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世界大战实录·战场篇(上)

第二次世界大战实录·战场篇(上)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章 东南欧沦陷

1.“水星计划”出炉

德国在法、比、荷的胜利,不仅将英国的势力逐出了西欧,同时也大大地削弱了它在东南欧的影响。东南欧诸国在现代军备方面都很落后,因此竭力避免与这个欧洲大陆的头号军事强国发生冲突。

匈牙利、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等巴尔干国家间的紧张关系,因德意两国(没有苏联参加)于1940年8月30日在维也纳强行裁决而趋于缓和。这个裁决使罗马尼亚损失最大。尽管如此,它却寻求和德国建立更加亲密的关系。这是因为它清楚地认识到由于英国在欧洲大陆的势力已不复存在,德国便成了能保卫它的剩余领土和对付苏俄威胁的唯一强国。希特勒准备在一定程度上满足罗马尼亚的愿望,因为首先他对普洛耶什蒂油田感兴趣,德国继续作战的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要依赖它。10月,汉森将军率领的德国军事代表团和斯派达尔将军率领的德国空军代表团抵达罗马尼亚。德国也急于探究罗马尼亚有无参加对苏作战的可能性。时下,这场战争已在德国的谋划之中。

正值德国在东欧进行活动之际,西欧的对英作战仍在激烈地进行,尽管那里令人沮丧的局势已使“海狮”计划推迟执行。

东南欧在经济上的重要性与德国自己的军事计划,使德国对保障东南欧的和平安全十分关切。意大利对此应该心有灵犀。尤其是它于9月13日开始进入埃及以来,现已在西迪巴腊尼陷入困境时更应如此。可是,墨索里尼非但不在地中海全力以赴对付已无力发动有取胜希望的进攻的英国人,反而转向希腊,并在10月28日入侵该国。墨索里尼之所以如此,一则是因德国在罗马尼亚所采取的措施激怒了他;二则是受其外交部长齐亚诺的怂恿,他预计会迅速取胜。众所周知,当时德国对意大利的行径大为震惊,极不愉快。对轴心国各自为政的战争努力早有许多批评,现在再去进行事后批评,实在是多费笔墨,但是有一条似乎可以肯定:即使全然不考虑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的个性与政治上的原因(比如,考虑墨索里尼在意大利的地位),仅就军事上的原因来说,当时也不可能将作战的重心移向地中海,成功地转移作战重心的一切必要条件均不具备。然而必须指出,有人一再劝说希特勒这样做,尤其是海军和陆军的顾问们(例如雷德尔海军元帅)更是如此,尽管德国海军在地中海的实力比其他任何地区都弱。

1940年11月12日,即莫洛托夫访问柏林的当天,希特勒签署了元首第十八号指令。指令明显地反映出盛行于1940年秋季那种对形势捉摸不定的看法。这是在德国空军对英作战失败,推迟执行“海狮”作战计划,以及巴尔干又出人意料地爆发了一场不受欢迎的战争之后。在这项指令中,希特勒认真考虑了对其主要敌人英国发动战争的每一种可能性,并审度了当时的整个欧洲局势:德法关系,说服法国参加对英作战的可能性,西班牙与葡萄牙对执行“菲利克斯”作战计划(德国提议向直布罗陀、加那利群岛和佛得角群岛发动进攻)的态度以及德国对意大利向埃及发动进攻所给予与的援助。指令还注意到东南欧与东欧的形势。

希特勒预见到意大利和希腊冬季作战将会遇到重重困难,并意识到这将给英国在大陆上重新获得立足点提供机会。于是,他指示陆军总司令勃劳希契作好准备,“如有必要,便从保加利亚向希腊进攻,占领其爱琴海以北的领土。这样,便可为德国空军提供有效的作战基地,特别是可以对付威胁罗马尼亚油田的那些英国空军基地”。

鉴于希特勒还认识到土耳其的地位十分重要,“上述决定与其军事行动都是以使用约达10个师的兵力为前提的”。为了加速完成必要的部署,驻罗马尼亚的军事机构将尽快地得到加强。戈林也奉命加强驻罗马尼亚的空军机构,准备在巴尔干东南部部署德国空军部队,还将在保加利亚的南部边境建立一个空军情报告站。将影响到整个巴尔干作战尤其是克里特岛之战的苏联问题,是个大问题。指令在提及苏联这个问题时指出:“为了搞清苏联近期的态度,已经开始和苏联进行政治协商。无论这些协商的结果如何,有关东线作战准备的一切口头指示依然有效。同时,作战准备仍要继续进行。”

到11月中旬,意军在阿尔巴尼亚已被迫采取守势,而且很难守住阵地。德国的首次援助是提供了一支空运大队。但情况已很明显,还必须提供更多的援助。

1940年12月13日,希特勒签署了元首第20号指令。在指令中,他说明了德国准备进攻希腊(称“马丽他”作战计划)的作战要点。我们在这里提起它,只是因为它所强调的思想后来导致了对克里特岛的进攻。

这项指令一开始便指出,阿尔巴尼亚日趋危险的局势使我们感到采取这一措施非常重要,即应当阻止英国以巴尔干战线为掩护在那里建立空军基地。因为这些基地一旦建成就会威胁意大利,威胁罗马尼亚油田。德国进攻的首要目标是爱琴海沿岸地区和萨洛尼卡盆地。然而,也可能有必要经由拉里萨与科林思地峡发动进攻,进而占领整个希腊。德国空军的具体任务是“尽可能使用伞降和机降着陆夺取在希腊沿海诸岛上的英军基地”。

