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一个你

许一个你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章 红衣少年,倚墙靠

边俊:“大家好,我叫边俊,今年22岁,以后工作中合作愉快,相互成长。”大家纷纷鼓掌,他拘了一个躬然后就下来了。

若溪又忍不住的泛花痴了,看着眼前这个男孩子,忍不住的说道:“瑟瑟,你看他一个男孩子皮肤比女孩子还好,好羡慕。”

李若溪看着边俊心里不住的自语道:“虽然个子不是很高,但是也是很好看的尤其是那皮肤超好。”

晚上还没上人,边俊也是个爱说话又调皮的人很是自来熟,店长看到他带着肖墨一和一个传菜员再说话,便让他独自一个站在锦瑟负责的包间外,李若溪正好去后面拿东西路过锦瑟负责的包间外,迎面走来,只见边俊穿着暗红色上衣印有酒店的商标带着一副黑框眼镜,面带微笑,双手靠着后面,倚着墙看向侧面,像是和人说话。这一幕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一直到很久以后这个画面也一直深深的映在李若溪的脑海里。每每想起都觉得好美好。

李若溪走近时,边俊看见了笑着打了个招呼,走近才发现和边俊说话的是锦瑟。

边俊:“师傅,我去上个厕所。”说完就蹦蹦跳跳的走开了。

锦瑟:“嗯。”

李若溪有点不解的问道:“哎,他怎么叫你师傅?”

锦瑟笑着答道:“陶姐说,让我带他。他就一直师傅师傅的叫我,我也就叫他徒弟。”

李若溪:“哦”

李若溪正在忙着收拾餐具,突然背后传来:“你来洗,我来帮你擦餐具。”李若溪转过身一看是边俊,又开始继续洗自己的餐具。

李若溪淡淡的说:“边俊你怎么过来了。”

边俊笑着走过来擦着餐具边说:“师傅那边顾客今天走的早搞好了,让我过来帮帮。”然后看着若溪。

若溪有点不好意思,继续洗着餐具说道:“哦。你来这边上班是朋友介绍的还是在网上找的?”

边俊:“朋友介绍的,嗯,你在这边上了多久了。”

李若溪:“你说我吗,也没多久两个月吧。”

转眼边俊都来好几天了,这天中午店里还挺忙的,锦瑟负责的两个包间都有人,锦瑟上完菜就站在门口以便顾客随时联系。锦瑟想着边俊又跑那了,她找了一会,发现边俊居然在顾客打牌的小房间里打瞌睡,她就叫了下边俊,边俊一副很困的样子看了下锦瑟。

边俊:“昨晚没睡好。”说完又眯着眼。

锦瑟看到他那精神不继的样子也有点不忍心,便关上门准备让她继续眯会。她在外面替他看着。没一会陶姐带顾客好像过来看棋牌室,准备进去。

锦瑟把手放在门把手上一脸认真说:“里面有顾客刚进去喂奶,要等会了。”

陶姐温柔笑着看着顾客说:“不好意思,要不你先在外面坐会,等会我再带你去看。”

顾客也很好说话听完就往前走了。顾客走没一会,边俊就推门而出。

边俊:“谢谢师傅,昨晚熬夜打游戏了所以今天困死了。”

锦瑟:“这样对身体不好,不要再熬夜打游戏了很伤身体的。”

边俊看着锦瑟的眼睛,发现师傅在关心自己,瞬间有点小感动。

锦瑟:“埃,不学好,下次不要再去了知道了吗?”锦瑟无奈的摇摇头。

边俊没有说话,点了点头,但是心里已经想好了,现在上班了,就尽量不去了除了休息时,努力做到吧。

之后的几天锦瑟发现边俊精神状态很好,就知道他肯定没去,还是挺开心的嘴里念叨:“还挺乖的。”

边俊:“师傅在笑啥呀?”

