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罴传

熊罴传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8章 琅琊

自中都向东一千八百里是青州琅琊,这座府城处于青州东南,已临近东海,本来平平无奇,却因为仰着一座无上峰成了胜地。

评论天下风景,说到名山自古便有“终南雪景甲天下,天云伏拜无上峰”一说。此山立地千仞,高挺入天,凡是游人到此,身在山中,云在脚下,却有遨游云海的洒脱,俯瞰天地的霸气。

百通宫在这山上不知立了多少年,历代宫主也甚是神秘,不知姓氏出身,只以“百通子”为号。百通子通天晓地,无所不知,入世则一言之重压折千军万马,出世则俯仰之间看透人世百载千年的变迁。

尤其是这一代百通子,身在山中,眼观九州,尤其钻研当世人物,品评九门俊杰,集注一册排名,以无上峰景象为名,题为《青云集》。此集一经拓发,便成了上至帝京君臣,下至村野百姓的谈资,一时间将其中诸般人物改成说本、谱成小调的更是遍行于世。

为了破解最后一个关节,鸀鳿连日快马驰骋,想去百通子那里去撞撞运气。待她赶到琅琊,到了无上峰脚下,却被宫人拦了下来。

平日里到无上峰的,不是求卦,就是问榜。求卦的,一卦千金,足是万通郡府要价的十倍,很少有人问津。故而来这的大多是不上不下的尴尬之人,追问自己为何没有登上《青云集》,或者排位为何靠后。可凭着这事儿由能见到百通子本人的,依旧十不足一。

鸀鳿在山脚下好说歹说,都不得通过,急得实在没有办法,索性大嚷大叫《青云集》写错了,闹得一旁求见之人连同游客,都跟着她起哄,阵仗轰动起来,鸀鳿才被负责一个看门的道官领上了山。

无上峰顶如倾斜的磨盘,百通宫端坐上位,宫门九重,皆是汉白玉石做柱,游龙苍凤为刻,气象宏伟,法度森严,宛如太虚仙境。

过了宫门,正殿之前是一面青州石砌成的影壁,高两丈有余,宽足有十丈,站在前面却只能看到正殿的徽顶。

那影壁上沿雕着龙之九子,雕刻之下各有一块题板,看不出质地,只觉庄重冷肃,上面各自自东向西依次写着天枢、天旋、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升仙、丽人。题板下面则是九九八十一个石槽,上面插满了锦云松木做的名牌。

鸀鳿一一看过,不少都是听说过的人物,而那西下角的最后一块名牌上赫然写着“伏颖儿”。想自己的师祖何等叱咤风云的人物,却居于此处,这影壁却将左右天下的能人异士尽皆收纳一处,这百通子更是胸有乾坤、神机莫测了。

“你该是最多看过《青云集》的拓印本,从未想过原本却是真地立于青云之上吧。”一位老者说着从影壁后面转了出来。

鸀鳿看着面前之人,体态该是已到耄耋之年,却是鹤发童颜,双目精明,须发紧致,身着一袭云涛道袍,似有光芒傍身。

“小女自中都而来,专程拜会百通子老人家!”鸀鳿款款作揖。

“姑娘,你倒是先说说我这《青云集》到底哪里错了?”百通子一上来便作如此问。

“老爷子当年给天下丽人排名时,为何将伏颖儿排在了最后一位?”鸀鳿指着影壁下角问道。

“真是好笑,她当年能入得了这集子,便已然该庆幸了。你可知她父亲是谁?是前朝厉帝的爪牙伏兴!你可又知道伏兴组建降魔司后杀了多少忠良之人?”百通子一听到伏颖儿这个名字,气得脸都红了起来。

“老爷子言之凿凿,可拓发之时曾说《青云集》里面只是以平常心记录,到底是夹杂了个人喜恶。”鸀鳿啧啧。

“此言差矣!”百通子摇头晃脑,“所谓丽人者,不是全看面皮,也要看品性,这恶魔家的女儿纵然容貌天下无双,岂可便排在甲位,让天下正义之士寒了心?”

“老爷子自有道理,那我还有一问,”鸀鳿接着说,“这《青云集》上的排位虽不论死生,时时更新排名,可丽人这榜却多年未曾变更,难不成这些年就没有一个能上得了榜的?”