在进攻的目的全部达到之后,参战部队将撤退,“另有他用”。这一耐人寻味的措辞表明,这些作战行动与计划中的对苏作战具有直接联系。事实上,5天后,即12月18日,希特勒签署了元首第21号指令——“巴巴罗萨”对苏作战计划。

考虑到气候有利,原来计划于1941年3月进攻希腊。但是,进攻发起时间推迟了,首先是由于正在与保加利亚进行外交谈判,因为要到达希腊必须假道保加利亚;再者是由于南斯拉夫在3月26日至27日发生了政治动乱;最后是因为德军到4月6日才能开动,而且时间紧迫只能匆忙部署。要做好这些工作,时间又没有。因为对苏作战即将开始,而且作战计划已经坚定不移地执行了。但是,即便如此,还是不得不改变1941年5月15日进攻苏联的原订日期。新的进攻日期定在4周之后。

直到3月末,以空降作战夺取希腊沿海诸岛(即“马丽他”作战计划的一部分)的建议才进而变成占领利姆诺斯岛的实际措施。攻占基克拉季斯群岛只能在占领雅典周围地区之后。因为那里的地形对实施进攻非常困难。

1941年3月26日,作为准备的一项内容,德国空军命令聚斯曼特遣队与第7空军师的师部一同开往保加利亚。由聚斯曼中将指挥的特遣队包括第2加强伞兵团以及炮兵、高射炮兵、工兵和通信部队。这两支部队在保加利亚的任务是在第8空军的指挥下负责执行空降作战。

但是,驻保德国空军还需要支援越过希保边境向希腊军队与英国远征军发动强大的进攻的作战行动,这意味着它将无力实施伞降与空降登陆作战。结果这一行动只好推迟实施。

战争的进展使德国伞兵部队不必再去夺取利姆诺斯岛,但在1941年4月26日,第2伞兵团却携带重装备在科林思地峡空投成功。科林思运河上的桥梁被敌方的一颗炮弹碰巧起爆了炸药而炸毁。但德军很快又架起了一座急造桥。伞兵们俘获了900名英军和1450名希军,其中军官21名。己方仅死亡63人,伤158人,失踪16人。

这次军事行动打开了伯罗奔尼撒半岛的大门,加速了克里特岛之战的进程,并保卫了康斯坦萨—博斯普鲁斯—科林思这条轴心国重要的海上通道,此外便是引人注目地使用了伞兵部队。这次使用伞兵的经验加上先前在荷兰、比利时的经验,也就指明了如何使用伞兵的指导原则。

在同希腊作战进行之际,德第11空军司令施图登特曾于4月20日亲自向戈林作过报告。还可以肯定的是,就在第2天,进而呈报希特勒后,“水星”作战计划终于决定,即从空中夺取克里特岛。

德军最高统帅部作战局一份研究报告表明这样一种观点,即在战争的现阶段,鉴于马耳他岛位于地中海中央,应在夺取克里特岛之前首先夺取马耳他岛。但那时对苏作战即将开始,希特勒的战略重点日益东移,因此,他的注意力更多地集中在巴尔干地区、东地中海、埃及和中东。他在指令中相当明确地指出,夺取克里特岛的目的是要把该岛作为对付东地中海英军的空军基地。

尽管第28号指令中没有明显地涉及夺取克里特岛的战略企图,但我们可以推测出,在4月21日那次重要的会议上,施图登特将军向希特勒阐明的意见,与他在成功地夺取克里特岛之后作战报告中所强调的想法相同。他写道,必须占领克里特岛,因为夺取它是将英军逐出大陆后保卫轴心国的康斯坦萨—科林思—意大利这条至关重要的海上通道的唯一手段,也是为了保证希特勒得到罗马尼亚的石油供应(这是希特勒的长期忧虑所在)的唯一手段。克里特岛在德国人手中将有如下作用:(1)实际上等于把英国舰队驱逐出爱琴海;(2)标志着英国在东地中海的地位受到很大的削弱;(3)为德国空军攻击埃及,尤其是苏伊士运河,提供了一个有利的基地。

希特勒在命令中规定应于5月15日进攻克里特岛,由戈林负责指挥。空降登陆军担任主攻,由已进驻地中海地区空军基地的德国空军部队和在西线已享盛名的第22师实施支援。不过,该师不巧还驻在布加勒斯特地区,而且由于所有可用的运输机急需为实施进攻苏联的“巴巴罗萨”计划作准备,因此它不可能赶上参战。数日后,由林格尔将军指挥的第5加强山地师代替第22师进入希腊。

在整个“水星”作战计划的实施过程中,我们都可意识到希特勒对拟定的对苏作战有种焦虑不安和迫不及待的心情。他毫不掩饰地催促加速作战准备。他要求所有参战部队不要希望在现有兵力以外再增加部队。作战部队的空运行动决不能耽误“巴巴罗萨”作战部署。空降登陆军完成任务之后应立即撤出,“另有他用”。

由此可见,德军从一开始就面临着时间紧的问题,而且在整个作战过程中一直如此。这使德军不得不频繁地变更部署,造成了不幸的严重后果。其原因是对于伞降与机降作战来说,精确的选择时间是成功的关键。然而,巴尔干之战大败英军的胜利使德国战争决策者兴奋至极,他们信心十足地认为这次作战已胜利在望。

