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章 怀疑

“一口井?”

林止水错愕地抱着她,随即在她耳边笑道:“你怎么老是做这种梦,蛇和井?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么?”

“我……我也记不清了……”佘惜露有些郁闷地嘟着嘴巴。

“难道只是因为你外号叫小蛇?”

林止水嘀咕一声,忽然目光无意间扫过了她的睡衣领口内,从她背后这个角度,顿时有一片从山谷间绽放的圣光映入了眼睛。

也是,这丫头都十九岁了,一年时间,规模似乎也变大了不少……

难怪她有点没脑子……

“你……你在看什么呢?”佘惜露有些忐忑地问道。

她虽然听不到林止水的呼吸声,但也能感觉到他喷在她脖子上的鼻息变重了不少。

“看风景。”林止水低笑一声。

“风景?”

佘惜露先是一愣,随即低头看了看,这才反应过来,俏脸瞬间绯红,连忙扭动着身子,从林止水的怀里挣扎了出来。

“放心,我什么都没看到。”

林止水笑呵呵地举起双手,又说道:“对了,你是不是该换新的型号了?都勒出红印了。”

佘惜露红着脸,咬着牙踩了他一脚,见他不痛不痒的样子,不由得委屈地瘪着嘴说道:“你当初不是答……答应了我,不……不骚扰我嘛……”

“这是不小心看到的,哪里算骚扰?你就算告诉警察蜀黍,警察蜀黍也不会怪我的。”

林止水无奈地摊开双手,“而我是你男朋友,看一下都不行了吗?”

“网……网恋男友……”佘惜露弱弱地纠正了一下。

“网恋男友?”

林止水笑了,“那也行啊,等会儿你用手机拍一张,再发给我康康,这样可以算是网恋的范畴了吧?别人家的网恋还能当雇佣兵呢。”

佘惜露一呆,急忙结结巴巴地说道:“不……不行……”

“这也不行啊,那看来我连网恋男友都不算,只能算网友。”林止水故意叹了口气,“现实只是同住的室友,网上也只是网友,哎……我真可怜啊。”

佘惜露明知道这家伙是在套路自己,但还是有点不忍心地说道:“那……那可以让你亲……亲脸。”

林止水套路得逞,笑了:“谢啦。”

佘惜露不禁愈发脸红,微微低着头,哼道:“谢……谢我什么?”

林止水用力在她泛红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说道:“没什么,我就是客气一下而已。”

“……噢。”

“我去睡觉了,想我的话,就来找我,我每天都给你留着门。”

“才……才不呢……”

……

……

次日。

一大早,林止水就带着佘惜露去了听力中心。

建档、评估听力、预选助听器、调试之后,花了大概四万二。

又等了大约两个小时,总算拿到了适合佘惜露的助听器。

两人出了听力中心后,就站在听力中心的门口,等着网约车过来。

林止水一只手提着听力中心送的赠品盒袋,一只手拉着佘惜露的纤手,见她面带新奇和一丝怯怯地看着周围,似乎在感受新助听器带来的新世界,不由得笑道:“感觉怎么样?”

“很清楚……不闷,也没那么多噪……噪音……”

佘惜露有些雀跃地说着,脸上也不禁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不过,说着说着,她忽然又感觉好像少了什么。

难得见她这幅雀跃兴奋的样子,林止水也笑了,揉了揉她的脑袋,说道:“满意就好,看来钱没白花,我也不用老是弯下腰和你说话了,不然我这还没和你买可乐呢,腰就开始酸了,以后可咋办?”

佘惜露微微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她早就习惯了林止水和她说话时,凑到她的耳边,每次都能感受他的鼻息和吐息。

尽管这让她有点窘迫害羞。

而现在,林止水隔着很远就能和她说话,不需要那么亲近了。

就像是两人之间有了距离感一样。

一时间,她有些不知道该失落,还是该高兴了。

纠结了一下,佘惜露咬了咬嘴唇,忽然把助听器从耳朵上取了下来,小心地递给林止水,说道:“你先……先帮我装起来吧。”

“怎么了?”

林止水愕然,刚刚不是还很满意的样子吗?

“外面有点吵,我……我和别人说话再戴……”

佘惜露有些慌乱地给找了个借口,感觉脸上发烫。

“吵吗?”

林止水有些疑惑,发现她脸颊开始红了,忽然反应过来了,不由得低下头咬了她的耳朵一下,低笑道:“行,那你和别人说话再戴吧。”

佘惜露顿时明白自己的心思已经被他看出来了,小脸通红地低下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很快,一辆车在他的面前停了下来。

林止水看了眼车牌,确定是自己叫的网约车,便带着佘惜露打开车门,上了后排。

“鸿运大厦。”

上车后,佘惜露听到林止水确认的地点,不由得疑惑道:“不……不回家吗?”

