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不怂

第45章 我有一本秘籍

高世荣是个体面人,回家之后立马派人送来了赎金。

却说李申之跟着冯益去了后院,冯益的值房之中。

“冯公,情报这么快就回来了?”李申之试探着问道。

“哟?你小子怎么知道有情报回来了?”冯益神奇的脑回路,先质疑上了李申之。

李申之陪笑道:“我又不会神机妙算,哪里能知道情报回来没回来。下官只是盼着情报早点回来,早点把那劳什子柔福帝姬给一脚踢开。”

冯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下,说道:“这回让你盼着了。真的柔福帝姬果真还在五国城,不过上月刚薨。此事我已经禀报了官家,后面不用你操心了。”

说了一通,冯益又道:“那铁匠铺子你就放心的接手吧,不会有麻烦了。”

李申之有些疑惑,问道:“那这个假帝姬,会如何处置?”

假冒皇亲国戚,可是杀头的大罪,这么大的案子,总不至于罚个几千两银子就拉倒了吧?

真要这么容易就能糊弄过去,天下抢着冒充皇亲国戚的人怕是要把临安城给挤爆了。

冯益卖了个小关子,终究还是没忍住,显摆道:“官家责令大理寺审理此案,咱皇城司就不越权了。干好自己的事儿,官家自然不会忘记你的功劳。”

李申之恍然大悟,又换上一副欣喜的笑容:“那冯公这里,可是过关了?”

冯益假意愁眉苦脸:“哪有那么容易哟,被罚了一年的俸禄,这往后可要喝西北风去咯。”

但话语之中的欣喜却丝毫掩饰不住。

李申之赶紧接住话头:“冯公这说的哪里话,只要有我一口汤喝,就有冯公一口肉吃!若是日后有什么需要差遣的地方,冯公尽管吩咐。”

冯益满意地点了点头:“那还用得着我吩咐吗?隔上五七日,你还不该来看望老夫吗?”

李申之忙不迭应道:“下官多谢冯公抬举。”

就喜欢这种贪财的上司,人家想要什么就会直接说,很容易就能搞定。不需要费太多的心思去揣摩上意。

走在回去的路上,李申之心情大好。如今冯益这条大腿算是抱住了,接下来就看怎么给赵构设局,改变他的想法了。

……

刚回到茗香苑,便遇见了个老熟人,陆游。

李申之发自内心地高兴,迎了上去:“陆兄可是痊愈了?怎么大老远跑到这里来了?”

陆游对着李申之深深作揖,说道:“李兄高义,之前是陆某唐突了。”

李申之一愣,问道:“这是何意?”

陆游说道:“X利国X生X以,岂因福祸避趋之。到底是什么样的胸怀,才能写出这样的诗句,才能有如此豁达的情感!”(我自己先屏蔽几个字)

李申之小脸一红,说道:“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某家不过是说了几句话而已,像岳帅之辈驰骋疆场,才是大丈夫所为!”

陆游振臂一呼:“好一个‘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好一个‘大丈夫’所为!今日当浮一大白,不醉不归!”

“走!”李申之手臂在陆游肩膀上一搭,恍惚中有点不真实的感觉:“今天我请客!”

“却之不恭!”陆游一点都不客气,也搭住李申之的肩膀,朝茗香苑里走去。

不料,稍稍一用力,牵扯到肋骨隐隐作痛,李申之赶紧换了个姿势,揽住陆游胳膊,半搀扶着进了茗香苑。

“来到自家地盘,就别客气,想吃啥喝啥,随便点。”李申之很有一副主人翁的样子。

陆游家中也颇有资产,开过店,点菜张口就来:“烤鸭,春饼,羊血汤,虾鱼包儿,焙腰子,干果时蔬胡乱来一些,茶要茉莉,酒随便来点,反正你家也没好酒。”

还挺会点,全都是硬菜。这么一桌下来,怕不得十两银子。

一直以为过去的文人过得都很清苦,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人家才是标准的富二代。

反观李申之,不过是披了一张富二代的皮罢了。

李申之假装不悦道:“瞧不起谁呢,我这的好酒,你喝都没喝过。”

“哦?”陆游惊讶且憧憬道:“哪里有?还不快取出来!”

“嘿……”李申之笑道:“还没酿出来呢。”

岳银瓶与金儿也手挽着手进来,银瓶刚好听到这一段,嗔道:“就会吹牛!”目光却不自主地多看了李申之一眼。

李修缘依然一副小老头儿模样,先是转了一圈欣赏书画,然后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坐下。

相处一段时间,他也摸清楚了李申之的脾气。这就是个没规矩的人,跟他在一起越随意越好。

笑闹了一阵,气氛逐渐活跃起来。

不一会,茶博士张葱儿领着两个丫鬟来了:“少东家见谅,方才正在招呼贵客,这才来迟。”

李申之说道:“这位是陆游陆公子,越州举人,亲自点了你的茉莉花茶,好好展示吧。”

