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洛斯全传

第5章 身份之争(1)

他是谁?他做了什么?为何有人称好有人责怪?他为何那么一意孤行?

§§§第一节紧抓时机的天才商人

人们谴责他是一个贪婪的垄断者,利用他与墨西哥总统和其他政客之间的紧密联系建立起他的商业帝国。他从不正面回答如此的谴责,其实,他心知肚明,他确实早已与政界人士建立了联系。他不光要等待机会,还想自己制造机会。

虽然卡洛斯有着无与伦比的商业天赋和超人的工作激情,但他的成功与墨西哥的社会环境变化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有些人说是他造就了墨西哥飞速发展的经济,他马上强调:“我的朋友,你错了,不是我造就了墨西哥,是墨西哥造就了我。”这虽然体现了这个商业大亨的谦虚以及对自己国家的热爱,但另一方面也让人瞠目结舌——这个家伙居然能对一个国家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以至于有人说是他造就了墨西哥!

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本来就是不可分割的统一体,许多政客也正是利用这一点,在经济危难之时发难,使一个国家改头换面。好多商人也会参与其中,乘机获得巨大的利益。但一般商人可能因为政治投机而成为暴发户,在下一场混乱中又一贫如洗。很少有人能既参与其中,获得利益,又能适可而止,只是利用时机,而不是投机取巧。卡洛斯就是这样一个人,他要的只是政治变动给他带来的时机,而不是直接从当政者那里得到什么直接利益。他既不需要特别的政策照顾,也不需要政府的贴息贷款。他往往以一种拯救国家帮助政府解围的姿态出现在政界人士的面前,这让他与政府交往的时候有了很大的主动权。

紧抓时机的特性在卡洛斯小的时候,父亲就已经教授给他了。他们家族的发家史就是墨西哥一波又一波的危机史,只不过在各种危急关头,他们始终选择站在政府一边。他时刻牢记父亲的教导,“不管陷人多么严重的危机,墨西哥都不会完蛋。如果对这个国家有信心,任何恰当的投资最终都会得到回报。”或许在以后墨西哥遇到的多次危机中,他更加深刻地理解了父亲的这句嘱托,似乎父亲早就知道,墨西哥这个国家会危机不断的,而他们要做的就是相信政府,抓紧投资,等待危机过去后这些投资带来的利润。墨西哥资产阶级革命时期的动荡,使他们获得了大量的地产,完成了家族资本的原始积累。

卡洛斯本人的商业生涯,也是始于与政府有关的投资,那就是在他II岁时,在父亲的赞助下,买下的一笔墨西哥国债。当时人们不是不相信政府的信誉,而是不相信墨西哥经济的未来。他们不认为投资国债会比把钱存人银行更能带来利益。

等到卡洛斯自己进入商场之后,他依然选择与政府有关的投资。

1971年,墨西哥粮食丰收,一些期货商抛售手中的粮食期货,致使粮价进一步下跌,卡洛斯趁机大量收购被其他人抛售的粮食期货。最终在粮价迅速下挫的情况下,墨西哥政府出巨资收购粮食,平抑市场粮价。卡洛斯再乘机出售自己手中的粮食期货,不光赚了很多,而且周期不长。但是在他自己看来,不管是收购还是出售,都是在为政府解围,而别人对他的这种观点也无法驳斥,似乎他真的一切都为了墨西哥,明明是为了自己赚钱,但非得搭上个爱国的便车。这个经历让他看到了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产业的巨大投资价值,投资民生产业意味着帮政府做事,也就不怕从政府那里得不到好处了。以至于他后来投资电信、投资网络的时候,不是因为这些行业的高额利润,而是因为他认为,在未来,这些都会和粮食一样成为重要的民生基本。

作为一个善于抓住时局大势的商人,卡洛斯在墨西哥的几次国有化浪潮中彻底完成了自己凤凰涅槃之变。

进入60年代,世界进入了冷战时期。这种状况最终由西方国家60年代末期广泛兴起的学生运动的推动而使各个国家重新审视发展战略,把大量的精力从国际对峙转移到了各自的国内事务。在墨西哥,1968年爆发的学生运动最终酿成了“特拉特洛尔科惨案”(军警与上街游行的学生发生冲突,导致数名学生死亡),拉开了墨西哥民众与政府对抗的序幕。1970年埃切维利亚在日益深化的社会危机中走马上任,成为墨西哥的新一届总统。埃切维利亚政府放弃了“先增长后分配”的发展理念,强调经济增长与社会公正的协调发展,在保持经济增长的同时努力实现比较公平的收入分配。为此提出了“分享发展”的战略,目的是让更多的人能够分享到经济发展的成果。这项战略针对城市提出了建立“全国劳工住房基金会”、控制基本消费品价格、推行40小时/周工作制等措施。针对已经陷于困境的农业经济,“分享发展”战略特别强调农业部门为长期受苦受难的农民成立“全国人民生活必需品公司”,调节基本商品市场,增加贫困农民的收入,保证低收入消费者可得到基本商品。埃切维利亚改变了原来以鼓励私人资本为主的政策,强调加强政府干预的国家资本主义新经济政策,加强了政府对关系国计民生的相关产业的宏观调控力度。他还从美国资本家手中将一些大企业收归国有。他的一系列行为使得美国投资者纷纷抛售相关企业的股票。

