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仲

第19章 行使权力随身跟

他并没有在意我的目光,而是拿着手中的武器,去到了鹤君姐姐的面前。

“鹤君,你这是第几次犯下大错了?你一定要做出无法弥补的滔天大错之后,才会停歇你犯错的步伐吗?”

转而将目光看向我,似乎是将惩罚鹤君姐姐的权利全部交到我的手中。

“翌弟弟,求求你了!帮我和大师好好说吧!我改还不行嘛!?再说了,那件事真的不是我的错!要不然你也把蝶君姐姐和我关在一起吧!否则我真的很孤独的…”

“休要胡闹!惩罚岂能牵连无辜之人?——翌君,这件事请不要听鹤君的话!请三思而行!以免日后节外生枝,演变到后来无法收场!”

“大师,这件事就交给翌君来处理吧!我相信翌君会处理好这件事的!您就先请回吧!”

“好!相信专神会协助翌君处理好这件事的!小僧我,先行告辞了!”

说完,僧人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中。

“专神,你能不能帮我求求情!让翌弟弟不要对我进行惩罚?”

“鹤君,此事已经不能由我来做主了,得完全让翌君来处理!”

对自己家人进行处罚…

这件事,我还是第一次做,到底应该怎么做?

“翌君,我可以给你一个忠告!”

小专的样子看上去十分神秘,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的办法…

竟然听不到他心里想的,还真的是会隐藏自己的心事。

将我和鹤君姐姐带到藏书阁的门前,他竟然停了下来。

难道也是让我将她给关进里面,面壁思过?

看向鹤君姐姐,她的脸上,好像少了很多担忧,看上去想的相当从容,难道对于这样的结果,她很满意?

“鹤君姐姐,你先进去面壁思过吧!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出来!”

“哦…”

她故意将脸耷拉下来,暗中瞥了小专一眼之后,在郑尔尔的带领下,她被关进了藏书阁中。

“跟我来!”

将我带回到貅嗣广场上的大树旁,小专才说了出来;

“翌君,对于鹤君的事情,你一定要严肃处理!因为不是一次、两次,已经是很多次了!之前的翌君,在处理鹤君的事情上,也是十分的头大!而且之前我和你说过,鹤君的事情,一定要严肃处理!”

“我就和你说一件,关于之前她的事情吧!”

“和间时仲的那件事,想必,你已经知道了,我就不说了,我再和你说一件关于她的事情!”

“你也知道,她最喜欢和姐妹玩捉迷藏了,正是这个捉迷藏,让她又一次躲在了祖宗寝陵。她是知道的,那个地方不能随意进入,但她为了玩游戏,就那么进去了!而且她一脚踩在了太祖的头上!”

“正是这一记踩踏,大师对她进行过一次最为严厉的批评!在经历过那次事件之后,她算是收敛了一点!但她的品行就是那样的!明明是她自己的问题,她总是用一句‘这件事不是我的错’作为借口,以逃避惩罚。”

“无奈之下,之前的翌君,让她呆在自己的房间之中,并说如果他不出现在她们的住所处,就不允许鹤君走出房间一步!”

“后来她做了一件非常出格的事情,她让筝君假装她,她自己假装成你的样子,欺骗了我们所有人,大摇大摆的出来了!后面的事情,你就知道了,因为那个时候,你做了那件事之后,从我们这里消失了,她就找理由,说是要到那个空间里去找你!”

“大师也说过,不允许她出去,但看到你一直在那个空间和这个空间来回穿梭,所以他才默许鹤君这么来回走动…”

原来这中间还发生过这种事情!

小专这么和我说,难道是想要告诉我,将鹤君关进自己的家中,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没错!你只有将她关在家中,和之前的你做法一样!这样才能避免她不会再犯错误!”

“她不是会假装我吗?她那么做,难道你们都不知道吗?”

“如果她没有收起自己的气息,假装其他人的话,我们是知道的;但如果她收起自己的气息,我们就一点都不知道了!”

“这么厉害?难道你们都无法辨别她收起气息之后的样子?”

“除非被她假装的另一个人出现,否则我们是不会知道的!”

“是谁教她那个技能的?”

“之前的你…”

之前的翌君还真的是什么事都做!真给我搞的有点不知所措了!

“不过,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她身上有一个物辔,就像你关掉预知事物技能一样,只要将那个物辔拿过来,她就无法使用假装其他人的技能了!”

“那样物辔是什么?”

“假辔石!”

我就知道!之前看《貅嗣达克力辔录》的时候,我有看到过这个物辔!

话不多说,带着小专再次来到藏书阁门前。

郑尔尔竟然在我们离开之后也走开了,而且再也没有回来过!难道他不怕鹤君从里面出来?

“就像你上次看到的那样,如果没有人过来,她是无法从里面出来的,只有你可以独自从里面出来,只是现在你很多事都记不得了,所以她想要出来,也根本出不来!”

