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身前反复身亡

反派身前反复身亡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9章 误入敌窝

到洞口哪里她又被卡住了,这洞口实在太小,一个脑袋出去,卡在肩膀那块,因为手撑在里面发力有点影响,她又退回来一点,换了个姿势。

先把两条胳膊探出去,再向前挪,一阵发力,然后卡胸那里了。

“我去,这也没多大呀!”

乔巧吐槽道。

经过一番波折,她终于灰头土脸的爬了出来。

可这是哪呀?

她望着眼前,一个巨大的圆形深坑,边上有人行的小道,鲛油灯绕着坑燃成一个圆。

她向前探首,这是一个尸坑,上面漂浮着一抹青气,看不清是什么的尸骨。

沿着边上走了一圈发现一个出口,乔巧伸出右手戒备在前,走了进去。

没走多久走到了一条宽敞的主道就横在面前。

乔巧思考了一下,左吉右凶选左边!

整个通道安静的不可思议,仿佛这世界上只剩她一个活人,连只蚂蚁都没碰见。

她有些神经质的突然一个回首对准身后,没人。

这是她预防突发性事故的战术,越是安静越有问题。

左手不由的扶着墙壁,她慢慢前行,突然她手上摸到一块凸起。

“咔嚓”她还摁了进去!

嗯?

乔巧不由愣在那里不敢乱动,什么情况?

四周还是一样安静,乔巧觉得可能是自己大惊小怪了,然后她手下一松,整个人就掉了下去!

幸好不是摔下来的,脚下的浮板安稳落地,过程就像做电梯一样。

腥气熏天的味道围在鼻尖,乔巧难受的捂住口鼻,走出来两步才发现一个腥臭的血池就在眼前。

看到这玩意乔巧就有种不祥的预感,这种东西里面一般都有BOSS,离它远点为妙!

旁边有个小门乔巧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啊!

一个被扭曲的“人体艺术”突然出现在眼前把她吓了一跳!

幸好她知道自己的处境没有尖叫出声,恐怖片里的尖叫定律,尖叫等于死亡。

小心避开它走了进去意外看到一个人。

“东圣主?”

居然是赵银雪!

之前她才看的赵银雪!

那么她在这里,那个人……

“快走!”

她灵力被废,被绑在那里。

“哦,好好好。”

乔巧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唉,不对。

“我给你松绑,咱们一起走。”

你比我厉害啊。

“别管我,我灵力被废,已经是个废人了,趁他还没回来你快走!”

“李长天吗?”

她诧异:“你知道?”

乔巧说:“你们争吵的时候我偷偷看到了。”

然后她边替她松绑边说道:“陆晋萧已经找齐了四把神兵,本来想要带大家出去,谁知道你们都被引到这里来了。”

“明知是个圈套你们还要来,人都死了一半了。”

她十分落寞。

“先别说了,我们快走!”

她摇头:“走不掉的。”

“你怎么知道走不掉?”

她盯着她的后背缓缓说道:“他来了。”

乔巧背后一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握紧右手,她突然转身冲着后面张开右手!

嗯?人呢?

身后没人,难道是赵银雪骗她?

就在这时旁边闪过一道黑影,抓住她伸出的右手一扭!

“啊!”

乔巧惨叫声响起!

“不要杀她!”

赵银雪同时惊叫出声。

“求你!”

乔巧的右手被扭断,脖子被人卡着。

“偷偷溜进来一只小老鼠,早就发现你不简单。”

乔巧艰难说道:“我一个小人物,也值得你关注?”

他却嗤笑一声:“这只手可是厉害的很。”

说着还扭动着乔巧的断手。

“呃……啊!”

乔巧痛的大汗淋漓。

“你放过她一命行不行,云幻门的人被你杀完了,就留她给我做个伴吧,求你了。”

赵银雪哀求道。

乔巧被他一把扔在地上。

“好吧,暂时给你留个伴,我突然有了个更好的注意,确实比直接杀了你来的更有趣!”

“你说你的那两位师哥谁会更厉害?”

什么?

“你要、干什么?”

乔巧问他。

他却不答,笑的一脸玩味。

“陆晋萧现在确实厉害,仙人血脉呀,但他也不一定输,输了也没关系,左右不过有人死而已。”

她一番逃跑反而潜进敌窝,林芊音继她也被抓了回来,乔巧这下终于猜到他要干什么了!

子誉在里面怎么都找不到人,选择出来,他绕着这个墙体飞行一圈,仔细的寻找着乔巧的踪迹。

没过一会儿他碰上了同样出来的陆晋萧。

两人同时发问。

“看到连俏了吗?”

“看到芊音了吗?”

两人都一愣,然后同步的摇头。

两人的担忧都显在脸上。

“陆大哥?”

突然多出来一个女声。

陆晋萧往台阶上看,是秋堡主的女儿。

“真的是你,谢天谢地,你没出事真好。”

“秋道友,你?”

秋彤擦去眼泪。

“我也是从里面逃出来的。”

“那秋堡主……”

“我爹死了。”

陆晋萧语噎。

“节哀。”

秋彤点头。

陆晋萧又问:“不知道秋道友在里面或外面有没有见到神女楼的林芊音林姑娘?”

她抱歉一笑:“不曾。”

陆晋萧难掩失望。

一旁的子誉也连忙问道:“那神女楼的连俏呢?”

连俏!

一听到这名字她不由眼光一闪。

“我都是一个人走,并不曾遇见什么人。”

然后她的目光躲闪间扫到了子誉拿在手上的那把剑,不由一愣。

“姑娘见过这把剑吗?”

她回过神迅速调整自己的表情:“哦,我没见过。”

连俏的剑和她的尸体一起,这把剑却出现在这个男人手上,但他却没看见尸体,难道连俏没死?

如果是这样,那么自己要怎么办?因为连俏她才能这么顺利的逃出来,可最后的时候她却见死不救,连俏一定恨死她!

她到时把这些事情都说出去她就完了,还有她那些不堪的屈辱,望着眼前这个完美的男人。

不能,不能让他知道,既然林芊音没了下落,那她还是有机会的,她爹已经死了,她想要抓住眼前这个男人。

林芊音?万一她死了呢?里面那么危险,谁知道呢?

连俏,你最好也死了吧!

从前她纵使有些娇纵,但还不至于这般恶毒,但自从那天高高在上的贵女被人拉下泥潭,被那恶臭之人按压身下随意屈辱,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人心的改变往往就在一瞬间,好也罢,坏也罢,不会没有由来,都是d事出有因。

从她忽视那双求救的手决绝的关上那扇希望的门开始,她也陷进了沼泽里,没法回头,越陷越深。

包菜菜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