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道无间

第54章 054章世子献策

“父亲,儿臣有个请求。”赢骆道;

“骆儿,有什么请求你尽管说。”赢瑧说。

“儿臣想观察一下莒墉城,望父亲恩准。”赢骆说道。

“不行,战场乃凶险之地,你一个小孩,怎能冒这样的险?万一出现什么意外,父亲怎么能与母亲交代?”赢瑧沉下脸道。

“孩儿想实地观察战场,也许我能我能从中得到启发,父亲你忘记了我和赵擎宇叔叔下棋的事吗?儿臣已读完《韬略斟鉴》并理解透彻,如果能把它应用到实践中,这对孩儿以后将有裨益之处啊。”赢骆说道。

“父亲是不放心你的安全啊。”赢瑧说道。

“父亲大可放心,现在莒国莒墉城已经被我们包围了几个月了,他们不敢开城门应战,是因为他们忌讳我们,即使他们看到了我,他们也不会开城门冒险的,因为他们肯定会以为我们是在撒米引鸡。父亲可以派几个护卫跟着我就行。”赢骆说道。

“战场瞬息万变,父亲还是不放心。”赢臻说道;

“父亲可以安排几匹马匹,在离我较远的地方拖着树枝跑,树枝后面必然扬起飞尘,莒国军会以为我们有伏兵,是在诱惑他们开城门,他们自然不敢开城门了。”

“嗯,但是不能靠莒墉城城墙太近。”

赢瑧看了看赢骆,觉得有理,他点了点头。

“宋将军、吕将军明天就辛苦你们保护骆儿吧!”

赢瑧吩咐宋卫典、吕超艺道。

宋卫典、吕超艺躬身作揖应了一声。

第二天,

赢骆和宋卫典、吕超艺一起出发,他们沿着莒墉城城墙的周围观察;

由于担心莒国士兵的箭射,宋卫典与吕超艺不时提醒赢骆能太靠近城池围城;

果如赢骆所料,城墙上的士兵远远看见了赢骆他们,又看到赢骆他们背后尘土飞扬,疑有伏兵,不敢打开城门出兵;

宋卫典、吕超艺也不禁暗暗佩服眼前这个小孩的聪明与胆识;

“世子,时间不早了,我们应该回去了,迟了君上会担心的。”

宋卫典边关注着周围的动静边说道;

“宋将军,这山好高,叫什么名?”

赢骆指着前面一座又高又险的山问道;

“回世子,这是赤华山脉,此山脉既高又险。”宋卫典回答道。

“我们爬一段看看。”赢骆说道。

“禀世子,此举万万不可啊!莒国士兵距离我们近,如果我们上山,莒国士兵突袭过来,我担心我们抵挡不住,在平原上我们可以逃得了,但在山上,我们恐怕是插翼难逃啊,如果世子有什么闪失,我们可担当不起啊。”

宋卫典一听到赢骆的话急忙劝道。

“是啊!万一莒国军追击过来,我们敌不过他们,段英武把世子当成了人质,那后果可不堪设想啊。”吕超艺也劝道。

“好吧,那我们就回去吧。”赢骆看着脸露为难之色的他们,点了点头。

吕超艺和宋卫典听到赢骆这么说自然是非常高兴,马上带他回营地,

“世子安全回来就好,君上已安排一千个精良护卫备快骑以应对万一。哈哈……”

