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一个你

许一个你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章 十三节:熟悉又陌生的你

晚上躺在床上,想着肖墨一都回去一个星期多了,想来应该挺忙的,都没怎么发信息打电话给自己,为了陪李若溪也没怎么联系肖墨一,心里想着着希望她不要生气。

想着,想着,锦瑟停到门口有动静,她还在是不是肖墨一回来了,她把手机放旁边掀开被子,肖墨一就推开门进来了,锦瑟看着肖墨一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生,衣服换了比以前更好看了发型是不是变了,锦瑟太开心了,锦瑟轻轻的小跑着到肖墨一的面前一把双手环抱着肖墨一的脖子,轻轻的嗅着,嗯还是那熟悉的味道。

肖墨一感觉到锦瑟紧紧的抱着他,肖墨一浅笑着任由她抱着。

肖墨一:“是不是想我了。”

锦瑟笑着点了点头说:“人家就是想你了,不服吗?哼”

肖墨一调皮的笑道:“那敢,我高兴还来不及,傻菇凉。”

锦瑟松开了肖墨一担心的说道:“来回奔波累了吧,早点洗洗休息,衣服在柜子上。”

肖墨一:“嗯,你也早点睡吧。爸妈还要过几天回来。”

锦瑟:“嗯。”

锦瑟这几天一个人在家的时候灯都不敢关,都要到很迟才睡,这下终于安心的睡觉了,没一会锦瑟就睡着了。

肖墨一出拿毛巾擦着头发,看着锦瑟都睡着了,想着这几天她胆子小一个人在家估计也没睡好。

锦瑟安心的抱着肖墨一入睡,还把一个脚放在肖墨一身上,肖墨一也早就习惯了她的这种睡姿,无奈的笑着看着锦瑟熟睡的样子。

肖墨一不喜欢离别更害怕经历离别,幸好有锦瑟陪在自己身边。肖墨一浅浅的吻了一下锦瑟肉肉的脸颊。

时光从不会因为任何人的悲伤或快乐而停止转动。

李若溪坐锦瑟的店里,淡淡的说了一句:“锦瑟,他快结婚了。”

锦瑟知道但是她故意不告诉李若溪怕她会难过,看着李若溪始终不变得安静的表情,锦瑟知道就算放下了她的心里还是会抽搐一下的,因为锦瑟也深刻地体会过。

锦瑟:“才知道,今天无意间看她发的婚纱照。”

李若溪笑着说:“我又不在意,不管我的事。对了我下午去镇江一趟,先走了拜拜。”

看着若溪的背影,就这样消失在人视线里。

其实锦瑟不知道在她转身的那一瞬间泪水终于还是抑制不住的落了下来,她不想让锦瑟看到,自己没出息的样子。

李若溪坐车去了镇江,她去找丁文,在车上坐着,想起一些以前的片段,她一直都没有告诉丁文自己早就和边俊分手的事情,这一次她想去找丁文,聊一些开心的事情,李若溪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是此刻李若溪的内心是孤单落寞的,只想找一个熟悉的人聊聊天,陪自己大醉一场。

丁文坐在李若溪的对面不知所措的看着李若溪说到:“你怎么来了也不和我说,不然我好去接你。”

李若溪:“我想喝酒,你陪我好不好?”

看着李若溪失落的样子丁文担心的问道:“你和他分手了?”

李若溪冷冷的笑了:“是的,他结婚了和我没关系别说他了。”

丁文明白了他没有在说话,只是静静的陪着李若溪,陪着她喝酒,只是丁文没想到若溪这么菜啤酒才喝了两瓶酒就醉了,看着若溪说着胡话,明明都醉了还在那说:“自己很能喝,五瓶啤酒都不会醉的。”

丁文背着李若溪来到一家旅馆,在若溪的包里找到她的身份证开了个房间,丁文接过两张身份证就放进自己的口袋里,然后就扶着李若溪去房间了。把李若溪放到床上,终于丁文才松了一口气,突然丁文感觉头有点晕差点跌到幸好扶住墙,刚刚还在笑话李若溪现在才发现自己酒量也不是很好。

把李若溪安顿好,丁文准备走了,这时李若溪突然用手捂着嘴,丁文赶紧把垃圾桶放在李若溪旁边,李若溪吐了好多,丁文闭住呼吸把垃圾拿到外面倒了,不然味道太大了。

回来看见李若溪不在床上,他赶紧去卫生间推开门一看发现李若溪准备脱衣服,丁文赶紧制止问道:“若溪,你干嘛。”

李若溪迷迷糊糊的说:“我洗澡啊?”

