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医女

农家小医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1章 暖昔的反击

“嗯,是啊,中磊你身体恢复的不错呀。”杨氏笑脸迎人,话里透着关心。

田中磊立刻表现出一副非常感动的模样,“大伯母,谢谢你还惦记着关心着我哩,你在劈柴呀,要不要我帮忙呀?”

“不用嘞,我可以。”杨氏推脱。

“还是我来吧!”田中磊抢过斧子就拼命干活。

杨氏见状,引不住勾起了嘴角,呵呵,居然有个傻家伙来帮她劈柴,那真是再好不过了,于是,她道:“那好吧,辛苦你了,一会大伯母就来替换你。”

杨氏说完,回了东厢房去休息。

见杨氏一回去,田中磊立刻扔下了斧子,邪恶的笑了……

杨氏回到自家的屋子,正在铜镜前描眉的田暖菲好奇道:“娘,刚刚奶奶找你啥事啊?”

杨氏轻哼了一声,“什么你奶奶找我,还不是暖昔那个小蹄子出的主意,好让我去劈柴。可是她绝对不会想到,我只是关心了一个种类那个傻小子,那傻小子就一脸感动的给我劈柴呢!”

“哈哈哈!”田暖菲笑的花枝乱颤,“真是好笑,蠢货,她还想对付您,您一个小指头就把她整死。”

听着女儿的夸奖,杨氏越发的得意以前,她觉得之前真是高估了田暖昔,那个小蹄子也不过就认识个药草罢了,能有什么手段可言。

这时候,门被敲响了。

“谁呀?”田暖菲扔下描眉的黛笔,不悦的问道。

“暖菲堂姐,是我呀,我是暖昔。”田暖昔用着和善的嗓音怯怯的说道。

田暖菲眉头一拧,“娘,那个小贱货来了,不知道她要干嘛?”

杨氏立刻对田暖菲用了一个闭嘴的颜色,脸上漫上柔和慈爱的笑容给田暖昔开了门,“咦,暖昔,你怎么过来了?”

田暖昔抿着嘴唇,低着头,弱弱道:“大伯母,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跟你对着干了,求你以后帮帮我们吧,三婶老是跟我们作对呢。”

杨氏闻言,心中暗暗得意,心道:看来这个小蹄子是铁定了认为撺掇李氏找他们要钱的人是肖氏了,这样一来,对她真是百利而无一害,要是老二家和老三家反目天天斗,那她可就真的能左手渔翁之利了。

心里打着如意算盘,脸上却依旧慈爱柔和,“傻孩子,说什么呢,你三婶哪里敢欺负你们?以后哇,有什么事记得找大伯母来,大伯母来帮助你。”

“真的吗?”田暖昔眨着泪汪汪的大眼睛问道。

“当然是真的了。”杨氏温柔的抚摸着田暖昔的头发。

田暖昔甜甜的笑了,从怀里掏出大把大把的炒花生来,一股脑全部放倒桌子上,“大伯母,谢谢你,这些是我送给你的,你们吃吧,我先不打扰了。”

说完,乖乖的退了出去。

“哟呵!”她一走,田暖菲跳了下来,抓了一把炒花生就嘎巴嘎巴的吃起来,一边吃一边得意洋洋道:“小蹄子,你不是很嚣张吗?现在怎么的?害怕了?还示好了?看她那个贱样儿!跟一条哈巴狗似的。”

杨氏心里自是兴奋,也拿了花生来吃。

“咦?娘,这是什么?”田暖菲突然停住了吃花生,指着花生里面一串铜板说道。

杨氏蹙眉,百思不得其解,“怪了,小孩子怎么会有钱送给咱们?”

田暖菲却不想那么多,一股脑把钱捧了起来,“管她呢?这钱到了咱么这儿,就是咱的了,娘,你快点收起来。”

杨氏想想也是,若是蒋氏一会来要钱,她大可一问三不知,装傻到底。

杨氏数了数那些铜板,喜滋滋的走到炕头的木箱旁,打开箱子放了进去。

这一幕,杨氏以后除了田暖菲和她自己之外没有人知道,却没看见田暖昔除了东厢房压根就没有离开,一直在窗户外面望着里面的一切。

钱收了,花生正在吃,这正是最好的时机,回头一看田中磊也从大门口回来了,对她会心一笑。

她微微点头,到南屋的厨房去找李氏去了,果然,肖氏和蒋氏正在准备饭菜,李氏坐在一旁看着。

“奶奶,咋还没有柴禾呀?”田暖昔进了厨房,就要帮忙烧火,假意问道。

李氏看了眼,对身边的田若雪道:“去,若雪,看看你大嫂劈柴劈好了没有。”

“哎。”田若雪答应了一声,就出去了。可是不大一会,就听见她不满的叫道:“娘,大伯母根本没有劈柴!”

