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都孤儿 远大前程

雾都孤儿 远大前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3章 奥立弗被南希强迫带走了(2)

“真别说,这些书还真挺好的呢,”查理·贝兹做出各式各样的鬼脸,还装出一副正在读一本书的样子,“嗯,写得也真是不错,奥立弗,你觉得呢?”一看奥立弗愁眉苦脸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这些可恶的折磨他的人,贝兹少爷与生俱来的幽默感致使他又一次疯狂地笑起来,比刚开始的时候来得还要猛烈,一发不可收拾。

“这本书是那位老先生的,”奥立弗咬着牙,双手缠来缠去地说道,“就是那位和蔼的热心老先生,把我救了,我得了热症,差一点儿就死了,是他好心把我带到他家里,好生照顾我,我求求你们了,把这些书送回去,把书和钱都还给他吧,你们说什么我都听,哪怕是要我一辈子留在这儿都没有问题,可是恳求你们把东西送回去吧。要不然他会以为是我骗走了,还有那位好心的老太太,他们对我是那么好,他们都那么真诚,她也会误以为是我骗的,啊,求你们可怜可怜我,把书和钱都送回去吧。”

奥立弗悲痛欲绝,说完这些话,一下子就跪倒在费金的脚边,双手合在一起拼命地苦苦哀求着。

“这孩子说的还是蛮有道理的。”费金偷偷地扭过头去瞅了一眼,两道浓浓的眉毛紧紧地拧成了一个结,然后说道,“你说的是对的,奥立弗,你说得很有道理,他们会误认为是你骗走了这些东西的。哈哈!”老犹太不知所措地搓了搓手,一直笑个不停。“哪怕就是让我们来好好挑选时机,也不可能会有这么巧,真是天意啊。”

赛克斯先生回答说:“当然是不可能喽,当我一下子看见他从克拉肯韦尔走过来的时候,胳臂下面还夹着些书,我心里就有数了,简直是再好不过了。他们都是些好心肠的人,也就只会唱唱赞美诗,根本就不会真心地收留他。从今天以后,他们一定会把他忘了,而且只字不提。这样正好省得还要去报案了,整不好还会把他关起来呢。但是现在就没事了。”

就在他们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奥立弗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又瞅瞅那个,好像掉进了云里雾里,对发生的这一切事全都迷惑不解一样。赛克斯先生刚一停止了说话,他却一下子跳了起来,一边不管不顾地冲出门去,一边拼命地呼喊救命,这所空空荡荡的旧房子一下子连屋顶都轰鸣起来。

“比尔,把狗叫出来。”费金和他的两个弟子一齐疯狂地追了出来,南希大声叫着跑到门边,把门关上了,“快点把狗唤回来,让它把那个可恶的家伙撕成碎片。”

“真是活该。”赛克斯一边大声吆喝着,一边奋力想挣脱姑娘的手,“到一边站着去,别怪我不客气,我可是能把你的脑袋在墙上撞个粉碎。”

“我一点儿都不在乎,比尔,我真的不在乎,”南希姑娘口里大声呼喊着,不顾一切地跟赛克斯先生扭打起来,“我绝不会让孩子被狗咬死的,除非你先把我杀了。”

“一定要咬死他。”赛克斯先生气得牙齿咬得“格格”直响,“你要是再不放手,我可真的要出手了。”

这个可恶的家伙一把将南希姑娘甩到房间对面,就在这个时候,老犹太人和他的两个徒弟把奥立弗架着给弄回来了。

“发生什么事了?”费金看着眼前这一切,说道。

“小娘们儿他妈的发疯了。”赛克斯凶巴巴地回答。

“不,小娘们儿她没疯。”这场混乱的战争把南希小姐弄得几乎要死过去了,都上气不接下气的。“她才没有疯呢,费金,不要当回事。”

“那就给我安静点吧,行不行?”老犹太一脸杀气地说。

“不,我就不!”南希奋力抵抗着大声回答,“喂,你们到底要怎么样?”