锦瑟看了下边俊笑着:“没啥,你这几天精神状态还挺好的。”

边俊得意的说:“那是。”

锦瑟:“对了,你现在调去传菜部感觉怎么样?还适应吗?”

边俊:“还行,就那样。”

锦瑟看着徒弟过的还好也就安心了之前还怕他不适应。

八点多了,李若溪包间顾客走的还挺早的,边俊进去把餐盘收拾完不一会又进来坐坐了会,其实他心里很紧张的又很尴尬,因为边俊受人嘱托,带朋友朱贤表白的。

边俊进去坐在椅子上,他看了李若溪在想怎么说,李若溪在认真的洗着餐具,见他没说话,李若溪也没说话。空气中弥漫了一股尴尬气氛。

终于边俊心一横闭着眼睛快速的说道:“做我女朋友吧,我喜欢你。”不自觉的皱着眉头。

锦瑟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孩子表白皮还那么薄眼睛都不敢睁开。忍不住笑了。

边俊才反应过来说错了,他刚准备说:“我是替……”

边俊和锦瑟几乎是同时说的。

锦瑟:“好的啊。”然后笑着看边俊。

锦瑟:“你刚刚说啥,我没听到?”

边俊看着锦瑟微笑的样子,没想到她一下子都不怎么想就答应了此刻心里有点怂了,也有点莫名的喜悦。

边俊:“没事,我就是开心。”

边俊也没想到原本是替朋友表白结果促成自己的缘份,笑着摇了摇头。

之后的每天早上晚上边俊都接李若溪上一班。

这一天晚上边俊坐在李若溪对面一脸满足的看着李若溪吃酸菜鱼。

若溪笑着说道:“边俊你也吃啊,酸菜鱼真好吃怎么吃都不腻,哈哈。”

李若溪立马面露难色的摆摆手说:“别,都吃一个月了,我不吃了你吃吧,姑奶奶。”

李若溪不好意思笑了下,又继续吃着。突然边俊拿出一个黑色手机递给李若溪。

边俊:“拿着,你们宿舍不是遭贼了吗全宿舍的手机都被偷了,你也才刚出来上班,我是你男朋友再说天天晚上和你qq联系都好几天了怪不习惯的。”

边俊温柔的语气温柔眼神,李若溪都不好意思拒绝了。

第五节:酒

肖墨一一早来就看见锦瑟疲惫的样子眼睛肿的,担心的问道:“你昨天熬夜了吗你看你这样子。”

锦瑟冷静淡然的说:“我没事,就是熬夜追剧了。晚上我们去吃经常吃的那家安庆大排档好吗?”

肖墨一这才放下心来:“好的,不过答应我以后不要再熬夜做任何事了。伤身体的。”

锦瑟低着头,迟顿了会才回答:“嗯,以后不会了。”

肖墨一看着瑟瑟一直不停的喝着啤酒,看她难过的样子,心疼不已,很想过去阻止她不要再喝了,可是肖墨一没有这么做,她知道她心里此刻肯定很难过,也知道此刻做什么都是无用,只有静静的陪着她守护在她身边,然后送她回家。肖墨一心里也暗暗下决心此生只允许她这一次买醉。

这是认识瑟瑟的第二个夏天了,宿舍这条路不知走了多少会了,瑟瑟在肖墨一沉沉的睡去了。

肖墨一放下瑟瑟,瑟瑟就吵着不要回宿舍,不要让别人看到她现在这个丑样,肖墨一也是很无奈嘀咕道:“去宾馆要有身份证的,我没带你又现在这个样子,看来只能带你去我家睡了。”

