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博弈

超能博弈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9章 那家伙的分身其实是一个……

第十九章:那家伙的分身其实是一个……

“刘队,测试一下这个村子里还有没有其他的真人。”

林兰的声音传入耳畔,刘队默默发动了他的“测谎”,无数无形丝线密不透风的将林兰包裹起来。

“除了我和林兰之外,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其他与我们来自同一个世界的人了!”

“是的。”

看着眼前无形丝线没有任何变化,刘队给林兰使了个眼色,算是暗号。

“还有五发子弹,四十多个人……”

林兰取出手枪的弹夹,看到弹夹里面的子弹数量不禁皱起了眉头,他的异能无法控制“假人”的身体,所以无法像面对那个老人时直接动手,否则四十多个村民的围攻他绝对无法躲过去。

“刘队,装一下死。”

林兰没有转过头,只是像是自言自语一样说道,但这声音却刚好能够让他身旁的刘队听到,林兰似乎也没有想向刘队解释他为什么要这么说的意思,立刻就转过头看着一众村民,喝道:“你们想要把这只厉鬼给揪出来吗?!”

这突如其来的大喝让村民们一愣,但旋即传来一阵嘈杂。

“当然想!”

“警察同志一定要救救我们啊!!”

“我的儿子失踪就是因为这只厉鬼!!!”

……

没有谁能够忍受一只鬼生活在自己的身边,更别说还是一个带着恶意的鬼,这是自古以来人的通病。

村民们不知道异能的存在,他们被林兰故意引导向“鬼”的方向,将村子里一切诡异的事情都归咎于这只“厉鬼”,所以他们对鬼的排斥是必然的。

“很好!“

林兰见现场的气氛也酝酿的差不多了,一收手,再次喝道:“他就藏在我们中间的某个人身上!我们只要去他家里搜一下!就肯定能找到他的破绽!”

在林兰的怂恿之下,一众村民们也自发的一家一家去搜索那个所谓的“破绽”了,林兰自然不会走在最前面打先锋,他知道如果分身真的能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的话,那么什么在他的家里什么“破绽”都不可能发现,于是林兰见人群的气势正足,就趁着人们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溜出了人群。

然而林兰却并没有想着去找还在装死的刘队,而是躲在一个房子后面,悄悄的看着唯一一个没有跟随着人群,还留在刚刚那个地方的人:七角。

七角不过只是一个孩子,他刚刚亲眼看到了自己的母亲突然袭击一个警察,又扭曲成一团奇怪的“东西”,他那个小小的脑袋还无法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坐在“母亲”的身旁大哭着。

刘队听着身旁传来的哭声,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从刚刚林兰让他装死的时候他就一直闭着眼睛,虽然他不清楚林兰究竟想要干什么,但他自认论脑袋林兰是比他要聪明的,所以到现在他也不敢睁开眼睛看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能依靠声音来大致判断似乎是有个小孩子在他的旁边哭泣。

尽管从前因后果之中刘队能够猜到,这个小孩儿大概率就是七角——分身的另一个嫌疑人。

但他不敢睁开眼睛去确认。

“呜呜啊啊啊……妈妈……”

七角仰着脑袋大哭着,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林兰正在不远处的一堵墙壁后面偷偷观察着眼前的一切。

“怎么没人?难不成真的是我又多疑了?”

林兰看着七角一个人哭了将近十分钟,忍不住四下张望了一阵,此时的村民门已经搜完了第一家,正在向着第二家人的房子转移,林兰为了避免被他们注意到,将身子往后面缩了缩。

然而就是这么一瞬间,当林兰再次探出头看向刘队和七角的时候,他的瞳孔骤然一缩,整个身体都感觉到了一股由内而外的寒意。

七角的哭声越来越小,周遭的一切越来越沉寂,似乎一切都在缓缓地消逝,刘队甚至能够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这一片死寂让他差点忍不住想要睁开眼睛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然而就在这时。

“我曾经似乎在哪里见过你。”

一个奇怪,刺耳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入刘队的耳中,这声音听起来像是数个人声音重合在一起,有的在嘶嚎,有的夹杂着笑声,又隐隐能够从中听到轻微的啜泣声。

“你是……那家伙的分身?”

刘队听到着奇怪的声音,先是倒抽了一口冷气,然后才强制着自己冷静了下来。

“我可不是什么分身!”

这声音似乎对刘队的问题有些不高兴,声音中的哀嚎声更加凄厉了几分,继续说道:“啊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老头的同伴!”

“你在很久之前曾经离开过,为什么现在又回到了这里?”

那声音带着几分不解,这一句问话几乎是响在刘队的耳边,他一下没忍住,整个人都下意识往旁边缩了一下。

“果然是你。”

刘队很快就确认了这声音的身份,但是此时的他身上还扎着一把水果刀,就算这个“分身”想要突然对他发动袭击,他也是无力反抗的,于是刘队顺着分身的口风问道:“你已经完全脱离他了吗?”

