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罪师

猎罪师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9章 审讯

洛海市局,专案组指挥本部。

刑警们最擅长的除了办案之外就是吸烟了,这是他们所能想到的最便捷也是最有效的缓解疲倦和压力的方法,整个指挥本部都充斥着焦油味和青色的烟雾。

“我们经过细致比对,从子弹型号和弹头的上的膛线痕迹看,结果很惊人。”刑事科学技术科的枪弹痕迹工程师李滨站在专案组指挥本部办公室里宣布技术科的鉴定结果,“确认杀死程科的手枪与之前连续枪杀廖诚和曹云溪的是同一把,所有证据的比对结果认定同一。”

李非站起身说:“各位,尽管罗警官有擅自行动的嫌疑,但是他也提前跟我们刑警大队的范大队做了报告,他的一切行动都是为了能够逮捕程科,问出他和廖警官之间的交易。而且现场条件支持他没有杀人的结果,我希望立即释放罗树警官。”

罗树坐在刑警支队的第二审讯室里,整个屋子只有他一个人,没有戴手铐。

昨天下午有人听到凤鸣山附近的废楼里传出枪声,随即报警,警方赶到后发现了罗树,因为涉嫌杀死犯罪嫌疑人程科,罗树被专案组采取了一定的措施,从昨晚开始,几名市局刑警轮番对他进行讯问话,问的最多的就是“你为什么要擅自监控程科”。

主要负责问话的是一个留了平头的老刑警,他头发已经花白了,肩膀上扛着两杠三星,罗树推断他直到退休也就是这个级别,不会有升的机会了。

“你们应该去查一查廖诚和程科之间有什么交易。”罗树说。

“已经有人去了,你提供的情报挺有用的。”

“曹云溪的资金流动查清楚了?”

对方突然笑了一下,满脸的褶子特别明显:“用不着你操心,你为什么会盯上程科?”

“我之前一直在盯他,后来发现他和这案子跑不了关系。”

“他和这案子的关系不是还没弄清吗?”

罗树摇摇头,无奈道,“也不知道专案组这几天到底在忙什么。”

老刑警似乎被刺激了一下,脸色一沉道:“你不要以为自己被人称作‘猎罪师’就觉得有什么了不起,专案组的事还轮不到你插手。”

“哦?”罗树从椅子背上离开,靠近了对方的脸,“你们查到什么了?”

对方冷笑一声:“你肯定猜不到。”

“说来听听。”

“田建民的尸体。”

昨晚的审讯让罗树获得了新的线索,他凝神望着单面玻璃,玻璃上映出的面容有些憔悴,下巴上的胡子明显了许多,毕竟很久都没有打理了。

门被推开。

罗树看过去,眉一挑,嘴角一丝无奈的笑意,“你是得罪谁了,不好干的活儿都派给你啊!”

李非叹口气,撇嘴道,“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罗树靠在椅子上,“说吧,有结果了吗?”

李非摇摇头,“鉴定结果出来了,确定杀死程科的不是你。”

对于这个结果罗树了然于心。

“查出来是谁了吗?”

“是我们一直在追查的凶手。”

“就差一步。”罗树完全没想到现场会有第三个人,这两天让他头疼的并不是作为嫌犯被审问,而是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一步遗漏了重要线索。他一直苦苦思索无果。

“但是那里没有你所说的要与程科交易的家伙。”

罗树点点头,“这点我也很奇怪,如果不去交易,那他去那里做什么?”

“会不会是故意引你过去,想趁机把你杀了?”

“也是有可能,”罗树沉吟道,“不过,这么做的前提是他知道我在跟踪他,那他是怎么知道的?”罗树把前前后后的搜查过程都在脑海中理了一遍,没发现自己有漏出马脚的时候,他的反侦能力很强,要想刻意跟踪他,很难不被他发现,除非——罗树眉头深锁。

李非叹口气,“不过凶手杀了程科,也给我们留下了很多信息。”

罗树靠着椅子,手摸索着下巴,这是他陷入思考有眉目的一个标志性动作。李非眼睛一亮,探身问道,“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凶手跟程科可能原本就认识。”罗树看向李非。

李非倒吸一口起,“你的意思……”他压低声音,“程科是共犯?”

