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9章 顿悟

“林先生……还愿意指点陆某?”陆青锋略显惊喜地问道。

“我也不保证我说的就一定是对的。”

林止水微笑道:“我只是依据个人的经验和看法,稍微说一点建议而已,你可以参考一二,究竟如何,还是要看你自己。”

不管是什么烦恼,只要说出来分析一下,再说些模棱两可,又挑不出毛病的话,总归是不会错的嘛,最后顺势卖一张符合情况的字帖,让客人好好理解其中的深意,大方向没错就行了。

自古真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啊。

“您愿意指点在下,就已经足够了。”

陆青锋深吸一口气,沉吟了少许,说道:“上次,在下有幸得到您的指点和一幅字帖,回去之后,也是收获良多,只是……前方道路茫茫,也无人指引,在下实在看不清前路,也不知是否该继续前行呢?”

林止水表面上平静聆听,心中却是感觉有些古怪。

虽然他早就知道这位老哥的说话方式,与其他古风传统圈的人没什么两样,喜欢不说人话,不过这说的也太隐晦了吧?

什么前方茫茫,无人指引,看不清前路……蛇精病哦。

不过,林止水也比较习惯了,所以沉吟了一下,便旁敲侧击地问道:“陆先生说,前路无人指引,那你已经走过的这条路呢?倘若当初也无人指引,你可还能走到如今这一步?”

陆青锋微微一怔,感受着体内的仙剑,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或许会很坎坷,但我一向以三尺青锋为师为友,应该也能走到这一步。”

三尺青锋?

林止水愕然,随即反应过来,这位老哥虽然穿军服,但又不是那种大老粗,如此喜爱古风的传统文化,三尺青锋应该是泛指武器吧?

也对,太史慈的那句名言也是这么说的——男儿当提三尺剑,立不世之功!

武侠迷嘛,可以理解。

这话的意思,可能类似于‘枪杆子里面出真理’吧。

他忽然心里一动,又问道:“陆先生,应该是上过战场的吧?”

“自然上过。”

陆青锋颔首道:“昨日,在下才在边境击毙了一伙跨国犯罪团伙,以罪人之血洗濯我心中的明净之剑,只是心中烦忧,还没来得及换下这身军装,就来见您了,还请您莫要怪罪。”

他修的乃是明心见性之剑,若是不痛快,自然会令剑心蒙尘,古时剑仙还能斩妖除恶,现在妖都没了,想杀恶人的话,要么当警察,要么去参军,他就选择了后者。

“无妨。”

林止水微微摇头,这才恍然。

原来是特种精英啊,难怪这么厉害……

不过,为什么会烦忧呢?

林止水思忖了一下,问道:“想必,你也见过很多战友的牺牲了吧?”

“是。”

陆青锋轻声道:“见过很多了,比如昨日,陆某所在队伍的队长也已牺牲了,他们虽然只是普通人,但一腔热血,还是值得敬佩的。”

普通人?

林止水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词汇,若有所思地问道:“那你怕死吗?”

陆青锋沉默了半晌,叹息道:“不敢欺瞒您,在下自然是怕死的,但走上这条路,自然早就做好了随时身死的准备,只是……若能活下去,自然更想活。”

“无需多言,世上谁人不怕死?”

林止水微微摇头,沉吟了少许,又问道:“那你可有牵挂之事?可有亲近之人阻止你?”

陆青锋一怔,脑海中不禁闪过几个徒儿的面容,想到了徒儿们劝阻自己强修剑道的焦急,回忆起了自己剑心混乱时徒儿们的担忧……

随即,他轻声道:“当然有,他们也曾劝阻过在下,只是……在下还不想上去,所以也只能一人独行了。”

林止水这么一听,终于明白了。

看来,以这位陆先生立下的战功,早就可以升官上去,远离危险的战场了。

而且还说其他战友都是普通人,听上去……应该是有很深的家庭背景。

只是因为某些理由,还不想离开战场?

为了战友的承诺?或者是其他原因?

想到这里,林止水也知道自己没有再问下去的必要了,便叹了口气,说道:“说实话,我是觉得你这种行为是有些疯狂的。”

陆青锋闻言,不禁苦笑一声。

可不是嘛,明明六百年前就开始修行,仅仅一甲子时间就破五关,足以飞升了,但他却强行滞留在人间五百多年,妄图凭空悟出圆满的剑道?

