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魔仙君

第23章 击溃

秋叶有些呆滞的盯着君严,身上传来的疼痛让他忍不住低头看去,只见黑剑竟是斩破内甲,在其身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伤口,虽然不深,但却有着明显的血迹存在。

观众席之中,所有人也都一脸骇然的看着这一幕,心中只有一句话“好锋利的剑。”

“不可能!怎么可能!”秋凌难以置信的惊呼出声,他实在是想不通君严尽然能够一剑斩开他花费大价钱购买而来的白灵内甲。不过就算他再怎么不敢相信,可事情就是实实在在的发生在了他的眼前。

城主府人马处,皇甫珊轻掩樱桃小嘴,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君家人马不可思议的看着君严,随即便是一阵大喜,君天耀松了一口气,再次奇异的看向君严手中的黑色长剑。

秋叶要疯狂了,要不是他刚刚侧身躲开了与黑剑的正面接触,他可能已经受到了重创而不仅仅是只有着这一道细小的伤口。

“不可能!不可能的!”秋叶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幕,他原本是想依靠白灵内甲的坚固,侧身避开正面锋芒,再发力将君严的长剑攻势给震开,借机近身击溃君严,可谁能想到君严的长剑竟是摧枯拉朽般破开了白灵内甲的防御,斩在了他的身上,令他受伤。

“混蛋,我要杀了你。”秋叶被疼痛与愤怒掩盖了理智,状若疯牛一般向着君严攻去。

君严见状,手中御魔剑再次紧握,就欲以此反击。

怒冲而来的秋叶见状,疯狂也是稍微压制了一点,实在是君严手中的黑色长剑给他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此时见君严又是将其挥斩起来,不禁骇然之下止住前冲的身型,急退而去,直离君严很远的地方方才站定,大骂道。

“混蛋,你就只会依靠外物之力吗?”刚说完这句话,他就后悔了。

秋叶的大哥秋山此时也是暗骂一声“蠢货!”秋凌则是阴沉着脸盯向比斗台。

果然,周围围观的观众传来一阵嗤笑之声,这秋叶还真是不要脸到家了,明明是他先仗着灵甲之威欺压君严,此时见君严拿出如此利刃,又是责怪他人利用外物之力!

此次就连原本看好秋叶的人都是暗叹了一声,不再言语,这秋叶确实是蠢到家了。

听着周围的嗤笑之声,秋叶英俊的脸庞渐渐阴沉下来,甚至是透着一丝丝的狰狞。

“混蛋,都是因为你,我要杀了你。”说着也不知秋叶从何处拿出一柄碧绿色长枪出来,长枪之上同样有着不弱的灵力波动。

见到这一幕,君严不禁暗叹一声,这秋叶的家底还真是丰厚,这柄长枪显然也是一件不弱于那灵甲的攻击灵器吧,而且,看样子这家伙身上还有着一件少见的储物灵器。

不过此时显然不是君严感叹的时候。只见秋叶已是手持着长枪,一脸杀意的向着他而来,枪尖上闪烁着锋锐的寒芒。挥剑阻拦下长枪的攻击,君严身形向后退去。秋叶不依不饶的直追君严,两人再次是战至一处。

又是一阵精铁碰撞之声传开,两人的身型再次分离开来。只见秋叶手中原本外观靓丽的长枪之上已是布满了一道道浅浅的剑痕,就连其上的灵力波动都是微弱了几分。这一幕不禁再次让众人对君严手中的黑色长剑多了一些重视。

秋叶发现了长枪上密密麻麻的剑痕,因为愤怒而有些泛红的眸子狂睁,随即便是凶狠的道。“小子,这可是你逼我的。”说着秋叶便是运转着所有灵力灌注至手中的长枪之内,顿时,受到灵力灌注的长枪散发出一阵强烈的碧绿色灵光。

“要用底牌了吗!”秋山皱着眉说道。

“哼,我看君家的那小子怎么抵挡的住。”秋凌一掌重拍在身前的扶手之上,将其拍出了道道裂纹。

“这股波动是秋家的秋意术!”君天耀皱着眉道。

“秋意术!”明智等人闻言也是忍不住惊呼出声,这秋意术乃是精级中等的术法,光是比较等级的话,就算君天耀传授给君严的君子剑术第一式一剪梅都是要比其低上一等。

“怎么会,这秋意术不是秋家的上层术法吗,以秋叶纳灵境三重的实力怎么可能施展的出来,秋凌是怎么想的。”一般这种精级术法虽然威力不俗,但施展也是极其的消耗灵力,像君严与秋叶这种纳灵境三重的灵力,顶多是将精级下等的术法施展出来就得灵力耗尽了,而且施展出来的术法攻势还会大打折扣,所以就更别说精级中等的术法了。而此时秋叶尽是打算施展精级中等的秋意术,这可能吗?