林止水搂着她,低下头和她解释道:“我店里有一个老顾客,是做心理咨询这一行的,她也算是心理医生,让她帮忙看看你的情况呗,说不定可以治好你做噩梦的问题呢?”

佘惜露想了想,虽然有点抗拒,但想到对方是林止水店里的客人,如果能帮对方增加生意,说不定对方和林止水的关系就会更好,以后还会买林止水的字画呢?

所以她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

二十分钟后。

鸿运大厦,二十七层,韩素心理诊所的门前。

“你……你的客人是叫韩素吗?”佘惜露好奇道。

她提前戴上了助听器,林止水也不用弯下腰和她说话,便笑着解释道:“巧了,我也问过她这个问题,她叫韩素心,只是觉得‘韩素心心理诊所’重复了一个心字,就干脆叫韩素心理诊所了。”

“女的?”

佘惜露微微一怔,心中感觉有点莫名的酸味。

说话间,林止水已经带着佘惜露,走进了环境简约而舒适的心理诊所内。

这心理诊所内部的装修,显然也是暗藏色彩心理学的玄机,以淡黄、米色这两种暖色调为主,灯光的强度、颜色、方向也都令人心灵舒适,隔音效果极佳,完全听不到外面街道的嘈杂声音,还播放着轻柔缓慢的音乐。

“林先生,您来了。”

这时,一个轻而柔和的温婉女声响了起来,只是听到这声音,有一种如沐春风般的亲切感。

佘惜露闻声看去。

只见一个身穿灰色正装,约莫二十七八岁模样的高挑女人,正从诊所内的房间迎面走来,装束得体而大方,一头乌黑的长发盘在脑后,更显得她气质温婉可亲。

尽管她的容貌算不上漂亮,颜值只是中上,但却天生就面善,只是第一眼就给人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嘴角还带着和煦轻松的微笑,下意识就让人产生一种值得信赖的感觉,甚至连走路的姿势和步伐也都不急不缓,绝不会让人觉得盛气凌人或者不耐的感觉。

仅仅是看着她,就足以令人心生好感。

“韩女士。”

林止水露出了一丝微笑,说道:“三个月没见了吧,上次你说的麻烦,可解决了?”

这个女人,虽然也是传统文化的爱好者,很痴迷他的字帖,但在他的几个客人里,说话算是最正常的一个了。

其他人说话,或多或少都有点半古半白,一看就是古文基础没学好,硬要装逼。

当然,这位也是其中最清醒的一个,仅仅是痴迷他的字画,对他本人也只是比较客气而已。

但根据他的观察来看,这位韩女士似乎有点不相信他是书法大师,总感觉她隐隐有点怀疑的意思。

不过,只要毛笔在手,他就是货真价实的书法大师。

所以他丝毫不慌,这次出门也特意带上了毛笔,万一等会儿有机会露一手,他也能证明一下自己,以免损失这么一位客人。

“多亏了林先生您送我的字帖,上次的事情,我已经快解决了。”韩素心闻言,立刻真诚地感激道。

“解决了就好。”

林止水微微点头,说道:“我这次登门,是有点事情想麻烦你,不知道方不方便?”

韩素心当即正色道:“上次的事情,素心还没来得及报答您呢,您有什么麻烦,素心当然是义不容辞,不如去我办公室,我们坐下慢慢谈吧。”

“好。”

“您这边请。”

韩素心跟在林止水和佘惜露两人的身旁带路,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佘惜露,也不敢贸然探查,只是用余光和灵觉悄悄打量。

她看得出来,这个很明显是自卑性格的少女,应该是非常依赖林止水的,并且两人的关系匪浅,恐怕还不是一般的情侣那么简单。

但这个自卑少女,无论从气息还是性格上看,很显然是凡人!

她所修炼的道统,来自于传说中诸多起源之地中的‘无间天庭’,传承的法身乃是北宸紫薇大帝,最擅长推演和观心。

倘若这少女是修行者,起码得修为胜过她,才能在她的眼前隐藏住修为,但若是修行者,修为如此之高,又岂会有这般自卑胆怯的道心?

所以,不用想也知道,这少女必然是凡人。

韩素心不禁愈发怀疑,一位疑似修为通天的得道高人,又怎么会和一个凡人成为情侣呢?

万一暴露了修行者的身份,就不怕引来外魔的侵袭吗?

除非……这个看似隐藏高人的林止水,也是凡人!

上一次,在林止水的字画店‘何明轩’的时候,她就有点怀疑了。

或许,这个看似是前辈高人的林止水,只是无意间得到了那些神秘而珍贵的字画,却不知道那些字画价值,所以才轻易卖掉它们?

或许,这位看似隐藏极深的林前辈……其实只是一个凡人?

而这个自卑的凡人少女,更是坚定了韩素心的想法!

老魔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