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章 佘惜露

待程七月离开后,林止水稍微收拾了一下,将心爱的毛笔装进笔盒塞到包里,就关上店门回家去了。

租的房子就在旧城区,离字画店并不远,步行也只需要二十分钟。

林止水慢慢悠悠地穿过老旧的小区,沿着墙皮脱落的楼道爬上四楼,来到了自家门口。

他也不敲门,就直接掏出钥匙开了门。

——反正家里的那位室友也听不到敲门声,除非是用力砸门。

换鞋的时候,林止水瞥了一眼主卧室紧闭的房门,以她完全颠倒的作息来看,估计她正在睡觉吧。

他也没去敲门,反正每天晚上的时候,他的晚饭时间,就是这家伙的早饭时间,两人每天正好有一段时间的交集。

林止水轻手轻脚地穿过客厅,把包放回自己的卧室里之后,看了下时间,距离饭点还有一个多小时,正好休息一下,便躺在床上玩手机了。

先打开抖声看了看,俩小时前发的那条视频,目前也只有三个点赞,其中一个还是他自己的。

而另外两个点赞,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那两个关注了他抖声号的客人,其中之一就有那个疑似明星的大美女客人。

他每次发视频,这女的都会点赞,简直是狂热粉丝。

但再狂热,也就这么两个粉丝,有什么用呢?

“大师在流浪啊……”

林止水长长地叹息一声,只觉得世界好不公平,瞬间就毫无刷抖音的兴趣了。

还是水水群吧。

打开QQ,熟人多的群大多都死气沉沉的,唯一显示着99+未读消息的群有点扎眼。

这个活跃的群是一本小说的粉丝群,他已经入群很久了,一是喜欢这个作者的书,二是和作者特别熟。

此时,群里正聊得热火朝天,仔细一看,竟然是在聊恋爱和婚姻这么没营养的话题。

翻了翻聊天记录,发现身为群主的作者也在水,正在大力抨击同居行为,刚刚还发了一条语音。

“原来是在水群啊。”林止水不由得笑了,随手点开了这条语音。

手机里随之响起了一个软萌甜糯的悦耳女声,只听她言辞凿凿地批判:

“我笑了,你们是不是把同居和婚前同居混淆在一起了?婚前同居还说得过去,毕竟是试婚,可以熟悉彼此的生活方式,但前提是已经订婚了才行,如果少了婚前的前提,同居不过是为了方便买可乐而已,一点也不负责。”

尽管她声音有些过于甜软,但这么一番言辞锋利的道理说下来,听着还是颇有信服力的。

“作者姬不愧是老司机,人美声甜,经验就是丰富!”

“作者姬不愧是老司机,人美声甜,经验就是丰富!”+1

群里的狼们一听到作者发语音了,纷纷活跃起来,统一跟风复制。

林止水看乐了,作为一个智者,应该是打断复读才对,就随手发了一条消息出去:

“难怪外面那么多人都找不到对象,原来单身狗都在忙着帮别人解决恋爱问题啊。”

这话一出,群里瞬间一片沉默。

过了半晌。

【群主】世界第一可爱的作者:“我去码字了,大家晚安。”

林止水嘴角翘了起来,也不管群情激愤的群员们,随手关掉群就起身去做饭了。

等晚饭做好,林止水脱掉围裙,走到主卧室门前,用力砸了砸门之后,近乎是用吼地隔着门喊道:“佘惜露!吃饭了!!”

“哦,好……”

过了几秒,主卧室内才传来了一个有些中气不足的女声。

林止水也不管她,便回厨房去盛饭上菜了。

等他把粥和两个菜都端到桌上之后,主卧室的门总算是打开了。

一个穿着可爱睡衣,身材略显瘦削娇小的女生,撒着拖鞋从屋内走了出来,披散的长发明显是梳理过的,却还是有不少硬气的发丝顽强地翘着,额前有些凌乱的发丝遮住了她的眉眼,挺直的鼻梁也被硕大的黑色圆框眼镜挡住了不少,只能看到紧抿的嘴唇和一抹小巧的下巴。

她的皮肤略显苍白,一看就是很久没有见过阳光了,气质有些阴郁。

林止水在餐桌后坐了下来,看着她走过来,有些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佘惜露见他朝着自己笑,有些不自在地移开了视线,避免对视,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然后微微低着头,用手指悄悄地扯着衣角,把有些皱的睡衣拉平了一点,这才结结结巴地说道:“你……你今晚怎……怎么回来这么早?”

“你坐我对面干嘛?想让我吼着和你说话吗?”

林止水看了她一眼,起身走到她身旁右侧的椅子坐了下来,又把椅子往她身边挪了挪,几乎要贴在一起了,才凑到她的耳边说道:“今天赚到钱了,所以提前收工回来陪你,不开心吗?”