2.德军多手准备,志在必得

“水星”作战是首次以德国空军为主,国防军3军相互配合的作战。这次作战的任务交给了勒尔将军指挥的第4航空队,其编成内有:冯·里希特霍芬将军指挥的第8空军和施图登特将军指挥的第11空军。海军支援的作战任务交给了东南舰队司令舒斯特尔海军上将。

由里希特霍芬将军指挥的第8空军在攻占希腊本土的作战中作用显赫,因此它对这次行动的总情况已了如指掌。由施图登特将军指挥的第11空军编成内的大部分部队不得不从德国的驻地和训练营地内抽调。在调动过程中,德军遇到了很大的困难,主要是技术方面的,例如在巴尔干非常缺乏交通线,而“巴巴罗萨”作战的运输量又很大等。但是尽管如此,到5月14日,第11空军军还是成功地在雅典附近集中完毕,并做好了战斗准备。德军还调集了10个“容”—52飞行联队,共502架飞机,准备运送伞降与机降部队。

但是,空军地面部队却未做好准备,其数量也不足以完成任务。由于少数可以使用的机场必须分给第8空军军的轰炸机、俯冲轰炸机和战斗机使用,所以留给第11空军军使用的机场是在科林思、梅加拉、塔纳格拉、托波利亚、达迪翁、埃莱夫西斯和法利龙。在这些简陋的机场上过多地集中飞机对实施进攻克里特岛的作战妨碍极大。飞机所掀起的大量尘埃几乎使机队无法在规定的时间间隔内起飞。第11空军军使用了地面消防设备,试图消除尘埃,但作用不大。

所有的补给物资必须运往比雷埃夫斯港与科林思港。在装载这些物资时所有可直接利用的船舱都利用了。补给船受到水雷与敌潜艇的袭扰,尽管东南舰队司令官作了不懈的努力,但一直拖到5月17日以后才赶到。因为码头与港口设施受到严重破坏,当时又没有合适的劳动力,在卸载这些补给物资时又发生了拖延现象。此后,在转运这些物资时又有耽搁。但是,这次作战的关键问题是为空军提供油料。在5月17日至5月20日期间必须为第11空军军提供79.2万加仑的油料。这些油料仅够10个“容”—52飞行联队实施3次战斗飞行之用。与此同时还必须给第8空军军的部队提供油料。

补给舰船迟迟不到,为机场运送油料又遇到许多困难,这就有必要是推迟作战的发起日期,开始推迟到5月18日,后来又推迟到5月20日。另外,通信系统也远不能令人满意。

但是,把有关的作战参谋机构集中在雅典及其周围证明是有利的。因为这样可使大量的不可避免的矛盾得到迅速解决。同时,由于德国空军参谋长耶顺内克在那里坐镇,也能促使空军总司令迅速作出决策。

第8空军的部队一旦改编和准备完毕,便执行了各种重要的战前任务,诸如:为补给舰只提供空中掩护,对付敌潜艇与水面舰只的袭扰,侦察整个作战海域,攻击在克里特岛周围航行的敌运输与战斗舰只和该岛港湾内的舰船(例如停泊在苏达湾内的舰艇),以及突击英国皇家空军地面部队和防空阵地等等。这些战斗行动不仅给敌人造成了伤亡、破坏,还使德军夺取了该岛的制空权,这是后来空降作战成功的一个重要条件。

作为进攻克里特岛这场总体战的一部分,德国空军在克里特岛周围的许多岛屿上修筑了工事:把基西拉岛与安蒂基西拉岛修建成防空阵地;把梅洛斯岛修建成补给中心和海空救援站;把斯卡潘托岛修建成战斗机与俯冲轰炸机基地。

各作战参谋部只得主要依赖德国情报部(卡纳里斯亲自负责)与空中侦察所提供的情报来了解敌人的兵力与阵地情况。

凡是敌人能从海空运送部队登陆的地点,守军都用巧妙的技术和大量的物资器材有计划地进行了设防。在许多重要机场的周围和北部沿岸修筑了许多易守难攻的坚固支撑点。守军充分了解德国伞兵部队的战术,在入侵部队可能用来空降的所有内陆地区都作了认真的设防。这些地区大多平坦、低洼,为此,守军占领了周围的制高点,构筑了坚固的防御工事。为了把整个地区都置于自己的火力之下,并尽量使进攻者损失惨重,英军在那些被视为适于机降和伞降登陆的橄榄树林内埋伏了狙击手,对所有防御性坚固支撑点进行了十分巧妙的伪装,致使德军借助于详尽的空中照相和冒险的低空飞行也难以辨别。尽管德军费尽心机,并且满有把握地认为发现了敌人的一些防空阵地,但后来才弄清楚原来那些阵地都是用木头“炮”设置的假阵地,而真阵地却设在别处,伪装得十分成功。

德军参谋总部对敌人实力所作的不准确的估计以及对敌阵地的设置位置所作的错误判断,经常在参战部队中反映出来,比如他们认为:希腊人“将不愿再继续作战”;英国兵已“士气沮丧”,一旦遭到德军攻击也“不会认真抵抗”。

