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章 可怜无助的小动物

“它在看我?”

只是被那黑鳞蟒蛇的双眸所注视,韩素心就感觉到心底一片冰凉,浑身都在不由自主地颤抖,这是生命层次的差距所引起的本能恐惧。

这黑鳞蟒蛇显然是有意识的真实存在,而非梦境所化的虚幻存在。

她不禁越发震撼。

而在梦境之中,除了她这样的潜入者之外,就只有梦境的主人才是真正的意识。

也就是说……在梦境外,那个看似自卑胆怯的少女,实际上是一条不知有多么可怕的黑鳞蟒蛇!

忽然间,一声震撼的轰鸣响彻天地,吞没一切的黑暗天空骤然变得明亮无比,瞬间驱散了一切黑暗,整个世界在这一刻仿佛化为了白昼。

韩素心抬头望去。

只见元初魔井上方的天空已然裂开了一道极其细微的缝隙,那缝隙之中正绽放着无穷的光明,照亮了昏暗的天地。

忽然间,一滴状若露水却似金似玉的奇异浆液,从缝隙中缓缓流出,看似只是轻盈脆弱的露水,却散发着足以令天地臣服的莫名威严,从缝隙中滴落而下,落向了处于正下方的元初魔井。

而井口内的黑鳞蟒蛇此时已然从井内游了出来,并且布满黑色鳞片的身躯也变得巨大无比,恍若一座小山般盘踞在魔井之上。

韩素心这才发现,原来这黑鳞巨蛇竟然没有尾部,因为它的尾部也是一颗同样巨大的头颅,两颗头颅几乎一模一样,唯有蛇瞳的颜色不一样,新出现的这颗头颅,蛇瞳竟然是冰冷的暗金色。

只见暗金色蛇瞳的这颗头颅高高扬起,注视着正从天空中落下的奇异浆液,张开大了嘴巴,等待这滴浆液落入口中时,便一口吞入腹中。

随即,元初魔井上方的裂缝也缓缓弥合。

光明不复存在,黑暗再次笼罩。

那黑鳞巨蛇的两颗头颅同时瞥了一眼韩素心,瞬间让她如堕冰窖,但它并未做什么,只是身躯缩小,便在沙沙声中游回了魔井之中。

只留下一声蕴含着嘶嘶蛇鸣的冰冷女声,在这梦境的天地间回荡:

“别来烦我……”

下一刻,韩素心便感觉到眼前一黑,神魂剧震之下,便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现实,眼前依然躺着那睡颜恬静美好的自卑少女,仿佛一切都只是幻觉。

但她知道,自己是被那双头黑蛇踢出了梦境,连神魂都受到了一丝损伤。

“这……”

韩素心面色苍白,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顿时感觉双腿一软,便不由自主地跪坐在了地上,双手撑着地面,胸膛剧烈起伏,心有余悸地望着躺椅上的佘惜露,眼神中满是惊骇之色。

她只觉得自己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擅闯这等可怕异种的梦境?

对方能够如此轻易地将她踢出梦境,还震伤了她的神魂,如果对她有恶意的话,只要一个念头,就能让她当场魂飞魄散!

韩素心不禁自嘲地苦笑一声。

她刚才竟然还以为这个自卑少女只是凡人,现在想想,还真是可笑……

这么看来,恐怕是那双头黑鳞巨蛇的元神转世投胎成了人身,但强大无比的元神却是不会因为转世而改变的。

元神,即代表了生命的本质存在,修行也是令神魂逐渐蜕变为元神的过程。

她这种连元神都未修成的,如果投胎转世的话,神魂也会消散,更无法保留记忆,投胎之后,只会变成另一个人。

“不过,看来她的记忆还没觉醒……她叫佘惜露吗?”

韩素心深吸一口气,看着在躺椅上熟睡的佘惜露,忽然愣住了。

“嗯?”

“佘惜露?佘?惜露?”

