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一个你

许一个你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章 把年少的记忆留在诗里就好像我们从未长大

那天锦瑟实在是感冒的厉害便自己一个人去了药店买了感冒药,实在是太困了,药店的老板看锦瑟是个学生也不忍心便让她服了药坐在倚子上休息了会,锦瑟竟睡着了,等她睁开眼时,发现刘锡在看着自己,锦瑟看着刘锡干净的清澈如水的双眸。

刘锡:“渍渍,你看你看脏死了,还流口水。”刘锡坏笑着假装一脸嫌弃的样子。

锦瑟顿时红着脸拿手摸摸自己的嘴角,没摸到口水生气的看着刘锡喊道:“那有,你睡觉才流口水,你个大骗子,哼。”

准备伸手去打刘锡,看到手上涂了药膏,一脸不解的看着刘锡。

刘锡一副不以为然的说道:“你看你手冻成那个样子也不知道买个药膏擦擦,谁让我这么善良呢,别太感动哦。”

刘锡把剩下的药膏塞到锦瑟的手里:“拿着,这可是路上捡的钱就当做善事了。”

书书:“那会全高中的同学都知道他喜欢你,高中晚会的最后一天他向你告白你为什么拒绝他啊。”书书不解的看着锦瑟。

锦瑟看着操场上那棵树,看着看着思绪又被拉回了高中毕业晚会的那个晚上,每每想起,依然是心中最柔软最美好的时光。

那天晚上晚会接近尾声,刘锡手上拿着十一枝粉色玫瑰对着锦瑟说:“锦瑟,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谈一场不分手的恋爱?”

锦瑟被他突然其来的告白有些懵了,只是呆呆的站在那,还是书书轻轻的推了他一下,锦瑟才反应。

锦瑟看着刘锡,她慢慢的走到刘锡身边轻轻的抱着刘锡,低声在刘锡的耳边说道:“做天长地久的朋友,等于拥有一份永不分手的爱情!”那天晚上锦瑟发了一条借了同学手机发短信给刘锡:好好学习,上个好大学,以后你会遇到一个同你一样优秀的女生的。

锦瑟坐在操场的那棵树下,哭了很久,那一刻她才发现原来喜欢一个人会让一个人变的如此自卑。那天之后锦瑟就出来工作了,因为成绩差也就没上大学了,这也是锦瑟为数不多中的遗憾之一。

锦瑟淡然的解释说:“他那么优秀,值得拥有更好的女生,错过我也没什么好可惜的。”

书书:“你那么好,你值得。要是我,我就答应他,才管那么多。”

锦瑟说道:“你把他家地址给我。”

书书:“你要他家地址干啥?”

锦瑟:“他没有问我借钱,我想帮他,毕竟上学那会他对我那么好,就当是还他一份情。”

锦瑟按书书给的地址走到一家药店,这一刻锦瑟才明白原来当年刘锡是背着他爸爸偷偷给锦瑟药膏的,他并没有捡到钱,只是怕锦瑟不肯要才骗她说自己捡的钱。

锦瑟走进去,正好看见刘锡,两个人多年未见,一时竟沉默了一会,刘锡对锦瑟的突然到来也是懵的状态。许久,还是锦瑟先说话打破了尴尬的局面。

锦瑟:“好久不见。”

刘锡:“好久不见,吃饭了吗?走,我去请你吃饭。”

锦瑟看着有些疲惫的刘锡,内心有些刺痛:“不用的,陪我去学校操场走走吧,我有事和你说。”

就是多年不见面对锦瑟提出的要求,刘锡始终不敢不应:“好的,你等会,我找邻居帮我看下。”

锦瑟:“嗯。”

两个人就这样并肩的走在学校的操场上。

刘锡:“你为什么不上大学?”

锦瑟苦笑道:“我没考上大学,大专,技校我不想上。”

锦瑟:“你现在在那上班?”