德军这种对敌军战斗力的错误估计给整个作战的胜利造成了威胁,结果是使第11空军遭到了极其严重的损失。

鉴于英国情报部门的工作卓有成效,加之德国伞兵部队已经在科林思作战,因此德军试图达成战略上的突然性的希望已成泡影。不仅如此,而且连发动一场进攻性的战术突袭,无论从兵力和时间上来说都是不可能的。由于英国在希腊的间谍活动活跃又富有成效,它对德国伞兵部队与运输机联队在雅典附近集结、装船和运输的情况了如指掌,结果,以亚历山大港为基地的英国海军部队从5月15日开始便在克里特岛附近的海面上巡戈到5月17日,驻克里特岛的英军进入高度戒备状态,准备对付德军的进攻,他们预计德军将在翌日凌晨发起进攻。

在发起进攻之日的凌晨,第8空军军将实施预备性作战,摧毁仍留在岛上的英国空军部队及其地面防御设施。它还负责掩护第11空军头两波攻击部队的接近和着陆,并对尔后作战实施支援。最后第8空军军还要负责掩护参加作战的舰只,消灭克里特岛附近的敌海军部队。

东南舰队司令官将派出扫雷艇与机帆船,这样第1分舰队就可在进攻的第一天晚上在马利姆以西上岸,而第二分舰队可在第2天晚上在伊腊克林以东上岸。运货的轮船则准备在接到苏达湾的水雷已被排除和敌军已被肃清的报告之后便立即扬帆起航。

这项拟订得极其详尽的进攻计划为快速攻占克里特岛提供了胜利的希望。入侵成功的先决条件是占领3个机场。如果在攻占这3个机场中的任何一个时,遇到预想不到的困难,还可以转移到已在德军手中的其他机场去,这样做便有胜利把握了。

3.蚁穴毁大堤

凌晨5时半至6时,第8空军向马利姆和伊腊克林的机场,以及这些机场周围地区和干尼亚城的防空设施发动了预备性进攻。接着,即在空降着陆开始之前,第8空军于7时再次发起了攻击,目的是牵制着陆地区的敌人。尽管守军做了非常周密的准备,但参加战斗的总数为493架德国“容”—52式飞机只损失了7架。

第11空军发动的第一攻击波是根据作战计划中规定的空降作战时间实施的。但由于敌人防空火力猛烈以及飞行员迷航等多种原因,派出的飞机并不是每次都能到达选定的着陆场。负责夺取马利姆的西部大队和负责夺取苏达村与干已业的中部大队以滑翔机各运了半个营(突击团第1营)进行机降着陆。这个营的3个连就在敌防空阵地周围着陆,以便摧毁这些阵地。有两次成功地实施了这项计划,随后参加第一攻击波的伞降部队也纷纷而至。

伞降部队遇到了敌步兵部队的猛烈抵抗,而战前的空中侦察并没有发现这些部队。在马利姆机场以南的斜坡上的抵抗尤为顽强,守军在那里构筑了台阶式的防御阵地,火力十分密集,有些伞兵在空中就被击毙,有的刚一着陆便被击毙,许多人虽然着陆时未被打死,但却无法得到他们的兵器囊。突击团的一个营降落得太偏东。中部大队向控制瞰制干尼亚与苏达湾的阿克罗蒂里高地与加拉塔斯村发动的进攻遭到了彻底的失败。

西部大队与中部大队的战斗一打响便失去了它们的指挥官,这使局势变得复杂了。指挥中部大队的聚斯曼中将在作战刚开始便因滑翔机在埃吉纳岛坠毁而毙命。西部大队司令官迈因德尔少将在着陆前不久受重伤。

直到下午,作战室才了解到这些情况。这是因为当运输机安全返回基地(仅损失1.4%点)和收到第8空军的报告时给人的印象是“第一波已按计划着陆成功”。当时驻雅典的空降军司令部丝毫没有得到伞降部队的消息。临近中午,中部大队发来了一份电报,电文报告说,向干尼亚发动的进攻因损失惨重而受阻。西部大队也报告,激烈的战斗仍在进行,指挥官已负伤。由于最初抱有的乐观态度,所以第二波仍按计划出发,结果酿成了更大的失误和遭受到更大的挫折。

9时至10时,运输机返回希腊的基地。但事实证明在13时之前,不可能让“容”—52作好飞第二架次的准备。每个“容”—52飞行联队起飞时间耽搁达3个半小时之久,其原因是:(1)加油困难;(2)必须首先把坠毁的飞机从跑道上清除掉;(3)起降过多飞机的机场尘埃密布,即使使用消防器材也无济于事。结果各运输机中队都未按战斗序列起飞,也没有同时到达目的地,只是在15时至18时之间才东一架西一架地到达。第11空军的战斗报告说明了如下情况:各个机场之间的电话通信常被切断,因此指挥官们不可能就拖延进攻时间问题进行磋商,也不可能重新安排共同发起进攻的时间。负责指挥第2特种任务轰炸机大队(伞兵运输机)的军官报告:在第一波着陆不久,他便意识到这种情况。但由于未能与他的直接上司(隶属于第11空军的地区作战指挥官)取得联系,于是他便直接向军司令部通话,要求推迟第二波发起进攻的时间。可是无法确定是否作出了决定,即便作出了,遗憾的是,也没有传达到实施第二波进攻的运输机大队。由于同样的原因,也未同第8空军军做出进一步安排。

轰炸机编队按原计划在15时飞临雷西姆农与伊腊克林目标的上空,企图摧毁敌人的高炮阵地,或至少要压制住敌人的火力。紧接着,单引擎与双引擎战斗机飞来掩护伞降部队跳伞,压制对方的防御火力。由于这些飞机的航程短,在16时15分之后便不能再停留,因此大部分部队是在没有战斗机掩护的情况下实施伞降的。