丁文赶紧说:“若溪你明天洗吧,没水了。”

李若溪:“没水了,可是有点热我换个衣服。”

这下丁文不知道该说啥便把门关上坐在床上等着她,过了好一会,李若溪跌跌撞撞的走出来,丁文呆住了若溪那是换衣服,就随手拿着一个浴巾裹着就出来了,还没等丁文反应过来若溪把门锁了房卡拔了这下灯全关了。

黑暗中只听见若溪说:“关灯睡觉。”

丁文想去把灯打开,这时李若溪紧紧的拽着丁文不让他走嘴里还说道:“都几点了,睡觉了。”

若溪说完便拽着丁文到床上睡觉,紧紧的抱着他的胳膊不让他走。就这样丁文过了好久才睡着了,半夜里丁文眯着眼睛被若溪吵醒了。只听若溪说:“好热啊。”

丁文看向若溪被吓到了,被子早就被若溪不知踢到哪去了,昏暗的光线下还是能朦胧的看到若溪那丰腴的体态,裹在她身上的浴巾只挡住了她一半的身体,丁文的脸瞬间红了,看着那诱人的身材,丁文转过脸,努力控制自己。睡着的若溪揽手抱着丁文的腰,侧向丁文,浅浅的喘息声就在丁文的耳边回荡。丁文忍不住看了一眼若溪,才发现那裹在身上的浴巾全部都掉在床上。

丁文想起以前刚认识李若溪时的样子,李若溪笑的是那样的好看且温暖,那时的她不暗事实,是那么单纯阳光。

丁文笑了她轻轻的吻着若溪柔软的双唇,心中想着,:这大概就是缘分吧。若溪伸手准备推开他,丁文就这样静静的亲吻着若溪迷人的双唇,轻轻双手按住了若溪的手挽,若溪半醉半醒便没有再去挣扎,两个人就这样十指紧扣。

早上阳光透着窗户落在地面上,若溪醒了,睁开眼看着陌生的环境,她又一看发现丁文睡在自己的身边,看着自己衣不蔽体,她立马把被子往上拉了拉,看着丁文。

丁文被他的拉被子动作弄醒了。

丁文认真的看着若溪说:“若溪,我们结婚吧。”

若溪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说:“我,我愿意!”若溪被突如其来的求婚有些不知所措。

若溪又说道:“可是我……”

这一次丁文没等到他说完便说道:“只要你愿意,其他的都不重要。这大概是冥冥中就注定好了。”

丁文抱着若溪,若溪只说了两个字:“缘份!”便开心的笑了。

若溪倚靠在丁文身上,看着握着丁文的手说道:“我们都认识十年,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丁文想了一下说:“一个人就那样无所谓好坏吧,不过从今天开始一切就不一样了因为有你一直在我身边。”那一刻他笑的好开心像个孩子一样,温柔的看着若溪。

若溪被看着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不敢去看他的眼晴,丁文看着她害羞的样子忍不住偷笑,他轻轻的俯下身子轻轻的吻着若溪的唇,然后紧紧的抱着若溪。

锦瑟:“墨一,你烧鸡翅好吃,晚上你烧个鸡翅好不好?”