“啥!”李氏立刻站了起来,三不做两步往外冲,这大阴天的,居然还没有劈柴,一会下了雨全家吃什么喝什么!

李氏快步赶到木棚子一看,果然一根柴禾都没有。

漆黑的眸子一眼愤怒的火光闪过,她快步走向东厢房,猛然推门呵斥:“老大媳妇,我叫你劈柴,你干啥呢!”

这一推门不要紧,杨氏和田暖菲一起吃炒花生的画面被李氏看了个清清楚楚。只见李氏气的握紧了拳头,下一秒,雷霆大作,“好哇!你个懒娘们!居然不干活在这偷吃!”

杨氏一见李氏突然到来,整个人吓懵了,“娘,我……我……我身体不太舒服,中磊说帮我劈柴,我就回来休息了。”

杨氏到底是反应快,巧舌如簧。还很快装出头晕的模样来,李氏眉头愤怒的拧在一起,冲向杨氏,一把抓住她的头发,“你还骗我,木棚子里一根柴禾都没有!还有,你少给我装病了,我刚才看见你吃花生的时候可脸色好的很!”

见李氏生气到动了手,田暖菲飞快的缩到了杨氏身后,大气不敢出一下。

杨氏听到李氏的话,心里咯噔一声,她顿时明白,她上了田暖昔的当,她怎么会那么好心的送花生,她根本就是故意的,她跟田中磊串通在一起了!

可是,不管她现在想的多明白,都没有用了,因为她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刚刚田中磊主动帮她劈柴。

“你说话啊!你不会很会说吗?你个懒婆娘,我田家祖上真是不积德,娶了你这么个东西!”李氏狠狠的骂道。

田暖菲被吓得放声大哭,可是没有人来救她,因为田廉早带着田义山田中许等人去地里干活了。

“奶奶,这真是中磊和暖昔故意出的坏水,刚刚是中磊说帮忙劈柴,我娘才回来休息的。”田暖菲颤颤的解释道。

“中磊,你过来!”李氏怒呵一声,田中磊才从西厢房里打着呵欠过来了,“奶奶,发生啥事了,我正睡觉呢。”

李氏往田中磊身上一看,果然头发乱糟糟的,双眼惺忪,一脸睡意,而且只穿着里面的小衣,鞋子也是趿拉着,一看就是听到她的声音才醒来的。

李氏问道:“你说,刚刚你是不是答应了帮你大伯母劈柴?”

田中磊一脸迷茫。揉着双眼,“劈柴?劈什么柴啊?木棚子里的柴禾不是好多呢吗!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

李氏闻言,气的点了点头,一巴掌打在了田暖菲的肩膀上,“好哇,真是什么娘教出什么样的女儿来!你娘偷懒撒谎,你也跟着学!”

田暖菲捂着肩膀哇哇大哭,“奶奶,呜呜……我说的是真的……呜呜……”

杨氏一语不发,她知道这一切都是田暖昔早早设计好的,她再说什么都没用了。

沉默片刻,她道:“娘,我去劈柴,我现在就去,您别生气了。”

事到如今,不能不服软,这并不是一件大事,只要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李氏会淡忘的,所以杨氏当即要去劈柴。

然而,就在这时候,田暖昔冲了进来,一边冲一边手脚慌乱的喊着,“大伯母,奶奶,出啥事了!”

杨氏见她进来,眸子恨意昭然。可田暖昔见若未见,直直冲向火炕边上那个木箱子。

嘭的一声,木箱子摔在地上,紧接着一阵哗啦啦的声音响起。

这一下,李氏愣住了,杨氏愣住了,田暖菲吓得连哭泣都不敢了。

最后,田暖昔惊愕不已的望着地上一片铜板,结结巴巴道:“大,大伯母,这……好多钱啊……你好有钱呐。”

杨氏见箱子里所有的积蓄连同田暖昔送过来的那些钱全部撒在了地上,一时惊慌的双手都颤抖起来。

田暖菲哪里害会哭下去,飞快的蹲下去一把一把捧着那些钱,生怕被李氏抢走一般。

李氏阴冷的一笑,“好,好!杨莲枝,你真够好!”

李氏说完,没有大闹,没有骂人,而是猛然转身回南屋去了。

田暖昔看的清清楚楚,李氏的眼中此时此刻全是狠决。

田若雪在外面也看见了这一幕,心知这次的事情是闹大了,前几天杨氏摔了李氏的镯子,又说生病花去了自家所有积蓄,李氏非但没有惩罚她,连一文钱也没要,可是就在刚才,李氏生龙活虎的吃花生,又倒出这么大堆的钱,这一下子击碎了杨氏之前所有的谎言。

田若雪立刻跑出田家大门,到地里去找田廉等人了。

而李氏回到南屋,只到厨房门口对蒋氏淡淡的说道:“老二媳妇,中磊认字,叫他拿了笔墨来南屋一下。”

墨西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