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

魔道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章 代价

张笑对招式的使用并不熟练,甚至可以说是很生疏。招式与身体和速度的配合,招式与招式之间的连接都可以说是糟糕到极点,但是这小子总是在自己的拳头快要打到他时身体就会出现惊人的协调性,好象一种本能,在躲避危险时候的那一刻,他的动作就会变的如行云流水般,动作与速度、身体形成近乎完美的结合。

其实这是张笑无意识中做出的动作,是一种人体意识对危险的一种本能反应。在没有人教授的情况下想要自创武功,这对于现在的张笑来说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张笑自己也明白这些想象出来的招式用出来不会有多大的用处,他只是在找一种战斗的感觉,一种适合自己的战斗方式而已。看着张笑摆的那个攻防兼备的架势,泰格教官明白张笑还是要先防守。于是他也不再客气,挥拳又直冲了上去。

的确,张笑仍然是用的防守反击的老办法,要他用其他的办法他也用不出来。不过他现在正在学习当中,他现在缺少的就恰恰是象这样的实战练习,有这么好的机会,张笑怎么能放过。

于是凡是张笑能想象的出来的招式和步法都被他用到了泰格教官的身上,什么拳击里的跳绳步,公园里老头练的太极拳(只是他自己想象中的),泰拳里的膝顶,甚至连电视里的什么虎鹤双形,体操里的脱马斯全旋,黄飞鸿对敌前摆的那个POSS也被他学的有摸有样。

在张笑换了几个明显不是同一种风格有些还很花俏无实战意义的动作后,泰格教官总算有点明白了,感情这小子把自己当靶子在练呢!

泰格教官不断地加大自己的实力,两人的速度越来越快,训练场上只能见到两人跑动中带起的一道道残影和偶尔拳脚碰撞发出的并不算大的声音,如此精彩的实战演练现在已经让场地周围的学员看的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泰格教官越打越心惊,这小子太有战斗天赋了,进步实在太快了。

一开始泰格教官还能把握住战斗节奏,在张笑五花八门的拳脚下游刃有余,时不时的还要放点水,可是到现在,他如果还是只用刚才那点实力的话可能已经败了。为了配合和把握住张笑的节奏,他一直在不断地加大力度,可是这小子似乎有无穷的潜力,就象只咬住了诱饵的乌龟,一旦咬住了就绝不松口。

泰格教官后背上已经冒起了星星点点的汗水。也许再过几分钟,这怪胎就会逼得自己不得不使用白银斗气,到时候自己就实在太没有面子了,让一个从没练过武的人逼成这样,他自己心里都很汗颜。

其实泰格教官不知道,当初张笑的师傅之所以会收张笑为徒弟,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看出张笑是一个练武和修道的奇才,根骨奇佳,要不以张笑师傅修魔者的身份和脾气,对于突然冒出来的这奇怪小子很可能会直接抹杀掉。

而纵观张笑,现在是越打越来劲。在这场实战演练中,除了刚开始因为不熟悉自己能量的运用而显得很被动外,现在他完全能跟上教官的节奏,而且他一旦感觉已经完全掌握这节奏的时候,还能不断的利用自己速度上的优势逼教官加快节奏。他知道教官直到现在都还没有用出全部的实力,刚开始教官手腕上那一道隐隐的银白色光芒引起了他很大的兴趣。那是不同于地球任何一种修炼方式的能量运用,不是内力,更不是真元力,他很想再试试这种奇怪的力量会对自己有多少的威胁。

这小子该不会疯了吧!看到张笑那双闪烁着兴奋光芒的眼睛,泰格教官莫名地感到后背上一股凉气在升腾。

张笑现在已经完全进入了那种忘我的战斗状态,他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邪笑,脚随心走,身随意动。不自觉中,‘天魔诀’功法已经在他身体里游转,拳过处居然带着道道黑色的残影飞离出去形成拳风,虽然没有什么威力,但是也着实把泰格教官吓了一跳。

张笑终于有点明白自己该怎么样去战斗了。刚开始,张笑试图从别人的招式里学会怎么去战斗,后来,他则是完全是靠身体的自然反应来做出动作,到现在他才明白了,原己修炼的‘天魔诀’并不只是拿来练的。