周围的围观者们此时也是有人看出了端倪,毕竟秋家在浔阳城内也算大家族,他们所掌握的高级术法皆是被众人所了解过。所以见到秋叶此时尽然要施展精级中等的秋意术,同样是有些疑惑,君家人马懂得的道理他们怎会不懂,这秋叶疯了吗,勉强施展自己不能施展出来的术法,那等后果光是想想众人便是想替秋叶默哀了。当然,也有着人不像一般人那么认为,秋凌不是傻子,尽然他敢将秋意术教给秋叶修习,那就一定有办法让其施展而出,至于这其中有着什么手段,就不得而知了。

皇甫珊轻咬了咬嘴唇,一脸凝重的看着比斗台上的交锋。

君严皱了皱眉,并未急着出手,而是紧盯着秋叶,轻声道“你在找死吗!”

“呵呵,到底是谁在找死!”秋叶此时已是重重的喘着粗气,从怀中掏出了一枚淡金色的珠子,其上散发着浓浓的灵力波动。

“这是,聚灵珠!”淡金色的珠子刚一被秋叶拿出来,就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众所周知,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总会有着灵力耗尽之时,而这聚灵珠却是因为材质特殊,又内涵法阵,可以提前将精纯的灵力灌注而进存储起来,在需要的时候可以直接将聚灵珠内的灵力吸纳入体运用到战斗当中。当然,聚灵珠也是有着高低之分,越高级的聚灵珠,可以储存的灵力便是越多,而秋叶手中的聚灵珠便是最低级的聚灵珠,虽然是最低级的聚灵珠,但其价值却是超出了秋叶刚刚拿出的任何一件灵器,这也是为何会引起众人这般动静的原因。

此时在场围观的众人都只想说一句“我的个乖乖,秋家真是有钱!”恐怕要不是有着秋家威慑住,恐怕已经有人想要上台夺宝了。

见到聚灵珠引起的动静,秋叶狞笑一声,一手握住长枪,一手吸纳聚灵珠内的灵力继续灌注而进。

只见长枪上的碧绿之色越来越浓郁,灵力波动也是越来越强烈,君严紧皱住了眉,他就算现在想要阻止也已经来不及了。

无奈之下,君严只得选择硬拼,好在他并不是一丝机会都没有,虽然秋叶有着诸多宝物灵器,现在更是借助聚灵珠之力将精级中等的术法施展了出来,可是他君严也有着秋叶不具备的东西。

一阵特殊的微弱波动从双眼处散发出来,随即君严的双眼中便是浮现一抹淡淡的灵光,灵光很微弱,甚至若是不仔细看,根本不会有人察觉到,而在此时的情况下,又有谁会去关注君严的双眼呢!

一只手握住御魔剑舞出道道玄奥而又儒雅的剑法,另一只手也是变化一道道玄奥的手诀。

“要用君子剑术了吗!”君天耀看着这一幕,轻声道。

终于,秋叶手中的聚灵珠也是耗尽了所有灵力,变得暗淡下来,长枪之上一道璀璨的碧绿灵光散发开来。

“秋意术!”秋叶大喝一声,手中长枪暴刺而出,一道米余长的碧绿色的虚幻枪芒便是自长枪之上脱离而出,直奔君严而去。看来就算是秋叶借助聚灵珠之力,也是只能勉强将其给施展出来,毕竟他的真是实力只有纳灵境三重,但尽管是这样也是十分令人惊讶了。

在枪芒呼啸而来时,君严手中的剑法完毕,同样是一道剑光飞斩而出,在君严的控制之下,剑光与枪芒冲击在一处。两道同样凶悍的攻势纠缠在一起,丝毫不让,不过明显是枪芒占据优势,毕竟那是精级中等的术法,而且还吸收了秋叶外加一颗低级聚灵珠的全部灵力,此等增幅之下,就算君严的君子剑术同样不凡,也是难以抵挡,剑光被枪芒徐徐的逼退。

眼看剑光被逼的离君严越来越近,一旦剑光被破,君严势必会被枪芒波及从而受到重创。台下的众人紧张的看着这最关键的一幕。

看着越来越近的枪芒,君严却没有丝毫的焦急,反而是流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轻声道“差不多了吧!”话音刚落,被削弱了许多的剑光却是突然将枪芒直接从中间剥削开来,顿时两道凌厉的劲风便是从君严身体的两侧险险的飞掠而过,撞击在其身后的台面之上,击起大片的尘土。

远处的秋叶见到这一幕已是不觉的张大了嘴巴。可是他也是快速反应过来,将手中的长枪横挡在身前,将飞斩而来已是虚幻的不能再虚幻的剑光挡下,只听“嚓”的一声,秋叶手中那柄就算是在凡级上等中都算作不错的长枪硬是被剑光将枪头给削断而去,枪头飞出,倒插在台面之上,至此这柄不错的攻击灵器便是彻底报废了去。

以君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