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仙魔经

第137章 轻松

感觉像是有人在看自己,蹲在地上的凌小雨猛的一抬头回望,看见的是阁楼上一个二十来岁的妙龄女子。

此女子衣衫淡黄色,气质温文尔雅举止言谈间流露出一番大家闺秀的修养,一颦一笑让人恍如梦幻凌小雨愣愣的看着她入了神。

这样的女子安静的在阁楼,驻足在阁楼为的不是欣赏这繁华夜景,而是借以登高望远吟诵诗句排解寂寞。

这世界的黑夜从某种程度已经让她感到厌烦了,她是此处土生土长的原住民。

只听说过外面的世界有白天,却从来没有见过,心中不免怅然。

纵然是在这个世界生于大户人家,拥有锦衣玉食的供养,可心中始终不快乐。

当她今天一如既往的在这飘香居的茶楼驻足之时,不知是时空错乱还是命运安排,感觉在看到凌小雨背影的一瞬间心中的感觉说不出是怎么样的感觉。

如果非要用文字形容。那是一种诗意般的邂逅,纵使这种邂逅并不怎么惊奇不怎么惊艳,只是感觉那淡淡的熟悉感觉让人感觉美好。

欧阳鸿烈看凌小雨愣了神手肘碰他一下不耐烦的道:“嘿嘿,丢了魂了你,别忘了你是进来干嘛来的。”

凌小雨回过神先是对阁楼上女子点头一下,才回过头白了欧阳鸿烈一眼:“行行行,别说了妈蛋,知道你有恋爹情节急着回去见他,老子理解。”

“你……”欧阳鸿烈盯着凌小雨突感语塞。

“看什么看,瞪什么瞪,了不起揍我?”

凌小雨摆出一副街头小混混的模样,要多欠抽就多欠抽。

欧阳鸿烈不是想到曾经这小子帮自己挡过刀,真的想把他活活掐死。

不过脑灵光一闪貌似想到什么,忽然一笑拍拍凌小雨的肩膀道:“走吧,魂淡。”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混入街道人群中消失不见,不知为何心中空落落的。

这时她淡淡一笑,笑得很细微不细看都不易察觉。

她对身边的侍女:“查一查他们是什么来历。”

身边的侍女,应允一声,纵身一跃出窗外,身体并未向下掉落,在一个旋转脚尖在窗沿上一点身形跳上,上一层的窗沿。如此循环几次之后,跃上楼阁顶端消失在夜空中。

那女子则是转身朝里面走去,身影消失在窗边。

凌小雨二人,一路走来也暗暗惊叹这里的繁华,只是没想到这世界居然还有如此繁华的地方。

虽然这夜景如同灯会一般是泡妞把妹的地方,此刻他却没有一点心思。

一路走来想要找寻晴天等人的踪迹,却并不知道是什么人将他们带走的。

想救人力不从心,无力感在思绪中蔓延。想起当初一行六人现在只剩下两个,凌小雨就想不明白了心中烦乱异常,坏情绪都表露在脸上。

他的路过,周围路人纷纷为他让出一条道来。

欧阳鸿烈静静的跟着叹了一口气道:“现在听你的怎么办吧?”

凌小雨一听他问话,也只有无奈的摇摇头:“不知。”

回答他的只有两个字不由一愣∶“你怎么会不知呢,尼玛你不是要当老大吗,现在一个个的生死未卜你不会两个字就算是结局了吧你?”

凌小雨淡漠看着他:“呵呵。”

城镇很大接到建筑繁华连绵十几公里,街道店铺挂满灯笼,灯火通明。

这繁华的城镇中,一边边缘地带显得有些冷清,灯笼也是偶尔两三只挂在破旧的屋檐。

这显得冷清的街道,一行十几人从天而降身上是血色衣袍在黑夜中,如同鲜血侵染神秘诡异。

十几人中有人符箓贴满一个魂体的身体使得,或许是符箓的作用,那魂体双目目光呆滞,浑浑噩噩犹若智障。

其中还有一人,手中抓着黑色锁链捆绑着一个小萝莉女孩。小萝莉显得平静,但是眼中已经没有了情绪化的神彩,走起路来如同行尸走肉。

这魂体和小萝莉就是凌小雨一行中的其二,也是在那条山间小路上被劫走的。

十多人的身着红袍,带着晴天小萝莉,来到一处偏僻的转角取下一块腐朽残破的门板,门边后面借着屋檐灯笼的光可以看见门里是一条阶梯通道向地下延伸,黑乎乎的。

十几人鱼贯而入,之后又将门板上好。

黑暗的通道中突然燃起亮光,一个红袍人手掌抬起,掌中升腾着一缕火焰为周围的同伴照亮道路。

其中一人道:“老三,你知道没那个必要,还弄这些虚头巴脑的。”