刘锡:“在一家国企上班。”

锦瑟开心的笑道:“那挺好的,听别人说国企工资待遇可好了,不错混的比我好。”

刘锡:“是挺好,在那边上了一年多了。”

锦瑟和刘锡坐在学校那棵树下,休息了会。

刘锡最终还是忍不住的问:“你当年为什么拒绝我,是不喜欢我还是你有喜欢的人了。”

刘锡认真的看着锦瑟,内心松了口气,虽然什么都改变不了,只是想要一个原因。

锦瑟:“不是所有的喜欢都能走到最后的,我从小就是一个学渣,你从小成绩就那么好,我大舅是校长,不然我连高中都不上不了。”

刘锡:“成绩好不好和喜不喜欢有什么关系?”

锦瑟:“你看我现在不过就是一名服务员而你在国企上班,不论是三观还是社会地位都不同。就算真在一起也不会长久的。即使你同意你爸妈会同意吗?”

刘锡:“你都没试过又怎么会知道呢?”

锦瑟:“记得有一次看见你妈妈把你拉到拐角和你说千万不要谈恋爱,就算谈也要找个优秀的女生谈,可别找像锦瑟那样的一看就知道以后准没出息。”

刘锡愣住了有点结巴的说:“你,你听到了,可是那是我妈的想法不是我的。”

锦瑟:“你能左右你妈的想法,做法吗我不想嫁给一个看不起我的家庭。”

刘锡沉默了不知道该说啥。

刘锡:“我终究是错过了你。你能抱抱我吗?”

看着刘锡一个大男生居然落泪了,心里终究过意不去,锦瑟轻轻的抱了刘锡,刘锡紧紧的抱着锦瑟,锦瑟没有推开他,这一刻说再多安慰的话语也不如一个温暖的拥抱。

锦瑟:“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有事情随时可以找我。”

有人说得不到和已失去到底哪种更让人心疼,其实我想说得不到会让人当时很难过但是余生想起时那种感觉是美好而甜蜜的,而已失去会在心上留一个疤今后的岁月每每想起都会刺痛。

锦瑟:“呐,如果当我是最好的朋友就不要拒绝。”说着,锦瑟把五万郑重的放在刘锡的手上,就迎着阳光下走了。

刘锡看着这鲜红刺眼的毛爷爷,都是暂新的,内心就像浪花拍打过的大海久久不能平静,看着锦瑟渐渐走远的背影,刘锡的眼晴早已湿透。

“把年少的记忆留在诗里,就好像我们从未长大!”锦瑟默默地在心里说完这些后头也不回的消失在阳光下。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像上学时那么善良,但是好像比那时更漂亮了些,成绩只是代表成绩,不能代表一切,唉,这个傻菇凉,谁会那么幸运拥有她,可惜不是我,刘锡叹息着站起身,走在阳光下。

第十一节:误会

锦瑟在厨房里下着米面,不一会下好了,锦瑟发信息给肖墨一:“你什么时候到家啊?”

肖墨一看到短信,没有回,就关闭了手机,肖墨一脑子想到锦瑟在学校的操场上主动去抱那个男生心中就很生气,就不想去理她。

锦瑟等着肖墨一回来不自觉直打哈欠,竟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肖墨一推开门看见锦瑟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虽然心中很生气但是也不忍锦瑟着凉,轻轻的走到房间里拿了一件外套轻轻的披在锦瑟身上,准备洗澡去,锦瑟感觉身上有东西,便睁开眼醒了。

锦瑟:“墨一,我下了面,你吃点再去洗澡,你胃不好不能饿肚子。对了,这可是只有我家乡才有的米面,很好吃的。”

肖墨一淡淡的看着锦瑟虽然心里很想吃但是嘴上还是说:“我在外吃过了,你自己吃吧。”然后就回到房间拿上睡衣去卫生间了。

锦瑟看着肖墨一有点冷漠的表情,还有刚刚那奇怪的语气,感觉不对劲,在想自己是做了什么事情让肖墨一不开心吗?她努力的回想着也总是想不起来。

锦瑟把面放到冰箱里。肖墨一洗完澡,就早早的躺下睡觉了。

锦瑟皱着眉头问道:“我们都好几天没见面了,你就不想和我说说话吗?”