赢瑧与韦武乾已经在军营里等他们了,韦武乾一看到他们他马上笑哈哈地说。

“多谢父亲和韦将军周到安排。”赢骆身作揖道。

“嗯,此次虽然有点冒险,但对你以后也有益处。”赢瑧看着赢骆微微一笑说道。

“世子,君上一直在担心您的安全,此次巡看有得益吗?”韦武乾问道。

“得益匪浅,我们军营左方有一座叫赤华山脉,赤华山脉下有一条河,河两旁长着又高又密的芦苇。”赢骆说道。

“世子啊!我是个急性子,您就直接了当地说了吧!”韦武乾说道。

“呵呵,卫将军心太急了;父亲可派一些军人把那些芦苇割回来。”赢骆说道。

“割芦苇?世子,这割芦苇跟打仗有什么关系呢?”韦武乾又问。

“呵呵,这当然有关系。”赢骆笑着说道。

“世子能不能先把计策说出来让大家了解一下,这样猜着哑迷心里也太难受了。”韦武乾着急地说道。

“取下芦苇杆,把叶子扎成草人。”赢骆说。

“扎草人?”韦武乾不解问道。

“嗯,我们把草人用竹杠串起来,下面装着轮子,两排为一组,用中间一批军队推着竹杠一端前进,选择夜黑的时候佯装攻城,另外两批军队则在两边休息。”赢骆说道。

“如果莒国士兵出城进攻那我们前锋兵力岂不是不足以抵抗?”

“莒国兵力明显弱于我们,他们一般不敢出城,即使出城进攻,我们迅速撤退,用火箭头缠着硫磺等引燃的物品射前面的草人,草人火起,敌军必大乱,左右两侧军队则形成包围之势进攻。”赢骆说道。

“这个条件必须是敌弱我强。”赢瑧说道。

“佯装进攻时一定要让莒国城放哨的人感觉到我们要攻城,莒国的军队若不敢出城门,只能以箭射击,箭射中芦苇人,我们得到箭后就退回。”赢骆说道。

“那这样我们就只得到敌箭,我们也不差这些箭,对攻城起不到什么作用。”宋卫典说道。

“我们不差这些箭,他们呢?一次是这样,如果次数多了呢?”赢骆问。

“次数多了他们也许会放松警惕。”宋卫典回答道。

“这还不行,白天我们还得在城下叫战,我们在城下叫战时,莒国军他们必然要提高警惕以防我们进攻;我们循环休息,而他们军队都处于紧张状态,久了必然疲惫。”赢骆说道。

“嗯,那我们就可以进攻了。”吕超艺说。

“差不多,但还差一步。”赢骆说道。

“那一步?”吕超艺问。

“这一步就是芦苇杆的作用了。”赢骆笑着说道。

“芦苇杆的作用?”吕超艺不解问道。

“嗯,我们把芦苇杆编成鸟翅膀模样,把布缝在翅膀下面,用木棒控制翅膀的高低,从而改变飞行方向。”赢骆说。

“改变飞行方向?”宋卫典又不解地问。

“嗯,我们在城墙之外我们开始进攻,莒国军主帅会把军队都放在城墙上防我们进攻,城内必然空虚,我们从军队里挑出三千个精兵,精兵套上翅膀,从赤华山脉高处飞入莒墉城内。”赢骆说道。

“世子的意思说形成了内外夹攻。”宋卫典恍然大悟问道。

“宋将军说得没错,飞进城内的士兵有的要高喊:杜将军命令打开城门迎接澹国军队。杜将军是莒国军猛将,这样可以蛊惑一些士兵的斗志,大战之中不易判断真假。有的要高喊:南门安全可撤。”赢骆说道。

“嗯,这也是蛊惑瓦解莒国士兵们的好办法。”赢瑧说道。

“主要是我们佯装进攻的次数多了,莒国军队必然放松了警惕,人累了,箭消耗了。又遭受到我们的内外夹攻,莒墉城则可破了。”赢骆说道。

“哈哈哈,骆儿读书进步很大,为父也就放心了,哈哈哈……”赢瑧哈哈大笑说道。

“父亲,我有一个请求。”赢骆说道。

“又什么请求?”赢臻问道;

“如果莒墉城攻下来了,请放过段英武一家。”赢骆道。

“既然是敌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为父恐怕也做主不了。”赢臻看着赢骆说道;

“父亲和段叔叔平时交往甚好,情同手足,如今虽是奉了王命攻打段叔叔,虽不失道义,却如手足相残,不论那方死都让一方痛苦终身。”赢骆说道;

“嗯,骆儿,重情重义。父亲可以答应你的请求,但此乃王命,我自己都作不了主啊!”赢瑧说道。

“父亲是担心王上不放过段叔叔。”赢骆说道。

“嗯,骆儿猜得没错。”赢瑧说道。

“难道战争真的就非得这么残酷吗?”赢骆感慨道。

“嗯,王者道无间,战争就是这么残酷的。”赢瑧也感叹道。

D调慎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