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身前反复身亡

第16章 他的经历

“吱吱吱吱!”

“吱吱吱吱吱吱!”

小麻雀躁动不安,叽叽喳喳的。

小子誉摸了它两下安慰道:“别害怕,我带你去吃糕。”

禽兽啊!猪狗不如的东西!简直是人渣!

这情形乔巧就算是猜也都能猜到几分,肯定是小师哥丧父后,孤儿寡母的无依无靠又没钱,女人为了孩子只能再嫁,不想那人却是个人渣!还是个下流的老色批!

真替小师哥母亲不值,她还那么年轻漂亮。

小孩捧着糕在离家不远的地方坐下来,两块糕,他和小鸟吃一块,还有一块被他小心翼翼的留了起来。

等到昏黄的阳光照在稀疏的街道上,小孩还没回家,而乔巧不受控制的闭上了眼打起了盹。

等她再次睁开眼醒过来,发现已经大变了样。

此时已是深夜,屋里灯火通明,烟火缭绕,堂前一个大大的“奠”字,一口棺材放在正中,小子誉披麻戴孝,跪在灵前。

乔巧扑腾几下从他肩上跳了下来,这是一次失败的飞行案例,小子誉一下一下的烧着纸钱,没有发现她。

乔巧一定要去看个究竟她再次扑腾翅膀,这一次成功了,她停在棺上,棺盖半开,女人失去温度,面色发青躺在里面。

是小师哥的母亲。

“啪!”

什么东西摔碎的声音。

一个身批麻衣的男人摇摇摆摆的走了过来,是那个男人!

他踢踏着酒罐子的碎片到了跟前。

“老婆啊~我的儿子啊~”

“好端端的怎么就难产了呢~”

他醉醺醺的指着棺材说。

“你不都生过一个了吗?啊?你是不是存心想让老子断子绝孙?”

突然他将在烧纸钱的小子誉一脚踢倒,大骂道:“都是你这个丧门星!你克你爹克你娘,你还要克死我儿子!”

他又上去踹了几脚,一个那么小的孩子,那里能抵抗的了大人?只能蜷缩在地默默承受。

乔巧冲过去,朝着人渣使劲啄,被他一把打到摔在地上。

“哪里来的畜牲!”

正要上去一脚踩死,半盖在棺材上的棺盖这时突然摔在地上。

男人被吓了一跳,一阵穿堂风吹过,灵堂烛火忽明忽暗,男人不禁咽了一口口水,双手合十。

“老、老婆,我我明天再来看你。”

说完人就吓的跑掉了。

乔巧随即也陷入了昏迷。

再一次醒来,小子誉已经长大了很多,眉目清秀,就是看着比同龄人瘦弱。

他穿着破旧的衣衫,在柴房里劈柴,手起刀落,又准又快。

乔巧从枝头飞落,在他眼前转了几圈停留在他肩头,他停下手里的活,在她身上摸了摸,露出一点点笑意。

晚上男人回了家,在外受了气,回来关起门窗就往孩子身上打!

乔巧被关外门外,透过窗户缝看见小子誉被打得皮开肉绽的。

“你个小畜生!还敢咬我!”

如蒲扇般的手掌就扇了过去。

小子誉趴在地上微弱的喘息。

“妈的!现在都他妈的笑话老子!到头来老子还要替别人养孩子!那臭婊子把老子坑惨了!老子从娶了她就没好事!”

“小兔崽子牙比狗都利!老子早晚把你买了!”

他捂着流血的手臂,恶狠狠的瞪了地上的孩子一眼又出了门。

小子誉被打的牙齿眼睛鼻子都在出血,他躺在地上半天都没动弹,只有胸膛微弱的起伏说明他还活着。

乔巧看着眼眶都湿润了,却无计可施。

院门被人轻轻推开,一位老妇人偷偷探首,发现院里没人才提步进来,一看里面房子紧闭,听着刚才的响动别是把人给打死了吧。

“孩子?”

她在门外叫了声,没人回应。

乔巧忙飞过去,可惜人鸟沟通障碍,好在没多久,老妇人心里挣扎良久,终是难过心里一关,推开了门管了这遭闲事。

孩子抱在怀里轻的很,硌的慌,脸上是没几处好的了。

老妇人把人带回了自己家,叫来了个赤脚大夫。

“实在瞧着不顺眼把孩子送人也行,天天不是打就是骂,这孩子迟早要被他打死!多遭罪呀。”

老妇人语重心长,她中年丧夫丧子,一个人生活,没那么多顾忌,瞧着孩子可怜时常给他送些吃的。

赤脚大夫接话道:“刘二那德行没有白送的道理,孩子不被他打死迟早也是被他卖了,这种年纪的孩子已经懂事了,人家买孩子不会买这种,就剩下那些不好的地方。”

处理好伤口,又开了药方,老妇人送他到门口。

“你老婆子心肠再好也管不到那么宽,有了一次就会有下次,你哪能看的住啊,我劝你以后还是别管了。”

乔巧踩在小子誉身上,最后卧在他胸前,她心里暗暗道:以后再也不欺负小师哥了,没想到他小时候居然过的这么不好,这么可怜。

眼前又开始犯迷糊,这一次的小师哥还好吗?会不会已经脱离了苦海呢?

十一二岁的孩子还如八九岁孩子的体格,他一件又一件的将衣服穿在身上,直到将自己为数不多的全部穿上,然后再缠上厚厚的腰带。

一切完毕他掏出一根木棒又拿出一块并不锋利的石块,然后用石块将木棒打磨,木棒一头已经被磨出尖锥,但对于他而言还不够,他还要更锋利!