肖墨一闭着眼晴答道:“你回家玩的那么开心,也不少我一个说话的,我睡觉了。”

锦瑟不喜欢这种感觉还是忍不住问道:“我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情让你不开心了,你说我改还不行?”

肖墨一瞬间露出一丝欣喜,但立马又转为冷漠淡淡的说道:“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清楚。”

听到肖墨一说这话锦瑟心里很是不安和着急。

锦瑟只好坦白:“我还真有一件事情说了你别生气?”

肖墨一:“你说。”心里早已气的不行。

锦瑟:“本来说还你的钱,可能要推迟了,因为我把钱借给我一个高中同学了。”

肖墨一:“男的,女的?”

锦瑟刚想说但一想怕肖墨一多想,怕他误会生气便改口:“是个很要好的女同学。”

肖墨一毕竟年轻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生气的说道:“男的就男的为什么要骗我,还有你可是有男朋友的人还去抱他你觉得合适吗?”肖墨一哼着侧向墙壁假装睡觉了。

锦瑟:“我骗你是我不对,那个同学上学的时候经常帮助我,他家里有人生病了需要很多钱,他把同学都借了一遍除了我,而我不过是想还了学生时代的那份情。”

肖墨一:“那你为什么要抱他?”

锦瑟:“我只是不忍心看到他那个样子所有给了他一个拥抱,但你放心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肖墨一没有生气的:“那你想过我的感受吗?”

锦瑟:“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这样了,和其他男生保持距离!”

肖墨一其实心里挺开心的但是表面还是故做生气,没有说话也没有反应。

锦瑟看到肖墨一第一次不搭理自己以为他真的生气了,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自己很着急。

锦瑟焦急地说道:“你别生气也别误会我好吗?我真的很怕!那时候和卜易分手后的一天,他有一天找我借四千我当时只有两千还是我问老同学借的,我不是故意不借的,那时我没有工作,弟弟买车爸爸让我把钱给他,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锦瑟说着说着忍不住掉下眼泪,她真的怕被自己喜欢的人误会。

肖墨一坐了起来一把抱住锦瑟:“我相信你,我相信你,就算以后你不要我了我也不会像那个笨蛋,轻易就放弃你了,我就是赖上你了。”

锦瑟安心的被他这样抱着。

肖墨一:“我不生气了,我可能要回家一段时间,你晚上回家要把门窗关好,知道吗?”

锦瑟松开了肖墨一问道:“你要去那?”

肖墨一表情变的沉重:“昨天我奶奶打电话说我爷爷可能不行了。”

锦瑟是经历过这种感觉的,那时侯外婆去世自己在上六年级,心里很难过也很害怕,从小外婆是除了爸妈以外对自己最好最亲的人,锦瑟想到外婆心里不自觉五味杂陈。

肖墨一看着锦瑟发呆的样子问道:“你怎么了?”

锦瑟:“没怎么,只是想起外婆,从小她是除了爸妈以外是对我最好也是我最亲的人,可是我,我在她去世最后一年的那个暑假和她吵架了,那时我太不懂事了,还来不及和她和解她就……”

肖墨一听着锦瑟说完这些耐心的安慰道:“你都说了她是你最亲的人,那时你还小是个孩子她又怎么会真的生你的气。你只要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无法改变你们是彼此生命中最亲最重要的人就足够了。”

锦瑟:“嗯。”

第二天的下午肖墨一就匆匆的和他爸妈回老家了。

肖墨一明明才回家一个星期的时间,锦瑟感觉好像度过了一个世纪那样的漫长。

李若溪还在酒店里上班,就像往常一样。这天李若溪洗着澡拿毛巾擦着胸,突然发现不对劲,她摸了一下,发现有一个东西在胸里面,李若溪的吓得脸色苍白,她穿好衣服坐在床上,这时边俊进来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若溪害怕的说道:“我刚刚摸着我这边发现里面有个疙瘩。”心里害怕极了以为自己得了什么病。

边俊不已为然说道:“我之前不是和你说过了,你还不相信,要不明天去医院检查一下。”

若溪:“嗯。”