本来肖墨一还担心妈妈会不会在家,到家了才发现妈妈不在家,爸爸去出差了心里才送了口气不然会被误会的。

看着沙发上躺着的锦瑟喝醉酒后得样子还是很安静的不闹腾,不一会肖墨一端来一盆水,给锦瑟擦拭脸,忽然肖墨一挺住了,忍不住仔细看了会锦瑟。

肖墨一自语道:“长的也不是很好看,性格又不温柔,你说我看上你那了,估计是上辈子欠你了。”摇着头,笑道。

肖墨一把锦瑟的鞋子脱了,轻轻的把她抱到自己的房间,放到床上,轻轻的盖上被子,最后再看一眼锦瑟,轻声说了句晚安便灯关了,准备走了。

肖墨一停住了脚步,回头一看,发现锦瑟抓着自己的手,肖墨一准备掰开她的手,没想到锦瑟的劲还挺大的,锦瑟忽然坐了起来,抱住肖墨一不肯送手。

锦瑟害怕的说法:“别走,我一个人怕黑。”

面对喝醉酒的锦瑟他也无可奈何,只好依着她,肖墨一也坐在床上这样坐着不会太累,锦瑟躺在他的怀里。

肖墨一努力的使自己的内心平静,不去想,脸上也发烫的很,闭上眼睛。突然锦瑟吵着热,把外套脱了,看着她白皙的皮肤露了出来,幸好穿着吊带,肖墨一看着才反应过来心里不住的嘀咕。

肖墨一赶紧下床,把空调开了,锦瑟迷迷糊糊的也跟着肖墨一下床,肖墨一回过头来吓了一大跳,拍拍自己的心口,舒缓下,锦瑟也拍拍肖墨一的胸口,突然锦瑟搂住肖墨一的脖子怎么也不松来,肖墨一没有站稳倒在锦瑟身上,静静的看着床上的锦瑟,肖墨一不自觉的伸手轻轻的拉下她左肩的肩带肖墨一的呼吸变得有点急促,突然肖墨一停住了,他心里一想到如果明天锦瑟醒来会不会怪自己就不再理自己了,如果她很生气怎么吧,肖墨一纠结着,他快速的起身去卫生间衣服都没脱就打开水龙头在冲冷水澡,凉凉的水终于让他的大脑瞬间清醒下来。

第二天锦瑟醒来,出了房间,看到肖墨一坐在桌子旁边,看了下周围陌生的环境。

肖墨一:“好点了吗?这是最后一次允许你喝酒以后不准你喝了,来吃稀饭。”

锦瑟不好意思的笑了,乖乖端起稀饭吃。

锦瑟抬起头看着肖墨一开心的笑:“墨一,以后我不会了让你担心了。”

肖墨一:“快点吃,还要上班。”

锦瑟:“嗯。”笑着看了下肖墨一。

此后锦瑟就好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天天和肖墨一腻在一起。做什么都要肖墨一陪着。肖墨一由着她无奈的笑着陪她闹。

锦瑟拉着李若溪到旁边悄悄的问道:“我今天去宿舍拿东西,怎么看见你的床是空的?”

李若溪:“不好意思啦,我和边俊同居了。”

锦瑟一脸惊呀的说:“这么速度,太不够意思了都没和我说。”

李若溪:“对不起啦,突然决定的。没事先和你说,别生我气,改天请你吃饭,赎罪。”

锦瑟:“你说的。要幸福哦,若溪!”

若溪坚定的说道:“会得。你也要幸福。”

哈哈,然后两人相视而笑。

边俊走进李若溪负责的包间,看见李若溪在洗餐具,忽然他的眼光落在板凳上,上面有一袋苹果,边俊就好奇的好奇的问道:“若溪,这苹果是谁的啊?”

若溪回头看了下苹果又看了下边俊她心里在不能骗边俊她如实得说了:“那个苹果是后厨的一个男孩子给的,不过你别生气啊,我和他说了我有男朋友。”

边俊的脸色瞬间阴了下来生气的说道:“那你还接着?”