中部大队现由施图尔姆上校指挥。其任务是占领雷西姆农飞机场,尔后向苏达湾推进。东部大队由布罗伊尔上校指挥,任务是占领伊腊克林城及其机场,并扼守该机场,保证后续部队空降着陆。

这两个大队部遭受了严重损失。原因是同第一波一样,它们都降落在防守坚固、伪装巧妙的敌防御阵地的中心。另外,由于运输机是毫无组织地到达的,这使敌人更易于完成其抵抗任务。一些无经验的运输机机组人员犯了错误,把伞兵降落在错误的地点,造成了更大的混乱。由于许多伞兵都不能得到他们的补给囊,所以德军的物资损失也很大。

所有这些情况都使得中部大队未能占领雷西姆农机场。同时在敌人密集的火力下,向苏达湾推进的企图也没有实现。由于运输机在运送第一波进攻部队之际或其后不能及时赶来,当东部大队与敌人接触时,其兵力比原计划少了600人。尤为糟糕的是,进攻的时间耽搁了,这给部队的进攻带来了更大的困难,以致最后东部大队未能夺取预定的目标是不足为怪的。在当时的情况下,布罗伊尔上校只能在夜暗的掩护下集结失散的人员并于翌日清晨向机场发动进攻。

5月20日夜对作战情况的检查表明,在4个空投伞兵的地点,敌军的防御比预想的要强得多。3个机场无一被攻占,克里特岛的局势十分危急。马利姆的情况似乎好一些。傍晚,甚至有人错报:该机场尽管仍处于敌炮兵火力之下,但已被攻占。现在为了按计划使第5山地师进行空降着陆,十分有必要至少占领三个机场中的一个。在目前的情况下,那只有夺取距德军在希腊的空军基地最近的马利姆机场。虽然它比伊腊克林机场小得多,但看来可为进攻部队的胜利提供最美好的前景。

马利姆机场南面的107高地是英军防御的要点。不过,开始德军并未从空中照片上看出它的重要性,因此只派了一个由科赫少校率领的加强连,搭乘滑翔机向107高地发起突击。结果伤亡惨重,突击被击退。西部大队指挥官迈因德尔少将着陆后很快认识到敌人防御阵地力量雄厚。该阵地从机场的西部边缘沿塔夫罗尼蒂斯河床通过107高地的西坡向南延伸。他立刻增加4个连的兵力向机场方向实施正面进攻,另外派出两个连从南面包围高地。马利姆周围的阵地由新西兰第22营扼守,营长是安德鲁中校。在通信与信号系统均遭破坏后,他认为已不再能对其部队实施有效的指挥,于是便在强大的压力下趁着黑夜撤离阵地。这次“从马利姆的撤退”导致了整个克里特岛的失陷。

这一天,英军总司令弗赖伯格将军截获一份德军将把第3伞兵团投入战斗的指令。这项指令提供的情况加上他对整个局势的看法,便使他对将来可能发生的事情比较清楚了。深夜,他向韦维尔将军报告,如果海军能够阻止敌人从海上发动的入侵(他们推测德军主要是从海上入侵),那么他自己的部队是有足够的力量,并且完全能够对付所有可能来自空中的进攻。不过他也指出,敌人猛烈的空中突击,使他的通信与信号系统的效能已经降低。但他向上级报告时还不知道当时情况的严重程度,例如,他不知道新西兰第22营已从马利姆撤退,结果已在他防御最薄弱的地段大开了缺口。如果他知道这些情况,毫无疑问,他势必会竭力在夜暗的掩护下派援兵援救马利姆。

施图登特将军预期在5月20日至21日这个具有决定作用的夜间发动猛烈的进攻。当这一设想未成为现实时,突击团的那些疲惫不堪的残部在5月21日清晨却获得了一个喘息的机会。他决定集中全部力量进攻马利姆,从而使力量对比发生了有利于德军的变化。他之所以能够作出这项决定,原因之一是,当时尽管团通信主任损失了他的大部分器材,他却与驻雅典的空降司令部成功地建立了无线电联系。

5月21日上午,一些携带武器、弹药的“容”—52飞机在马利姆滩头降落遭受了一些损失,一架“容”—52飞机在马利姆机场降落。然而,由于机场的跑道仍处于敌步兵与炮兵的密集火力之下,所以虽然为山地营着陆作好了一切准备,还是不得不再次推迟。要增援西部大队并作出更大的努力使机场完全置于德军控制之下,唯一的途径是继续空投伞兵,德军这样做了。大约在17时,德军占领了马利姆,并且牢固地控制了机场。这一战果是在第8空军的十分有效的支援下取得的。第8空军军享有绝对的制空权,向敌人的防空阵地和坚固支撑点实施了连续的攻击。同时,从16时起,一个加强山地营的第一批空降组冒着敌人不间断的炮火和机枪火力在机场着陆。许多“容”—52飞机在着陆过程中被摧毁。但是,目前已可以继续着陆,扩张战果,并向前推进,于5月22日,与干尼亚和苏达湾附近的中部大队会师。下一个目标是,扩大马利姆这一桥头堡,由此出击,将敌人从苏达湾的海军据点中赶出去。在那里,英军的快速舰艇仍利用夜暗不断地运人补给物资。5月21日,德军的运输机给中部大队运来了弹药,但占领加拉塔斯周围高地的企图却失败了。进攻部队遭到损失,受到很大的削弱,只能扼守已攻占的阵地,牵制敌人的部队。

