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不怂

第112章 谁说了算

却说完颜亮这些年随着金兀术南征北战,立下不少战功,他的这个奉国大将军倒也实至名归。

李申之恭敬地说道:“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上国贵人,当真是三生有幸!”很好地掩饰了自己刚才吃惊的神色。

紧跟着,李申之双手送上一个礼盒,里面是前朝的古玩,价值不菲:“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还望贵人笑纳。”

完颜亮看到宇文虚中收了礼物,自己也有样学样,将礼物收入怀中。

在他眼中,可没有什么“拿人家手短”的说法,这是宋人该给的孝敬。

若是不给的话,他反倒要找一找这些汉人使者的麻烦。

李申之没有过多的与完颜亮交流,而是直接与宇文虚中切入了正题。

“下官前来,乃是有事相求,还请宇文太师行个方便。”李申之将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一副谦恭的模样,仿佛宇文虚中是大宋的太师一般。

这样的态度不仅宇文虚中很满意,就连旁边的完颜亮也很受用,看向李申之的眼神中也充满了善意。

宇文虚中心情大好:“难得有家乡人来看望老夫,有什么事你尽管说,老夫贵为大金太师,能为你办不少事。”

宇文虚中看似自吹自擂的卖弄,一副大包大揽的模样,其实是在给李申之传递消息:和议之事,他也有话语权。

李申之说道:“我家官家想要在年前达成和议,给天下百姓一个交代,不知太师能否助推一把?”

宇文虚中大手一挥:“这还不简单,只要条件合适,现在就能达成和议。”转而又一副询问完颜亮意见的姿态:“大将军觉得如何?”

完颜亮一点都没有谦虚,认真地说道:“太师所言极是。”

从方才的对话中,李申之又解读出了一条情报:完颜亮也代表着一方势力,并且也颇有话语权。

开场仅仅说了四句话,李申之收获的信息量之大,已经使他激动得心脏砰砰跳。

看到形势大好,李申之继续问道:“既然和议可期,那么大金为何还要扣留我大宋的二圣不放?于情于理都不合呐。”

用岳飞的死交换二圣,在金国的高层圈子里不是秘密。这个决定,就是金国的高层经过商议之后的结果。

李申之明知故问,表面上问的是为何不放归二圣,其实是想知道该如何才能保住岳飞。

话虽然说得隐晦,但宇文虚中只一瞬间便明白了李申之的想法,笑着看了一眼完颜亮,说道:“这二圣在我大金白吃白喝这么多年,就这么放回去,你叫我怎么向金主交代?”

这句我懂,得加钱。

李申之说道:“钱和绢各加十万。”

给人好处的时候,一定要拿出足够的气势来。

一口气直接加十万的价格,跟扣扣索索一万一万地加到十万,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效果。

给人的时候痛快了,说不定人家反倒会觉得不好意思,多让一点回扣。可若是给的时候扣扣索索,就会让对方很不爽,到最后钱没少花,事却没有办成,落得个得不偿失。

李申之说完之后,迅速地扫视了一眼宇文虚中和完颜亮的表情。

完颜亮一闪而逝的喜悦之色,让李申之明白这个价码出得不错。宇文虚中也是一副赞赏的样子,觉得李申之这事办的漂亮。

反观李申之这边,倒是不用担心岁币给的太多,会落下什么口实。

凭借他的经济实力,赚钱能力,完全可以靠一己之力承担起大宋对大金的岁币。也就是说,大宋对大金的赔款,他李申之用自己的个人资产出了。

如果李申之愿意承担这个后果,相信大宋朝堂之上没人会说他的不是。

反正都是人家的钱,爱给多少给多少。谁要是不服气,自己去谈判去。

没想到金人这边对于杀不杀岳飞,竟然这么容易就能松口,加点钱就行了。

只能说大宋这边也想要借机杀掉岳飞,所以才不愿意用多一点的岁贡去试探金人的口风。

心情大好的李申之继续乘胜追击,问道:“应天府(商丘)本是我大宋宗庙所在,不知是否可以归还我大宋?”

“这个……”宇文虚中露出了难为的面色。

潜台词是:这事儿我就帮不上忙了,咱说了不算。

李申之知道他做不了主,但又不想放弃这次难得的试探机会,继续说道:“既然宋金打算议和,以后就是一家人。我大宋的祖坟就是大金的祖坟。若是应天府还在大金手上,那么大宋每年祭祖都需要大张旗鼓地来大金的国土,宗室有人薨,也需要送到应天府来安葬,到时候金宋两国万一有个不小心,产生什么不必要的误会,那可就不好了。”

这句话一半是对宇文虚中说,一半是对完颜亮说的。

他跟宇文虚中不需要弯弯绕,只需要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宇文虚中自会给他想办法。但是完颜亮那里,就需要一点点小威胁才行。

李申之说得也很明白,既然大家都和议了,成了盟国,那么大金总不能拦着大宋祭祖吧?

既然是祭祖,肯定会带上大批的依仗和禁军。这时候万一宋金在应天府发生一点小误会,进而产生一点小摩擦,最后或许就会升级成两国的全面战争。

大宋不想打仗,大金同样也不想打仗了。

李申之看完颜亮面露犹豫之色,觉得有戏,继续说道:“况且应天府现在是荒地一片,百姓十不存一,占着也没啥用。不仅不能给大金带来税赋,还需要往这里移民垦田,专门派人看守,白白耗费许多人力物力。”

宇文虚中见李申之张口不离应天府,知道这个地方很重要,是这次和谈的使者志在必得的筹码之一。于是,他便本着能帮一把是一把的态度,说道:“兹事体大,还需要咨询一番中京的陛下与皇后才行。”

意思是说:想要在这件事上压倒完颜宗弼,需要皇帝和皇后张口才行。割地的事情,他宇文虚中对完颜宗弼的影响力有限。

中京就是幽州,燕京,现在的北京。

皇帝完颜亶和皇后裴满氏刚好“巡狩”到了中京,于是帝国的中枢便成了中京。裴满氏是一个权力欲望很强的女人,可以很大程度上影响完颜亶的决定。

李申之一听,心中凉了半截。从开封到燕京,最快的马也需要跑上五天时间,这还是八百里加急驿站传递的速度,马歇人不歇才能做到。

以李申之现在的实力,跑一个来回至少十天就过去了,时间上根本来不及。就这还没有算上说服大金皇帝的时间。等到这条路走通,岳飞的尸首都凉了。

只恨没有电报,不能远距离快速交流。

正当郁闷之际,完颜亮说话了:“我在来之前,陛下和皇后曾经给过口谕,说割地之事也不是全无商量,但是有两点须得把握。其一,不能失了大金体面;其二,不能失了大金实惠。能保此两点,卿尽可便宜行事。”

这句话的信息量有些大。

且不说大金皇帝的态度如何,单说这句话中体现出完颜亮的地位,就很耐人寻味。

为何金主会给完颜亮口谕授权?

为何完颜亮敢当着宇文虚中的面说出这样的话?

完颜亮到底有着多大的权柄?

他在完颜宗弼那里,有多大的话语权?

甚至,就和议来说,完颜亮与完颜宗弼到底谁说了算?

七桃散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