立的那家分医院好像因为没经受住暴雨,在某天直接垮了下去,我当时还只是一个小警察,我记得有一对都是医生的夫妻丧命在那里做紧急手术……他们有一个未满月的孩子还留在……家里……”

刘队说着,他的身体僵住了,如果仔细去算的话,那两个医生的孩子正与松鼠同岁。

“看来你已经明白了。”

虽然现在的刘队只剩下一张嘴也看不出来什么表情,当时林兰也猜到了刘队此时的想法:“你这些年很照顾他,他觉得自己亏欠你很多,所以他跟着你来到了这里。”

“可是……我……”

刘队想起自己说要帮松鼠找他母亲时,松鼠脸上的表情,顿时心里一阵难受。

“我不该带他过来的,是我害了他……”刘队想哭,可现在的他却连眼睛都没有。

“那就好好活下去吧,记住那个杀了他的凶手的名字。”

林兰见气氛酝酿的差不多了,轻轻拍了拍刘队的肩膀,轻声道:“他叫牧野风,就是他杀了松鼠。”

虽然林兰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个被他叫做“牧野风”的黑影杀了这个叫做“松鼠”的人,但若不是林兰先用异能夺取了松鼠的身体,恐怕松鼠也不会受此无妄之灾,但林兰不会承认这一点的,他跟刘队说这么多废话为的就是给牧野风拉仇恨,让刘队把注意力放到牧野风身上。

而此时的刘队也不知道是悲伤过了头还是因为没了脑子思维也变得迟钝了,没能及时从林兰的节奏中脱出来,在林兰的引导之下,他的心中也埋下了一个反感牧野风的种子,刘队的异能在林兰看起来很强大,尽管不是什么战斗异能,但这类异能有时候能发挥的作用会比战斗系异能更大。

“好了,既然理清楚了究竟发生了什么。”

见刘队颤抖的肩膀缓缓平静,林兰也缓缓吐出了一口浊气,眼神重新变得锐利起来,扫视向这个纯白色的房间。

“如果说这个房间里关押的是这个叫做松鼠的异能者,那么其他房间里也是如此?”

纯白的房间墙壁上散布着星星点点的血迹,似乎是刚刚松鼠死去的时候飞溅出来的,林兰小心翼翼走到窗户旁边,窗外是一种纯粹的黑色,看不见其他任何的事物,甚至就连紧挨着这扇窗户的墙壁外侧也看不见,林兰试图伸出手去触碰这墙壁,却发现入手的是一种黏糊糊的触感,就像是某种令人作呕的生物的表皮,带着些许坚硬的短毛。

“这个房间其实是某种生物?”

林兰收回手臂,然而手掌却并没有沾染那种诡异的粘液,也没有任何陌生的气味,这让林兰无从确认他刚刚摸到的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刘队,回神了。”

瞥了一眼还在发呆的刘队,林兰忍不住拍了拍刘队的肩膀,道:“振作一点,我们要先想办法离开这里,你也不想松鼠就这么死掉把?我们还要去先找到朝叔才行。”

“朝叔?”

听到这两个字刘队一愣,转过脑袋,双眼看向林兰,道:“可是怎么找呢?”

“实在不行的话就只能把房间一个一个打开了,或者可以试一下这个窗户外面究竟是什么东西。”林兰托着下巴一阵沉吟,缓步走到了门口的无头尸体旁边,漫不经心地说道:“刘队,你说一个人没了脑袋还能活得下去那他是一个什么?”

“没了脑袋还怎么活?”

刘队也顺着林兰的目光,看向松鼠的“无头尸体”,却在目光触及到这具无头尸体的时候瞳孔猛然一凝,当即冲着林兰大喝道:“快跑!!!”

“什么?”

林兰还没反应过来,突然感觉到脚踝被什么东西紧紧箍住一样,他低头一看,看到了一只沾满了鲜血的干瘦手掌,正是他身旁的那具无头尸体!

“去死吧!林兰!!”

尸体旁边那个被落在地板上的头颅也猛地睁开眼,一双猩红的眼眸死死的盯着林兰,就像是他在地板下看到那个眼睛一样,瞬间让林兰感觉如坠冰窖。

这脑袋的嘴巴一张一合,然后夹携着涌出的血液一同跳了起来。

“咚!”

“咚!”

“咚!”

这颗脑袋不断跳起,落下,在地板上发出一阵阵沉闷的撞击声,不断接近着林兰。

林兰用另一只脚不断踹击无头尸体抓着他脚踝的手臂,然而这消瘦的手臂就像是由水泥浇筑的一样,无论林兰如何击打都没有丝毫的变形。

“是你杀了我!林兰!!”

松鼠的头颅下一秒冲到了林兰的眼前,那一双凸出的就像是快要爆开的眼球正与林兰四目相对,而林兰也在一瞬间抬手掏出了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准这头颅的眉心。

“就等你过来呢!能砸地你还能躲子弹?”

林兰眼中闪过一抹疯狂,他刚刚一直在假装慌张,为的就是等着这个“脑袋”过来自投罗网,这具无头身体只是抓住自己的脚踝却不一击必杀就已经证明了无头尸体并不能杀死他,那颗看起来似乎拥有智力的脑袋才是在幕后操控无头尸体的家伙。

“砰!”

一声枪响,这颗脑袋像是突然失去了动力一样摔倒在地板上,一双冒着血丝的双眼仍旧在死死地盯着林兰。

“林兰!你没事儿吧?”

刘队此时才姗姗来迟,他焦急的把手搭在无头尸体的胳膊上,想要帮助林兰挣开无头尸体的手掌,但是他才刚刚蹲下,一个血洞就出现在了他的鼻尖。

刘队看向林兰的表情一阵错愕,他想不清楚为什么林兰会突然对着他开枪。

林兰随手扔掉已经没了子弹的手枪,又毫不迟疑的再次从腰间掏出了一把水果刀,一刀抹了刘队的脖子。

他那冰冷的声音在此时才传到刘队的耳中。

“假扮别人好歹也假扮的专业一点,刘队的脑袋就剩一张嘴,你弄了一个完整的头搁这儿糊弄鬼呢?”

蓝寒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