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博弈

超能博弈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2章 诡异荒村(一)

第十二章:诡异荒村(一)

林兰的目的地是西边的乌省,毕竟焦省南边六市都是李耀的地盘,林兰不敢忘了他当初可是狠狠的坑了李耀和孙不多一把。

再加上Z市的刘队,和那个预知系的小男孩儿,这应该是两队不同的异能者,虽然林兰不敢肯定他们是否都来自公家,但是他已经跟这两队人结下了梁子是肯定的,警察那边若是查到什么端倪应该也不会放过自己。

所以林兰要跑,他就不信等他跑出焦省,隔着十万八千里那个小男孩儿的预知还能找得到他,说起来林兰只要认真躲起来,凭借意识转移这种神不知鬼不觉的异能,相信只要不碰上那种探知类的异能,恐怕天底下没有几个人能够找得到他。

“不过……”

林兰的手指轻轻摩挲在黑色的日记本封皮上,这正是孙不多口中的那本“牧野风”的日记,然而跟孙不多想的不太一样,这本日记并不是“牧野风”的,而是一个叫做“牧野凉”的人,并且这个牧野凉自称是牧野风的弟弟,更让林兰感到毛骨悚然的是牧野凉在日记中诉说的:他被杀死在了A级治疗类异能者的家中。

这似乎正与孙不多对于牧野风的“备份记忆”的描述相符合,是在暗示牧野风其实就是牧野凉吗?

多重人格?还是异能特性?

林兰正这样想着,汽车却突然发出一道刺耳的声音,车身向着一边倾斜,幸好林兰及时踩了刹车,这才免得失衡的车子冲下公路。

“爆胎了?”

但那声音并不像普通的爆胎,现在的位置只是刚刚来到Z市旁边的T市,位于两市的交界处,所以林兰仍旧不敢掉以轻心。

“不知道意识转移能不能把我的意识转移到动物身上呢?”

林兰脑中突然冒出这个想法,的确,如果说“意识转移”对于动物来说也能实现像人一样,对目标身体的“绝对控制权”,那么这个异能的可操作性将会大大提升。

想到这里,林兰的心里已经准备好了计划,他双眼凝视着公路旁一只驻足树枝的麻雀,将意识沉入黑暗之中,在这黑暗之中,那只麻雀的身体犹如一颗脆弱的水晶灯,触之即碎。

林兰小心翼翼的发动异能。

“嗡!”

这是来自灵魂层次的震颤,林兰在这一瞬间入主了那只麻雀的身体,感受着全新的来自鸟类的五感,林兰似乎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在这只麻雀的眼中,它就像是一个广角的镜头,270度的视角让林兰一时间脑袋有点眩晕,还有一阵阵微风,仿佛在脑袋上直接开了个洞让这些微风穿过,这感觉并不疼痛,微风反而带来了数不尽的奇怪声音,有树叶的摩擦声,虫子的蠕动声,以及一些奇怪的林兰从没听过的语言在窃窃私语着什么。

但是一只麻雀的大脑很明显无法支持林兰去细想这窃窃私语究竟是什么。

很快,林兰感到一阵头痛欲裂,只看到眼前的世界很快被无尽的血红所浸染——鸟类的大脑已经因为无法承受林兰的意识而开始溢血——林兰这才想起来他“夺舍”了这只麻雀的原因,连忙看向自己所在的汽车。

“蓬!”

也就在这一刻,这只麻雀的大脑整个爆开,血液混杂着血肉崩散。

坐在车子里的林兰猛然睁开眼,飞快的冲出车门,对着公路旁的草地呕吐了起来,他刚刚切实感受到了整个大脑被炸开的感觉,那可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不过凭借鸟类的视力,林兰在最后一刻也看到了,映着傍晚的夕阳,在车子干瘪的后轮轮胎上,附着着两个奇怪的反光点。

林兰擦了擦嘴角的呕吐物,先是四下看了看,确定没有其他人在窥视,这才走向车子后轮。

那是两枚图钉,为了隐秘似乎还特意被涂上了黑色的油漆,这正与黑色的柏油路面相符合。

“有人故意扔下的图钉?”

林兰眯起眼睛,一般来说确实会有汽车维修站会在附近路面上抛下图钉,来增加业务的操作,但很明显这里荒郊野岭的并不会有什么修理站。

“要步行吗?”

林兰有些犹豫,就他这个开车技术开个普通的车就顶天了,去开一辆爆了胎的车,他可没把握会不会一头撞在树上,但四下看去却又看不到任何人烟,眼下时至傍晚,天色也越来越昏沉,也就是说如果林兰没办法再天黑之前找到睡觉的地方,就只能露宿荒野了——这还不如直接睡车里呢!

“嘿,小伙子,你在这儿干什么?”