留在雷西姆农附近的德军击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攻击。它们在弹药与其他补给物资的支援下守住了阵地,虽然曾遇到一些困难。

在伊腊克林附近,东部大队被切成两段。西段的部队在第八空军的近距离支援下,试图突入伊腊克林。开始打得还不错,以后却遭到敌人的猛烈抵抗,进攻受挫。结果那些已经突入该城的部队只好撤出。东段的部队由布罗伊尔上校指挥,企图占领机场,但未成功。部队没有重型武器,进攻毫无获胜的希望。由于它的失败,空降军不能按计划将第五山地师的部分部队机降到伊腊克林着陆。

但是,由于占领了马利姆,据第十一空军截止5月21日夜的报告说,它已绕过伊腊克林这个重要地点,并受命巩固德军在马利姆的阵地以及向干尼亚发动进攻。第5山地师师长林格尔将军现已升任西部大队指挥官。翌日,该师的三个营在马利姆机场登陆。

4.舰队与空军的对抗

进攻克里特岛的重要问题之一是迅速提供重型武器。完成这项任务的唯一理想途径是用机帆船与商船从海上运进武器。德军企图执行这项任务并同时阻止英国海军把援兵送上克里特岛的军事行动,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第一次“海空之战”。很明显,英国人在空中处于劣势,他们希望使用能够在东地中海投入作战的强大的海军部队来弥补这个不足。英军认为,德国人将会发现单靠空军夺取克里特岛是不可能的,所以估计大量德军将试图从海上登陆。

第8空军军已经收到了如下指令:在作战的准备阶段要不断地监视克里特岛周围的海面,并袭击在这一海域中看到的所有运输舰。第8空军报告称,在执行这项指令中,到5月20日止,已击沉或重创27艘敌舰船。

两支由机帆船编成的船队根据计划从比雷埃夫斯与哈尔基斯驶出,由意大利的“狼”号与“人马座”号鱼雷艇护航,载有一支约2300人的山地部队和重装备,在进攻克里特岛的当日夜间,抵达了战斗出发地点——梅洛斯岛。第4航空队要求东南舰队司令竭尽全力保证第一支船队于5月21日夜幕降临前,在马利姆附近靠岸。德国当局还试图说服意大利舰队出海,以便把参加克里特岛作战的英国海军部队引开,但是被拒绝了。

5月20日至21日夜,英国海军部队越过在其东侧的克里特岛,又穿过该岛西侧的基西拉海峡,搜索了克里特岛以北的海域,并沿该岛北部的海岸巡戈。英国海军在搜索过程中,轰击了斯卡潘托机场,但未造成很大的破坏。正在待命出击的攻击力量强大的第八空军看到时机已到,于是在5月21日晨向正在撤离的英国海军舰队发起攻击,击沉“大后”号驱逐舰,重创“阿贾克斯”号巡洋舰。当时仍在该岛以南进行战斗的第8空军于上午9时报告说,克里特岛以北的海域已没有敌人的海军部队。接近中午,第一支由机帆船编成的船队继续从梅洛斯岛向马利姆行驶,可是下午被英国皇家空军侦察机发现了。夜间,遭到新抵达的英国海军部队的攻击,这支部队包括“狄多”号、“奥赖恩”号和“阿贾克斯”号巡洋舰以及四艘驱逐舰。多亏意大利“狼”号鱼雷艇(艇长米姆贝利)的英勇奋战(直接中弹18发)和船队的迅速四下疏散,只有十艘舰只被击沉。其余的船只则在伯罗奔尼撒半岛的南海岸避难。关于如何将重型武器与援兵运入克里特岛的问题仍未解决。第2支船队在5月22日清晨又遭到英国第2支特混舰队(其编成内有“佩思”号、“水中仙女”号、“加尔各答”号、“卡莱尔”号巡洋舰和两艘驱逐舰)的攻击而被立即召回。两艘船被击沉。只是由于意大利的“人马座”号鱼雷艇(艇长西加拉)的救援与德国空军立即实施的多次攻击才使损失减少到如此小的程度。为了支援正在发动进攻的海军舰队,坎宁安海军上将派出了第3支特混舰队,其编成内有“厌战”号与“勇士”号战列舰、“格洛斯特”号与“斐济”号巡洋舰以及7艘驱逐舰。5月22日一整天,英国特混舰队与由第10空军的轰炸机和俯冲轰炸机支援的第8空军展开了连续的激战。“格洛斯特”号与“斐济”号巡洋舰以及“快轮”号驱逐舰被击沉。“水中仙女”号巡洋舰、“厌战”号战列舰被重创。“卡莱尔”号防空巡洋舰与“勇士”号战列舰受创较轻。英国海军就是这样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才赢得战胜德国运输船队的胜利。翌日,即5月23日,得到加强的第八空军发动的攻击使英国在克里特岛以南海域又损失了两艘驱逐舰——“卡西米尔”号与“凯利”号。德国空军首脑对于英国人是否会把这场在“狭窄的海域飞机对军舰”的作战的胜利让给他们仍无把握。但是,5月24日坎宁安海军上将坦率地向伦敦报告,他的部队迫于德国空军攻击的巨大压力,昼间已不能在爱琴海或克里特岛周围水域作战。任何企图阻止敌人把部队与补给物资从海上输送登陆的做法都必然会使东地中海舰队蒙受惨重的损失。然而,伦敦对于德国人将会发现他们不可能从空中夺取克里特岛(尤其是他们只占领了一个飞机场——马利姆飞机场)这一点还相当有把握,因此坎宁安在亚历山大港得到的答复是决不妥协,英国海军与皇家空军必须不顾一切风险阻止德国人将更多的援兵送入克里特岛。根据这项指示,英国海军舰队必须在昼间实施消灭该岛以北的德国运输船队的作战,并准备蒙受巨大的损失。但是,尽管英国当局发布了这些指示,却不可能把更多的战舰从西地中海调往克里特岛。因为驻守在直布罗陀的H11舰队、本土舰队的全部舰只以及其他所有可以使用的舰只都被动员用于猎捕德国“傅斯麦”号战列舰了,该舰正在大西洋中“逍遥法外”。