若溪和医院约了后天去检查,心稍微安定了下。

丁助理在上面主持看着例会,李若溪看着她心里很是失落,最近这段时间李若溪的精神状态一直都不怎么好,刘助理比她迟来酒店两个月现在都升了助理而自己还是一名老员工,每次看着丁助理吩咐自己做事情,心里都很不舒服始终难已接受,现在要在她手底下工作,想到这李若溪不免感叹。

晚上李若溪和边俊躺在床上边俊说道:“你看丁悦都升上助理了,她长的那么漂亮,真是可惜了怎么就和后厨那个不起眼的谈对象了。”

李若溪听到边俊说的这些更是不想搭理她,就侧像墙边睡觉了,但是心里也在想着这些。

李若溪喊上锦瑟陪她一起去医院做检查,锦瑟耐心的在外面等着,看着外面好多的人突然才发现,医院从来都不缺人。

锦瑟低着头玩着手机等李若溪出来。

李若溪拿着B超单子出来,锦瑟关心的问道:“医生怎么说?”

李若溪:“已经确定了说我这是乳腺纤维瘤,我这个年纪很容易得这种病,医生说要不手术,就算吃中药也很难消得。医生说一定要保持愉悦的心情。”

锦瑟:“那你准备怎么办?”

李若溪:“我想先吃中药调理看能不能消除,如果没效果我就做手术。”

锦瑟挽着李若溪的胳膊送她回去了。

那时的李若溪太年轻面对突如其来的病还有工作中的压力,远远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坚强,表面上假装坚强,其实心里早已慌乱。同样年轻的边俊又怎么会体会和发现李若溪表面平静内心的慌乱更不懂得如何去抚慰。

边俊面对李若溪最近的变幻无常,也是有些无奈。这天边俊上完厕所又忘记把坐叠掀起来,李若溪生气的说道:“边俊,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上完厕所要把坐叠掀上去,你怎么总是记不住?”

边俊面对李若溪的质问,心里也不舒服边喊道:“你冲什么,下次掀上去不就是了,有必要吗。”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一个月过去了,若溪发现没有什么改变,有点急,便准备去手术,她和医生约好了下周五手术。

边俊把这个事情告诉了自己爸妈,这天边俊的爸爸来找锦瑟说:“叔叔建议你去大医院,虽然费用贵点但是放心,对吧。”

说着边俊的爸爸拿着一叠厚厚的毛爷爷递到锦瑟手里说道:“先拿着不够叔叔在给你,身体是最重要的!”然后就走了。

李若溪心里感动极了,她没想到叔叔会对他这么好。

做完手术的第一个晚上,边俊陪在李若溪身边,拿着手机放电影给李若溪看,第二天边俊的妈妈做了鱼汤端给李若溪吃,那一刻李若溪觉得自己好幸福。

事后李若溪才发现自己连声谢谢都忘记和叔叔阿姨说了。

出了院之后,李若溪回到自己家静养了一个月。

在家里爸妈也每天都做好吃的给李若溪吃。但是李若溪心里还是很孤单也很丧。这天中午李若溪玩着手机,突然收到一条加好友同知,她点开一看才发现是他。

在认识边俊之前李若溪还认了一个哥哥,和她谈了处了三天对象,就离开那个酒店了,他叫丁文。

李若溪看着通知想了一会最终还是通过了。

丁文发来一条信息:“好久不见,还记得我吗?”

李若溪回了:“哥哥,怎么会不记得。”

人在脆弱的时候哪怕一个拥抱一个安慰的信息都会有种莫名的安全感。就这样丁文陪着李若溪聊了一个月。

一个月之后李若溪回到工作岗位,正常的上班。李若溪和边俊吵架了便回到员工宿舍,虽然两个人吵架了但是边俊还是像往常一样接送李若溪上下班。

晚上肖墨一洗完澡躺在床上给李若溪发信息:“在干嘛呀?”

半天锦瑟才回了一句:“没干嘛在玩手机,过会准备睡觉了。”

这边李若溪秒回哥哥丁文发的信息。

丁文发着:“你想去那边玩,我想去张家界去玩玻璃栈道,可是一个人害怕要是有人陪就好了。”

李若溪回复道:“要是没有人陪你,我可以陪你啊?”