她豁然明悟:“原来是这个蛇!惜露……恐怕是指梦境中出现的那滴像是露水一样的浆液吧……”

她也知道,那些修为通天的高人或者仙神,在元神转世投胎之前,就会规划好一切。

比如投胎的选择,比如男女,比如容貌,比如名字……

而眼前的这个少女,‘佘惜露’这个名字本来就有点古怪。

现在看来,很可能是她投胎之前的原名,或者是近似的喻义。

但很显然,眼前这少女绝非寻常高人转世,很可能是元初魔井之中诞生的可怕异种!

“等等……”

忽然,韩素心又是一愣,脑海中闪过了一个个念头——

这等可怕的异种转世为人,居然会成为林止水的妻子?

难道是巧合?

但这等可怕的存在,就算没有觉醒记忆,元神也会通过潜意识影响选择,应该不会随便嫁给凡人为妻才对。

要么是这等异种,根本不在意嫁人这种事情。

要么就是她之前的判断错了——或许林止水真的是一位伪装成凡人的绝世高人!

韩素心豁然回想起来。

林止水之前说过,佘惜露近来一直心神不定,终日为梦魇所困扰,不得安宁,但他不善此道,所以请她相助一二。

而现在她懂了。

这哪里是什么噩梦?

这明明就是元神苏醒的过程中,在睡梦中逐渐释放前世的记忆,分明就是好事!

很显然,对方欺骗了她。

其目的,恐怕就是为了让她潜入佘惜露的梦境吧。

“难怪特意来找我……这入梦之法也比较罕见,寻常修行者也很少有懂的……”

韩素心对于人性和心理都颇有了解,此时细细思忖分析之下,也越发心惊。

“不过,入梦之术虽然罕见,但对于得道高人来说,也非难事,大不了借助宝物入梦,为何还要找别人帮忙呢?”

忽然间,她想起来,自己被踢出梦境之前,那双头黑蛇说了一句‘别来烦我’。

别来烦我?烦?

这句话,听上去似乎只是一句简单的牢骚,但细想之下,或许是因为有人不止一次潜入佘惜露的梦境,那双头黑蛇才会觉得烦呢?

她越想越有可能。

如果说,有人不止一次潜入了佘惜露的梦境,那么……

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林止水!

或许是因为那梦境中的双头黑蛇不愿意见林止水,才特意让她进入梦境确认情况?

“得问清楚。”

想到这里,韩素心便强忍着神魂损伤后的晕眩,从地面上缓缓站了起来,又看了一眼佘惜露。

佘惜露依然处于昏睡状态,毕竟她的身躯与凡人无异,唯有元神不灭。

“呼……”

韩素心缓缓地进行着深呼吸,尽力平复着烦躁的心情。

受了如此惊吓,连神魂都受到了损伤,甚至还差一点魂飞魄散,她怎么可能还保持平静?

但她不敢表现出太过分的情绪,不然等会儿万一冲撞了外面那位疑似高人的前辈,或许对方只需要一次小小的算计,就能让她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这等高人,伪装成凡人,在凡间开一家小小的字画店,或许是乐趣。

但卖的都是那般珍贵神秘的字画,就绝对不止是乐趣那么简单了,明显是有其他意图!

说不定,对方就是在以诸多修行者为棋子,以天地为棋盘,筹谋算计着一场惊天的棋局!

倘若真是如此,她身为棋子,连自保都来不及,又怎么敢惹得对方不悦?

足足过了一分钟,韩素心才彻底平复心境,收敛心思,走到心理咨询室的门口,将门缓缓打开,迈步走了出去。

林止水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见韩素心出来了,不由得瞥了一眼她身后的门内,发现自家小蛇似乎在睡觉。

莫非是传说中的心理催眠?

‘不愧是高端心理学人才,居然还懂得催眠,果然没找错地方。’

想到这里,林止水嘴角不禁露出一丝笑意,看着韩素心,习惯性地说了一句废话:“出来了?”