李若溪看边俊生气了立马走过来拉着边俊的袖子让他不要生气看他把头侧向一边,李若溪只好无奈又委屈的:“我和他说了,他硬给我,然后就走了。别生气嘛,下次我保证不会了。”

边俊看若溪一脸真诚的样子,笑了拿手弹了下若溪以示惩戒。

若溪暗暗发誓:“你要是下次犯错了,看我怎么整你,哼。”然后就看着边俊笑了。

肖墨一在洗着餐具,袖子又掉了下来,锦瑟轻轻的走过去把他的袖子小心翼翼的卷到上面以防它再掉下来,肖墨一看着锦瑟一脸认真细心的的样子开心的笑了,心里很是感动,被人这么细心的照顾这种感觉真好觉,顿时感觉自己真的好幸福。锦瑟抬头看着肖墨一,发现肖墨一也在看着,把沾了水的手故意洒到肖墨一的脸上,哈哈大笑,肖墨一一动没动,看着锦瑟在那闹。

你在闹,我在笑,就这样一直守着你,对于我来说就是最幸福的事了!肖墨一想着这些,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

锦瑟第一个跑出去,一看原来是有个顾客酒喝多了在发酒疯,旁边的若溪小声的说道:“别靠近,会打人的,已经报警了。”

只见这时有个穿蓝色衣服的中年女人过来拉他走嘴里还一直说道:“老公,你喝多了赶紧回去,这么多人看着不好。”那男人劲大,那女人根本拽不动。

那男人突然变脸,伸手就狠狠的打了那女人一巴掌,那女人也是可怜一下没站稳就跌倒在地,那男人见她倒在地上又拿脚狠狠的踢她,那女人疼的忍不住的呻吟。锦瑟出来这边上班一年多了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事情,都呆住了,脑子才反应过来这就是家暴。

是个女生都会痛狠打女人的男人。锦瑟也不知道哪里来了勇气,她快速的走过去使劲的推开了那个喝醉的男人。那个男人被人这么一推倒地了瞬间不开心了怒气冲冲的站起身来,准备狠狠的打锦瑟一巴掌,锦瑟吓的后退了几下,一旁的肖墨一和边俊飞快的走过去,肖墨一露出凶狠的眼神,,一把抓住那个男人的手,摔到一边,锦瑟把那个女人扶起来扶到板凳上坐着休息,谁知这时那醉酒男人趁肖墨一不注意把啤酒瓶砸向肖墨一脑袋,边俊一把把肖墨一推向一边,锦瑟看见了吓了大叫了声肖墨一,然后酒店几个年轻的男服务员把醉酒男的按住。大家才总算松了口气。

边俊那一把用了很大的力气,肖墨一重重的撞到墙上,顿时感觉耳朵有翁翁的声音,呼吸也不畅快,心里堵的慌难受。锦瑟赶紧走到肖墨一的身边叫了他好几声,边俊都没有回应,锦瑟看着肖墨一惨白的脸色吓得直掉眼泪。

锦瑟赶紧打急救电话,不一会急救车到了锦瑟和领导一起上了车。看着肖墨一被推进急救室,锦瑟突然想到之前听他爸妈说他身体不好有先天心脏病。陶姐打了肖墨一妈妈的电话号码和她说了前后原由。

没一会,肖墨一的妈妈来了。

肖墨一妈妈:“真是谢谢你们及时把墨一送到医院,真的谢谢你们了。”

锦瑟喊了句:“阿姨,不用这么客气都是同事。”

陶经理也说道:“是啊,来先坐下来,肖墨一这孩子平时待人和善,上天会保佑他没事的。”

锦瑟看着陶经理和肖墨一妈妈聊了会,过了一会陶经理就起身走了。

陶经理刚准备开口,还没等陶经理开口锦瑟就先说道:“陶姐,你先走吧,我陪肖墨一妈妈会再走。”

锦瑟走过去坐在肖墨一妈妈旁边安慰道:“阿姨,你别着急肖墨一会没事的,他人那么好。”

肖墨一的妈妈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墨一之前去你们酒店工作我和孩子他爸就不同意,担心他的病不能太劳累,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这孩子别看他平时很乖,懂事,其实啊很固执很倔强,认定的事不会轻易改变的。”说着,只见她眼泪直往下流。