肖墨一看着锦瑟一脸期待的样子笑着说:“小馋猪。”

锦瑟:“那你是答应了,你真好,那我们晚上再喝点红酒吧。”然后锦瑟开心的到房间看电影。

看着一桌子菜,锦瑟开心极了,已经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夹着一个鸡翅起来在那吃着,不一会锦瑟脸上弄得都是油渍,肖墨一没有拿起筷子吃芝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锦瑟吃着,心里无比满足开心,比自己吃还开心。

锦瑟才发现坐在对面的肖墨一一直没动筷子在看着自己,尴尬的对着肖墨一笑了一下说道:“墨一,你这样看我,我都不好意思了,你也吃嘛?”

说着还拿筷子夹了一个鸡翅到肖墨一的碗里。

肖墨一笑了:“你那么皮厚还会不好思。你看看那难看的吃像,除了谁还敢要你。”然后笑着无奈的摇摇头。

锦瑟只是专心的吃着鸡翅那还管肖墨一在说啥。

肖墨一:“刚刚还吵着要喝红酒怎么现在又不喝了?”

锦瑟:“哦,是的。”说着她便拿起酒杯准备喝红酒,她轻轻的闻着红酒的味道,好久都没有喝了,锦瑟闻着突然感觉不对劲有点想吐的感觉,然后皱着眉头问肖墨一:“这红酒会不会过期了,闻着我想吐。”

锦瑟赶紧去房间喝了点白开水才好了着。

肖墨一:“不回吧,这才买了没多长时间啊,我来看看。”

肖墨一拿起红酒瓶看了生产日期,上面显示最近才生产的,心里感觉不对劲便拿起锦瑟的红酒闻了下没问题又喝了一口感觉了下心里不住的嘀咕:“没问题啊,红酒也会过期吗。”

锦瑟坐在沙发上,喝了一大杯水,坐在那缓了一会。

没一会锦瑟就在沙发上睡着了,肖墨一进来看锦瑟睡着了便给锦瑟盖了件衣服便轻轻的走到客厅默默的把碗筷都收拾清洗了。顺便澡也洗了。

肖墨一轻轻的拍了下锦瑟说道:“瑟瑟,把澡洗了再睡。”

锦瑟眯着眼睛说道:“墨一我好困,我睡醒了再洗吧。”才说完锦瑟便闭上眼睛又继续睡了,看着锦瑟那么困,肖墨一便没有再说了,肖墨一以为锦瑟生病了便摸了一下锦瑟的额头,再摸摸自己的额头感觉正常啊,便放心了。

肖墨一去卫生间打了一盆温水拿起毛巾给锦瑟擦了下脸还有锦瑟的手,然后抱着锦瑟到床上把锦瑟轻轻的放下,替她盖好被子,然后就坐在那玩了会手机。

晚上睡到半夜,锦瑟松开旁边抱着自己的肖墨一她爬起来,准备下床找吃的,一个没站稳跌到地上,她伸手扶着茶几不小心把杯子弄到地上,被子碎了,肖墨一吓着一跃而起还以为发生了啥事,看着坐在地上的锦瑟,肖墨一赶紧过去把锦瑟扶了起来。

担心的问道:“你怎么坐在地上了?”

锦瑟尴尬的说着:“不好意思,我饿了想出去找吃的一下没站稳跌到地上不小心把杯子打碎了。”

肖墨一这才释怀,温柔的说:“你没事就好,你晚上吃了不少啊,又饿了,你最近怎么了,这么容易就饿,就好像没吃一样,你,你不会。”肖墨一迟顿了会。

锦瑟想了下,突然才反应过来,最近这段时间在忙,发现大姨妈两个月都没来。

肖墨一:“你要是有了我们明天就去领证!”