卡洛斯乘机倾其所有以低价买入了大量的此类股票。之后随着墨西哥经济的平稳发展,这些企业在政府手中不但没有垮而且比以前更好。卡洛斯的股票也跟着涨价。但此时的卡洛斯没有急于出手,而是继续持有这些企业的股票,并不断加大持有量,一步步成为这些企业的最大股东,为最后把这些企业收购,纳入自己囊中做了准备。

80年代,墨西哥的国有化浪潮达到顶峰,这次不光针对外资控制的工业企业,而且更深一步涉及银行系统。因为经历了70年代经济危机的墨西哥政府开始认识到银行对国家经济安全的重要性。但没想到政府的这一收购政策,引起了巨大的反弹。大量外国资本撤资,使得一些靠贷款维持的企业一时失去了资金来源,纷纷濒临倒闭。这其中有一些烟草公司和一些餐饮连锁企业。这时卡洛斯出手了,不过他并没有掏多少现金,他只是以较高的比例,用以前买进的国有企业的股票换取了大量这些企业的股票,从股票持有人一步步加持,直到把这些企业收归已有。卡洛斯就是这样,通过股票投资,一步步涉足实业经营,使自己的财富软着陆,免去了因为泡沫经济或是周期性的经济危机带来的损失。

1979年作为世界石油输出大国的伊朗发生了由其精神领袖霍梅尼在巴黎遥控指挥的伊斯兰革命,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为了扫除瓜分中东的障碍,防止伊朗向外输出伊斯兰革命成果,于是对伊朗发动了经济制裁。而伊朗又利用国际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发起了制裁行动,得到了委内瑞拉等国的支持,导致世界石油价格迅速上涨,引起了石油危机。而在此前不久。墨西哥刚刚发现了大油田,一举成为重要的石油出口国。借助这次机会,墨西哥向世界大量出口石油,进而带动国内经济又一次高速增长,使得矿产、冶金等行业也迅速活跃起来了。卡洛斯看准时机,准备进军国际市场。为此他把手中的一些工业企业进行了组合,最后组建成了卡尔索工业集团。

进入90年代,因为执行埃切维利亚提出的“分享发展”政策,政府长期赤字,最终使墨西哥陷入了严重的经济危机和国内政治危机,政府为了增加财政收入,准备将一些经营不良的国有资产出售给有实力的本国资本家,又掀起了一股私有化浪潮。这一传统其实早有先例,日本为了快速发展工业,早期先是政府投资创建,经营一段时间后,又低价卖给或简直就直接送给本国一些有经营能力的资本家。

像有名的三菱公司等就是这样来的。但是毕竟时代不同,出售的目的也不尽一致,墨西哥国民对此颇有微词。

得知政府首先要出售墨西哥电信公司的大批股份时,卡洛斯和西南贝尔公司以及法国电信公司共同购买了这家企业。卡洛斯出资17亿美元,买了这家公司60%的股票,拿到了控股权。虽然人们都觉得他当时的出价偏高了,但是他一直认为这是一桩非常好的生意,他知道这家企业具有很大的潜力。

人们谴责卡洛斯是一个贪婪的垄断者,利用他与墨西哥总统和其他政客之间的紧密联系建立起他的商业帝国。他从不直面回答如此的谴责,其实,他心知肚明,他确实早已与政界人士建立了联系。他不光要等待机会,还想自己制造机会。

1987年,在一次商界人士晚宴之后,卡洛斯给反对派候选人戈塔利写了一封信。内容大概是这样的:“尊敬的戈塔利先生,我想再过不了多久,我就可以称您为总统先生了,跟您的交谈非常愉快。我非常同意您在墨西哥前途上的许多观点,我们都需要一个更加开放更加自由的墨西哥,我想无论对墨西哥人民,还是对我们在国际上的朋友,一个开放的国家都将具有巨大的诱惑力……我非常愿意能为您做些什么!”这封信成为卡洛斯与政界联系的试水石。之后,他通过各种方式为戈塔利的竞选小组先后捐助了二千多万美元,并成为戈塔利参选小组的重要智囊。

最后在紧要关头,他借着财大气粗,以及以前对戈塔利的“恩情”竞在开玩笑时以勒索的姿态让戈塔利把电信公司卖给自己。

据说在出手电信公司之前,戈塔利曾向卡洛斯提起过这件事情,并问他有什么看法。戈塔利问:“您对墨西哥电信公司怎么看?”卡洛斯笑着说:“我想买下它。”戈塔利说:“哦,卡洛斯先生,你要我怎么办呢?要知道,想买它的可不止您一个啊……”卡洛斯幽默的回答:“亲爱的总统先生,我向您保证,一旦您把它放到了市场上,就等于放到了我的口袋里!”