“南星,你身为朱雀国公,千里迢迢跑到这里,先问自己的师父伏颖儿,倒是情有可原,后来又发此问,可是觉得自己没有上榜冤屈了?”百通子似乎是发觉自己已然认出了面前之人,说罢便抚着白须哈哈大笑起来。

鸀鳿听罢一惊,随后一想,百通子既然在这山中能品评天下丽人,必然是有手段拿到了许多知名女子的画像,堂主南星必在其中。只是自己多年来扮作堂主,相貌举止都与南星如出一辙,所以才会被认错。

于是鸀鳿将错就错,趁热打铁道:“老爷子,我虽比不上先师伏颖儿的容貌,可当年随天道军征战南北,一统天下,如今又坐镇楚州,位列国公,就算不上女中豪强么?”

“一统天下?”百通子对此很不以为然,“当今这天下看着是大平的,可实则几方割据。天子掌握的只有江北京畿和汉州,何况汉州实际上又是刘鹤群的封地。如今卯蚩占据幽云,秦平山占据庸凉,秦定江占据青徐,楚州也是你所主宰,哪来的一统天下?比起古来的割据,此时该说是更加复杂才对。你和卯蚩是黎族,刘鹤群是白族,你们算是同为蚩尤的后人;秦家兄弟是轩辕一脉,与你们自来是水火不相容。何况刘鹤群在汉州运营多年,实际只剩下一个江北留给李求真,说不定哪天几位国公爷之中,有一两个心情不痛快了,这天下顷刻间就又换了姓氏。”

“老爷子,您说刘鹤群是白族?!”鸀鳿本以为百通子要对天下形势唠叨一番,却听到了这个惊天秘密。

“这有何稀奇,我通晓天下诸般人物,难道会把大平右相说错了出身?”百通子开始摇头晃脑地给鸀鳿上课,“当年蚩尤兵败身死,幸存的部族便分成两个方向,一拨向南往楚州,也就是你们黎人的祖先;另一拨向西北到了庸凉,也就是现在的白族。起初这两拨人还时有流动往来,可三百年前,前朝限制户籍,两边才渐渐断了联系。刘鹤群的家族本就是白族与华族通婚后的大户,本来居于汉北上阳郡,到楚州也不过一二百年光景。后来一者家道中落,二者李天道起义,刘鹤群才投机取巧,一步一步机关算运,成了今天权倾天下的汉国公。”

鸀鳿从百通子的语气中可以听出,他似乎对刘鹤群这个人颇为贬斥。

鸀鳿决定趁机再打探出一些情报来,“老爷子所说虽然不差,如今天下虽然割据,但已二十年没有大的战事,百姓得以休养生息,九州之地逐渐繁荣,想来这其中也有不少刘鹤群为相的功劳。”

“功劳?说是罪过还差不多!”百通子果然继续说了下去,“刘鹤群当年为了集权,将轩辕、蚩尤这敌对的两族后人分散四方,埋下祸根,这些年又严苛压制四方外族,毁坏各地宗派,只怕大乱之时不远矣!老夫只求南星国公念天下初定,苍生无辜,莫要轻言战事,使天下生灵再度涂炭!”

百通子说罢,居然离席站定,向鸀鳿做了一个长揖。

“老人家教诲的话,南星我都记下了!”鸀鳿连忙回礼,起身时却见百通子已是一脸黯淡,“姑娘当真说笑,老夫说你是南星便承认了,虽然你和南星相貌上确实有七八分相似,可你却一上来便先说漏了嘴。姑娘自是打中都而来,可南星此刻应在楚州吧?”

鸀鳿被百通子问得哑口无言,脸烧得通红,便听他继续说道,“老夫不知晓你与南星有何渊源,之前的嘱托若得方便,还请姑娘务必转达正主!”