“我是说如过作为共犯则有这种被灭口的可能。”罗树想到什么,突然问,“你们找到了田建民的尸体?”

李非目光闪了一下,随即点头道:“对,在凤鸣山北山。”

“凤鸣山?离我昨天去的那个地方很近。”

“所以林飞检察官在赶过去的时候恰巧看到了你被辖区警察抓走,当即联系了专案组,我们才能很快把你带回来。”

“你们怎么知道凤鸣山埋着的是田建民?”

“凤鸣山景区只是一小部分,后面好多的山头都没有开发,北山山头是其中之一,当地有去山上砍柴的村民,就是他们发现死者的。其实尸体昨天早上就被挖出来了,只是当地警方一直在核实身份,因为尸体的衣物和证件全部销毁了,他们只能通过尸体DNA信息查了一下,没想到是公安系统内部的人,而且是专案组和检察院发出协查通报的嫌疑人,所以昨天下午他们赶紧通知了专案组。”

罗树闭上了眼。

“他怎么死的?”

“很明显是他杀,具体的死因和死亡时间还在进行尸检。”

“田建民也死了,这案子好奇怪啊。”李非说,“专案组所有嫌疑人都死了,一直是铁腕刑警的廖诚和毒贩有金钱交易,马上去公安部挂职的曹云溪也和毒贩有交易,我真想不明白凶手到底是为了什么。”

罗树微微一笑:“不会太奇怪。”

“有想法?”

“曹云溪的存款有多少?”

李非思索了一下:“比廖诚要少,一百万左右。”

“也是程科的账户打给他的?”

“是。”李非点头。

“最早一笔钱什么时候打的?”

“年初,十万。”

罗树听到这儿隐约触摸到了他想要的重要信息,但现在他脑子里所有的线索都非常凌乱,他需要静一静整理思绪。

审讯室的门被敲响了,敲了三声后门被推开,林飞的脸露了出来,他目光失去了以往的精神,看了看李非,又看看罗树。

“我能跟罗警官聊两句吗?”

罗树说:“出去说吧,这儿太压抑了。”

市局顶层是警察心理健康中心,这里很少有人会来,真正压力大的警察一般都没有时间去接受心理健康的治疗。为了能让有压力的警官们得到释放,这里的窗户是巨大的落地窗,几乎能够俯瞰整座城市,可以给人一览众山小的感觉。落地窗前摆了很多的圆桌,以供来此的警察坐下来休息,可以喝咖啡或其他的饮料。

“田建民死了,这一点我非常意外。”罗树面对着落地窗,他所站的地方是顶楼,今天天灰蒙蒙的,从玻璃窗看向外面,整个城市在有一种不真实的朦胧感觉。

林飞低下头:“很震惊,完全没有头绪谁要杀他。”

“听说昨天是你先联系的专案组,谢了。”

林飞怔了一下,苦笑一声:“通知专案组还不是让你被审了一个晚上。”

“如果让辖区警察抓了,更惨。”罗树笑笑,“田建民一死,你们负责这个案子的检察官很快就要被调查,叫你手下那几个年轻检察官也做好准备。”

“我知道。”

罗树顿了顿,问,“你觉得程科为什么辞去警察的工作?”

“我记得,当时是说因为顶不住压力。”

“你看这儿,”罗树指指警察心理健康中心的牌子,“他竟然没有想到来这里看一下。”虽然是阴天,在这里也让人有种释放压力的舒畅感。如果换作晴天,估计情绪会更积极。

手机震动,是李非发来的短信:死因是机械性窒息,活埋所致,死亡时间是廖诚被杀的那天凌晨。罗树看完,收起手机。

林飞问:“你对这案子有什么想法吗?”

“有点乱,暂时整理不出思路。”罗树说,“凶手杀死两个在警队颇有名气的警察,又杀死了检察院的嫌疑人和一个毒贩,这些人都有过共同的身份,那就是警察,不得不让人怀疑凶手是否针对警察组织采取的这一系列的杀人行为。”

“有怀疑的对象了吗?”

“我最早怀疑程科,现在他死了,我也不知道该怀疑谁了。”

林飞叹口气:“这案子确实奇怪。”

“所以我现在需要更多的线索,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到些有用的。”

凡周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