张博士这次没有全部自己动手,身边的两个丫鬟代劳了前面的步骤。

斗上一天的茶也挺累的,一个小姑娘家家的,成天斗茶,怕不是要练出麒麟臂。

从丫鬟手中接过建盏,张博士微笑着,优雅而从容地施展了无影手。

“好!”陆游拍手叫好:

“黄金碾畔绿尘飞,紫玉瓯心雪涛起。”

黄金碾是说石磨盘,绿尘说的是茶沫子。紫玉瓯心说的是建盏,雪涛便是茶汤里的白沫沫。

“好诗!陆兄好诗才!”李申之自觉地当起了捧哏。

要说爱国诗,言志诗,述情诗,他肚子里有很多。写茶的诗却没背过几首,便不露丑了,夸夸别人便好。

陆游笑道:“此非陆某所作,乃是范文正公的诗。”

范文正公,便是范仲淹,死后谥号“文正”,在有宋一朝几乎是文臣最高的称号了。

张博士嫣然一笑,说道:“那陆公子再尝一尝,是不是‘斗余味兮轻醍醐,斗余香兮蒲兰芷。’?”

陆游是个老茶客,从观茶色,闻茶香,品茶味,一步一步一丝不苟,宛若欣赏一个刚出浴的绝世美人一般,最后陶醉地深吸一口气:“真是‘不如仙山一啜好,泠然便欲乘风飞’呐!果真是好茶!茶好,手艺也好!”

说话间,李申之的茶也泡好了。

李申之假模假样地欣赏了一下白沫沫,闻了闻气味,还是熟悉的茉莉花味道,然后轻轻啜了一口。

“噗……”

只觉得入口杂腻,虽有茉莉花香,但是难掩茶叶苦涩的味道。

张博士一下羞红了脸,一把抢过李申之的茶杯,也不忌讳是否被人用过,放到唇边轻轻啜了一口,眉头皱紧,又渐渐舒展:“咦?没错啊?”

这下轮到李申之混乱了:“就是这个味道?”

张博士一脸懵的点了点头:“就是这个味道。昨日的茶也是这般味道。”

陆游也跟着附和道:“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好茶,寻常人调不出这等滋味。”

岳银瓶跟着笑道:“没见过世面,不会喝就不要喝,暴殄天物。”

“啊!”李申之一拍脑袋,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

问题还是出在了自己的身上。

上次喝斗茶,是因为提前有了心理准备,知道唐宋时期喝茶的奇葩风气,心理预期放得很低,所以觉得那茶还不错。

这次却不同,因为茉莉花茶的名号太大,提前代入了自己记忆中的茉莉花茶味道,一喝之下相差甚大,这才觉得难以忍受。

众人都觉得是李申之不懂茶,张葱儿妙目连连,看着李申之,只有她知道,天下没有比自家少东家更懂茶的人了。

喝了一口清水,漱了漱口,李申之说道:“若是其他茶,便还罢了。唯有这茉莉花茶,我有一套泡法,你愿意学吗?”

张葱儿欣喜道:“自然愿意。”然后重新腾出手,将工具收拾整齐:“需要怎么泡,公子且说。”

身为临安城数得着名号的茶博士,张葱儿调茶制茶的手艺样样精通。哪怕是没学过的手法,只要看上一眼就能学会。

茶,原本是难喝的。

之所以成为百姓日常必备物之一,是因为其两大功效:一为去腻解乏,二为清洁肠道。

古代医疗卫生条件差,人们的主要疾病几乎全是肠胃疾病,所谓病从口入。

在化学制作的廉价药品没有普及之前,每日饮茶,便是最廉价的预防和治疗肠胃疾病的方案。

去腻解乏,更常见于游牧民族。他们每日里吃肉喝奶,若是没有茶,恐怕年纪轻轻地血管就早早堵死,人均寿命超不过四十岁。

正因为茶难喝,所以有钱人一直在努力改善其口感,让茶变得更好喝。

加奶加糖是最常见的手段,高级一些的加一些香料辅佐。

到了宋时发明了花香入茶,茉莉花茶一时之间风靡天下。不过此时的茉莉茶与后来的还不一样,苦涩味更多。

这种差距,与茶叶加工工艺有关。

李申之说道:“取两个小壶,一个大壶来,再把这些石磨盘、小碾子全都撤掉,不用这些。”

竟然不用这些?大家的好奇心一下就被勾了起来,就连老和尚李修缘都好奇地伸长了脖子,看了过来。

“把茶沫子拿走,我只要干叶子。再给我找一个小碗,一个小碟子,一人一个建盏便可。”李申之一句句地吩咐,丫鬟一样样地准备。

不一会,东西齐备。

“先烫茶具。”李申之吩咐道。

开水常备,很快便烫好了茶具。因为斗茶也需要先烫建盏,不然白沫沫起不来。

“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冲泡法!”

虽然用眼前的茶叶和茶具冲泡有不小的难度,但李申之坚信自己学过的那么多无用的知识,终究都会派上用场。

七桃散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