鸀鳿郑重地点点头,向百通子施礼拜别,马不停蹄地往回赶。

元恒与闻羽约在了醉仙居,二人就在春儿的房里见面。

春儿之前已得了闻羽吩咐,给二人沏上一壶清茶后便退了出去。元恒见春儿一走,急不可待地从怀中掏出一袭纸卷,看上去该是一道申文,颜色泛黄,该是有些年头了。

“闻羽,自那天你到礼部府库中查找线索,我这些天来也没闲着,将大平立国之初的卷宗都翻看了一遍,最后在黄封的密匣里无意找到了这个。”元恒说话时神色极是激动,双手也微微颤抖着,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天的秘密。

闻羽接过那纸卷,未再多问。他这些年身在礼部,自然知道府库之中凡是锁在密匣里黄封的卷宗,只有皇帝可以翻阅,礼部尚书也只管封存,绝不可启阅。

元恒此举若被他人知晓,轻则罢官,重则问斩。

闻羽自然感念元恒如此用心,于是定下心绪,打开来看,发现应该是当年刘鹤群写给李天道的申文,因为还未立国称制,上面的称呼却是圣上。

这篇申文字不过千,闻羽看后却出了一身的冷汗。

原文题目叫做《大平三策》,主要讲了如何确保李天道坐稳皇位的三条策略。

一是以镇守四边为名,将星图宫的势力削减半数后,以接防为名分散到各处,令其不得擅离封地,使之在立国之时不能聚成气候,扰乱局面。

二是尊华攘夷,以族籍制度严格管控其他各族流动,加之以苛捐重税,一来削弱各族实力,二来勾引边地各族反抗暴动来制约四个镇国公,使其疲于镇压民变边乱,无力积蓄能量行反叛之事。

三是废除江湖宗派,以此为幌子彻底根除星图宫余众的联系纽带,并以告布天下的形式逐步淡化星图宫在平定天下过程中的功劳,久而久之让天下之人只知有天道军,不知有星图宫。

闻羽看罢,默不作声地将纸卷还给元恒,呆立在那里。

“这番连环计策如何?想必百通子若给当今天下诡计阴谋之士做个排名,恐怕无出刘鹤群之右者罢!”元恒见闻羽仍旧一脸木然,独自啧啧。

“元相,恐怕我们面对的敌人要比预想的强大得多。”闻羽叹了口气,他自是感叹如若“先父”闻若虚那样雄才大略的人物,也在弹指间被刘鹤群害得身死名灭。如今,南星带着朱雀宫的一众后辈,当真能将他击倒么?

“为了一己私利而鱼肉天下百姓,涂灭英雄豪杰,纵然他身为国公,领衔朝堂又怕什么?多行不义,必有天谴,你我只要戮力同心,不怕刘贼不伏法认罪!”元恒生怕闻羽选择退却,忿忿大声喊起来。

话音未落,只听到门被推开,一个姑娘自然而然走了进来。

“这位姑娘是……”元恒连忙向闻羽示意,本来约好的密谈怎会有他人闯入,于此同时下意识地伸手握住了剑柄。

元恒自然未曾见过鸀鳿,生怕自己刚才走漏了什么口风,已决意必要之时杀人灭口。他用眼睛上下打量着来者,只二十左右年岁,相貌极是艳丽,眉眼之中带着一股炙热的野性,虽然穿着华族的衣裙,却更像是个黎族女子。

“元相莫慌,这是我家的雀儿姑娘,也就是过几日烛灯雀影的主角。”闻羽笑着安抚元恒。鸀鳿向元恒抿嘴一笑,施施然行了礼,倒是把元恒看得呆了。

“闻羽,中都人都说纵使将皇帝的三宫六院全都拿来,也换不来一个熊罴伯府的雀儿,到如今我方知此话不假。”元恒感叹道。

他当初虽然不屑于与闻羽这般烟花公子为伍,却也听说过闻羽在中秋之夜搞了个“烛灯雀影”的勾当,自己没买什么金券,却有机会先目睹了这中都第一美人的容颜,心神不禁晃动,暗暗赞叹闻羽何等造化,竟然享有这天下绝色。

鸀鳿扮的雀儿是众所周知的哑女,在元恒面前便也不言语,拿出一个纸条,上面写着“刘出于白”四个大字。元恒盯着这纸条一时间还不明所以,闻羽却已将当年火夜冤案的所有线索从头到尾连在了一起。

熊罴君侯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