寻常破五关的陆地神仙,只需要悟出最基础表层的大道显形之相,就可以飞升到天界,接受更高深的传承了。

一旦悟出圆满的大道,即可成就‘大罗’。

而他,在没有传承的情况下,硬是在人间独自修行了五百多年。

没有传承,没有道标,没有指引……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领悟的剑道是对是错!

即便前些日子,这位神秘的林前辈送了他一幅蕴含剑道的字帖,但其中的剑道也非有序的传承指引,只是补全了他的剑道。

而他这些年来的感悟,依然散乱如沙。

剑道修行,就像是用泥沙堆砌一座房子,他经历五百年的修行,再加上蕴含剑道的帖子,让他准备了足够多的泥沙,但没有传承,就等于没有建房子的图纸。

一切传承,都是一代代修行者先辈推演实验出来的。

而仅凭他一人,就想凭空推演出圆满的剑道,也太难了,倘若剑道有一丝一毫的错误,就有可能导致道心当场崩塌!

明明有安稳的道路不走,非要自废双目,盲人过独木桥,如此行径,与疯子确实无二。

“但……”

林止水又说道:“我也很佩服你的勇气,毕竟……前人也是这样的,若无前人的疯狂和牺牲,又何来如今的安稳呢?”

说到这里,他不由得感叹一声,想起了过去牺牲的那些烈士们,如今的岁月静好,只是因为有人在过去负重前行。

“您过奖了。”

陆青锋自嘲一笑,摇头道:“我只是因为个人原因,才有如此举动罢了,又如何能与前人相比?”

林止水摇头一笑,没说什么,只是说道:“如此危险之事,你看不清前方的结果,不敢轻易迈步,也是正常的,我也不知道你是对是错,但你只需要遵循你的本心即可。”

“本心……”陆青锋喃喃一声。

遵循本心,如此简单的道理,他又岂能不懂?

凭空推演剑道修行,如此危险之事,一旦出错的话,道心崩溃,就算没有当场身死,也会元气大损,又岂能随心所欲?

但连林前辈这等仙家高人都如此说了,应该不是简简单单的‘本心’那么简单。

其中……定有深意。

“正如你所说,你心中有明净之剑,或许你会怀疑自己,但你不应该怀疑自己的心,一切遵从心的选择即可。”

林止水看着他,轻声道:“且视他人之疑目如盏盏鬼火,大胆去走你的夜路吧。”

这种生死大事,他可不敢帮别人做决定,也不敢顺水推舟,反正一切‘从心’就是了,史铁生的这句名言,用在这里刚刚好。

“遵从心……”

陆青锋喃喃一声,缓缓闭上眼睛。

剑……

从很久很久以前,在还没有修行之前,他就已经喜欢上了‘剑’这种兵器,那时候,他并没有什么仇敌,也没有什么执念,只是单纯的喜欢‘剑’而已。

而那一年,师姐被那即将复苏的外魔所杀,惨死龙吻之时,他的剑上就沾染了复仇的执念,不再纯粹了。

漫长的五百年来,他的执念越来越重,用剑的目的也变成了复仇,甚至于放弃了飞升。

但……抛开这些执念,他还是很喜欢剑的。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简单纯粹的剑心,他才会被无间天庭道统的‘上清灵宝天尊’选中吧。

此时,连林前辈这等仙家高人都如此说了,让他心中忽然生出了明悟。

“只是根据经验和感悟,又怎么比得上剑心的选择?我只需要遵从剑心的选择就够了,它喜欢的道路……才是真正的剑道啊。”

陆青锋双眸紧闭,积蓄了五百年的剑道感悟,在心中逐渐形成了一道简单朴实、纯粹无比的剑光,它自由而灵巧,表达着对剑的喜爱。

“原来如此……这就是林前辈所说的‘剑与心合’么?”

这一刻,困扰了他长达数百年的桎梏,彻底破碎了,心中的迷雾,也犹如拨云见日般散去,令他恍然明悟。

剑道,他已彻底了然!

老魔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