韩素心顿时脸色一僵。

‘果然……他来找我,就是想让我进入佘惜露的梦境!恐怕,他早就知道佘惜露的元神不会灭我的神魂,料到我会活着出来吧……’

而眼前这人嘴角那一抹早有预料的笑容,更是说明了这一点!

但,她也只能勉强点头笑道:“不负您所托。”

不负所托?看来是一个比较乐观的状态啊……林止水暗松了一口气,又关心地问道:“对了,小蛇她性格比较怪,我看你脸色不太好,她在里面是不是对你无礼了?”

这心理咨询室的隔音效果实在太好,他刚才完全没听到什么动静。

“不碍事。”

韩素心摇摇头,说道:“是我没注意,不怪尊夫人,而且她也只是因为抗拒而已,恐怕也不是有意的吧。”

她也明白,自己的神魂与佘惜露的元神相比,实在是太弱小了,简直就是鸡蛋碰石头。

尽管人家只是将她驱逐出梦境,并没有想上她,但她还是受了点损伤。

林止水微微愕然。

这丫头,还真伤到了韩素心?

哦,对了,这丫头睡觉的时候确实是喜欢掐人,可能是催眠睡着之后,无意识伤到了韩素心吧。

不过,也没看到韩素心哪里有伤啊,莫非是藏在衣服下面?

看看,人家疼得都脸色发白了,如果只是掐到了手臂之类的地方应该不难挣脱,也不会这么疼吧,难道是……

掐到了那里?

他的视线下意识扫过了韩素心的胸前,心里有点古怪。

“实在抱歉。”

林止水立刻真诚地道了个歉,说道:“这样,明天你去我店里,我为你写一个字,就当是我对你的一点补偿吧,还希望你不要介意。”

韩素心微微一怔,看来这位前辈也并非她想象中视众生为棋子的冷漠高人,还是比较有人性的。

那等珍贵的字画,说送就送。

这么算下来的话,还是她赚到了才对。

一时间,她心中的愤懑也散了不少,连说道:“您太客气了。”

“小事而已。”

林止水微微摇头,瞥了一眼心理咨询室虚掩的大门,问道:“她在里面怎么样了?”

虽然看到佘惜露在里面睡着了,但他还是有点担心。

‘里面?是在问梦境里的元神吗?’

韩素心有些疑惑,便说道:“她还在梦境之中,不过,您对于尊夫人的情况,可有了解?”

她要先确认一下,这位高人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是否知道梦境之内的事情。

“你是说,那口井和双头蛇吗?”林止水有些好笑地说道:“我来找你,就是因为这个,又怎会不知?”

韩素心见他笑话自己,顿时明白自己问了一句废话,心中的最后一丝疑虑也消失了。

‘果然,他什么都知道……在元神尚未觉醒时,梦境中的记忆,梦醒之后就会忘掉,连本人都不记得,而他却一清二楚,看来他早就潜入佘惜露的梦境了……’

她暗叹一声,收敛了心思,说道:“现在它依然在里面沉睡,我进去之后已经确认了,它正处于自我封闭状态,潜藏着真实的本我,恐怕暂时是不会出来的,或许……要等尊夫人成长起来之后,才会逐渐释放出真实的它吧。”

林止水听得一愣一愣的。

这些心理带专家说话都是这么故弄玄虚的吗?

难道这样会显得很fashion?

不过,他身为语文考试阅读理解满分的强者,又岂能理解不了她的意思?

“果然是这样啊。”

林止水叹了口气,说道:“她在很早以前就是这样了,不肯面对真实的自己,我试图进入她的内心很多次,但依然没什么效果,所以才请你帮忙,唉,小蛇她总是提防着别人,就像是可怜无助的小动物一样……”

韩素心听得整个人都傻了。

小蛇?还小动物?

你管那种可怕的庞大异种,叫做可怜无助的小动物?

你怎么不再加一条‘特能吃’呢?

她不由得重新估量起了林止水的真实修为,听上去这位前辈与佘惜露前世就已经认识了,莫非……是上古遗留下来的仙神大能?

老魔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