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博弈

超能博弈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1章 悲伤的罪恶

第十一章:悲伤的罪恶

“砰!”

一道短促的枪声响起,十叶看着那个恶魔倒下,但心中仍然不敢掉以轻心,又接连开了三枪,这才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

而就在这时,十叶的脚步突然一顿,表情诡异的抬起了手枪,枪口直指她自己的脑袋。

“砰!”

在竹林的另一边,林兰气喘吁吁的躺在了地上,他现在十分庆幸自己当初的谨慎——控制了一个同样身穿制服的警察充当替身去挖那本日记,不然毫无防备之下肯定会被这一枪爆了头,一命呜呼。

林兰既然知道了意识转移后即使用别人的身体自杀,意识也会回归本体,虽然每次“自杀”都会亲身体验一次“死亡”的感觉,但是为了谨慎起见——林兰并不知道十叶的异能是什么——于是也就用这一招来杀十叶。

但是让林兰有些惊愕的是,杀了十叶之后,这次他的异能并没有丝毫改变。

是的,十叶竟然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混迹在异能者组织中的普通人!

林兰凑上前去,把十叶的尸体翻到正面,看清十叶的脸这才恍然,喃喃道:“原来是你,看来那个老头不是预言系异能者。”

借助百叶的眼睛,林兰看到过十叶的脸,当时那个房间里一共有三个人,他借助百叶的身体枪杀了那个干瘦的老人,现在又杀死了十叶,那么预言系异能者的人选基本就呼之欲出了。

就是那个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小男孩儿。

想通这一切,林兰还是不敢直接去拿那本日记,最终又费了些波折,控制一个附近的警察才把日记拿到手。

第二天一早,当林兰用异能随便夺了一辆车准备离开Z市时。

整个Z市,或者说整个九夏国都震动起来,昨天夜里发生在Z大门口的“黑塔”事件,已经被无缝不透的媒体们曝上了网络,对外的宣称是“一场丧心病狂的,针对警方所发动的示威性活动。”,“黑塔”事件让警界高层震怒,加强了警枪的管制的同时,连夜对整个警察系统进行了大清洗,竟然还真的清洗出了不少底子不太干净的家伙。

然而还有更加荒唐的事:竟然真的有人傻傻的跳出来为此负责,他自称为黑塔的一员,但是后来当警察们给他拷上手铐的时候才知道,这个家伙只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无业游民。

一场闹剧结束,但是一个更加庞大的,名为黑塔的组织悄然出现在九夏国的境内,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刘队,黑塔真的那么厉害?竟然在警察那里安排了那么多卧底。”

南小六坐在汽车的副驾驶,一边收听着从车载收音机里传来的荒唐消息,一边吃着刚刚从店里打包的零食,

“别听这些新闻瞎扯。”

刘队随手将收音机切换到一个音乐台,然后撇了撇嘴,道:“我昨天就用能力测过了,是林兰干的。”

南小六抓着零食的手掌一滞,“林兰”这两个字又让她想起了张凯的尸体,那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死人,而且还是那么一种这么狰狞的死相,想到这里,南小六缩了缩脑袋,道:“刘队,要不你去跟孙老伯和李耀叔商量一下,让我们别再跟林兰的案子了吧?咱们俩都不擅长打架……我……我有点害怕……”

“没用的,李耀要保林兰,我们俩就是他给林兰安排的第一层保护伞,只要我们还在跟林兰的案子,总部就不会掉头来管这边……更何况就算他们想管,现在也抽不出来人手。”

刘队摇了摇头,虽然李耀并没有告诉他原因,但是刘队也暗中起了猜测,他后来找南小六用“测谎”验证了一下,总部的内部果然出现了什么问题,这个问题似乎相当棘手,牵制住了整个总部的一大半异能者。但是当刘队想要继续验证究竟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的异能,也就是那些会根据别人的回答发生改变的“无形丝线”,崩断了。

这是刘队从未见过的景象,不过幸好,他的能力并没有从此失效,但这也让刘队不敢再次去深究总部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们到了。”

刘队将头看向窗外,又核对了三次地图,才终于停下车子。

这是一个小巧的花店,店门口摆放着两大排的蔷薇花架子,粉白色的蔷薇花在阳光下绽放出清新的芳香,一个专业的花店绝对不会这么装饰店面——太过单一了,不过这也从侧面反映了这家店的店长似乎非常喜欢蔷薇花。

“打扰一下,请问有人吗?我们找一叶先生和十叶小姐。”

南小六作为一个资深跑腿,主动去按了门铃,然而却没有人给他回应。

“是没人吗?”南小六看向刘队。

“门没锁。”

刘队轻轻推了一下门,发现房门开着,顿时心中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连忙把南小六拉到身旁:“有人在附近一百米埋伏着我们!”

