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穿越者之青城蛇影

我是穿越者之青城蛇影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7章 当情话多了一句,恨字多了一笔(十)

萧太后闻言将南风和萧公子传信交给刘裕刘嬷嬷扶她起身,留下一句:“家国为重,后宫暂由哀家管,那是你孩子娘陛下尽早解决家务事。”直接离开西殿回太后居所景福殿,刘蕙媛说的话张夫人不为所动,她只能等在太后寝宫,可是天色黑了也不见人进出,只能无奈离去。

刘裕处理一下午奏折,用过晚膳内侍南荀跟刘裕说:“太后说后宫暂由她老人家管,王夫人被太后削权方才请求觐见,皇后还在华林园与刘嬷嬷争执。司空徐大人同尚书殿外来禀:西域遥远疆域生活在海边大秦国遣使朝贺,行至洛阳。不知天下易主由谁人掌管天下。”刘裕放下筷子道:“传令觐见,就说天下还是汉室的天下。去太后居所。”

入夜,王夫人是刘义康的生母以送点心的理由硬闯入太后宫里,永初元年萧太后和张夫人婆媳不合,刘裕追封的皇后是臧爱亲,被王夫人捅出西湖命案后张皇后和儿媳司马茂英去到陪都洛阳居住,由王夫人暂时打理后宫。

王夫人三十左右,一张优雅芙蓉脸保养得宜直接质问道:“皇后还未为难妾身,太后娘娘收后宫权柄是何故?妾身来您这前着人请陛下来评断。”一屁股坐在太后下手赖着不走。萧太后放下青瓷茶杯冷笑一声不说话。

刘裕走进简约正殿后用膳的地方,看见桌上一点餐食都没有关心的问:“母亲是否用过膳?”萧太后冷笑一声:“刘嬷嬷还未送来膳食,你的好夫人还要您先评理呢!”

刘裕看着王夫人头痛的跟南海说:“去御膳房取晚膳来。”坐在太后下手说:“儿子也还未用过,王夫人,后宫无后,是孤王请母后暂时掌管你有何好说的?”王夫人跪在地上还来不及行礼就被刘裕问住了,“妾身无话可说,皇后正在永乐宫为何不是皇后执掌凤印?”看在儿子的份上刘裕烦心的解释:“母后便是孤父亲的皇后,你退下吧。”

萧太后感动的擦了把眼角,母子两安静的吃完晚膳。正厅喝参茶的太后看见刘嬷嬷狼狈的跑过来大喊:“主子救命啊!皇后杀人了,小芸死在张嬷嬷手里,老奴好不容易跑出来。”坐在下手的刘裕开口问:“皇后为何杀人?”

刘嬷嬷才看见皇帝也在解释道:“凤印在王夫人处她却不肯交还,老奴去取被皇后抢了去。小芸就是张绣云夫人堂妹,丈夫战死后被夫家扫地出门,太后娘娘怜悯她们母子便在宫中当差。”

刘裕听完刘嬷嬷的话淡然吩咐道:“嬷嬷留在这侍候太后,孤会送来凤印。”南海赶紧跟在后面走出门,去永乐宫的路上刘裕陷入与张绣云的回忆。

三十出头的刘裕平定孙恩第一次建立功勋入宫面圣,满心欢喜的他刚好赶上那年选妃大典。上次选妃落选的张绣云没人娶,以绣工再次竞选。华林园内美人成群、一片锦绣,孙无终和刘裕等将领在晋安帝带领下进入华林园内赏景,选妃在王神爱、王皇后的主持下匆匆落幕。

园内午宴刘裕酒足饭饱,在内侍的带领下去上厕所。等出来的时候内侍有事走了,找不到路的刘裕四处闲逛。又落选的张绣云独自开心的在百花丛中赏花扑蝶,不小心落踩空落水,被扭伤的她娇滴滴的呼喊:“救命,我落水了,受伤动不了。”刘裕走进一看大笑出声,“小姑娘你这也好意思大呼救命,水沟浅薄自己站起身。”

张绣云看着自己的处境尴尬也没多大事,见来的是外男表情痛苦的起身,刘裕从黑色储物锦囊里拿出自己的鞋袜给她,“快换上免得着凉,我转身不看。”张绣云听话的换上,好奇的问他:“将军如何称呼?小女子来日好报恩。”刘裕微笑看着她回答:“小人刘裕,孙将军手下副将。”飞跃到旁边桂树上将树枝徒手折下,送来给她当拐杖。

抱拳行礼道:“小人告辞。”追上路过的内侍跟着内侍回到宴席上。此时屏风后的王皇后听见侍女禀告:“娘娘您席上侄儿看上张绣云姑娘请求您赐婚纳妾,方才张绣云失足落入水沟巧遇刘裕,陛下心腹看见禀告欲赐婚刘裕。”

王皇后轻蔑冷笑:“原来陛下看上的是她那份手艺,绣云姑娘出身微末陛下做主便是。”