尽管如此,5月24日至25日,英军夜间增援克里特岛北部沿海的活动仍在继续进行。5月26日,甚至“可畏”号航母也出现在那里,并以12架舰载飞机袭击了斯卡潘托岛上的机场。当天下午,它遭到德国轰炸机的猛烈轰炸,右两处直接中弹,与此同时“努比亚人”号驱逐舰被炸掉了尾。次日,隶属另一支特混舰队的“巴勒姆”号战列舰在卡斯岛东南水域因遭到攻击而受创。

所有这些作战行动都十分清楚地表明,在占优势的敌空军飞机的航程内,一个舰队如果没有充分的空中掩护是不能实施海上作战的,否则就要付出十分高昂的代价。

5.成功撤退

英国决定不惜任何代价保卫克里特岛,所以此时来自埃及的英国皇家空军飞机再次出现在该岛的上空,重点攻击了马利姆机场。携带副油箱的“飓风”式战斗机甚至在伊腊克林机场降落。但是这些努力成效甚微,主要原因是在同日夜间,德国人早已把战斗机转移到马利姆机场去了。

5月22日夜,林格尔将军接管了马利姆地区的指挥权,他重新组织部队,并开始对该岛的西部进行扫荡,以防止来自西部和南部对其基地的威胁。5月25日,卡斯特利陷落。

在向克里特岛东部的干尼亚与苏达湾开进时,林格尔把部队分为两个大队,一个由他的山地部队组成,任务是向南成扇形展开,在坎坷不平的山地上前进,另一个由伞兵部队组成,任务是沿海岸向前推进。

山地部队这次推进的结果是,5月24日晚与干尼亚以西的中部大队会合。这样德军首次以在右翼实施的一次大规模合围机动战胜了守军。

在5月24日后的数天里,德军有秩序地调来更多的援兵编进林格尔将军指挥的大队里,使他得以实现自己的作战意图。他能得到多大程度的增援取决于现有的运输机的数量和岛上其他参战大队所需的补给物资的数量。要减轻空运大队的过重负担以及输入坦克等重型武器的唯一途径仍然是海上运输,要求昼间有强大的空中护航机队的掩护,而且对所涉及的整个海域进行彻底的侦察。德军这方面的首次成功,是在加强了对梅洛斯岛和基西拉岛的对空防御之后才取得的。5月28日,一艘拖轮把载有四辆坦克的两艘驳船拖入马利姆。总的来说,英国海军在克里特岛之战的关键日子里确实起到了阻止德国人从海上将其援兵与补给物资输入克里特岛的作用。夜间,英国海军完全控制着克里特岛周围的海域。如果德国空军没有在昼间对任何舰只的活动保持严密的监视并一发现情况就迅速作出反应,那么穿越山地前进的林格尔将军的部队就可能使英国人有机会把意义重大的援兵输入苏达湾。当时的情况是,只有航速最快的敌舰才能在夜间到苏达湾作一次往返航行,而且这些舰船也只有部分航程在德国空军的飞行半径之外。英国这样的舰船很少,即便是有也只能运载几百人。

5月24日,林格尔大队的进攻在加拉塔斯受阻,敌人在那里构筑了坚固的阵地。在干尼亚以西的高地上,弗赖伯格将军集中了苏达湾地区的所有部队。这是在两个决定性地点前面的最后一道障碍,争夺克里特岛的最后一战就是在这里进行的。5月25日,英国皇家空军再次参战,它的轰炸机与远程战斗机从埃及出发向马利姆机场发起攻击。可是,向目前已成为岛上重要的德军基地的地点所发起的空袭势头太弱,成效甚微,而且也为时过晚,无法扭转失败的局面。同样,德军在马利姆的情况也不妙,飞机在狭窄的机场上着陆时不断坠毁,机场跑道上可利用的有限的空地,因飞机残骸的不断堆积变得越来越狭小。但是,装备由缴获到敌人坦克的登陆队十分迅速地消除了障碍物。

由于登陆队的努力,为山地师输入所需的援兵成为可能。5月26日,第六山地师又有一个团在机场着陆。此后,这场旨在粉碎敌人抵抗的作战按预定计划顺利进行。5月26日,第8空军向干尼亚发动了一场大规模攻击之后,德军突破了该城以西的敌阵地。翌日,彻底粉碎了敌人在干尼亚的抵抗,德军占领了该城。5月28日德军占领了苏达湾,次日又占领了雷西姆农,并与在伊腊克林周围驻扎的东部大队会合。5月22日,意大利人对克里特岛的局势进行了判断,认为局势十分有利于他们参加征服该岛的作战,因此,建议提供一个装甲连。这支相当于一个加强团的远征部队于5月28日在锡提亚登陆,尔后向耶腊皮特腊推进,在前进中并未遇到什么抵抗。意军的目的是使英军无法撤至该岛以东,并从那里撤走大批部队。这次登陆对克里特岛之战的结局根本未起到任何作用。