锦瑟看着阿姨伤心的样子又看了眼病房的位置,竟也和阿姨一起哭了。

医生出来了看了眼阿姨说道:“别太担心没事的。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阿姨听到这些才送了口气,医生面色沉重把阿姨叫到办公室,过了好一会才出来,锦瑟看见阿姨双眼红肿,也不知道说些啥,锦瑟把刚刚买的夜宵递给阿姨,肖墨一的妈妈摆了摆手,就静静的坐在那好一会。

肖墨一妈妈:“锦瑟,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和墨一关系很好,他经常在家提到你,你能帮我个忙吗?”

锦瑟:“阿姨,你别这么客气我答应你,你说。”

肖墨一妈妈看着锦瑟握着锦瑟的手说:“他现在身体不好,我和他爸说的话他又不听,你帮我劝他不要在酒店上班了,让他好好休息休息。”

锦瑟听着这些话心里有点酸酸的,感受到阿姨对于儿子生病又做不了什么深深的无奈感。顿时觉得心里沉沉的。那一刻,锦瑟才发现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奈,无可奈何,每一个都有自己的欢喜和忧愁,如果幸福有十分,那么一个人能拥有八九分的快乐就已经算很幸福了,或许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拥有十分的快乐。而我的快乐多数都是墨一给的,只愿永远和墨一在一起就满足了。

第六节:我陪你

肖墨一和锦瑟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抬着头闭上眼沐浴阳光。

锦瑟:“难得休息,你身体好些了吗?”

肖墨一笑道:“我没事了。你昨天说要和我说啥?”

锦瑟顿了会说:“肖墨一,你是因为我才来这么上班了吗?”

肖墨一被锦瑟突如其来的一问给整蒙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还没等肖墨一开口锦瑟就说道:“不管你因为什么,答应我不要在这上班了,回去休息休息,你要是怕见不到我我就天天去找你玩,到时候可不要嫌我烦。”

锦瑟严肃而认真的看着肖墨一,肖墨一被她这严肃的样子给吓到了。轻轻的说道:“如果我不答应你会不会生气然后就不理我了。”

锦瑟此刻才没有心思和肖墨一开玩笑她生气的说道:“我不会生气的,不过就是再也不见你。”

肖墨一凑到锦瑟旁边小声的说:“小气鬼,我答应就是,我妈也让我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可是太无聊了。”

锦瑟开心的笑着说:“嗯,只要你乖乖听话,我只要休息就去你家弹古筝给你听,好不好?”

肖墨一像个孩子一样说道:“好呀好呀,不过我要你天天都过来陪我。”

锦瑟无奈的看了下肖墨一,点了下头。

肖墨一开心的亲了下锦瑟的脸颊,锦瑟没有伸手去打肖墨一,而是看着调皮的肖墨一笑了。

看着旁边的人在抽烟,锦瑟微皱眉头,挥挥手把烟气挥走,锦瑟拉着肖墨一的手,带到他小河边面向肖墨一伸出两只手紧紧的握着,让肖墨一猜是什么。

肖墨一看着,在想是什么。

锦瑟:“猜对了有奖励哦。”

肖墨一:“硬币。”

锦瑟摇摇头肖墨一又说道:“石头。”

锦瑟又摇摇头肖墨一无奈的说:“我实在猜不出,我认罚。”

锦瑟笑着打开了手,只见是一枚很精致的翡翠平安扣,在阳光下亮亮的,中间还有一点点的翠绿色细细的看就像山一样的,用红绳子套着。

肖墨一:“这个,是。”肖墨一迟疑的看着锦瑟。

锦瑟:“这个是平安扣,送给你的,希望你永远平安健康!是我对你最大的祝福。”

说着,锦瑟轻轻的给肖墨一带上平安扣,心里想着不管未来怎样,命运如何,我都会一直一直陪着你!