“不……不用了……”佘惜露习惯性地脸颊发烫,有些结巴地回应着,同时身子僵硬地往旁边挪了挪。

“你可是我女朋友,怎么就不用了?”林止水笑了,也跟着挪了挪。

“我说……说了只是网……网恋,没想真谈……”佘惜露越发脸红窘迫,有些底气不足地摆着小手,但也不敢转头和他对视。

“哦,意思是你是渣女咯?”林止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我不是……我……我才十九岁……”佘惜露半低着头,声音也略微发颤。

“哦,也对,吃饭吧。”林止水随手拿起筷子递给她,又笑吟吟地说道:“但你还有七个月就要二十岁了吧,唔,法定结婚年龄要到了啊,等你生日那天我们去领证吧?”

佘惜露正小心翼翼地用筷子夹起一根凉拌黄瓜,听到这话,顿时手一抖,黄瓜又掉了,当场石化。

“怎么了?”林止水故意疑惑地看着她。

佘惜露鼓起好大的勇气,才让自己勉强转过头看向林止水,但对视了一秒,就又情不自禁地低下了头,有些慌乱地说道:“我……我……我什么时候答应要和你领……领证了?你……你别……”

林止水嘴角的笑容更深了,凑到了她的耳畔,低笑道:“你刚才在群里的时候,不是说,婚前同居是试婚吗?我还以为你是打算和我结婚呢,难道你只是打算同居?你准备只买可乐吗?”

佘惜露被他一番话说得脸色通红,窘迫无比地低着头,恨不得把脸贴到胸上去。

而林止水就像找到了一个好玩的游戏,盯她盯得更起劲了,也不说话,就这么笑眯眯地看着她。

这丫头在网上和现实的性格,压根就是两个人。

在网上,她是小有成绩的作家,言辞锋利中还带点骚,偶尔开车也不意外,语音的时候声音甜而脆,说话还算流利。

然而,现实的她却是截然相反。

不仅高度近视,而且左耳失聪、右耳听力减退,还有比较严重的社交恐惧症,即便和林止水这么熟了,说话还是有些结巴口吃,身体状况也有点糟糕,标准的体弱多病。

被林止水盯着瞧了好一会儿,佘惜露似乎都快哭出来了,软声哀求道:“你别为……为难我好嘛,我还没……你……你别盯着我了……”

“佘惜露同学,明明是你在为难我好吧?”林止水故意叹气道:“咱俩谈了也快三年了吧,住在一起的这一年来,我也很尊重你,从来不逼迫你,也没怎么碰你,难道不是你一直拒绝我吗?”

佘惜露有些委屈地张了张口,想说你明明碰过好多次,哪里算是没怎么碰?

但她说不出口,瘪着小嘴,嗫喏了半晌,才弱弱地说道:“可……可是我说了,你可以走啊……你……你你你别打我……”

刚说完这话,她就看到林止水的脸色冷了下来,顿时后悔了,连忙再次往旁边挪了挪,几乎半个屁股都离开椅子了。

她还记得上次这么说完,林止水就把她按在桌子上,打了好多下屁股,疼得她一晚上都没睡好,流了好多眼泪。

——当然,她是不会承认自己是因为太过害羞,当场急哭的。

“你知道怕疼,就不要说这种话。”

林止水轻哼了一声,沉默了少许之后,忽然伸手抓住了佘惜露的肩膀,将她的身子扭了过来,注视着她隐藏在发丝和镜片下有些惘然无措的双眸,一脸认真地说道:

“我再和你确认最后一遍,我承诺过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反悔的,咱俩奔现那天是你救了我,如果你不是现在这个情况,让我走也没什么,但现在……我不可能撇下你一个人,另外,我说这些话,并没有和你商量的意思,这是决定,你懂了?”

佘惜露嘴唇微微张开,想说点什么,但还是委屈巴巴地点了下头。

林止水叹了口气,摆了摆手,说道:“吃饭吧。”

佘惜露乖乖地拿着筷子,垂着头看着碗里的粥,老老实实地吃着‘早饭’,头也不敢抬的样子,就像是在防备粥里的皮蛋和肉沫跳出来骂她胆小鬼一样。

过了好一会儿,她偷偷用余光瞥了林止水一眼,犹豫了一下,小声道:“对……对不起……”

“你和我道什么歉?”

林止水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算啦,这三年我都习惯了。”

“对……对不起……”佘惜露半低着头,弱弱地问道:“我是不是快……快把你逼疯了?”

林止水笑了:“逼疯了?反正我是个名存实亡的假男友,你都不用逼我,你没逼我就疯了。”

他刚说完就愣了一下,这话怎么感觉像是在开车?

…………

…………

ps:佘(shé)。

老魔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