宴席一直到夜幕降临,酒过三巡的刘裕被内侍随从扶回住处。趁着刘裕醉酒晋安帝着人拟旨将张绣云赐给了刘裕为侧室,一并送去刘裕住处。

一夜过去,睡醒的刘裕看见旁边熟睡的张绣云赶紧检查自己衣衫,看见两人穿着整齐没发生什么松了口气。起身喝水发现桌上赐婚的圣旨也是醉了,他才跟张夫人起誓绝不纳妾。

呆呆坐等张绣云起身,张绣云看着他却甜甜笑道:“将军以后是绣云夫君了。”然后面露惆怅。刘裕却说:“你我有缘,之前只是也无需以身相许。你只要说不愿嫁我,我立即面圣取消婚事。哎呀,我才新婚几日呀,日后我如何面对夫人张阙。”张绣云挑眉问:“是洛阳才女张阙么?她是小女子远房表姐。”

后来晋安帝驳回刘裕解除婚约的请求,两年后洛阳的张阙听说这件事后心中愤恨。那时的张绣云已经住在刘裕家中怀上了身孕,在家中生下一女刘荣男。

张绣云产后听说刘裕举兵反抗桓玄获胜,关心晋安帝的她被刘家张夫人的仆人诱导,和侍女偷偷驾车赶到建康,跟宫廷熟人打听才知道原来桓玄挟持晋安帝在江陵。然后觊觎她已久的王皇后侄子也收到张夫人传信,将张绣云迷晕带进府中。

刘裕听宫人说他夫人张绣云来找他追去宫门看,无视被迷晕的仆人,沿着新鲜的辙痕追到《王府》冲进同僚王将军的住处将王将军打晕,张绣云迷迷糊糊的衣衫不整,眼泪打湿了衣衫,刘裕表情无奈的抱着她回将军府。

刘裕当天前去江陵,两次救出晋安帝次年正月护驾回建康。

就在所有人准备宴席庆幸的时候,张绣云坐在刘裕身后看见皇帝的心腹太监行为紧张,衣袖中金属刀光落在她的眼里,她拼命冲到首位的晋安帝身前,太监的匕首刺在她的心口,张绣云面露笑意在爱慕的男人怀中去世。刘裕哭着抱住她说:“你怎么这么傻!”

华林园内刘裕走在熟悉的路上,为了凤印王夫人还在和张阙纠缠。刘裕看着躺在旁边的小芸,用愤恨、怀疑人生的眼神看着两个夫人怒吼道:“你们还是人吗!她的丈夫战死沙场,杀了人还有心情在死人身旁抢夺凤印?”

看着自私镇定的张阙和胆小怕事的王夫人,刘裕大手一挥道:“王夫人先行退下。”王夫人背脊发寒的迅速逃离。又对张夫人冷笑:“张阙,孤王一生可曾亏欠过你?你为何变成这副模样?”指着尸体,“你嫌天下死的人还少吗?”张夫人冷笑回应:“是,当年是妾身傻,明知你已有家室还要嫁你。这一生为你生儿育女这是你欠我的!臧爱亲死了多少年了?这后位本应是我的,没有我的家族扶持你怎会有今天。”

刘裕不想再看到张阙,转身对她命令道:“我刘裕是君,你是臣。张阙滥用私刑、罔顾人命,不孝尊长、迫害皇嗣与射阳族人通敌卖国,今日起废除位分,贬为庶人。你我夫妻一场你离去吧。”张阙哭着冲到刘裕面前张开双手拦住去路,“刘裕你不能这样待我,通敌卖国,证据何在?”

和刘义矛赶来的长子刘义阳抱着找到的侄儿,不知道该不该上前解释。赶来的太后看见长孙怀里的曾孙拄着拐杖急忙走过去看,将曾孙抱在怀里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刘裕被他们的动作惊动,看见白嫩的孙儿差点被眼前这个毒妇害死一巴掌打在张夫人的脸上。怒斥她:“亲孙儿都下得了手,你这个毒妇该死!”张阙捂着脸第一次被刘裕打,不敢置信的反驳道:“我给你生了这么多,打杀个贱婢怎么了!你刘裕当了皇帝,我张阙理应为后。”

刘裕深吸一口气也不打她了,“这世间我刘裕之妻只有爱亲一人,孤王皇后理应是她。”张夫人坚强了二十年的心被刘裕的话瞬间击垮,跪在地上痛哭。

刘裕面无表情的抱着孙儿和太后离去,刘义矛和刘义阳默默站在张阙身边不知如何安慰。

远在历城的夏雨他们相处融洽,是不会知道建康宫中发生的事。夏雨在与胡藩的打斗中舒展了筋骨,一丝丝白光在院子里闪现,一部分钻入夏雨丹田,他的修为就这么进阶了。

五天后夜里南风怀着欣喜的心情在驿馆收到宫里传来的消息,读完南海给他的信他表情难看的找来夏雨和萧公子商量。

夏雨坐在边上听着南风讲这场宫廷巨变,关心的问:“以后小王爷怎么办?”萧公子解释:“天下动乱已久,有条祸不及家人的规矩,何况皇子公主是陛下骨血。”夏雨受教的点头,讲出自己的见解:“南风我觉得此时要关心太子和被张夫人囚禁的太子妃,如果事情得到遏止大家都好过。”……讨论完南风赶紧飞鸽传信给南海。

梦忆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