肖墨一紧紧的抱着锦瑟,就这样享受着片刻的欢愉。

两个人就这这样面向着河边,河面波光粼粼,就像银河一样。

锦瑟:“在我之前还谈过几个对象?”

肖墨一被锦瑟突如其来的问题给问懵了。之后淡淡地笑道:“我认认真真的只谈过一个女朋友,她叫锦瑟。”

锦瑟看着肖墨一一脸认真的看着自己,笑了开玩笑的说道:“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肖墨一着急的说:“我没骗你,之前在学校里谈的那次不算,毕业了就没有联系了,那不算……”

还没等肖墨一说完锦瑟调皮的说:“我逗你的。”然后用手弹了下肖墨一的脑袋就跑开了,留肖墨一在后追赶。

李若溪距离上个月的生理期已经一个多月了,她心里隐隐不安,晚上锦瑟陪她去超市买了验孕棒,看着上面一深一浅的两条杠,李若溪心里凉了半截,她一个人害怕极了,今年才19,不想这么早做妈妈,也不想这么结婚,更害怕让家里人知道,她哭着对锦瑟诉说。

锦瑟没有经历过这个事情,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就安慰道:“你别急,我觉得应该告诉边俊,看他怎么说。”

李若溪:“也只能告诉他了,都怪他,反正打死我也不敢告诉我爸妈的。”

边俊知道了李若溪怀孕了,没有一丝的欢喜当时的他太年轻了,自己都是个孩子面对这意外来的孩子也是手足无撮,李若溪心里害怕又急,不住的在那说着:“都怪你,现在怎么办,都怪你。”

那时的他们都太年轻了,遇到了事情不敢告诉父母怕被责骂,脾气也是不懂的控制那一次边俊和李若溪吵架了吵的很凶,以前每次吵架边俊都会主动哄主动求和,这一次边俊虽然有脾气偶尔不懂得忍让但是面对这种特殊时期,边俊还是值得依靠的。

边俊看李若溪冷静了好多,李若溪坐在床边,边俊跪在地上双手紧紧的握着若溪冰凉的手真诚的看着若溪的眼睛说道:“对不起,若溪是我不好,不该发脾气,以后我会改的,我们不要再冷站了很伤感情的,我想好了,如果你愿意,我们就把孩子生下来,如果你不愿意我也尊重你。”

李若溪哭着说道:“边俊我害怕,我不敢也没有勇气告诉爸妈,这几天我都在想,我还是决定做手术,不要这个孩子。以后我们注意点好不好。”

看着若溪伤心的模样,边俊也心疼不已。

那时候的我们太年了,很多事情的发生敢做却不敢承担,人总要为自己做的事情承担后果,也许是当时也许是很久以后,这种惩罚来自身体和心灵的双重折磨,做一次人流的伤害会伴随一个女生的一生。我想他们常说男生和女生在一起谈恋爱吃亏受伤的总是女生原因大概就在这了吧。这种感觉男生是体会不到的,所以请女孩子们一定要注意,如果已经发生了就接受他。真真爱惜你的除了父母就是自己!

李若溪没有和锦瑟商量就独自和边俊去医院做了手术。锦瑟坐在床边,买了好多吃的东西放旁边,看着床上坐着的若溪大概是因为手术原因,比平时憔悴了好多,嘴唇泛白。

锦瑟:“傻若溪。”

李若溪不好意思的看着锦瑟说了句:“谢谢你来看我。有你真好。”

锦瑟有些陷入沉思,良久才回过神。李若溪也在沉思。

晚上,边俊端着鸡汤递给若溪,若溪看着鸡汤心想:“虽然这是不幸的,可是也是很幸运至少他和别人不一样,他是个有责任心的人。”也忍不住叹了口气。

边俊看着若溪的样子,也是有些无奈和自责,心想以后更得好好珍惜若溪。

李若溪来到卫生间准备把换下的内衣洗洗,居然看见边俊蹲在马桶旁边在洗着自己的内衣,顿时心里感动不已,眼眶湿润了,边俊回过头笑着对若溪说道:“你现在在做小月子,不能碰凉水,快回去躺着,这些事我来。”

若溪哭笑道:“我想上厕所。”

边俊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把衣服拿到旁边清洗。

肖墨一看着锦瑟面色沉重便关心的问道:“瑟瑟,怎么了?”