果然是实践出真知,张笑彻底沸腾了。

他现在根本就不想停下,拳、爪、指、掌,张笑越打越顺手,这时候实力的增强和战斗完全被他所掌握的感觉让他实在太爽了。

泰格教官已经有点跟不上了,他现在很想停下,可是只要他稍微慢点下来,对方就毫不留情地往要害上招呼,而且现在的速度连开口说话都已经顾不上了,这让他心里叫苦不肆。

难道真的要用白银斗气吗?泰格教官开始在心里问着自己。

就在他分心苦恼的时候,张笑一记恶虎掏心在空气中划过五道如薄雾般黑色爪痕,无声无息间已经迫近他的胸口半分处。凌厉的指风竟然已经穿透衣服刺得胸口的皮肤生疼。

如此危机的情况下泰格教官已经顾不得颜面了,嘴里一声低吼,白银斗气全力爆发,淡淡银白色的斗气笼罩了他的全身把张笑已经划破衣服的五指硬生生震了开。

用出白银斗气的泰格教官气势和实力上和刚才已经判若两人,张笑急退几步,站定后反倒没有再进攻。

这就是斗气了么,和地球的内功的表现形式很相象。虽然张笑并没有看过真正的内功,但是这和书上描写的的确很象。一圈银白色的光晕笼罩在身体上形成一层保护层,可进攻也可用于防御。张笑停下手后好奇地研究着这个世界的斗气,可他也没有放松警惕,既然教官连斗气都用出来了,那么战斗将还会继续下去。

泰格教官心下苦笑不已,自己竟然真的要使用斗气才能与这个从没有学习过战斗的小子相抗衡,这说出去任谁都不会相信,可现实的确摆在了所有明眼人的面前。自己现在想就此结束都不能了,现场这么多的学生看着,要是今天自己不打败这小子,那这教官一职看来是不用做了。

见泰格教官再次摆好了姿势,张笑急忙收敛心神,在短时间内调整好功力严阵以待。他可不敢小视这斗气,能把自己‘天魔诀’两层多功力的攻击震开,那说明对方的功力至少与自己的相当。在对方与自己功力相当而技术又比自己好的情况下,张笑还不至于愚蠢的认为自己有获胜的希望,至于为什么要继续下去,张笑认为既然现在并没有什么危险,何不乘现在搞清楚这斗气的威力等等情况,以后遇上也不至于茫然无措。

其实白银斗气并不是最高级的斗气,它上面还有黄金斗气,拥有黄金斗气的人被称为黄金战士,只是现在武道的沦落让黄金以上斗气的武者成为了濒临灭绝的边缘,现在整个大陆也不过才十二位,这十二位黄金战士无不是各帝国的将军和大贵族。

虽然泰格教官是剑士,他最擅长的是使用大剑,但是如果空手搏击不行他也不会被聘为这所全国顶尖学校的武技教官。

见泰格教官带着凌厉的拳风向自己扑了过来,张笑并没有躲闪,运足功力于双臂硬接下这一拳。

嘭的一声,张笑只感到自己象被一辆大卡车正面撞上,倒退了七八步才卸去了全部的力量,双臂肌肉只感到一阵剧烈的酸疼,骨头就象要断了似的。这才知道用了斗气后的泰格教官无论速度和力量都比刚才提高了一倍不止。

张笑甩了甩双手,再次摆好了姿势。他可不愿意就这样认输,他还想试试自己是不是能找出应对的办法。

见张笑在明知必败的情况下仍然不愿意放弃,泰格教官不禁很是欣赏,现在已经很难找到这样不畏困难,肯吃苦的年轻人了。因为魔甲的兴起,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更趋向于选择见效快,而又不用太艰苦训练的魔甲,而且魔甲因为坚固,一般驾驶者是不会受伤的,不象武技,稍不注意就会伤筋动骨。

泰格教官暗自决定,等下一定不能太用力了,要是把这么好的学生不小心打成了残废,不说小公主会不会放过自己,就算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

等张笑再次摆好姿势,泰格教官挥拳又冲了过去,虽然这次的速度并没变多少,但是力道却比刚才小了很多。

张笑再也不敢拿鸡蛋碰石头,虽然自己并不象鸡蛋一样脆弱,但是再硬的鸡蛋也不会是石头的对手,何况对手还不是石头而是铁锤。

闪开快要击中自己的拳头,张笑不停的游走与教官的四周。现在他的速度堪堪能跟上教官的速度,虽然现象环生,但是泰格教官也别想在短时间里击败张笑。

场地四周大多数人虽然都是名门贵族亦或是地方上的富豪大家之后,但是也从没有见过如此精彩的战斗,一时间四周异常安静,大家都屏住呼吸瞪大眼睛生怕漏掉了哪怕是一丁点,虽然大多数人因为实力太低根本就看不清楚。场上只能看见两个人影在不停地腾逻躲闪与白银斗气带动的拳风撕裂空气的声音穿透着众人的耳膜。

张笑越打越心急,他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赢的希望,一想到以后要是遇到同样的情况,自己就连逃都困难,他就止不住地感到心烦意乱。

心神一乱,张笑刚刚掌握的步法就开始走形,泰格教官看准机会挥拳打向了张笑躲闪不及的左肩。

嘭,强烈的打击让本就步法变形的张笑再也站立不稳,噔噔噔连退了十步还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抱着左肩疼的咬牙切齿。