锦瑟尴尬的说道:“我可能真有了,那个,两个月没来了,这段时间忙着馄饨店还有担心若溪的事我都忘记了。”

听到锦瑟说的这些话肖墨一激动极了一把抱着锦瑟说到:“我有孩子了,以后我要更加努力了。”

锦瑟听到肖墨一说的话心里原本还担心,现在一下子放心了。

第二天,肖墨一早早地就起来做了早饭,锦瑟起来看着早餐笑了说:“你每天自己也上班也很累的,以后早餐我们两轮流做。”

肖墨一开心的说道:“你现在是两个人不能太累,馄饨店你就别去了。”

锦瑟立马摇头说道:“不行,墨一我是怀孕了又不是生病了,这个时候我更要工作太闲了对身体也不好的。”

肖墨一想了下:“好像也是,那好吧,你可要注意点喔。”

两个人中午就去把结婚证领了,看着鲜红的本子,两个人在阳光下相视一笑。从那之后肖墨一每天都变着法子烧菜给锦瑟吃,生怕自己没有照顾好锦瑟和孩子。

最后两个月锦瑟的肚子已经很大了,睡觉都不方便晚上在床上翻来覆去,可能是怀双胞胎的原因吧,比正常怀孕更不容易。

这天两个人在吃饭肖墨一问到:“瑟瑟,你说我们给孩子取啥名字呢?”

锦瑟:“女孩子姓肖名月圆等生她的时候正好是中秋节月亮最圆的时候。你觉的好吗?”

肖墨一重复着说了一遍说到:“肖月圆好听就叫这个。”

锦瑟:“男孩子我想想?”

肖墨一也在想着。

锦瑟:“反正也不着急,以后再想。”

肖墨一:“好的,都听老婆的。”

快乐的时光过的总是如此得飞快流逝,转眼孩子都出生几个月了。

这天晚上锦瑟还在忙着两个孩子,突然听到一声沉闷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倒下去的声音,锦瑟赶紧走到客厅,锦瑟看到肖墨一倒在地上,锦瑟大喊道:“肖墨一。”

锦瑟飞快的跑过去,看着面上苍白的肖墨一,锦瑟失声痛哭的说道:“怎么会这么快,不是说到25岁吗?”

肖墨一躺在里面,锦瑟和肖墨一的爸妈都守在外面,不一会手术室灯灭了医生出来面色沉重的把肖墨一的爸妈叫到办公室肖墨一的妈妈对着锦瑟说道:“瑟瑟,你坐着等爸妈一会。”

瑟瑟偷偷的跟着过去,在门外锦瑟听着清清楚楚那医生说到:“之前和你们说过,他最多可以撑到二十五岁如果在那之前还没找到合适的心脏源那么病人可能就。”

还没等医生说完肖墨一的妈妈早已哭的话都说不出来。

医生:“如今看来他最多还有三个月,如果再等不到合适的心脏源,……”

锦瑟失落的走到手术室门外,无声的哭泣着,想起那年医生和阿姨的对话,所以在那之后锦瑟都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肖墨一开心快乐,只要是他想要的锦瑟都会满足他的,只是没想到这一切来的这么快。

听到叔叔阿姨来的声音锦瑟赶紧擦干眼泪不想让叔叔阿姨看见自己伤心的样子不然他们会更难过的。

看着躺在床上的肖墨一,锦瑟心疼的握着肖墨一的手。希望肖墨一不要怪自己!想起最后和肖墨一出去游玩的时候,那天锦瑟穿着淡蓝色的裙子,肖墨一穿着白衬衣和牛仔裤就好像回到了第一次初见时的样子,锦瑟的裙子被风吹的轻轻摇摆,还有额头那撮头发随风飞舞,肖墨一还是如往常那样伏下身子轻轻的温柔的把那撮头发放到锦瑟耳朵后面,锦瑟看着肖墨一忍不住亲吻了一下肖墨一的脸颊,肖墨一摸着脸笑了。相机记录了下来,那一瞬间的美好。

锦瑟看着两个熟睡中的孩子把自己准备的两个平安扣放在两个孩子身旁:“孩子妈妈希望你健康快乐的长大,妈妈永远爱你们!替妈妈好好的照顾你们的爸爸。其实他一点都不懂得照顾自己的。”说着眼泪便滴落下来。

回头又看了一眼孩子不舍的走了。

等到肖墨一在一次睁开眼睛时,肖墨一醒来的第一句话便是:“妈妈,瑟瑟去那了。”