锦瑟坐在沙发上看了眼叹了口气说道:“你知道吗?李若溪怀孕了,她才19岁不敢把这事情告诉父母,若溪和我说她暂时还不想做妈妈更不想结婚。我刚从她那回来,她把孩子打掉了,刚刚看她好憔悴,挺心疼她的,现在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他们都说谈恋爱吃亏受伤的总是女生,大概就是这个原因了。”

锦瑟想到自己的那段无果的四年感情,眼泪便慢慢掉下来了,她心里想着,也不知道是哭若溪还是哭自己,或许都有。

肖墨一默默的听着锦瑟说着这些,跪在地上,目光坚定的看着锦瑟说道:“若溪,我不敢保证我不会逾越雷池,但是我可以保证,如果我们有孩子了,我不管你要不要我是要定了,然后我们就立马结婚!”

肖墨一替锦瑟轻轻的擦拭眼泪,动作是那样的温柔,锦瑟不相信的说道:“我看了太多誓言,那些轻易说出口的话最后都不容易实现。”

以前还有个男孩子说会爱我一辈子结果才分手一年不到就谈对象了,四年的感情也太浅薄了,也正因为这样我才觉得为了这样的男生不值得自己恋恋不忘,才最终放下。人生中很多事情很多话也许一辈子也只能烂在心里了,锦瑟想着这些,以至于肖墨一叫了她好几遍她才回过神来。

肖墨一听着锦瑟说的这些话他也沉默了良久,他便没有再说了,她把锦瑟的手轻轻的放在自己的心口,心里说着:“那就让时间来证明吧!”

那一刻他们都没有说话,但彼此之的意义对方都清楚。

马上到七月十二号了,躺在床上的锦瑟在想送什么给肖墨一呢,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锦瑟哭着,脸色难看,额头都是汗,梦中只见肖墨一还来不及告别,心电图就显示直线了,锦瑟才匆匆的赶到病房,她不能也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眼泪顺着眼角一直往外流,最终他还是没有等到合适的心脏源就走了,梦中挣扎着,锦瑟突然做起来了,她看了下手机三点半,她摸了下眼角都是泪水,此刻没有一点睡意,她抱着自己的胳膊,她真的好害怕会有这一天,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依赖着肖墨一,那是她的精神支柱也是她的全部。

突然她脑子中产生一个念头,她想和肖墨一同居,这样就可以时时刻刻都能陪伴在他身边了。

锦瑟:“我们同居吧。”

肖墨一吃惊的看着锦瑟不解的说:“你是认真的吗?你不怕我……”

锦瑟没有等他说完下面几个字就坚定的说道:“我不怕。我就要和你在一起。”

肖墨一把把锦瑟揽入怀中,亲吻着锦瑟的额头。

肖墨一和妈妈说完,肖墨一的妈妈没有反对只是她的妈妈语重心长的说了句:“不要辜负了她,现在你也长大了要做个有责任心有担当的男生,要节制。”

肖墨一听着前面几个字送了口气,听到最后三个字瞬间红了脸,尴尬的低下头。

肖墨一的妈妈想着那天医生的话,心里不免伤感,每天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肖墨一:“妈,爸爸还在出差吗?他什么时候回来,都好久没看到他了?”

肖墨一的妈妈眼神闪躲,只是淡淡的说:“他最近比较忙,应该还有一段时间。”

肖墨一:“哦,那让爸爸注意照顾好自己!”

肖墨一的妈妈温柔的摸着儿子的头不语。

章在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