刘队口中的他自然就是那个被朝叔定义了的异能者,这个“假世界”在真正意义上的主人本体。

“这些年有许多人来到这里,他们教会了我许多事情,让我知道我并不是那家伙的奴隶,我是一个真正的独立的个体,我想让他们帮我脱离那家伙,但每次等到第二天他们就又会想要杀了我,我一遍遍的跟他们解释前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可每次我只要有一点疏忽没有真正的说服他们,他们就会趁机偷袭我,他们假装相信了我,但其实仍然想要杀掉我。”

“于是我不再接触他们,就冷眼看着他们一次次地失忆,迷失在不断地轮回之中。”

这声音愈加冰冷,一阵阵的寒气从四面八方渗入刘队的身体,尤其是腹部的伤口之中,原本就受了伤的伤口此时更是如同钻入了一只腐虫一般,发出钻心彻骨的疼痛。

“啊啊啊……”

刘队发出惨叫,他想要睁开眼睛看看这个“分身”长什么样子,但是他的眼皮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狠狠钳制住了一样,无法睁开。

“我想你的话……一定能理解我的吧……但是……你也想要杀掉我!!!”

这声音再次响在刘队的耳畔,开始还很温和,但每出口一个字,这声音中的“哀嚎”就会越加凄厉几分,“笑声”也会消弭几分,此消彼长之下,这由无数声音杂糅而成的声音就像是无数只恶鬼在狰狞的咆哮,就像在向着刘队索命一般。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想要杀掉我!!!”

“废话,不杀你留着过年下火锅吗?”

刘队张开口,说出了一句让他自己惊愕无比的话,然后只见视线中猛然跃出一点白光,旋即这白光瞬间暴涨撑满了眼前的整个视野,随后褪去,显出了眼前的事物。

看到眼前的生物,刘队禁不住一愣。

“一条狗?”

“去NM的一条狗耍了我十几天?”

刘队,或者说是操控了刘队身体的林兰不顾自己的伤口,直接就一把将插在小腹的那把水果刀抽出,反手向着这只站立在刘队脑袋旁边的大黄狗扎去,但似乎是由于受了伤,所以林兰在操控刘队的身体时也是感觉一阵虚脱,这直接导致他出刀慢了几分,被这大黄狗抓住时机,猛地向后一闪,躲了过去。

“你不是他!你是谁?!”

警惕的看着手持水果刀的刘队,大黄狗的尾巴整个竖了起来,随后竟然直接口吐人言,前身微微趴下,张开的交错的尖牙,活像一只“狗”。

“跟我交手了十几天,你TM竟然还没发现我的异能是什么?是我太聪明了还是狗的脑子限制了你的智商?”

林兰捂着刘队小腹的伤口,由于他强行将这把水果刀拔了出来,导致大量血液从伤口中喷涌而出,现在的刘队整个身体都处于一种极度虚弱的状态,也正是这种虚脱无力的状态,让林兰感受到一股生不如死的感觉。

“异能?那是什么?”

大黄狗听到这个词语一愣,这并不像是装出来的模样,似乎是下意识的想要去思考“异能”究竟是什么东西。然而下一秒他却突然感觉整个人……整个狗都狠狠的向下一坠,这并不是身体上的下坠,而是灵魂上的下坠。

“这是!!真实的世界!!!!原来那并不是我的幻觉!!!我真的来到了真实的世界!!!”

大黄狗的意识发出一声惊呼,他想要抬脚去奔腾。可却瞬间发觉自己竟然无法控制自己的“狗身”了。

“这……”

在意识进入大黄狗身体内的一刹那,一股陌生而又熟悉的记忆瞬间涌上了林兰的大脑,他睁开狗眼……控制大黄狗的身体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一片荒野,还有远处公路上停着的两辆汽车。

“原来我十几天前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你TM就是两个世界的纽带!”

似乎是由于大黄狗的身体并不属于“噩梦回廊”,所以林兰在侵占大黄狗身体的时候,那十秒钟的记忆就成功的保留了下来,其实原本林兰的异能就有这个功能,但是那时候林兰的大脑中本来就有操控别人身体时的记忆,所以再次夺取别人身体时读取的记忆就显得不是那么的明显,林兰也就一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而在这个“假世界”中,林兰经受“定义回溯”而失去了当天的所有记忆,所以当现在他再次侵占大黄狗的身体时,他的意识在一瞬间读取了他曾经残留在这具身体内的,仅有十秒钟的记忆。

或许这也是“意识转移”出自于“记忆转载”的证明之一。

“那么再见吧!狗崽子!”

林兰在一瞬间从读取的记忆中脱出,然后一头撞向被刘队握在手中的水果刀。

“啊啊啊啊!!!!”

感受着一柄利刃刺入眼眶的剧痛,林兰忍不住哀嚎出来,意识也在一瞬间回归了本体,但是似乎是由于刚刚的感觉过于强烈,导致林兰本体的眼角也溢出了一丝粘稠的血迹。

“还不死?”

看着在地面上挣扎翻滚的大黄狗,林兰忍不住嘬了嘬嘴,三两步冲上前去,从大黄狗的眼眶中拔出水果刀,又一下扎在了它的另一个眼眶里,顺带又掏出手枪往大黄狗脑袋上补了两枪,这下大黄狗才彻底没了生息。

“活该他们不信你。”

刘队朝着大黄狗的尸体吐了一口唾沫,道:“一个人能信一只会说话的狗那才叫见了鬼了!”

蓝寒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