看着回复好的呀,李若溪笑了。

边俊躺在床上想着李若溪最近对自己的态度,也不怎么找自己聊天,回复信息也很慢有点敷衍,越想越不对劲,于是边俊用自己的手机登陆了李若溪的微信,边俊看到和丁文的聊天记录,他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李若溪最近冷落疏远自己的原因,他害怕极了又生气极了。

有了丁文哥哥陪伴,李若溪的心里得到了一丝的温暖和安慰,突然脑子里产生了对丁文再一次有种莫名的好感。

李若溪:“你这么晚喊我出来干嘛?有事快点说,我还要睡觉明天要上班。”

面对李若溪冷漠的表情边俊又难过又害怕:“你什么时候和他好的?”

李若溪没想到边俊会登陆她的微信边解释道:“她是我哥哥,我们只是朋友。”

第十二节:分手吧

边俊:“这就是这段时间来你不理我的原因吧。”

锦瑟没有说话,看着旁边的楼梯。

边俊伤心的看着李若溪又质问道:“你是不是喜欢他,若溪你相信我你只是一时的冲动,现在的你很容易被感动的那不是爱。”

李若溪看着边俊哭了,心里始终还是不忍心。接下来的一幕李若溪被他感动了,他居然跪了下来求李若溪不要和她分手。

李若溪抱着边俊安慰:“你相信我,我和他只是朋友。”

在楼梯道里,他们就这样静静的相拥在一起。李若溪心里也在想着,此刻的李若溪心里很明确,没有想过和边俊分手,直到那一天的到来,才让她下定决心做选择了。

李若溪回想着和丁悦的对话,丁悦:“相信我,只要你能坚持到明年一定能升到助理。”

李若溪冷静的说道:“我已经决定要离职了,谢谢你!”

最终李若溪还是受不了这样的压力离开了这个有过欢笑有过泪水有过美好记忆的地方,最后看了一眼那个熟悉的标志就头也没回的离开了。

那天晚上边俊约李若溪吃饭,李若溪后来和锦瑟说了,若溪说她也记不清了,那天他们在墙角他们吵着很凶,因为东西买贵了的事,李若溪一直说着钱,边俊一怒之下把一百元当着若溪的面撕烂了,若溪当时心里害怕极了,那一刻她觉得边俊好可怕好极端,她突然想起电视剧里那些极端的人,若溪害怕边俊会伤害自己便急着离开,边俊不想让她走想把误会解释清楚,边俊又那会知道若溪那一刻只有害怕。边俊紧紧的抱着李若溪不让她走,若溪的心里更加害怕和担心。

那天晚上回去后李若溪正式提出和边俊分手。之后李若溪把边俊所有的联系方式都删除了,做的是那样的决绝,一点退路都没有给自己留。

大年初五的那个晚上是边俊和李若溪和好的最后一次机会,可惜李若溪并没有把握住。那天下午李若溪在小姨家热菜给弟弟妹妹们吃,大人们都出去了,突然李若溪手机响了她一看号码开心的笑了,她这一生都记得的号码,是边俊。

边俊:“最近怎么样。”

听着电话里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李若溪的内心无比开心:“就那样。”

边俊:“你现在忙吗?我有事和你说。”

李若溪:“我现在有事等会回你?”

边俊有点失望的说:“好吧,那晚上你一定要回我电话,我有事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李若溪:“好的。”便挂了。

晚上肖墨一坐在床边耐心等待着李若溪的回电,烟灰缸里静静地躺着三四根烟头,肖墨一看着都一点了,那一刻肖墨一的内心彻底绝望了,他放弃了。

等李若溪回想起时一切都太迟了,她偷偷的翻看边俊的QQ空间发现他已经有女朋友了,那一刻李若溪呆了,她知道李若溪放弃了她,那一刻李若溪才想起自己没有回那个电话。

李若溪对着锦瑟说着这些,眼泪不自觉的流下来了,李若溪说她那段时间也不知道怎么了,明明心里是喜欢他的可是每次对他都是那么决绝,也不联系他。

李若溪无奈的说道:“也许人生就是这样总要等到失去后才明白才最终明确自己正真的心意,可惜太迟了。”

锦瑟也感叹道:“人生的幸福是相同的遗憾却各有不同。”

李若溪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

锦瑟拍了一下李若溪的手说:“错过了就放下吧,听说他快结婚了,也许情浅人不知。你会遇到更好的!”