在完成收购之后,他又再次以卡尔索集团的名义向戈塔利的顾问公司捐赠了2500万美元。不过不久戈塔利就因为贪污等罪名遭到反对派指控,并被推上法庭。在1994年的审判中,人们发现他把卡洛斯捐赠的钱存入了自己的私人账号。这又引起了他的竞选团队内部人员的痛恨,最后他被流放到爱尔兰,永远不许回墨西哥,他给卡洛斯带来的巨大利益也没人再去过问了。

“一定要学会把握这个国家发展的脉络,把握整个国家经济走向的脉搏,如果你想要做一名有影响力的商人,再没有比这个更重要的技能了。”当一些媒体采访时问到卡洛斯的成功之道时,他这么说。

上篇谁是卡洛斯(一)

§§§第二节心忧天下的时代商圣

在2006年卡尔索集团的年度大会上,卡洛斯宣称:“在未来的几年中,我将毫不犹豫地在消除拉丁美洲地区的贫困,和促进拉丁美社会的发展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我想要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潜能,希望能够最大限度地让这个世界上有限的资源发挥最大的作用。作为一个商人,我可以通过价格等市场手段来达到这一目的,而且我发现,我的生意做得越大,我就越有能力来实现这个目标。”

拥有五百多亿美元资产的卡洛斯,虽然腰缠万贯,但却一直秉承着谦逊节俭的生活方式。四十多年来,他一直住在墨西哥城的普通民宅里,没有换过地方。他乘坐的奔驰轿车因为年代久远都快变成了老古董,身上的西服也不是什么名牌。有身边人士透露,在他财富快速增长的上世纪90年代,卡洛斯手腕上戴着的却是一块塑料手表。多年来,卡洛斯一直坚持亲自管理公司,他在卡尔索集团的办公室,位于一座二层建筑的地下室,没有窗户,不见阳光。

卡洛斯的节俭是出了名的,他的这种作风被推广到整个公司。

几年前,他为旗下的工业集团起草了一份其中一条规定:富裕不1997年,卡洛斯曾经走在死亡的边缘,那时他做了一次心脏手术。以当时的资产,他在手术后完全可以退休,安度晚年,但他坚持要继续工作。他说:“就像艺术家一生都在不停地创作一样,对我而言,工作已不仅仅是社会责任,而是自身的一种情感需要。”他几乎把工作当成了一种本能需要,令人在对他的巨大财富羡慕之余,对他的十足干劲儿也不得不佩服。

与盖茨和巴菲特等人直接将财富与众人分享的做法不同,卡洛斯认为,增加投资以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才是一个商人应该做的善事。“慈善即管理”,他说:“我们的理念并不是单纯地捐赠,不是像圣诞老人那样定期出现,而是要真正地解决问题。贫穷不是靠捐赠解决的。”

最近几年,卡洛斯给人的印象是开始热衷于慈善事业。而他的慈善目标不仅仅只在墨西哥,而是整个拉丁美洲。虽然在美国,很多富豪同时也是慈善家,美国人对此习以为常。但在墨西哥,投身慈善事业的富豪却比较少见。在墨西哥人的印象中,一个人不管做什么,都是出于自己的利益。

有一段时间,卡洛斯出资改造墨西哥城,请原纽约州州长朱利安尼为墨西哥城的改造设计了一套方案。他先从解决居高不下的城市犯罪人手,提出了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方案。那就是在高犯罪率地区,比如地铁、车站等地方,播放莫扎特的音乐,以此制造一种平安祥和的气氛,这种气氛能让人宁静,减少冲动。之后他还进一步提出了许多改革措施,其中的花费都是卡洛斯买单。虽然最终因为涉及大量贫民窟的拆迁问题,因民众的反对而搁置,但他为世界富豪如何参与社会福利事业做出了一个表率性的尝试。在此之前还没有任何类似的先例,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创举。也有媒体称,卡洛斯最近走的穷人路线,是希望利用减小拉美富人与穷人间的鸿沟,赢得被看好的左翼领导人的信任,进一步扩张自己的商业权势。批评者认为,“这正是卡洛斯的高明与虚伪之处”并认为他的这些作为纯属作秀。

在医疗方面,卡洛斯的基金会为没有能力支付手术费用的墨西哥人支付了超过20万次手术的费用,并成立了一个肾脏移植中心。他还投入了大量资金,建立了第三家慈善机构,资助墨西哥贫困人口受教育、享受医疗保障和日常娱乐。在2006年7月2日墨西哥总统选举前,卡洛斯公开表示,他要为墨西哥创造更多的就业与教育平等的机会。

2007年3月份他出资4.5亿美元筹建了一家关注医疗保健研究的慈善基金,同年8月份提出计划一年内向墨西哥儿童捐献百万台笔记本电脑,总值约3亿美元。这些笔记本将被放置在图书馆或者学校中,允许儿童像借阅图书一样借出使用。

雅瑟 博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