这时候突然一道陌生的声音从林兰背后传来,林兰一愣,整个人如同被惊吓的兔子一样向后猛地一跳。

这是一个身穿方格衬衫的老人,老人手里扛着一把铁锹,风雨在他的脸上刻下皱纹,俨然是一个久经劳作的农民,看到林兰被自己吓得这么大反应,老人也禁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小伙子,年轻人胆子这么小还敢一个人出来?你这……爆胎了?”

老人用铁锹拍了拍干瘪的轮胎,铁锹撞到轮轴,发出两声沉闷的金属撞击声。

“是的。”

看着这个和蔼的老人,林兰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却强行表现出正常的模样,他刚刚分明确认过了两三遍,这附近是绝对没有人的!这样偏僻的乡间公路,附近都是农田,一览无余,根本就不可能有足够藏得住这么大一个人的空间,而林兰就偏偏没有注意到。

“走吧,”

老人再次扛起铁锹,一边走着,一边悠闲的说道:“最近确实好多车子在这附近突然故障,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我们村子就在附近,你要是不嫌弃可以跟老头子我先去村子里住一晚,明天一早我帮你从村子里叫过来一辆拖车,把你的车子送到村子里补个胎。”

“怎么地图上没见到附近有村子?”

林兰跟在老人的视线之外,点开手机的在线地图问道,这件事也是他确认过很多遍的事,此时假装随意的问出来,倒是让他不自觉握紧了手机。

“什么地图?”

老人回过头,看到了林兰的手机,哈哈一笑,道:“小村子而已,人少的可怜。”

林兰狐疑地跟随着老人,但目之所及依旧是一片荒野,他刚想说话,却鬼使神差的回头看了一眼,就这一回头,林兰的身体僵住了。

汽车,不见了。

“啊,我们到了!”

就在这时老人的声音也幽幽地从林兰身后传来,林兰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他刚刚没走几步身后的汽车就已经消失不见,而刚刚前方分明是一片荒野,老人却说已经到了他的村子。

林兰几乎可以猜到接下来的发展:自己转过头,一个破败的村子展现在眼前。

“小伙子?”

老人见林兰没有反应,上前拍了拍林兰的肩膀。

“咳咳,可能是有点感冒了。”

林兰假装咳嗽两声,此时的他已经平复了心情,他是不相信世界上有“鬼”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的,尽管目前为止他的处境和电影作品中“撞鬼”的情节十分相似,但是林兰可是知道这个世界上是切切实实有异能存在的。

那么就是说这个老人是一个异能者?或者说……这个村子里有一个异能者,故意在那条公路上抛下钉子,然后通过这个老人把路人引进来这个村子,从而达到什么目的,这样一想,林兰原本沉重的心情顿时缓和了不少,毕竟面对鬼那种东西,他宁愿去跑过去跟李耀干一架。

而想到这里,林兰也缓缓转过了头,眼前是几幢精美的小洋楼,一条狭窄的水泥路映入眼帘,一个坡脚的中年人见到老人,连忙拄着拐杖上前迎接,道:“朝叔,今天怎么这么晚回来?”

“接了个路人,车子爆胎了。”

被称为“朝叔”的老人憨厚的笑了笑,把林兰拉到了身前,指着坡脚的中年人,道:“这是守正,我家邻居,他家里大,你可先住他家。”

林兰没敢伸手去握手,只是点了点头,有些腼腆的笑道:“我叫李耀,乌省人,本来要去Z市的,没想到车子半路爆了胎,能让我借住真是谢谢你啊守正叔。”

他的嘴里没有一句真话,并且很无耻的用了李耀的名字。

守正倒是没有注意到林兰略显怪异的语气,从兜里掏出来一大串子钥匙随便递给了林兰一把,他似乎还开着一家杂货铺,离不开店里,就给林兰指了个楼让林兰自己去找去了,正是一进村就能看到的那幢三层小洋楼。

林兰谢过守正之后,脸色阴沉的进了小楼,钥匙上挂着号码,所以林兰找房间并没有费多大的功夫。

房间里也很正常,没有摄像头,没有窃听器,甚至窗户还正对着村子内唯一的一条街道。

此时由于已经傍晚,所以街道上倒是有些吃过晚饭出来散步的村民,还有三五个中年妇女聚成一堆七嘴八舌的聊着什么,似乎一切都很正常,正常的就像是林兰有些神经质了一样。

但林兰可不会相信一个“凭空出现”的村子会十分正常,指不定在这片表面的正常之下埋藏了多少的隐秘。

想到这里,林兰心中一动,目光锁在了那几个正在聊天的中年妇女旁边,一条昏昏欲睡无所事事的大黄狗身上,如果这座村子真的有问题,或者说有异能者的存在,那么意识转移直接用在人的身上难免会有细心的人发现什么端倪,但是如果目标是一条狗的话,被注意的几率就大大降低了。

“嗡!”

原本眯缝着眼睛的大黄狗突然尾巴一竖,站了起来,林兰的意识就藏在这条大黄狗的身体中,而此时在这只大黄狗的视线中。

果然。

眼前是一片荒野。

没有什么村子,也没有什么人。

蓝寒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