到5月26日晨,弗赖伯格将军已十分清楚地认识到,克里特岛的失陷只是个时间问题。他把他的想法向中东部队总司令韦维尔将军作了报告,并告诉他,在过去几天连续的战斗和集中轰炸攻击中,克里特岛上的英国部队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如果允许立即撤出,还有可能救出一些参战部队。弗赖伯格还说,当然,如果认为在该岛坚持每一个小时对中东的局势都是重要的话,他将继续尽最大的努力指挥作战。

韦维尔回答说,情况确实如此。他曾请示过丘吉尔,丘吉尔仍坚持认为,克里特岛之战的胜利是绝对必要的,要求韦维尔向克里特岛提供保证取胜的援助。但是,严酷的现实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当传来伦敦对此问题的答复时,韦维尔获悉驶往克里特岛的又一支运输船队在遭到德国空军猛烈的攻击之后,已经被迫调转航向,返回埃及。

在克巴特岛上,守军的情况在5月26日这一天急剧恶化了。第二天,弗赖伯格将军下令,准备从该岛南海岸的小港斯法基亚撤退。5月26日至5月27日的夜间,莱科克上校率领的两个突击营在苏达湾登陆,这支新锐部队在执行后卫任务时打得很顽强,使幸存的守军得以从马利姆与干尼亚撤至克里特岛的南岸。与此同时,德军向东部的推进打消了守军想撤往雷西姆农与伊腊克林的一切念头。

5月28日至29日的夜间,守军从北岸港口撤出约4000人。为掩护撤退英国海军损失了“赫里沃德”号与“帝国”号驱逐舰,共800人丧生。这两艘战舰都是在企图通过卡索斯海峡时被击沉的。与此同时,“阿贾克斯”号、“奥赖恩”号与“狄多”号也被击伤,留给守军的唯一出路是设法从克里特岛南岸逃脱。

撤退的集结点在斯法基亚一个坐落在一座近乎垂直的悬崖峭壁脚下的小渔村。这座峭壁高300多英尺,只有一条险阻的羊肠小径可以通行。昼间,等待撤离的人们必须尽量隐藏好,以免遭到德国空军的袭击,在这同时,在他们背后的山地上,后卫部队与紧追不舍的德国山地部队正在激战,战斗是沿着南部一条穿过一片光秃秃的干旱地上的难于通行的道路进行的。后来,弗赖伯格将军把这条道路称为英军的“悲惨之路”。

撤退行动是从5月28日至29日的夜间开始的。一支由英国巡洋舰、驱逐舰与商船编成的舰队在四个夜晚共撤走1.7万人。在夜间短暂的几小时之内,从开阔的海滩上英国能撤出远征军的二分之一,这确实是一个壮举。对此,第4航空队的指挥官当时并未充分认识到。从撤退一开始,英国人便把5月31日至6月1日的夜间定为撤退的最后日期。他们感到任何进一步的损失与受创对地中海舰队来说都将不堪重负。情况果然如此,除“佩思”号巡洋舰和3艘驱逐舰受创之外,“加尔各答”号防空巡洋舰在距亚历山大港一百英里的海面上又被一架“容”—88型轰炸机击沉,这确实更加重了英国海军为保障从斯法基亚村的撤退所受的损失。空军中将特德把留在埃及的3个皇家空军战斗机中队用于在昼间执行护航掩护任务,这总算避免了更严重的损失。

人们通常把英军的死、伤、被俘数字估计为1.5万人,但一个更可靠的报告认为比这个数字要多743人。同时,海军还损失2011人。现在,已可以对德军在克里特岛作战中的损失做出可靠的估计。这个数字远低于丘吉尔原先所做出的“击毙5000多名伞兵”,总计打死打伤1.5万名德军的估计。在对所有的官方与非官方的资料进行认真的研究之后,估计在参加这次作战总数为2.2万名德军中,死、伤、失踪人数只有6580人。

尽管我们所说的这个数字远远低于丘吉尔所做的估计,但要高于德军在整个巴尔干之战中的全部伤亡数字。在巴尔干之战中,德军死、伤、失踪总数为5650人。在克里特岛之战中,德军以较小的代价赢得了难得的胜利。这一胜利使德军的登陆作战似乎成为不可战胜的了。

在没有制海权的情况下,德军只有依靠其空中优势和独一无二的强大的伞兵空降部队进行这次战役,这是世界上唯一的以空降部队为主实施的进攻战役。但由于天时和地利以及盟军早有准备,原本可能的“辉煌”最后却使克里特岛变成了德国伞兵的坟场。从对历史的影响来说,克里特岛空降战役,对西方产生很大影响。美、英军事当局认为戏剧性的克里特岛空降作战,作战思想大胆新奇,具有极高的想象力,是历史上的第一次。美、英从而得出结论,盟国要打败强大的德国军事机器,空中机动是绝对必要的,从此美、英加速了空降兵建设的步伐,于当年他们就组建了大规模的空降作战部队。

马夫主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