乔巧这次不再是鸟,她化身成了一只在房梁上蠕动的毛毛虫。

看着他一下一下的磨着他的木棒好似不知疲倦,一直重复到天黑。

直到房门传来铁块碰撞的声音,乔巧恍然大悟,原来小师哥是被锁在了房子里。

男人还是那个男人,但他已经老了很多,一副酒色掏空的模样,这一次他异如往常,脸上没挂着凶狠,却笑咪咪的,乔巧看着却读出一股下流气。

那个木棒和石块在男人开锁的时候就被小子誉藏了起来。

男人打开包裹的荷叶,一只香喷喷的烧鸡格外诱人。

烧鸡放在了桌子上,小子誉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眼睛都没看过去。

男人倒了杯水说道:“肚子饿了吧,你看我带回来什么?一只大烧鸡,香的很,快来吃呀,这一只都是你的。”

黄鼠狼拜年不安好心!

乔巧恨恨的想。

怎么看都一副贼眉鼠眼的模样!

男人撕下一块鸡腿,走到他面前。

“你看看这大鸡腿多香啊,干嘛跟自己过不去呢?”

他的另一只手抚过他的脸,然后抬起他的下巴,拇指别有深意划着他的皮肤,并摩挲着他的唇,鸡腿如诱饵一般在他面前轻晃。

乔巧这个位置看不到小师哥,男人蹲在在他前面把他全部笼罩住了,乔巧什么也看不见。

就听见“啪”的一下,鸡腿被拍飞出去沾上泥土,男人猛的收回手,上面还布着牙印,他很生气,习惯性的高高扬起手,却没扇下去。

“差点忘了,现在可值钱的很,弄坏了可要掉价的。”

“给你条明路你不走,非要跟老子对着干。”

他拽着他的头在他耳边轻语。

“怎么?你怕老子满足不了你啊?上赶着让人骑?”

他们说了什么声音很低乔巧没听见。

只见小师哥愤怒的要咬他,被他捏住下巴。

“婊子生的小婊子,都她妈烂货!过两天人就过来,我看你倔的了几日!”

他松开手,小子誉坐在地上,男人抱着酒壶进了房间,关门前他还留下一句。

“要是想通了,随时可以来我房间找我,人还没来前,你还可以后悔。”

最后留下一个暧昧不明的笑容。

想通什么?那王八蛋什么意思?怎么笑的一脸不怀好意!那一定不能去啊小师哥!

可惜人虫一样出现交流障碍。

乔巧再是醒过来的时候已是半夜,房子还是那个房子,梁还是那根梁,一个黑呼呼的影子站在下面。

乔巧吓了一条,仔细看才发现居然是小师哥。

他站在那里与男人紧闭的房门遥遥对望。

然后他挪动了脚步。

你要干嘛!

说了不能去啊!

乔巧着急的在梁上蠕动。

只差几步了。

不行啊,不能去啊!

乔巧一下着急从梁上摔了下来,直接摔在了房门前,刚庆幸没有摔死,就被迈步过来的小师哥一脚给踩死了。

乔巧到死都不知道他到底进没进入,不知道为什么,总觉的男人最后的话别有深意,小师哥要是去了肯定会有些不好的事情,反正具体她说不上来。

乔巧被踩死后就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好手好脚的站着,还和小师哥保持着牵手的样子,小师哥此时还双目紧闭,明显还没醒来。

“小师哥快醒醒!”

小师哥没半点反应。

看来只能等他自己醒过来了。

看着此时玉树临风的小师哥,又想到他之前的样子,乔巧一阵心疼,她伸手环住他的腰,像是拥抱住那个满是伤痕的孩子。

很久之后,身上的人眼下微动,随即睁开了眸子,眼底冷意未消。

感受到身上的异样,他愣了一下,随即将人用力的拥抱在怀中,闭目掩盖寒霜,努力涉取身上的温暖。

“小师哥你醒了?”

“嗯。”

“小师哥,我看见你的过去了。”

身上的人一震。

“你,都看见啦?”

他有些绝望,那些不堪,不为人知的一切他努力隐藏,如今被她知晓……

“只看到一些,我不是故意的,不知道怎么的我就看见小时候的你,看见你母亲过世你很难过,还一直被一个男人打。”

“就这些吗?”

“难道还有我不知道的吗?”

他摇着头:“没有了,没有了。”

幸好你只知道这些。

“所以那些都是真的?”

“虽然不想承认,但那的确是我的过去,翘翘。”

乔巧安慰他道:“没什么的都过去了小师哥,以后我会对你好的。”

子誉听到这话露出笑意。

突然乔巧从他怀里退出来,他怀里落了空,心里一下空荡荡的,就听到她问。

“对了,我最后看见你在那个男人门口,你最后进没进去啊?我使劲叫你你听不见,还摔下来被你踩死了,所以你进没进去?”

子誉琢磨了一下她的表情,笑着回答道:“没有。”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我一看他就没憋着好!”

“等我出去,我一定要亲自把他打一顿替你出气!”

子誉裹住了她的小拳头。

“谢谢翘翘了,不过他已经死了,翘翘没必要因为他生气。”

“这样啊,死的好!不过,他是怎么死的?”

子誉看向别处:“酒喝多了,撒的到处都是,房间里的灯被风吹倒,烧死了。”

“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行恶事者必有恶报,小师哥你看,老天爷都是公平的。”

公平吗?

子誉不屑一笑。

四周白雾渐起。

两人手心相握,突然小师哥说道:“翘翘,别害怕,我会去找你,等我。”

说完他就主动松开了手,任凭翘翘怎么喊,怎么摸都找不到人。

包菜菜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