李若溪:“我只是有些不甘心,感觉就像说着别人的故事一样!”说完若溪开心的笑了。李若溪笑着抬头看着天空中飘过的的每一朵白云。

锦瑟看着李若溪平静的样子,心里也清楚她能把这些事情平淡的说出来愿意和自己倾诉便代表着她是从心底放下了执着和那份情。

其实人世间最大的不幸不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而是没有把握当下的幸福,看着李若溪和边俊的遗憾,锦瑟更加珍惜和肖墨一的这份得来不易感情。如果当你们看到这,不知道有没有那个瞬间会让你们看到片刻自己的影子,希望你们都能好好的珍惜那个始终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人。年少时的感情很多都会因为自己的懵懂,后知后觉而不小心错过了,习惯和依赖久了,失去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一个人的心里总是空荡荡的,无处安放的灵魂或肉体!

这天李若溪在看抖音突然刷到一条蹦极的视频视频中的菇凉一件落寞的站在蹦极台上,还配了一段文字:“当我跳下去的那一刻我死了,当我上来的那一刻我重生了!”

看着视频李若溪突然脑子萌生了一个念头:去蹦极。

李若溪去了锦瑟的馄饨店,锦瑟看到李若溪来了便问道:“中午吃了没,没吃我下碗馄饨给你吃?”

李若溪:“我吃过了,锦瑟要不我们去蹦极吧?”

锦瑟害怕的说道:“我吗?算了吧,恐高?”

李若溪想了想又说道:“你个胆小鬼,人这一生总要做一件自己不敢的事,勇敢一次不好吗?”说完又偷偷瞄着看锦瑟。

锦瑟笑道:“激将法,我不听,我不听。不过我可以陪着你去。”

看着锦瑟坚定的眼神,李若溪也只好无奈地说道:“好吧。”

第二天锦瑟就陪着李若溪去常州蹦极了。这天是阴天,空气清新。李若溪和锦瑟沿途拍了好多照片,此刻有锦瑟的陪伴让李若溪的内心多了一份温暖,也不在那么孤独。李若溪看着在自拍的锦瑟开心的笑了轻轻的说:“锦瑟,谢谢你我一辈子的好朋友!”

李若溪胆子小,不敢靠前,她就静静的坐在旁边等待区的倚子上。看着李若溪。

李若溪站在蹦极台的边缘,还没准备开始跳,心里不自觉的害怕起来但是腿没有发抖,因为此刻她的内心是绝望,落寞的,脑子里涌过无数的画面,开心的难过的后悔的遗憾的,总之有很多很多的画面,片段。

李若溪:“你别推我,我自己跳!”

旁边的人便任由她准备好在跳。

当一个人内心的绝望大过害怕,她便会有勇气做平常不敢做的事,因为最坏的结果就是绳子断了,李若溪突然在想要不是失恋此生都不敢来尝试蹦极这么吓人的事情,想到这竟不自觉的被自己逗笑了。

她张开双手,轻轻的垫起脚,停了三瞄,那一刻就像一只鸟飞了下去。李若溪可能是个人才,她掉下去没有尖叫被挂在半空中她才反应过来,应该要尖叫的然后李若溪大声的尖叫,喊出的瞬间感觉全身心都放空了,很是轻松。不过之后李若溪才意识到好恐怖她都不敢看下面,这一刻李若溪又被自己折服了,因为她又再一次的发现,可能自己都不记得了,她一直抱着绳子上那个沙包形状的东西,紧紧的抱着死都不肯松手。

锦瑟在围栏边缘靠着看底下的李若溪,内心不自觉地佩服李若溪的勇气,不过看她怕的要死的样子却还是要来蹦极,又忍不住想偷偷笑一下。

章在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