掌中控制着火焰的那红袍人,叹口气道:“不管有没必要,我就是不喜欢在没光的地方,始终有光才有安全感。只是我都快忘了,我有多久没见过阳光了。”

语调是低沉略像惆怅,也许是对于阳光的渴望,也可能是被困在这没有白天的世界,的情绪使然使得他语气怅然。

这个世界的这些人,是历次地宫开启进入那门中之后,无法找到地宫入口的人。

无法进入地宫,也只有面临被困死其中的命运。

但是被困在其中能到这里的人都不是等闲之辈,修建这样一座城镇。经过数千年的变换,繁衍塑造了现在的繁华不夜城。

夜景繁华而绚丽唯美,熙熙攘攘的一幅欣欣向荣的样子。即便是这样凌小雨欧阳鸿烈也可以细微的辨别到,众人脸上眼中透露出的无奈之色。

两人走在街上,不知为何就是感觉自己与这里不相融。

周围的人看在二人身上,神色未变话显得有些诡异就如同看空气一般。

欧阳鸿烈对凌小雨道:“你感觉到没,这里怪异得很,他们看我们的眼神突然……”

他的话还没说完,街道上符文光色涌动,将天空遮掩封闭,再看街道上的人一个个眼中闪烁着微红光芒。

身体皮肤裂开露出鳞甲和利爪。

咔嚓咔嚓!

那些衣着各异相貌各异的人哪还有人样,此时已经变成一只只人形怪物,全身鳞甲包裹。身后以一条一米多长的尾巴,上长有锋利的骨刺,寒光让人胆寒。

怪物一个个冲过来,如同离弦之箭速度奇快。一个呼吸间已经到达近前。

凌小雨欧阳鸿烈,慌忙应对护住要害。

一道道寒光划过,伤口在凌小雨二人身上浮现道道血痕。

攻击的气势强盛,但是却并不怎么强悍,那锋利的利爪还没厉害到切掉骨头的程度。

也不免让二人稍稍松气。

随着光阵的浮现,外面的人没有太多惊讶。

他们知道这些人都是通过研究会改造过后的人类,是变异体。

说起来是一群失败的列子,导致他们无法修炼,实力停留在汇神期以下。

至于这种画地为牢,打家劫舍的事情也不是没少干。一旦有猎物走进他们的区域,大阵立马启动,将猎物困死,将猎物击杀夺取其身上的财富功法秘籍等等。

里面的凌小雨碍于人数上的压制,一直用潇洒飘逸的步伐闪躲各处袭来的致命攻击,躲开要害身上的伤口多是皮外伤而已。

欧阳鸿烈,重剑握在手中,不管不顾的迎上冲过来的异类。

招式大开大合以命换命的姿态,与那些异类硬撼。锋利的利爪与重剑撞在一次想起清脆的撞击声,闪现一长串火花。

凌小雨已经没有长剑,因为在那紫色木牌冲破戒指的时候,将里面的东西或是吸收或是破坏了。

不过此时他才发现而已,想取出长剑应战,只是低头一看食指空空如也:“咦?我的戒指呢?”

此时不知不觉他身上蒙上一层紫光,伤口血痕迅速的愈合。心脏突然一颤,不算是疼痛,只是感觉心脏剧烈的跳了一下。

这一下跳过之后感觉是心脏一轻,虽然是细微的差别但是却让他感觉清晰。

一看手中,一柄蒙着紫色荧光的长剑出现在手中,也没顾忌它的变化。

迎面而来的一个黑色人形异类当头一剑劈下,只是凌小雨自己都没想到,居然将那异类劈成两半倒在地上,暗红色血液流了一地。

反观欧阳鸿烈的重剑,不论用多大的力道劈砍也只是在对方鳞甲之上擦起火花而已。

凌小雨的变换欧阳鸿烈也注意到了,同时也惊奇的回头看一眼地上的两半飙血的尸体。

惊道∶“厉害。”

他自己倒是不觉得,只是他周围不知不觉间多了一些打断胳膊断腿的,都是被他手中长剑切下来的。

那坚硬的鳞甲在他的剑下如同薄纸一般轻松划透。

鹤野云悠

作家的话
很是忧桑,如同挤牙膏。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