“什么?”

南小六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但一看到刘队的表情瞬间明白了,连忙摇了摇头回应。

“房子里没人?”

“有人。”

刘队看着毫无变化的“无形丝线”,顿时松了口气,收回了异能,道:“没有危险,进去看看吧。”

和刘队预先的不差,花店内也是空无一人,店内的装饰极为平常,但是如果平常的话就不可能被作为Z市一个异能小队的基地了,刘队毕竟是一个觉醒了异能将近两年的老手,他也是早就发掘出了他的异能的一些“新用处”。

刘队屏息凝神,他的异能“测谎”能够从他的身体内引导出一根根看不见的无形丝线,包裹住他想要询问的另一个人,这一点即使刘队不与对方的身体直接接触也能够做到,于是刘队就曾经研究过他的“无形丝线”究竟是如何分辨他想要询问的人的“身份”的。

这也是刘队异能的第二个隐藏的用处:这些无形的丝线能够感应到周围大约四米内所有的,有足够的智力能够进行判断的生物,在此基础上那些“无形丝线”再依据刘队的指定“束缚”目标。这足够刘队去探测一些并不是十分隐秘的密室了,如果里面有人的话。

果不其然,在楼梯的下方,刘队感应到了一个微弱的意识体。

“在这下面!”

尽管找到了人,但是刘队却有些疑惑,他总感觉这个意识体的存在十分奇怪,但他又说不上来究竟哪里不太对劲。

半个小时后,刘队在一处地板上找到了地下室的入口,然而一打开门,一股刺鼻的腐肉般的味道就传入了鼻腔,刘队眉头一皱,他曾经闻过这种味道。

尸臭。

“这个小队的人是不是都好几天没洗澡了啊……”南小六捏着鼻子,她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味道代表的信息。

刘队拉住不明所以的南小六,自己走下了楼梯,二十分钟后,他怀里抱着一个身穿黑色紧身衣的女人,手里还提着一个大大的黑色塑料袋,回到了花店。

“她是……”

南小六习惯性的缩了缩身体,看着那个黑色紧身衣的女人,这人样貌隐约有点像档案中那个名为“百叶”的女人,但是却披头散发,脸色苍白,虽然还睁着眼睛,但是瞳孔中却没有一丝光彩,嘴里还隐隐约约的一直念叨着什么,活像一个被关在医院里隔离了几十天的精神病人。

“她就是百叶,液态杀手,百叶。”

刘队扶着百叶坐在椅子上,然后慎重的将那一个黑色的塑料到放到了一旁。

“这又是什么?”南小六也注意到了这个塑料袋。

“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为好。”

刘队苦笑两声,制止了南小六想要打开袋子一看究竟的想法,迎着南小六的好奇的目光,他叹了口气,道:“去联系安乐吧,让他给我们安排一家医院,百叶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况都不是很乐观。”

安乐,就是刘队这个异能小队的最后一名成员,也就是那个探查到林兰的“探知类”异能者,安乐是Z市一家大医院院长的儿子,再加上本身身体不适合外出,整个下半身都将近瘫痪,所以刘队也就一直没有安排安乐去一线接触其他异能者。

南小六点了点头,没有生疑,然后去打电话去了。

直到亲眼看着南小六离开,刘队才敢打开他手里紧紧攥着的那个黑色的塑料袋。

那里面是一个熟睡的婴儿,他睡得香甜,可是手中却紧紧抓着一截发臭的肠子,嘴角还淌着口水,小小的头颅被一种奇怪的红色的粘稠液体包裹,似乎是多种东西的混合物,其中夹杂着尸臭的味道和刺鼻的血腥,这是一种何等诡异的场面

南小六是一个纯洁的孩子,刘队并不想用这种恐怖的东西来玷污这个如同他女儿一样的孩子。

刘队当然能猜到这个婴儿是谁。

档案中,一叶拥有预知一个人未来所在的地点的异能,这是一个强大的异能,总部为其取的代号却是“时间高利贷”。

即,每预知一次未来的事情,自己的身体就会慢慢的“退化”,年龄不断缩小,智力也退化到相符合的年龄段,然而身体的机能却不会改变,预知的时间越长,身体退化的时间段也会越长,但两者之间却是有几十上百倍的单位差,就像是时间之神在放一个利息高到离谱的高利贷一样。

得到的只有微不足道的一点点,需要偿还的却是自己的几十年来拥有的一切。

蓝寒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