像南希小姐这类身份特殊的女子都有什么习惯之类的,费金先生心里一清二楚。现在有一点他是十分清楚的,如果现在继续和她争论下去是没有什么好处的。为了转移所有人的注意力,他立刻朝奥立弗转过身来。

“照这样看来,你还是想跑啊,我亲爱的奥立弗,是不是啊?”老犹太人一边说着,一边拿起壁炉角上放着的一根满是节瘤、极不光滑的棍子,把他拿在手里。然后问:“喂?”

奥立弗并没有打算答话,他的呼吸特别急促,一脸怒气地注视着老犹太人的每一个动作。

“难道你想找人来帮忙?你想把警察招来,是不是?”费金冷冷地笑了一声,狠狠地抓住奥立弗的肩膀。“我的小宝贝儿,我们一定会把你这个臭毛病治好的。”

费金抄起棍子,使劲地对着奥立弗肩上就是重重的一棍。他抡起棍子刚要打第二下的时候,南希姑娘一下子扑了上去,从他手中迅速地把棍子夺了过来,一使劲,把棍子扔到了火里,顿时飞出很多烧得通红的煤块,一直在屋里地上不停地打转。

“我是不会坐视不管的,费金,”南希大声喝道,“你已经把孩子弄到手了,还想怎么样?放开他!你放开他,要不然,我就把那个戳也给你们这些不知好歹的家伙们盖上它几个,哪怕是提前送我上绞架也无所谓了。”

姑娘狠狠地跺着地板,发出这一些吓人的话语。她抿着嘴唇,双手紧紧地握着,挨个儿把他们打量了一番,脸上一片苍白,没有一丝的血色,这都是由于愤怒才会这样的。

“啊,我亲爱的南希啊,”过了没多久,费金跟赛克斯先生不知道如何是好地相互看了一眼,口气比刚才温柔了许多,说道,“你——你可从来没有像今天晚上这么懂事呢,哈哈。我亲爱的南希小姐,戏演得真是好极啦。”

“那又怎么样?”南希小姐说道,“一定要小心,千万别让我演得过火了。要是真演过火了,费金,你就吃不了兜着走吧,所以我警告你,千万不要把我惹急了。”

一个女人要是发起火来,尤其是她刚才刚和赛克斯先生大战了一场再加上那些不顾一切的话,就使她的身上产生了某种东西,那种东西是男人很少有愿意去恭维的。老犹太人深深地知道,假如想要再假装误解南希小姐发怒这一个事实的话,那么事情将变得一发而不可收拾。他很知趣地不由得后退了几步,带着一丝恳求和一丝懦弱看了看赛克斯先生,好像要告诉赛克斯,接下来该他上场了。

面对这一番没由来的哑语,或许是因为感觉到如果不能立刻让南希小姐恢复理智就会影响到他本人的荣誉这一原因,赛克斯先生发出了大概四十多种咒骂甚至是恐吓,这些东西之所以来得那么快,只能说他很有发明创造方面的潜能。但是,这一套并没有在南希小姐身上产生多么明显的效果,他只得换一套方案了,找一些更为实际的证据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赛克斯先生说这句话的时候,运用了一句经常用到的诅咒,关系到人们五官中最奇妙美丽的一处,人间发出的每五万次这类的诅咒中只要有一次被上苍无意中听到的话,就会使双目失明变成跟得麻疹一样普通,“活见鬼。你是谁啊,算个什么东西啊?”

“啊,我是谁,我当然知道我是谁。”姑娘一边撕心裂肺地放声大笑起来,一边头还摇来摇去,那副冷漠的样子装得实在是不怎么好。

“那好吧,那你就乖乖地安静点儿吧,”赛克斯用平日里叫唤小白狗的腔调大吼大叫,“要不我会让你安静很久的。”

姑娘又疯狂地笑了起来,甚至比刚才更不冷静了,她急忙看了赛克斯先生一眼,一下子把头转到一边,紧咬着的嘴唇里淌出了鲜血。

“你真是好样的,”赛克斯一副轻蔑的样子看着她说,“你也想当一个好人,想做上等人了是吧。你管他叫小孩儿,他确实是个不错的角色,那你就赶快跟他交个朋友吧。”

“万能的主啊,请保佑我吧,我一定会的。”姑娘激动地喊叫着,“早知道要我出手把他弄到这儿来是这样的,我倒宁愿在街上被人打死,再或者跟咱们今晚路过的那个地方的人交换一下位置。从今天晚上开始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贼、一个骗子、一个魔鬼了,要多坏有多坏了。那个老不死的浑蛋,还非得再接着揍他一顿才心满意足吗?”