『鹤君姐姐,你出来吧!』

她冷不丁的出现在我面前,着实给我吓了一跳!

她面带微笑的样子,还真的让我难以琢磨,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翌弟弟,我就知道,你还是心疼我的!”

“东西交出来!”

“什么?”

她很茫然的看着我伸出的手。

她应该还不知道我心里想些什么。但愿她可以明白我想要的,正是她手中的假辔石。

“不行!假辔石不能给你!”

“你不给我!我就要明抢了!”

“你敢!”

她的身上,好像有弱点!

将蓝光直接照在她的腰间,她突然“哎呀!”一声叫了起来。

还真的有!

她想要从我手中将假辔石抢夺回去,只可惜她动作慢了一拍,直接将手摸在了我的手背上。

“还给我!”

“你跟我来!”

“不跟!你是大坏蛋!我不会喜欢你了!”

“你哪里走!给我过来!”

“我就不来,我看你还能对我做出什么事情?”

没有再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

从她的身后,直接冲到她的面前,一把将她抄起来,并抗在了肩上。

与小专一起,瞬移到了她家房屋门口。

“你自己进去,还是我送你进去!”

“你放开我!你怎么可以对自己的姐姐做出这种情侣之间才能做的事情?下流胚!大坏蛋!臭流氓!翌弟弟,你竟然吃你姐姐的豆腐,你完蛋了!放开我!”

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直接将她带进房间之中,将她扔在沙发上的瞬间,瞬移到了小专面前,并将她家门口的圆圈由粉红色改成了蓝色,而且让圆圈逆时针旋转起来。

『呜呜!我竟然这么弱!连自己的弟弟都打不过了!』

『鹤君姐姐,你就在家里好好反省吧!这些事情,由不得我这么做,我还要听僧人的话!要不然我在这里的位置就难保了!』

这么直接将僧人搬出来,是不是有点对不起僧人了?

无妨,只要将她困在家里,怎么做都是对的!

“小专,这件事总算是完美的解决了。接下来,我是不是要将假辔石给放好?假辔石现在应该放在哪里?”

“你的房间之中!”

看来,现在这个时间点,是到了应该睡觉的点了。

与小专分开,来到房间之中。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泠儿竟然站在我的房间之中!

似乎是知道我要回来了,她直接面对门口这里。

在看到我的这一瞬间,她满脸笑容的向我这里走了过来。

“君儿,你终于回来了!辛苦了!”

顺势将我的手给拉起来,假辔石也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我的手中。

“你将假辔石拿来啦?这下鹤君无计可施了!我告诉你,你应该将物辔放在哪里!”

我的房间,我都还没有完全摸透,倒是泠儿和枣枣将我的房间给摸透了…

带着物辔,她走向了我的床边。

顺势蹲下来,将我床下的一个抽屉给拉了出来!

并不是简单的将抽屉拉出来,而是将抽屉给整个从下方抽了出来!

“这里这里!”

看向床下的内侧。

在床底下的最内侧,竟然有一个小小的盖子!

捏住盖子上方的凸点,稍微用力一拉,盖子呈90度,对着里侧翻转了进去。

这里看上去应该就是给人用来藏东西的地方!看来将物辔给藏在这里,是最为合适不过的地方了。

泠儿竟然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

瞬间感觉,在她面前,我已经没有任何的秘密可言了…

由于这个洞口比较深,将钑放进去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将假辔石与钑放了进去,盖好,再将抽屉放进去,这里瞬间恢复了原样。

她抖了抖身子,直接站在了床边。

“君儿,睡觉吗?”

“睡…觉?”

她的口吻怎么听上去那么古怪?应该是我多想了…

还真的是有些无语!之前吃了那个灭色丸,整个人竟然对女孩子好像失去了一些兴趣!特别是对泠儿…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药丸?

“嘻嘻!那样你就可以不用对我动手动脚了…”

“去你的!你就知道胡说八道!——不对你动手动脚不是蛮好的?睡觉!”

来到这里,已经好几天了。

而且在这里睡觉,感觉十分的踏实,难道这是我的心里在作祟?

我好像是在梦境之中?

为什么我的面前,是五个石墩?

在我的身后,竟然是幻嗣桥!

在我面前,左手边的第一个石墩和当中一个石墩上,之前被我打死的幻嗣兽已经不见了!

我怎么做梦还做到这些地方?

阿罗怎么样了?武雾怎么样了?还有娴敏、卉贤姐,他们都怎么样了?为什么梦不到他们?

“吼!”

在我左手边的第二个石墩上,那个叫崎磐兽的家伙竟然叫了起来!

它突然将身子站了起来!

从样子看上去,它更像是多长了两条腿的麻雀!

“吼!”

它看到我的出现,突然纵身一跃,飞走了!

莫名其妙的,它不应该是对我发动攻击的吗?为什么飞走了?难道这其中有什么隐情?

唯沐君君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