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仲

十仲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91章 瀚瀚自首瞒旗袍

挽着我的手臂,我被泠儿给拖出了心绪定静殿的门口。

她的脸上,已经漾起了不少的笑容。

“君儿,我就知道你最厉害了!竟然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就将王堡里的大火给全部熄灭掉了…”

相信她已经知道我是怎么处理那件事情的了,所以她才会露出如此满意的笑容。

再次将我带到之前被脱沥填满的端木的房门前,之前那张上面有罱氏兄弟与邱邱的照片,出现在了脱沥与地面的缝隙间。

拿出来再看,照片上面邱邱的脸,已经彻底不见了…

只剩下罱氏兄弟两个人…

对于不再属于是这个世界的邱邱来说,她算是彻底离开了我们这里…

至于她去到了哪里,就不得而知了!

“哎!”

这么一个叹息声,十分的耳熟!

总感觉,是一个已经很久没有听到的声音!

回头看去,是司翰翰!

他那一副满脸惆怅且憔悴的样子,已经让我猜到,他经历了什么。

也就在此时,似乎是知道了翰翰的到来,僧人也冷不丁的从自己的房屋里走了出来。

看到翰翰的表情与眼神,他一脸无奈的将手搭在了翰翰的肩膀上,小声安慰道:

“翰翰…我们知道!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所以这段时间你没有去食堂做饭,我们也都没有去打扰你…”

翰翰的眼神中,倒是开始透露出了一丝坚定,但声音还是略微颤抖的说道:

“大师!我已经没问题了!我会重新振作起来的!”

翰翰的表情,虽然看上去已经没事了;

但他的眼神中,还是流露出了些许难过的神情…

没错,这件事换谁都一样…

翰翰似乎有事想要对僧人说。

始终站在僧人面前,也让僧人感到颇为惊讶。

“翰翰,怎么了?你难道有事要和我说?”

“大师…”

看了看我和泠儿,又看了看僧人,感觉他即将要说的,好像有些难以启齿…

“翰翰,你是不是有事要单独和我说?”

“有翌君在,也可以说!是这样的!前段时间,我看到水白珍了!”

对于翰翰的这句话,僧人表现得相当惊讶。

不仅僧人如此,也让我吃惊不小!

要知道,水白珍消失的那天,还是在我去祖宗寝陵找仄仄,为青楼里那位叫绵儿的女孩子超度时,看着她离开的。

没想到过了这么久,还能再次听到关于水白珍的消息!

“什么时候?在哪里?”

“那天,我看到她了!她从你那里,心绪定静殿门前的阶梯走下来…我还看到你也在上面!你好像没有阻拦她…”

对于这件事,僧人是知道的!

不仅僧人知道,我也知道!

没错,就是那天!我也看到了,水白珍是在僧人的面前,离开这里的。

“对!因为那天,我在处理别的事情…珍儿和我提了一句,我根本都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她,她就自说自话的走开了!那个珍儿,翰翰,你说你看到她是在哪里?我去抓她回来!”

“大师,这件事,你别生气!那天,我跟在她的身后,去到了绝豹城池!”

“她去那里做什么?”

“后来我跟着她,一起去到了那里。我看到了,她是去找一个亲戚的!她在那里与亲戚团聚后,又离开了。我特意去找到她的那位亲戚,她的亲戚说,因为水白珍的一个远房姐姐生病了,去了绝豹城池,要找一个非常有名的郎中看病。”

“水白珍知道那件事之后,就赶紧过去了!”

“怪不得了!不过也是奇怪了,她既然有姐姐,为什么还说自己是孤儿呢?而且…”

僧人没有把话说完,而是看向了我这里…

说句实话,我也没有搞懂,一会这么说,一会那么说,到底谁的话,才是最终版本?

僧人没有再看向我,而是将双手搭在了翰翰的肩膀上,将他给推到了心绪定静殿的门口。

“大师…其实我…”

翰翰竟然还有话想要和僧人说?

看到翰翰吱吱唔唔的表情,僧人突然将眼神聚焦起来,并看向了他的眼中。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在瞒着我?”

“大师…”

话说到一半,他就将头给低了下来,并继续低声说道,

“我有一件事,对不起你…在筝君死去的这段时间里,房屋里,多出来一件奇怪的衣服…”

“衣服?男人女人的?你确定不是你的衣服?”

听到翰翰的话,泠儿突然激动了起来。

她飞奔到翰翰面前,仔细的盯着翰翰的眼睛,使得翰翰开始闪躲、并回避起泠儿的眼神、

“有问题啊!是不是一个女人的衣服?”