肖墨一的妈妈不忍心欺骗儿子可是又不能不这么做:“儿子,你放心瑟瑟被她爸妈叫回了老家处理事情要过一段时间才会回来,你刚做完手术等恢复好了,我们一起去找瑟瑟。”

肖墨一:“我做了手术。”

肖墨一妈妈心疼的说道强忍泪水:“就在上周有个人车祸去世心脏和你的很匹配,医院便赶紧给你手术,好在如今一切都顺利。”

肖墨一想到哪位素不相识的人忍不住的流着眼泪说:“谢谢你。等我好了一定要去看看她!好好的感谢她的家人。”

肖墨一妈妈流着泪说:“傻孩子,那个菇凉很早之前就签署了无偿捐赠心脏给,总之你放心爸妈已经替你谢过了。”后面的话幸好肖墨一妈妈及时收住。

看着儿子现在的样子只希望他能够安心的静养,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肖墨一基本那天都会问妈妈同样的问题:“瑟瑟怎么还不回来,我好想她!”

肖墨一的妈妈也总是耐心的安慰着肖墨一。

直到出院那天锦瑟也一直都没有出现,肖墨一驻足停留了一会没有看到那张熟悉的笑脸便失望的走了。

肖墨一的爸爸面色沉重的看着肖墨一说道:“墨一,爸爸带你去一个地方但是爸爸希望你要坚强一点。”

安静听爸爸说完这一切肖墨一的人生第一次感觉到了绝望,顿时没有了生的希望,两腿瘫倒在地上,眼泪哗哗的流下来,打在自己的手背上,脑子一片空白,看着墓碑上那张今生再也见不到的脸,此刻肖墨一真的好想随锦瑟而去。嘴里也一直喊着两个字:“锦瑟!”

无论如何肖墨一不敢也不愿相信这一切。从墓地回来,肖墨一不说话也不出房间一步,只是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窗外,累了就闭上眼睛,东西吃了就吐出来,只能喝着点水。

看着虚弱不堪的肖墨一他的的父母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几天不管谁和他说话他都一点反应都没有,再这么下去真怕他会,肖墨一的妈妈都不敢想下去了。

这一天李若溪来了,她轻轻的喊了一声肖墨一,发现他一点反应也没有。只是闭着眼睛,沉浸在自己的痛苦里,无法自拔。

李若溪轻轻地拍着肖墨一的肩膀说:“你现在这个样子真是辜负了瑟瑟的一片心意,她希望你可以快乐的生活下去而不是一直沉浸在悲伤中,你要是倒下去了孩子怎么办。唉。

肖墨一听到锦瑟两个字便睁开眼看了一下若溪,便又闭上眼睛。

若溪知道自己是劝不动也是有心无力,便站起来把信放床上说道:“这是瑟瑟让我交给你的,她希望你能够快乐的活下去替你替她好好的活着!”

肖墨一睁开眼睛看着那封信,眼睛里瞬间有了些许的光。他仔细地看着信封,轻轻的拿着生怕碰坏了,瑟瑟留着的唯一东西。

他小心翼翼的拆开信封看着密密麻麻的字,眼泪就这样静静的滑落在放在腿上的信封上,渐渐地晕开了就像一朵盛开的花一样。

信上写着:“认识你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给你写信,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幸运最幸福的事情,你的出现温暖治愈了我所有的不美好,我的人生圆满了!每个人都会死只是时间的长短答应我悲伤够了就不要在为我难过了,把我放在你的心底,如果有缘不要一个人孤独的走完这一生这不是我愿意看到的。从这一刻开始我希望你做个快乐,幸福的人!我没有离开只是换了一种方式陪伴着你和孩子,照顾好孩子!爱你!”

泪水无声的滴落在信封上,晕开了就像一朵盛开的花瓣。

肖墨一在锦瑟的墓碑前呆了一整天,看着那熟悉的微笑,肖墨一决定了做一个坚强的人,他终于露出久违的微笑!

已完结

章在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全书完,更多原著好书尽在QQ阅读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