泰格教官没有再进攻,刚才他只用了不到一半的白银斗气,但是即使是这样,张笑的实力也让他很吃惊。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能有这样的成就已经可以称之为天才了,而张笑从没有练过武就能达到这样的成就只能被称之为奇才,一个练武的奇才,泰格教官一想到自己有个这样的学生恐怕晚上睡觉都会笑醒。

比试到这里应该结束了,虽然自己被迫用出了白银斗气才赢了,但是有这样的学生泰格教官认为自己也不算丢面子了。就在他准备散去斗气的时候却见到张笑站了起来,转了转胳膊又摆好了姿势。

难道还不愿意放弃?太过于挚着并不是好事,泰格微微皱了皱眉。

张笑现在可不管那么多,他现在心里只想着怎么才能赢。以他现在的功力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张笑准备试试发动噬魂魔雾。这是要到‘天魔诀’三层才能开始用的一个法术,法术发动以后会形成一片黑色的雾气笼罩在自己身体周围,雾气里除了施法者本人,任何生物都会被极大地限制,不管是速度,力量还是精神,而且这个法术还能根据施法者本人的功力升级。据‘天魔诀’上说,到达‘天魔诀’五层功力者发动的噬魂魔雾能笼罩方圆一里,噬魂魔雾内一切平凡生物的灵魂都将被抽离身体,配合‘天魔诀’里的噬魂法,这是除去用玄阴地气外最快的修炼方法。以张笑现在的功力强行发动这个法术,笼罩的地方也不过才几十个平方左右,不过这对于这个训练场地来说也够了,场地中间打斗的地方本就不算太大,法术发动后对方的移动范围基本上都会在这个法术的区域里。

只见张笑运足功力,双手食指在面前空中不停地虚画着,食指划过的空气中留下一道道黑雾轨迹形成的奇怪文字,在张笑画完收回手指的瞬间,这些奇怪的文字迅速凝结成一个黑球又猛然炸开,淡淡的黑色雾气把张笑笼罩在了中间,透过淡淡的雾气仍然能看清楚张笑有些委顿的脸。

实际上要是达到‘天魔诀’四层后,黑雾中已经看不清楚事物,只能看到影子,达到五层后恐怕要面对面才能看清楚对方,七层以后,噬魂魔雾已然成为了一个阵法,即使是面对面你也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而且发动后将赤地千里,不止是生物,就连植物都会被瞬间抽掉生命力,实在是厉害至极的法术。

几十平方的黑雾还不足以把整个训练场全部包裹,场地四周包括泰格教官都在黑雾之外。众人再一次哑然!难道他还是亡灵法师?这种黑色的雾气在这个世界只有亡灵法师才能用出来。的确,亡灵法师的亡灵毒雾也是这个样子的,只不过雾气只有腐蚀的作用,这对于拥有白银斗气保护的泰格教官来说并不能造成多大的伤害,顶多只是有点麻烦而已。

感受着张笑疯狂的战意,泰格教官有点生气了,虽然这个学生不但有着极好学武的天赋,而且还是个少见的亡灵法师,但是这并不能说明对方就有打败自己这个白银战士的资本,如果不会知难而退那只会沦为一介莽夫,这不是一个好的学生应该拥有的品质。

泰格教官决定给这个冲动的学生更大的教训,让他知道自己这个白银战士的实力。

刚冲进黑雾里的泰格教官身形一滞,心下狂惊不已,自己用一半全斗气冲进来后只能发挥不到一层的实力,这如何不让他感到心惊,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张笑也动了。

张笑等的就是这个时机,在对方实力被极大限制的情况下,自己才有翻身的机会。于是他毫不犹豫就挥拳击向了泰格的面部。

此消彼涨的情况下,泰格教官已经来不及再次运起斗气,只能看着张笑的拳头在自己的眼中迅速得放大,他自己却毫无办法。

“住手!”一声爆喝如滚雷般在这时候响起,同时一道白光笼罩住了泰格教官。张笑也听见了这一声呵斥,但是刚才因为超过自身的能力使用法术,力量已经不能控制由心,所以这用去自己全部力量击出去的拳头根本就不可能再收得回来,只能击在了那白光上。

砰,一声类似于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那道笼罩泰格教官的白光化为点点白色的荧光消散在空气中,张笑被反震之力击得连退两步,胸口一闷,眼前一黑,脚下打着旋软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果然,超前消费是要付利息的!这是张笑昏倒前心里唯一的想法。

面前的泰格教官还做着防御姿势傻站着,嘴巴微张着瞪圆了双眼,后背上的冷汗已经把衣服打湿了一大片他却浑然无觉。

训练场的门口此时站着一位中年男子,他就是给张笑上魔甲基础课的汤克老师,旁边站着一位头发和胡须都花白的老头,赫然是这所皇家魔武学院的校长莫非大魔法师。

神御太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