“嗨,嗨,赛克斯先生,”费金劝说着,又指了指站在旁边的几个少年,他们正瞪大双眼注视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大伙儿说话都别那么横,客气点儿,比尔。”

“客气点儿!”南希小姐高声叫喊道。她一脸的怒容,让人看着都毛骨悚然害怕,“客气点儿,你这个不折不扣的坏蛋!是的,这些话就应该我来告诉你。当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年龄连他的一半儿都不到,我就开始替你偷东西了。”她指了指奥立弗。“我干这种下三滥的事情、这一行已经整整十二年了。你难道不知道吗?说啊。你究竟知不知道?”

“得,得,”费金一心想要停止这场争论,“就算是那样吧,你是不是也是为了填饱自己的肚子。”

“哼,填饱肚子。”南希姑娘愤怒地答道,她根本不是在说话,而是用一连串的严厉的喊叫把这些压在心底很久的话语全部倾泻出来。“我填饱肚子,又冷又湿又脏的街道变成了我的家,很多年以前,就是你这个不折不扣的恶棍把我赶到街上,要我没日没夜地待在那个鬼地方,你根本不管白昼黑夜,一心想着让我死。”

“你要是再敢多说一句的话,我可真的要不客气了。”老犹太人被这一番辱骂彻底激怒了,他果断地打断了她的话,“我可是翻脸不认人的。”

南希姑娘不想再多说下去了,她愤怒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和衣服,奔着老犹太人就撞了过去,要不是赛克斯先生动作迅速,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保不齐老犹太人已经快不行了。她已经没有一丝力气再反抗了,挣扎了几下就一下子昏了过去。

“现在看来,她已经没有什么大事了,”赛克斯一边说着,一边把她放倒在一个角落里,“她这么疯狂起来,胳膊劲儿还挺大呢。”

费金松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微微一笑,好像对刚才的这一战争终于结束了而感到欣慰了许多。但是对其他人来说,好像都认为这只不过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了,因为这样的事总在发生。

“跟娘们儿打交道就是倒霉,”费金捡起棍子把它放回原处,说道,“可她们又都特别机灵,干我们这一行的又不能没有她们。查理,快带奥立弗睡觉去。”

“费金,他明天是不是不应该再穿这么漂亮的衣服了呀?”查理·贝兹问。

“当然不能再穿了。”老犹太人露出龇牙咧嘴的笑容回答道,和查理·贝兹提问时一样。

很显然,贝兹少爷十分乐意接受这一项任务。他顺手拿起那根破棍子蜡烛,带着奥立弗来到旁边的厨房,里边有几个铺位,奥立弗曾经在这里睡过觉。查理不由自主地一连打了好多个哈气,这才抽出时间把奥立弗在布朗罗先生家里丢掉的那一套破衣服取了出来,买走这套衣服的那个犹太人恰巧拿给费金看过,费金就因为这个,所以才得到了关于他的行踪的一个重要的线索。

“赶快把这套漂亮衣服脱下来,”查理说道,“我拿去交给费金保管。真是有意思。”

可怜的奥立弗极不情愿地照着他说的把衣服脱了下来,贝兹少爷把新衣服卷起来夹在胳膊下边,走的时候没忘记把门锁上,便离开了,把奥立弗一个人丢在无尽的黑暗之中。

隔壁传来查理喧闹的笑声和蓓特小姐的声音。她来得正是时候,她的好朋友南希小姐正需要浇点凉水,做一些男人不适合做的事情,好让她快点醒过来。随便换一个比奥立弗现在所待的地方更舒适的环境,查理的笑声、蓓特的说话声也会使许多人想跟着他们一起笑,甚至睡不着,但是他已经筋疲力尽了,心力交瘁了,没过多久他就呼呼地睡着了。

(英)狄更斯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