似乎是被问到了问题的点上,他的脸红了起来。

“啊…”

他的声音变得更加小了起来。

也正是他的这么一个举动,更加坐实了泠儿的猜测。

“司翰翰,你可以啊!没想到,你原来那么早就从筝君的那件事件里走出来了啊!”

翰翰的表情有些惊讶,没敢多想,而是将身子给转了过去…

“蜻蜓人,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也觉得好奇怪,从一天晚上开始,我家中莫名其妙的就多出来了那件衣服…”

“还晚上?司翰翰,你可以啊!什么时候的事?”

“蜻蜓人!别这样…”

看到司翰翰被泠儿逼问的有些吱吱唔唔,僧人终于开口为翰翰解围。

“僧人,这件事,要不要我和泠儿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好!这件事就交给你们了!”

好在翰翰的房屋是在一层,根本不需要走太多的阶梯就可能到达。

当进入到翰翰房间之后,让我发现,他的房间里,已经几乎看不见筝君的影子了,除了在非常显眼的壁橱上,放着的一张照片。

照片里,正是翰翰与筝君亲昵的合影。

将我们带到右手边的房间中,他先是迟疑了一下,随即将其中一个衣柜给打开了…

放在里面的,正是一件非常普通的白色衬衫…

泠儿似乎并不相信眼前的一切,而是亲自上去,动手翻找起来。

『君儿,你去那个房间看看!趁翰翰上厕所这段时间!』

而在另一间房间的衣橱中,其中有一个抽屉的下方,露出了一件样式有些奇怪的衣服一角!

“你们…”

刚想要将抽屉打开,翰翰已经来到了我的身后…

他的表情,一脸抗拒,难道他非常不情愿我将抽屉中,那间露出一角的衣服给拿出来?

越是这样,越是要将这件事给调查到底。

当我将这件衣服全部从抽屉中抽出来的同时,泠儿也来到了门口。

被我拿在手中的,并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衣服,而是一件颜色较深的旗袍——

生前的筝君,从来不穿这种衣服;

而且我手中的这件旗袍,大小和筝君的身子也完全不一致!

冲到我面前,将旗袍在自己身上试穿了几下之后,随即将身子转了过去。

“翰翰!这个女孩子,你认识的,对吧?”

泠儿难道连这种事情都能感觉出来?!有点不可思议…

“嗯…对的…”

翰翰也是相当直接,只是在泠儿这么一个并不十分确定的猜测下,他竟然坦白了出来,

“翌君,蜻蜓人,其实…不是我想隐瞒,是我知道她终究有一天还是会出来…”

“出来?翰翰,这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翌君…”

他突然将原本低下的头给抬了起来,

“你知道黄靡魔吧?”

“啊?——黄靡魔?”

“正是…你应该知道靡魔,但你好像不是特别清楚黄靡魔是怎么回事…”

“黄靡魔是为数不多的靡魔中,藏匿在悲伤意识中的其中一个。可能因为翰翰思念成疾的关系,使黄靡魔出现在了这里…君儿,我突然明白黄靡魔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

“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沉思了许久,她拿着旗袍,进入到了厕所中…

让我有些明白,她想要干什么了…

只是那么一件宽大的旗袍,被她穿在身上的话,会让她的身子看上去显得十分臃肿…

当她从厕所里出来的那一刻,不仅让我眼前一亮,就连翰翰的眼神都变直了…

原本我还以为那么宽大的旗袍,被她穿在身上会显得十分臃肿,没想到,这件旗袍穿在她的身上,会显得如此合身,如果没有亲眼看到她将旗袍给拿进去,还以为那是她着自己的衣服…

“有那么好看吗?难道不合身?”

“不是…我就是感觉,刚才旗袍看上去还很大的,为什么你穿上去正正好好?”

“你也觉得吧!我也发现了,我还以为旗袍有多大,没想到穿上身的那一刻,它竟然会正正好好的合身,就像是定做的一样!好奇怪…”

“也就是说,你穿上身之后,衣服会自动收缩?”

“对!”

这件事,感觉好像必须要找到黄靡魔,才能找到答案…

只是这黄靡魔现在在哪里?

“翌君,我记得黄靡魔的口中,一直叫着两个字‘这这’…它难道是想要找‘这这’这么一个物辔?还是一样物件?”

这这?仄仄?

感觉更像是仄仄…

还真的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翌君,你叫我?正好我有事情找你!”

“什么事?”

它没有说话,而是将手伸了出来。

它的手中,什么都没有,但却可以看到有一缕土黄色光芒,从它的手心中漂浮起来…

“这是什么?”

他的笑容变得诡异起来,难道它这是在寓意着什么?

唯沐君君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