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小师妹

妖娆小师妹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章 月月被雷劈(2)

心中十分后悔告诉他这个法子,鼻中一哼,正欲向前跑去……

忽然一阵狂风席卷而至,乌云密布,整个天空刹那间变了颜色。

嗄!嗄!嗄!两只黑乎乎的乌鸦,远远地飞了过来,轻松落在屋檐上,拍打着翅膀。

来了,又来了!冰儿此番暗暗头疼。

每月一次的天雷,竟比女人的信事还要来得准些。

若要问究竟发生了何事,此事说来话长,便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罢。

彼时,她娘在苗疆是一个美貌绝伦的赤脚大夫,一日在外面救了一位负伤在身的年轻将军,不知怎么地,两人竟日久生情,从此便生下她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私生女。

待母亲被接回将军府后,却发现她爹早已娶了三个老婆,十几房妾侍,家里还有几十个兄弟姐妹,只可惜姐妹们都对她不冷不热,个个都把她叫作小贱人。

偏偏她与娘亲在外面自由自在惯了,性子耿直,得罪了不少人。

后来她不知被哪个姐妹推入了水中,当被人救上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一丝气息。

就在这时,天上一道惊雷闪过,她就突然诈尸了,呃,不对,是起死回生了。

且说活了就活了吧!但是怎知道那雷电后来就成了上苍赐予的信事,每月必来一遭,真真是阴魂不散。

算了算日子,阴历的,也就是今天这个时候吧!

此刻,冰儿看了看眼前的红衣僵尸,又抬眼看了看天空,仿佛认命了一般,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怎知下一瞬,她身体忽然动了,如灵活的美人鱼般高高跃起,一道雷瞬间就打在了她刚才的位置。

电光一闪,照得满眼光亮,虽闭着眼睛,但眼前依然白白的一片。

紧接着又是一个焦雷,震得耳朵嗡嗡发响。

男子瞪大了眼睛,两手发抖,手中杯子落于地上,摔得粉碎,电光一闪,实在是太太太可怕了!

那么,那姑娘是烧焦了,还是被雷劈成了两半?为何没有了动静?还有那个僵尸女鬼又该怎么办?

当雷光消失,他睁大眼睛一看,便看到面前那具女鬼僵尸身体已变得焦黑,可怕的眼珠在两条缝里发着寒光,神情无比的痛苦,渐渐的在他眼前跪倒匍匐,化为灰烬,只剩下几块红色的碎布还在风中飘摇。直到现在,新郎倌似乎都不能相信眼前所看到了。

冰儿不禁又雅又痞地笑着,一边坐在桌上,一手指着天道:“这次居然来了两道雷,当我好欺负是不是?不过姑娘我还是给轻轻松松地躲掉了,自从我从棺材里爬了出来,你每次都劈我不死,如何?”

闻言,那男子捂着嘴唇靠在墙上,却吓得瑟瑟发抖,嘴唇发白。

他记得家乡有个传说,那个传说就是……死而复生的人最是不吉,必遭天谴。

眼前这个女子居然是从棺材里爬出来的,难怪她胆子这么大,难怪会引来雷劈,只怕要比那个僵尸还要可怕!

她刚才一直留在这里……该不是要对他不轨吧!

此刻,冰儿笑了一会儿,慢慢回眸看向新郎倌,瞧见他的满脸惊恐的模样,不由摸过鼻子笑道:“你这个大男人的胆子也太小了?与其有害怕的时间,不如赶快趁着主人还未过来,收拾细软离开这里吧!其实你真是可怜,任是谁娶一个死人心中都不好受吧!”

这番话正说到他的心坎里,男子经历这事后,胆子似乎也大了许多,他细细打量着少女,见她窈窕的身姿被月光勾勒出美丽的曲线,晶莹的下巴如玉般莹泽,顿时觉着眼前少女模样非常可爱动人,就算是妖精,大概也是一只可爱的狐狸精。

于是,他鞠躬长揖道:“刚才多谢仙子姑娘的搭救。”

冰儿“嗤”一声笑了,胡乱摆了摆手道:“你这人真是有趣!这世上哪有什么仙子,就是僵尸恐怕一辈子也碰不上一个,这次是我们两个运气好,刚才很刺激很有意思是不是?”

很有意思?运气好?他分明是倒霉透顶!

新郎倌挑着眉,已被少女的话雷的外焦里嫩。

冰儿抿唇一笑,十分地欣慰,却蓦然睁大了眼睛,大呼一声道:“天哪,我忘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新郎倌被她的模样吓了一跳,以为又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

“来……来不及了,我该去春风楼了!”

闻言,新郎倌瞠目结舌,一双眼珠差点掉落在地上,春风楼,大概这世上的男人还没有不知道的,那便是燕京赫赫有名的烟花之地,只是这清清白白的女子为何要去那种声色犬马的地方?让男子大为不解,还未回过神来就看到冰儿已经风风火火地冲了出去,只给他留下一个美好的倩影。

男子连忙大声道:“女侠!我叫郭狄,以后我会报答你的。”

远处立刻传来女子如黄莺出谷的声音,“知道了,我们有缘再见。”

春林花多媚,春鸟意多哀,春风复多情,吹我罗裳开。

新雨过后,湿意在风中弥漫着,春风楼仿佛一张被渲染过的古画。

然而,不合时宜的是,如画的园内传出一个老画师咬牙切齿的声音,“兔崽子,你是怎么回事?怎这么晚才过来?”

如今,这位老画师在春风楼中很有名气,若非他已经老眼昏花,根本就不需要这些新人画师来帮忙,若非这个少年画艺不凡,早就被他一脚给踢了出去。

但见他面前的少年穿一件寻常的青色布衫,那衣服大概是洗得久了,虽然干净却有些青灰发白。

少年慢慢抬起头来,露出一张眉眼极其清秀的面容,很清纯也很可爱,清秀中还带有几分稚气,眉似新月,眼睛乌亮如黑珍珠,十分的俏丽。

若是那新郎倌看到这张面容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个少年便是冰儿。

此时,冰儿干笑了两声,挠了挠头,看得老画师更是火冒三丈。

“你挺尸呢?还杵在这里做什么?莺儿姑娘那里已经快要接客了,误了大事可要扣光你的工钱。”

红尘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